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鼓吹的“新自由主义”将可能面临终结?

新自由主义的终结?


(2008-07-25)


● 约瑟夫·斯蒂格里茨


世界对新自由主义(其所持的“市场原教旨主义”观点是认为,市场具有自我纠正功能、能有效分配资源、并很好的为公共利益服务)并不友善。市场原教旨主义是撒切尔主义、里根经济学和所谓的“华盛顿共识”的基础,它赞成私有化、自由化、以及由独立的中央银行集中注意力应对通货膨胀问题。


在过去长达25年的时间里,发展中国家之间有一个竞赛,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谁是竞赛的失败者:那些追随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国家,失去了增长的资本,就算的确取得增长,由此产生的利益也不成比例的大多由上层阶级获得。


新自由主义者虽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是他们的理论也没有通过另一个测验。没人能说金融市场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在资源分配上表现杰出。那时,97%的资金被投入到要若干年后才能看到一些成效的光纤上。但至少这个错误有一个出乎意料的好处:因为通讯成本的下降,印度和中国进一步融入了全球经济。


在住房上的巨大资源误配,就很难看到这样的好处。为无力购买住房的家庭新建的房屋,因为数以百万计的家庭被迫搬迁而被废弃和空置。在一些社区,政府最终介入——搬走剩下的残砖破瓦。在其他社区,房屋被废弃的趋势继续蔓延。所以,即使那些谨慎借贷,并好好保养房子的模范公民,现在也发现房子的市场价值,已经被压低到他们做梦也不能想象的程度。


未为石油及食品价格飙升作好准备


固然,房地产市场的过度投资也带来一些短暂的好处:一些美国人(或许只有几个月)享受了拥有房子,和住在本来是不可能的较大房子里的快乐。但是,他们和世界经济却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不计其数的人在失去房子时,也失去一生的积蓄。而且,没收房子使全球经济陷入困境。人们对经济前景的预测越来越一致:这个低迷时期将持续很久并造成广泛的影响。


市场也没有让我们为飙升的油价和食品价格做好准备。当然,这两个领域都不是自由市场经济的例子,但这正是问题的一部分:自由市场的说法被有选择性的使用——当它有利用价值时就拥抱它,其他时候则将它丢弃。


或许,布什政府的少数优点之一,就是花言巧语和事实之间的差距,比里根当总统时小。里根一方面大谈自由贸易,另一方面却随意实施贸易限制措施,包括臭名昭著的对汽车的“自愿”出口限制。


布什推行的政策更加糟糕,他公开维护美国军事工业集团利益的程度,也比以前的政府更加毫无掩饰。布什政府唯一的环保举动,是让对环境可能带来的好处还令人存疑的乙醇享有补贴。能源市场的扭曲(特别是因税收系统而产生的扭曲)持续存在,如果布什能够对问题置之不理,事情将会变得更糟。




造成发展中国家农业萎缩


混合“自由市场”和“政府干预”的做法,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特别严重。他们被告知停止对农业进行干预,但自己的农民却因此得面对来自美国和欧洲的强大竞争。这些农民或许可以和美国和欧洲的农民竞争,但是却无法同美国和欧盟提供的补贴对抗。因此,对发展中国家农业的投资逐渐减少,并造成食品缺口扩大,也就不足为奇了。


提出这个错误建议的人不必担心要购买失职保险,所有的代价将由发展中国家的人民承担,尤其是贫困的一群。今年,贫困人口将大量增加,如果用正确的方法衡量,数目将会更多。


简单的说,在一个物资充裕的世界里,发展中国家仍然有不计其数的人无力负担最低限度的营养需求。在许多国家,粮食和能源价格的上涨,将对贫困人口造成巨大的影响,因为他们的收入,大部分是花费在这些项目上。



粮食的囤积问题


我们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全球的愤怒情绪。投机商人成为泄愤的对象,这并不让人感到意外。然而,他们辩称:我们不是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我们只是从事“价格发现”的活动——换句话说,他们发现存在供应短缺的问题,而今年要处理这个问题为时已晚。


但是这个说法是不诚实的。对价格上涨和波动的期待,会促使千千万万的农民采取预防措施。如果他们把一些谷物储存到以后才卖,可能可以挣到更多的钱;如果他们不这样做,来年的收成一旦比预期低,就算要这样做也不可能了。每个农民都收起一些谷物,对整个市场就会有巨大的影响。


市场原教旨主义的捍卫者,想将市场的失败,归咎于政府的失败。有人引述一位中国高官的话,说问题是美国政府应该就房屋问题,给低收入的美国人更多的帮助。我同意这个说法。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事实:美国银行大规模的对风险处理失当,造成了全球性的影响。然而,管理银行的人却拿着数以亿计的补偿走掉了。


现在,社会和个人回报之间存在悬殊的情况。它们如果不能取得基本协调,市场体系就不能够很好的运作。


新自由市场原教旨主义一直是为某些利益服务的政治教条,从来没有得到经济学理论的支持。很明显的,它也没有得到历史经验的证实。吸取这个教训或许是现在乌云密布的世界经济的一线希望。




·作者(Joseph Stiglitz)是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其最新著作是同琳达·比尔米斯(Linda Bilmes)合著的《三万亿美元的战争:伊拉克战争的真正代价》。


英文原题:The End of Neo-liberalism?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2008.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