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五十八章 前线没我什么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


庞统师叔跟着华师父也来了成都,并且和和我吴普师兄成了好朋友,庞统师叔向吴普师兄学了不少养生之道,说起来,我吴普师兄可比庞统师叔大的多,现在吴普师兄都50岁了,我庞统师叔才30多点,别看我庞统师叔比我高一辈,可还是见面就喊我吴普师兄大哥。庞统师叔现在可以算作一个残疾人了,那本来就不漂亮的脸上多了一个箭支穿过后留下的疤,腿虽然让华师父给他治好了,但仔细看,还是有点瘸。上一次中伏对他打击比较大,现在他号称要休息一段时间,调整一下心情和身体再去为刘备伯父效力。本来庞统师叔就是放荡不羁的人,刚刚投靠刘备伯父时,任耒阳县令,竟然百天不视政务,害得张飞三爷差点杀了他,不过他也确实有才,1天就能把所有积累的事务处理完,而且庞统师叔也不太讲究正统之道,随刘备伯父入川时,他才不管什么讲究呢,只要达到目的就行,为了尽快取下西川,屡次设计要杀刘璋等人,要不是刘备伯父拦着,估计刘璋早不知死了多少次了,西川之战也不会拖这么长时间。现在刘备伯父兵强马壮,谋士众多,也不差他这么一个人,庞统师叔考虑到身体,自然率性而为,想休息了。刘备伯父考虑庞统师叔确实受伤挺重,加之现在人手也不缺,就干脆放了他的大假,让他彻底修养。这下庞统师叔自由了,几乎天天泡在大师兄和师父这里。

这次曹操要西征南下,他也根本就没有在意,我挂念这西凉的局势,曾请教过他,我这师叔还挺好为人师,不过也是应该的,作为我的师叔指点我也是很应该的。在我堆出的沙盘上,庞统师叔给出了他的预测:

“曹操此次西征,其第一步目标是拿下汉中,并以此为跳板,实现第二步目标,攻下西川,然后为水陆并进,北西夹攻横扫东吴为最后目标。西凉现在地瘠民贫,经过反复大战,军力在曹操眼里已经是近于枯竭,只能处于守势,难以对他造成重大打击。统儿,你看,此处。”

庞统师叔一指沙盘中的一个地方,我一看,原来是陈仓城。

“汉中盆地四面临山,要是从长安到汉中,必须经过几百里的高山险谷。自古以来,有两个方向四条通道。一个方向是出秦岭入汉中。在这个方向上有二条通道:一是经秦岭子午道,进入汉中;二是经秦岭褒斜道,出入斜谷,进入汉中;这二条通道谷长路险,均有栈道,大军行动比较困难。另一个方向是往西经陇山穿过阳平关进入汉中,在这个方向上有二条通道;一是出陇东,经散关、故道,到达阳平关;一是到天水,经陇右的祁山、武都到阳平关。这二条通道道路较远,但略为平坦。大军一动,必须考虑粮草问题。曹操很清楚从秦岭方向上势必不能大举用兵,只能出奇兵。要想南下,只能走陇右的祁山。天水、武都这条路控制在你舅舅手里,要从此处过,必须大举用兵大败你舅舅才行。而此处,你知道的,陈仓城依险而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牢牢扼住曹军西进的道路,曹军想顺利西进,必需拿下此处,但势必付出重大伤亡。即使拿下此处,再往西走,还有两处高山守卫,夺下此处,更难,等一点点拿下这些地方,还不知要打到什么时候。若是往北绕过此处,也很不现实。北边街亭新筑坚城,何况街亭还有不少羌兵为援,其攻打难度不亚于陈仓,再往北绕道鲜卑,那路更远,鲜卑,我估计有你舅舅的人吧,肯定会有人来攻打来犯的曹军,在那大草原上,曹操的一般军卒可不是那些鲜卑骑兵的对手。曹操要是和你舅舅鏖兵日久,孙权、关二爷再一北上,那可就危险了。你来看,陈仓东20里,这里有一条峡谷,沿着该峡谷往南经散关、故道,就到了汉中的西门户阳平关。曹操爱冒险,善用奇兵,他要想迅速结束战斗,必定从此进军,辅以子午谷或者斜谷的骑兵。不过,要是这么走,当曹军南下时,你舅舅就可能时时从陈仓出兵威胁曹军的粮道,让曹军不能安心南下,曹操必留重兵守住陈仓东进之路,防止你舅舅袭扰。”

庞统师叔的判断我是赞同的。我又问:

“师叔,若伯父北进支援张鲁,同守阳平关,张鲁再派人固守子午谷、斜谷,那曹操哪能赢啊?”

“哈哈哈,统儿,你认为张鲁会允许你伯父帮他守关吗?”

我挠了挠头。

“为什么不行?伯父仁义,又是曹操的死对头。”

“小子,好好想想,你伯父被人称为枭雄,虽说仁义名声广布天下,但张鲁难道看不到刘璋的下场吗?”

