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共党旗含义:共产党保卫台湾(组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奋斗多年,组党理想终于实现,黄老养(右站立者)挥拳大喊“爽啦!”




61岁的台湾南部农民黄老养,在奋斗了18年后,终于当上了党主席。他的党全称为“台湾共产党”(以下简称“台共”)。

6月21日,台湾“大法官会议”最新“释宪”称,台湾“人民团体法”中“禁止(党名出现)‘台独’、‘共产’的字眼”的条款违宪。因此,黄老养和其“同志”们的第14次建党申请终于被通过。



7月20日,台湾共产党成立大会在台南县新化镇“共产山庄”举行。大会选举黄老养为主席。



黄老养从没读过马列,也不懂“阶级斗争”。之所以要用“共产”为政党命名,理由是“用这个敏感的词语吸引尽量多的台湾人关注”,而且“跟国民党和民进党对着干很爽”。



他也有自己的坚持。20年前他有50亩地,现在剩下不到3亩,其他的全部变卖,充作建党经费。他的妻子弃他而去,不过令他开心的是,儿子也是台共党员。



台共成立次日,本报记者专访黄老养。



13次申请建党都失败



台共副主席简炳洪还记得1993年第一次申请成立台共的情形:他们带着36名发起人的身份证明,复印好,连同相关登记表格一并交到“内政部”的一名工作人员手中。一周后,他们除了收到“驳回申请”的公函,还收到一份“告诫书”,“命令台共解散”。

其后的十余年间,他们的住处不断地有警察“拜访”;他们开会时,50米外就总是停着一部不知来路的车;台湾的政论节目还说“中共给台共下指导棋”。



“如果能得到支持,我们怎么可能沦落到这个地步?”简炳洪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南方周末:在建立台共之前,你就一直种地?



黄老养:对,我就是普通农民一个啦。但有时候看到政府的政策,觉得不适合,我敢讲敢说敢做,直接把政府坏的地方讲出来。朋友觉得我个性强,说民进党刚刚成立,让我去参加。我就去了,党证还是025号咧。



但是后来,我支持的派系和其他派系斗争失败,我看不惯,就退出了民进党,开始组织共产党。



南方周末:当时的台湾社会还不能接受“共产主义”这个词吧?



黄老养:我从1993年就申请,国民党时期申请了11次,民进党时期两次,今年如果没有“大法官”“释宪”,我们还会申请不下来。



“人民团体法”说不能主张共产主义,不能分裂国土。其实我没有分裂国土,为了申请成功,我们曾经在党名上加上了“民主”,叫“台湾民主共产党”,但是不管我们加什么,他们始终不同意。



南方周末:那你为什么非要用“共产”这两个字?



黄老养:如果不用这两个字,就不够爽啦!国民党和民进党不让我用这个词,我就偏要用。



南方周末:对着干才舒服?



黄老养:对对对!偏偏就要这三个字。



1993年那时候,一个记者说某天是邓小平生日,我们就计划在那一天成立台共。我们还特别买了蛋糕,写上“邓小平生日快乐”,然后走去大街上切蛋糕。



南方周末:这个庆祝会被批准了?



黄老养:当然没有啦!说我们非法集会,罚款6万块(新台币,下同)。我当然不肯交这个钱啊,他们就要拍卖我的土地,但是土地的话,我的表兄弟也有份,我不想连累别人,就只好交了罚款,还要6000块滞纳金。



南方周末:你比较敬佩邓小平?



