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东道主,提到主场,大家想到的是数不尽的好处,譬如不用倒时差、赛程会有所偏袒、能吃到可口的饭菜。而事实上,主场作战除了优势以外,其劣势也不容忽视。甚至于,国家体育总局把杜绝主场劣势上升到防止兴奋剂和防止伤病相同的高度。>>刘翔输不是中国人的灾难


媒体干扰 真假消息漫天飞舞


由于在本土作战,所有的平面媒体、电视广播媒体以及网络媒体都对奥运赛事高度关注。从媒体角度来说,奥运会前分析名单,分析中国军团的夺金点,属于正常的报道范畴,可这样的报道最容易令运动员分心,给他们造成压力。


前段时间,中国军团某重点夺金项目的最后阵容一直是媒体报道的重点,由于无法得到准确的信息源,媒体们纷纷猜测,结果消息漫天飞舞,难辨真假。


此外,媒体对国外选手的报道也会对本土选手的备战不利。一般说来,奥运会前,教练员都会打听主要对手的备战情况和现实水平,不过这些信息高度保密。因为这个阶段的运动员都非常敏感,一个细微的变化都会给他们极强的心理暗示,更不要说透露这种备战信息了。如果对手的备战水平强于自己,会让运动员心灰意冷,反之则容易产生轻敌思想。但教练员的这种保密也有失效的时候,现在的传媒非常发达,运动员可以很轻松地通过各种媒体获取信息。


正是为了不让运动员分心,体育局曾经下令不让运动员看电视、看报纸甚至上网。有些队伍就连手机都要没收,只有在周末才发给队员,用以和家人联系。


观众喧哗 选手听得懂话易分心


可以想见,奥运会时只要有东道主的比赛,现场肯定是观众爆满。主场观众可以给运动员制造声势,不过也有例外,比如射击。


射击比赛要求现场必须保持安静,过度喧哗或小声讲话都会让运动员分心。在“好运北京”测试赛的时候,杜丽就曾因为有观众在身后窃窃私语而分心,最终只获得了铜牌,不仅杜丽发挥不佳,随后进行的男子10米气手枪、女子10米气手枪、男子25米手枪速射等多个优势项目中,中国队都丢掉了金牌。


杜丽在夺得铜牌后表示,座无虚席的看台上绝大部分是中国观众,看到的大都是汉字,听到的几乎都是中国话,这些让自己心理上有些紧张,这种感觉是在国外参赛时从未有过的。杜丽说:“有几次我将要射击了,听见耳畔有人在议论,而且说的中国话我都听得懂,这时我往往会下意识地听听他们在说什么。这样再进行比赛的时候,注意力就很难集中了。”


压力太大


主场压力是主场劣势中影响最大,也是运动员无法摆脱的一个干扰。


在所有运动员中,受主场压力困扰最大的应该是刘翔。一项统计表明,有65%的国人最关注的奥运金牌是男子110米栏。媒体轰炸式的报道,已让刘翔和田管中心倍感压力。刘翔的压力到底有多大?去年世锦赛已有所体现,孙海平说,决赛前,刘翔甚至落泪,而奥运的压力将大过世锦赛数倍不止。


刘翔也表示自己喜欢在国外比赛,在国内比赛他常会受到一些场外因素的干扰。在国内熟人多,刘翔见到熟人就得打个招呼,甚至有个别人想搭顺风车。北京市体科所的白二宇研究员告诉记者,其实这些对运动员而言都是干扰和施压。白二宇说:“像搭顺风车,这看起来微不足道,不了解的人可能觉得我们的运动员太过娇气,但这会对车上准备比赛的运动员形成干扰。”


战术困惑


竞技比赛除了技术之外,战术运用也很关键。为了小组出线,选择“田忌赛马”的游戏方法,放弃一些无法获胜的场次,以保留体力和实力,全力备战重点场次的比赛,这在比赛场上是常见的。但主场作战,在媒体和球迷的聚焦之下,这种“消极”战术就没有生存的空间了。


这在中国男篮的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有分析认为,以往中国队在奥运会上都会选择“逢强不抵抗”,但主场作战,这种策略性放弃就行不通了。第一,主场作战,万众关注,媒体聚焦,如果球队在比赛中不尽力而惨败,很难交代。一名曾参加过1996年奥运会的老将说:“1996年比赛在美国打,媒体资讯也没现在发达,我们输了五六十分,国内也没什么人看见,最后只知道我们赢了2场出线了。现在所有人都看着你,如果你‘放’了比赛,到时候铺天盖地的指责,后面更没法打了。”


第二,球队临战的战术安排势必要通过更高层的决策,从决策层的角度上说,如果中国男篮策略性地放弃了某场比赛,能保证他们一定能赢下想赢的比赛吗?一旦中国男篮采用了“田忌赛马”战术,却没能击败安哥拉和德国,则必将遭到质疑。


一位队员时说:“前两场跟美国和西班牙打,实力差距摆在这儿,不好好打是输,玩命打也是输,还有可能出现体能问题或伤病。但局势摆在这儿,我们必须力拼所有比赛。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别让前两场输球影响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