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二章 夜闯塘口村(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3


汪梅的三姐汪菊,生不逢时落了个苦命。原来,东山头的财主汪士绅,家境富裕,鼎盛时在汉口还开店做生意。他娶了两房太太,大小姐是春天生的,取名汪桃,小名桃花;二小姐是夏天生的,取名汪荷,小名荷花;老三千金是秋天临盆的,取名汪菊,小名菊花;四小姐出生在寒冬腊月,叫作汪梅,小名梅花。当地人把这桃、荷、菊、梅四位千金比作“天上宫殿七仙女,地下东山四朵花”。四面八方的达官贵人、地主士绅纷纷前来提亲,媒人把汪家的门坎都踏破了。最后汪家挑来选去,大小姐桃花嫁给当地大士绅朱坤南,二小姐荷花嫁给了汉口富商。三小姐菊花正要许配国民党一高官的公子,时逢孝感沦陷,当上了伪县保安大队长的郭发鼎,早就对汪菊的美貌垂涎三尺,趁机依仗权势,软硬兼施,百般威胁汪家要把汪菊纳为姨太太。汪家敢怒不敢言,可怜汪菊是死活不依,扑在娘的怀里哭得像个泪人儿。汪家害怕郭发鼎对全家报复,也只好苦劝她认命。

汪菊的确很美:上额宽下巴尖,标准的椭圆形,脸上一对水灵灵的大眼,高高的鼻梁,宽肩、高胸、细腰、吊臀,楚楚动人。自打当了姨太太起,满怀怨气的她就没有给郭发鼎多少好脸色看。郭发鼎为了讨好她,竟把结发老婆赶回了老家,但仍不能换来汪菊的笑容。

汪菊虽衣、食不愁,但她总担心自己的男人是不是经常在外面拈花惹草呢?此时,她正准备出门去。只见汪菊扯了一下身上的旗袍来到梳妆台镜前照了又照,随手在台上取了扑粉,在脸上轻轻扑打了几下。

保安大队部茶水佣人李婶拎着一个大铜壶从门外进来。

“二姨太,准备出门呀?”李婶问。

“李婶,你来得正好。我正要问你,我那个郭不死的从昨夜至今未踏进这个屋。这郭不死的死到哪个女人的身上去了?”汪菊问。

李婶放下沉重的大铜壶说:“二姨太,你是在问郭大队长啊!我听那些当兵的说,他带着特工小分队到孝南湖区一带巡防去了。”

“还听到些什么破烂消息?” 汪菊又问

“他们都这样说——县保安大队到湖里抓鱼,日本人在桌上吃鱼!”李婶回答。

“那个郭不死的什么时候回来问起我到哪里去了,就说我到大姐那里去了。”汪菊吩咐道。

“知道了!二姨太慢走!”李婶应道。

汪菊拎着小包,扭着细腰,“格登格登”地向保安大队院门走去。

两个站岗的伪军哨兵一见是郭太太出来了,忙向汪菊弯腰鞠躬,色迷迷的眼睛在她那高耸的胸脯上扫来扫去,嘴里说:“二姨太走好!”

汪菊将含在口里的香烟向其中一个卫兵喷吐过去,说道:“拜拜——”扬长而去。

两个站岗的哨兵贪婪地吸着空气中弥留的香味。

“二姨太的烟好香呀!她刚才说‘拜拜’是什么意思?”卫兵甲问。

“我想,意思是你快过来呀!”卫兵乙想了想说。

“胡扯!她说着就走了,而且越走越远呢!”卫兵甲不赞同他的说法。

一辆小吉普车向院门驶来,两人立刻持枪肃立,向这辆车致敬……

汪菊在大姐——汪桃家拉了好一阵家常,又当着姐姐的面数落了一顿自己的男人——郭跛子后,觉得心里舒服多了,她望了一下座钟,见时间不早了,便起身对大姐汪桃告辞:“大姐,眼看天色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三妹,你大姐夫说不定就要回来了,一起吃晚饭再回去。”汪桃拉着妹妹汪菊的手说。

两姐妹正在拉扯,赵坤南从门外进来。

“大姐夫回来了。”汪菊迎上去说。

赵坤南取下金丝眼镜,望了汪菊一眼说:“你在这里呀!”