黄老养:台湾人很单纯,一听到“共产党”、“邓小平”,都觉得很神秘哩。但是我就是利用民众对共产党的不熟悉,来吸引他们注意我,关注我们的党。




74名党员的成立大会



自1987年“解除戒严”始,台湾的大小政党遍地开花,最多时180多个。根据台湾“人民团体法”的规定,只需至少30名发起人“检具申请书,章程草案及发起人名册,向主管机关申请许可”就可以成立政党。对发起人的要求也仅仅是:20岁以上、没有犯罪记录、没有破产。



不过,直到 “大法官”“释宪”以前,“主张共产主义,或主张分裂国土”的团体是不合法的。也因此,黄老养和他的“同志”们十几年来一直受到了特殊的关照。甚至记者采访黄老养的电话信号中断,他也认为是因为“电话依然被监听”。



台湾《联合报》记者周宗祯说,台共成立大会“很热闹”:代表集合,签到,达到法定人数,然后无记名投票,选举党主席和中央委员会常委、中央评议委员会委员等主要干部,“内政部”全程记录、监督。


南方周末:成立大会很隆重吧?



黄老养:对,“内政部民政司”的唐科长、陈科员都来了。我们坚持了20年,不容易,现在终于可以成立政党了,心里当然高兴啦,所以也聚餐,喝一点酒。



南方周末:有没有其他组织送花篮,发贺信贺电?



黄老养:那个我不要啦。地方分局的警察朋友,说要送花篮,我说不用不用,按照“内政部”的规定,把程序都走完就行了,不要浪费社会资本。



南方周末:来参加成立大会的党员有74个人。



黄老养:年纪大的党员,就没通知了,其他县市的,过来也浪费钱了,也没有通知。



南方周末:成立大会上,你发表讲话,讲了什么内容?



黄老养:主要说,全党要团结,团结才能贡献社会,贡献百姓。



我们挂了红布条,写着“台湾共产党合宪性成立记者会”。其实应该是“成立大会”,但是这个布条是以前的记者会用过的,现在也没有改,还是用这个布条。不要浪费,不要乱花钱。



我花的都是自己的钱,当然要节省啦。



台共成员观点各异



“穿拖鞋、嚼槟榔”是简炳洪副主席对台共党员的总体概括。据他介绍,这次参加成立大会的74名党员中,有农民,有做工的,有老师、药剂师,还有地方社团负责人。他们当中,黄老养主席一直 “亲身种田”,是“无产阶级中下层”。



事实上,台共成员各持观点,有反国民党的,有反民进党的,有信仰马克思主义的,也有单纯就想为弱势人群做点事的。林林总总之中,黄老养的态度是,“党办了再说”。

南方周末:你读过马克思的书吗?



黄老养:我只是小学文化而已啦。从小学课本上了解了一些马克思。



南方周末:“阶级斗争”这个词呢?



黄老养:多多少少啦,稍微听过一些。



南方周末:你自己在种地,那你知道“工农联盟”吗?



黄老养:什么?



南方周末:工人和农民的大联盟。



黄老养:哦,知道,知道知道。其实这些啊,越懂越怕,不懂就不知道怕。






怎么入党?



南方周末:现在党员总人数就是74人?



黄老养:不是啦。成立那天来了74个人,因为要符合“内政部”要求的出席会议的代表数。我们实际的党员,上千上万呢。


南方周末:他们都是正式登记的吗?



黄老养:登记的有一部分。我们以前开宣传车,从台南到台北,一路上有人就对我们竖大拇指,跟我们很好地交流。这些支持者都算在内,就超过一万人啦。



当然,之前我们没有得到“政党许可证”,所以不可以去招收欣赏我们的观点的朋友。



南方周末:这几天有人要求加入吗?



黄老养:有有有!都有打电话来,要加入。



南方周末:加入台共,需要经过哪些程序?



黄老养:呃,身份证复印5份,照片5张,填写表格就可以。不过我们也派人去考察,看申请入党的人平常的做人做事,不离谱的话就可以吧。



南方周末:需要入党介绍人吗?



黄老养:也要的。不然一个人自己上门来,我们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也不能随便让他入党,不然他在外面做了坏事就麻烦了。



南方周末:入党需要宣誓吗?



