[原创]我唔(不)昏

lq2983333 收藏 33 619
导读: 有一对年青夫妇,男的叫亚干,女的叫亚想。亚干在镇里工作,真抓实干,忠于职守。亚想在家务农,勤俭持家,纯朴善良。亚干没有因为亚想是农村的而成弃她,每每有空就回家小聚,日子过得象蜜样甜,在村里人眼中他俩就是一对恩爱夫妻。 一转眼儿子都五岁多了,这年中秋节前,亚干因工作忙托人捎信说中秋不回去过节了。亚想埋怨说:“一年到头都是忙忙忙,团圆节也不回来团圆,叫我一个我怎样过?”埋怨归埋怨,中秋节前一天,亚想还是象往年一样做糍粑,碾米粉做月饼。就在太阳偏西时,在大门口玩的儿子远远看到亚干提着大包小包回来了。

有一对年青夫妇,男的叫亚干,女的叫亚想。亚干在镇里工作,真抓实干,忠于职守。亚想在家务农,勤俭持家,纯朴善良。亚干没有因为亚想是农村的而成弃她,每每有空就回家小聚,日子过得象蜜样甜,在村里人眼中他俩就是一对恩爱夫妻。

一转眼儿子都五岁多了,这年中秋节前,亚干因工作忙托人捎信说中秋不回去过节了。亚想埋怨说:“一年到头都是忙忙忙,团圆节也不回来团圆,叫我一个我怎样过?”埋怨归埋怨,中秋节前一天,亚想还是象往年一样做糍粑,碾米粉做月饼。就在太阳偏西时,在大门口玩的儿子远远看到亚干提着大包小包回来了。高兴地跑回家对亚想说:“妈妈,爸爸回来了,我看见爸爸回来了,现正村口。”亚想一听到老公回来了欢喜得忘了自己手中端着满满的一筛子饼粉,站起身就朝大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说:“又话唔(不)转又转,又话唔归又归。”每一句话和每一步正好与从筛子里筛出来的饼粉成一个节拍,铺出一条长长的雪白的米粉路来。邻家大嫂看到亚想这样“跳秧歌舞”大声叫:“亚想,粉,粉,粉。”谁知亚想正想着老公,根本没听清什么随口应:“我知我唔昏,你才昏!我知我唔昏,你才昏!”一直把饼粉筛到大门口。亚干一到大门口看到这样,又好气又好笑说:”亚想,你昏什么?饼粉全到地上去了!”亚想这时才如梦初醒,似哭似笑地说:“昏你也!”

眼看天色已暗,晚饭还没有煮,儿子一定饿了,亚想不再纠缠老公,喜滋滋地来到厨房来做晚饭。顺手拿起灶角的丝瓜络来涮锅,才擦了一圈,亚想一声惊叫:“哎哟!痛死我了,老公一回来,连丝瓜络也咬人了!”赶忙一抛,一条小猫“猫,猫,猫”地从灶台上跳了下去。原来亚想抓的不是洗碗筷的丝瓜络。而是一条蹲在灶角边打呼噜的小猫。

本文内容于 2008-7-25 21:25:03 被lq298333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