“怎么这么晚才回家?”汪桃关心地问赵坤南。

赵坤南把汪桃一拉告诉她:“出事了!”两人往内室里走去。

汪菊一怔,便站在门外边偷听。

“出了什么事?”汪桃紧张地问。

“今天早上,县保安大队捉住了两个新四军,到底送不送日军宪兵队,我正为此事犯愁呢!”赵坤南说。

“进了日军宪兵队,就是有九条命恐怕也难保呀!能不送,当然不送好,这年头风水轮流转,你不为自己今后留点后路?” 汪桃担心了。

“我也是这么考虑的,所以迟迟没有动作。”赵坤南压低嗓子,“为了减少风险,我已经把那两个新四军俘虏押到县政府地下室派人专管。我们屋里没有外人吧!”说罢转身朝门走去。

汪菊机敏地一闪出了门,溜走了。

且说在暴雨中送走鸿箭游击队后,秦伟山——这个老游击战士心里一直不安:一是担心饶平泰他们路上会不会出问题;二是为两个被俘的战士担忧。于是,他跟其他县委干部商量后,写了一个武装营救两位战士的报告,派通讯兵小吴火速送小悟山根据地。此时,他看了一下手表,已是下午四点多钟了,小吴还没回,等得实在不耐烦了,他索性邀上牛桂兰在驻地前边漫步,边谈话。觉得这样心里好受些。

远处一匹战马正朝驻地奔来。

通讯兵小吴在马背上喊道:“秦书记——”

秦伟山与牛桂兰不约而同地朝战马望去。

“老秦!小吴回来了!”牛桂兰喊道。

两人向前小跑了几步,通讯兵小吴差不多也就从马背上下来。

通讯兵小吴满头大汗:“秦书记,上级的急件!”

秦伟山从小吴手上接过信函,迅速取出信笺在快速阅读。

“桂兰同志,情况十分紧急,走,我们回办公室商量!”秦伟山一脸严肃。

县委办公室里,只见秦伟山把笔一搁,说道:“我想平泰、罗忠他们心里一定比我们还着急!桂兰同志,你看这样可不可行?”说着把写满公文的信笺递向牛桂兰。

牛桂兰看完公文后说:“我想,上级不同意武装营救是有道理的,进行统战攻心,保护好两位被俘的战士的性命,这样做符合上级指示精神!”

“既然你没有意见,我想马上派通讯兵将公文送到塘口村!”秦伟山又说。

“老秦,通讯兵小吴当天往返青龙岗——小悟山,上百里的路程,还要赶到七十里外的塘口,现在是下午五点多钟了,这样做恐怕……”牛桂兰有点担心。

“两位被俘战士时刻有生命危险,而且,关系到我们的这次鸿箭行动,为了赢得营救时间,我看,只有这样做了!”秦伟山说。

“那通讯兵小吴到塘口,恐怕已经是晚上了。”牛桂兰又说。

“是的。还有,在信中我把塘口的老戴、秘密交通员猎户朱贵和孝感县地下情报站长黄啸天提供给饶平泰,不会有什么不妥吧?”秦伟山问。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只要对营救、保护两位被俘战士有利;我还不知道你老秦的一番心思——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牛桂兰笑道。

“如果你没有别的什么意见,那我就叫小吴出发了!”秦伟山急着说。

“老秦,小吴才赶路回来,你就让他吃点饭,喝口水再走也不迟!”牛桂兰提醒道。

秦伟山一边装信,一边用手指轻轻敲着自己的脑袋说:“你看,我这官僚主义又犯了!”

牛桂兰好像想起了什么,急问:“联络猎户朱贵和站长黄啸天的暗语没忘写上?”

“桂兰同志,你是从事我军机要工作多年的老同志了,联络的暗语怎么可以明写在纸上?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秦伟山反问道。

“你看我也被急糊涂了!”牛桂兰不好意思地说。

“走,看看小吴的饭吃完了没有?”秦伟山接着说。

两人走出办公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