黄老养:我们现在正在了解,准备起草这个入党誓词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党旗含义:共产党保卫台湾



台湾的政党制度,如果一个政党在“中央级”的选举中得到至少5%的选票,就能申请每年5000万到1亿的政党补助。



但目前的台共显然和这笔钱无缘。事实上,十余年来,台共申请建党,组织抗议活动,所有的经费来源就是一个,黄老养。也因此,大家都推选他做第一任的党主席。



而黄老养自己最得意的,是他亲手设计的党旗。



黄老养:党旗上,一颗红星特别画在了台南县的位置上,代表着我们的总部在台南。周围的四边形,是“共”字的变体,代表着共产党从四周围保卫台湾。弧形也好像当兵的钢盔,代表台湾的勇敢。



南方周末:党章是如何制定的?党的纲领是什么?



黄老养:这方面,我们写了一些啦,但还要修改,目前是初步的方案。其实,尽管在台湾,共产党这个词比较敏感,但是别人不敢弄我敢弄,党纲大概的内容就是这样。



南方周末:你称自己为主席,而不是书记。



黄老养:这是台湾的风俗啦。用总书记,台湾百姓听了不习惯咧。



南方周末:台共平常要过组织生活吗?



黄老养:现在“内政部”核准我们成立后,我们就要按时开会,半个月一次会,讨论下一步的活动。我们主要的活动计划,就是要让社会大众争取自己的福利,要帮忙弱势团体。



南方周末:你们会要求党员做思想汇报吗,定期向党支部汇报自己的学习心得和工作情况?



黄老养:过去我们党员没有这样做,但这个提议很好,我们看看是不是有需要,看看我们自己习惯不习惯啦。



南方周末:所以你们建设党的架构,主要是参考其他台湾政党,而不是世界各国的共产党,是吗?



黄老养:以后有这个机会,我们也要体验,看看习惯的话,我们也会参考其他共产党的经验。






党费,好商量



南方周末:之前的活动经费,都是老党员们自己凑齐来的吧?



黄老养:不是。都是我自己出钱。


南方周末:现在应该可以正式收党费了吧?



黄老养:定在每年2400元新台币。但是刚才就有人打电话来,说2400元太高了,他想入党,但是没有那么多钱。我就说可以商量。大家收入都比较低,所以这方面需要考虑啦,要满足人民大众的需求。



南方周末:目前收到捐款了吗?



黄老养:还没有。我们大约要半个月之后才能正式拿到政党许可证,所以,目前要低调。



南方周末:成立大会选举了台共的领导机构。



黄老养:对。中常委选了20人左右,中评委也选了20个。他们都是最早创党的一些人,跟我一起奋斗了20年。



南方周末:都是从74个参加成立大会的党员中来选择?



黄老养:对。



南方周末:这些领导层都是选举产生的吗?



黄老养:由我提名,大家同意,最后投票通过。20年前,我的党主席位置是党员投票出来的。20年间,一直我来领导。



南方周末:下一步要规定领导层的任期吗?



黄老养:4年一届,中常委、中评委、主席,都是一样。4年以后,大家推选。



南方周末:你们准备办自己的报纸、建立自己的宣传部门吗?



黄老养:我们也准备办自己的报纸。不过说到具体的时间,我也不知道。现在就是有这个打算,但都要经过开会决定,现在正式建党了,不能都是主席做主了。



会来大陆“党际交流”吗



南方周末:下一步你们计划推选候选人参加台湾的各级选举吗?



黄老养:现在还没有这个打算,现在首先需要延揽人才。

南方周末:你提到了要在台湾建设社会主义。为着这个目标,有具体的行动战略计划吗?



黄老养:这个是我个人这样想啦,还是要大家一起来决定。



南方周末:你有没有计划,以台共主席的身份,来大陆作党际交流?



黄老养:我们的副主席、委员们都有这种想法。我想,还是要看情形啦。我觉得自己要能干,要有办法,还是要自己奋斗。



台共刚刚建立了台北、台东、桃园、高雄四个党部办公室,任命了四个副主席分管。台南总部就由黄老养直接领导。



他们近期的计划,是要参加10月10日在台北关于经济困境的抗议游行。



黄老养也听过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句话,他对台共的未来,很有信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