我,看了看我这庞统师叔,他也真敢说啊。不过,我也明白了。当初就是刘璋请刘备伯父来抵御张鲁的,结果,刘备伯父接管了西川。张鲁又不是傻子,难道他就不怕重蹈刘璋的覆辙?

“小子,汉中,张鲁是很难守住的,即使你舅舅来帮忙,也不过拖延时日而已。毕竟他两家加起来也就3、4万人,而且没多少能独挡一面的战将。防守的地方这么多,一摊就没有多少人了。曹操这次南下号称30万人,虽然没有那么多,但15、6万人还是有的,他硬耗也能耗死他们两家,况且汉中地盘小,又不像西凉等地有什么回旋余地,一旦守不住城关,汉中恐怕就要败得不可收拾了。我估计,最好的结果,张鲁灭亡,转进西凉,最后你伯父出兵才能赶走曹操,你舅舅守住西凉。”

“师叔,不至于吧。”

“不至于?你等着看吧。”

虽然我不愿承认这个结果,但我也能想到,张鲁在这四方中虽然钱粮众多,但实际上实力最弱,这就像一个小孩怀抱财宝而无防护能力,歹徒会窥视啊。舅舅和他关系好,不会吞并他,但伯父和曹操要想对头征战,势必得吞并于他才行。更何况,汉中政教合一的统治方式也不适合中国的传统,无论谁想统一中国,也不会容忍一个宗教力量大于世俗力量政权的存在。

我实际上内心已经承认了庞统师叔说的对,庞统师叔又叮嘱我速速通知舅舅安排防守,尽力转移张鲁的有生力量,我自然是照办,写了信之后,安排专人往西凉我舅舅那送信去了。

到了这种地步,汉中之战,我是无法亲自上阵了。何况我现在经常表现的已经不像是一个8岁的小孩了,连庞统师叔也说我除了身体,其余到很像28岁的人了,而且很多想法也不和周围人一样,不正常即为妖,再这样下去,我恐怕就真的被当成妖怪了。我身为卧龙的徒弟,父亲又字子龙,我被人称为“雏龙”,明哲保身的话,必须的回到正常人的途径上来,别表现的太过于异常。

我在成都周围开了很多饭庄,现在庞统师叔成了免费食客,尤其是我利用后世的蒸馏技术把现在市面上的浊酒经过提纯变成了高度白酒之后,他更是经常大呼痛快,不过这家伙只是爱喝而已,根本就不能喝,几两下去,就不行了。要说能喝还得我那张飞三爷,他以前一般的酒能喝上10坛,这种白酒,我估计怎么着按后世的标准也差不多有40多度,他能喝上1坛才醺醺然,每当这时候,我就递上一支笔,他就会给我写上一副字,我留下点我喜欢的,其他的转手拍卖了,谁叫他经常喝醉了不付帐,醒酒了还大言不惭地说:

“我喝了吗?”

碰上这种人,郁闷啊。不过,我也发现了,他喝酒喝到半醉时,他那张氏矛法舞起来,威力最大,父亲也看了,也承认若是此时和张飞三爷生死决斗,300回合之后他也会败下阵来。不过要是再喝,就不成了,手脚就会软了。这以前也发生过,父亲告诉我,在徐州时,有一次张飞三爷喝醉了,曹军来攻,张飞三爷和许褚一交手,手脚都不好使了,竟然差点让许褚把丈八长矛给崩飞了,最后只能落荒而逃,让张飞三爷深以为恨。为了张飞三爷的安全,我把这个发现告诉诸葛先生和张苞了,让他俩注意别让张飞三爷喝多了。诸葛先生听了之后,微微一笑,点头示意我知道了。

师父和父亲他们要到葭萌关去了,有庞统师叔指点我,诸葛师父也不让我们兄弟们去了,就由着我们在后方吧。华师父和庞统师叔也很是赞成我们留在后方,好好沉下心来跟着他们学点东西,毕竟华师父年纪大了,不赶紧教我这个关门弟子的话,留点遗憾就不好了。这次带了吴普师兄、樊阿师兄来就是让我也跟他们学学。华师父内功好,而实际动手还真比不上樊阿师兄,樊阿师兄那几根银针既可以救人,也可以杀人,救人方面和师父差不多,杀人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软软的银针在他手里飘忽不定,可硬可软,硬时就是一把长刺,2寸后的木板一针即透,扎在穴位上,无人能抗,软时就像一根短鞭,抽在哪里就是皮开肉绽。作为小师弟,樊阿师兄也有意传我这手功夫。吴普师兄是用药行家,天下药物到他手中,几乎无有不识,师父传他养生的五禽戏,到了他手中也成了一套防身格斗的功夫,施展开来,一般人沾衣就跌,我很是怀疑,后世沾衣十八跌的功夫他是不是就是创始的祖师。当然,他俩的功夫防身短打非常好使,而且收放自如,不是像父亲还有张飞三爷他们的功夫,父亲他们的功夫是战场上博杀的功夫,讲究一击夺命,出手不留余地。华师父对我给予了厚望,一直催着我多学点,艺多不压身,我当然也的聪明了,反正前线没我什么事,该沉下心来学就要学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