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三章 碧水照丹心(1)

饶兴利 收藏 11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URL] 1    饶平泰带着三小队,迅速跑出小树林,朝村外一片野地摸去。   三小队长彭水生走近饶平泰说:“大队长,刚才,枪声好像是从这方向传来的。”   “这里是一片野地,根本就没有路呀?难道——”饶平泰问。   彭水生是侦察兵出身,有着过人的本领。他把耳朵贴在地上听了一会说:“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1


饶平泰带着三小队,迅速跑出小树林,朝村外一片野地摸去。

三小队长彭水生走近饶平泰说:“大队长,刚才,枪声好像是从这方向传来的。”

“这里是一片野地,根本就没有路呀?难道——”饶平泰问。

彭水生是侦察兵出身,有着过人的本领。他把耳朵贴在地上听了一会说:“大队长,你听!是马蹄落地的声音!”

“卧倒!”饶平泰喝令。

马蹄声由远渐近,借着星光,那马突然停下,原地打转。

“饶大队长——”忽然传来一声喊。

饶平泰一阵惊喜:“是通讯兵小吴,一定有紧急情况!”说着站起来朝前边跑边喊道,“小吴,我——在——这!”

双方终于会合到一块。

通讯兵小吴汗流浃背,跳下马来说:“饶大队长,我可找到你们了!”

“刚才是你打的枪?”饶平泰问。

“走到这一带我迷路了,情况十分紧急,我只好鸣枪找人了!”通讯兵小吴答道。

“这倒是个办法。但是,你这两下枪声把我们都吓了一大跳啊!”饶平泰说。

“饶大队长,这是秦书记给你的急件!”通讯兵小吴从公文袋中取出一封信交给饶平泰。

饶平泰用手电筒照着公函,在迅速阅读。

“事不宜迟,我得马上找指导员商量。走,大家先回到小树林去。”饶平泰热血沸腾,着急地说。

大伙回到小树林。

通讯兵小吴的到来,使大家雀跃欢呼。

饶平泰用食指放在嘴边,轻轻发出:“嘘——,”大家迅速平静下来。

罗忠在看信函。

饶平泰在一边心如火燎,越想越性急。突然,他从通讯兵小吴手上夺过缰绳,跨上战马,马发出一声嘶鸣。

饶平泰把驳壳枪一举冲动地喊道:“同志们!哪个不怕死的,现在就跟我去夜袭孝感城!”这喊声非同小可,震得小树林沙沙作响。

一些战士霍然起身,小树林沸腾了!

“平泰同志,你这是干什么?我们一来立足未稳,缺乏支持;二来,我们要仔细研究营救细节,确保不出问题!同志们,大家坐下!特别是在这种时候,我们特别要保持冷静!我们不能以血肉之躯就这么个样子去投虎口呀!”罗忠严肃地看着骑在马上的饶平泰。

战士们听到指导员的这番至理至诚的话后,都纷纷就地坐下。小树林慢慢平静下来。

“可是我们那两个被俘的同志,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呀!身为游击大队长,眼看我手下两个战士的性命难保而不顾,我还配当这个鸿箭游击大队长吗?”说着饶平泰痛心疾首地从马上下来。

看到刚才饶平泰那冲动的样子,柳青在一边非常着急,却想不出用什么办法去劝阻他。见他从马上下来,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突然上前说:“饶大队长!你刚才的这番话,正说明你是个血性的男子汉。我想,只要我们心里有对敌人的无比仇恨,对同志的深沉热爱,我们就都具有鸿箭游击队的本色!”说完她的心猛地跳个不停,脑袋轰轰作响,几乎变成一片空白。

没想到,她的这番话在战士中产生了激烈反响。众战士喊道:“是呀!是呀!柳青同志说得对!”

“刚才,柳青同志说出了我们大家的心里话。同志们,大家行军了一整天,都很累了,就好好休息吧。我和大队长还要研究些事。”罗忠接着说。

罗忠把饶平泰拉到一边,轻声道:“刚才你怎么这么冲动呢?我们当前的头等大事就是要找到立足的地方!县委来信中提到的老戴和猎户朱贵,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得去见他们。”

“可我们根本不认识他们呀!在这个时候去找他们行吗?”饶平泰还没有完全冷静下来。

“我认识这个老戴!”通讯兵小吴在旁边说。

“好!真是天赐良机!那猎户的问题也就好办了。你们说是不是?”稍停片刻,罗忠又说,“猎户朱贵是我党地下交通员,我们与他的见面,必须有暗语才行啊!”

“小吴,联络用的暗语写在哪里?”饶平泰忙问。

通讯兵小吴用手指指着自己的脑袋说:“在这呢!”通讯兵小吴上前凑近饶平泰耳根,细声说了几句话……然后小吴领着饶平泰、罗忠摸着夜路朝老戴家走去。

汪梅灵机一动,拉着柳青的手静悄悄地跟在后面。

走了不一会,他们来到一棵大树下。通讯兵小吴说:“戴师傅就住在这屋里。”

“你没没记错?” 罗忠提醒道。

“没错!”通讯兵小吴拍打着一棵杨树,“是的,他家门前就有一棵这样的杨树!”

饶平泰感到奇怪地说:“刚才,这屋里还亮着灯哩,怎么……”

原来,老戴的家确实是在这里。当村头突然响起枪声时,为了看个究竟,老戴擦亮一根火柴,把搁在床头边小桌上的煤油灯点亮。接着从床上下来,从窗口往外探望。

“你不怕惹祸?刚才的枪声响得不明不白的,你把灯熄了,上床来睡呀!”戴妻云娇躺在床上喊他。

“我怎么觉得今晚来塘口的这些兵是秦书记的部下?”老戴像有心事地问道。

“是呀!如果是那伪军、日本鬼子兵,这塘口还有这么平静?”云娇索性坐起来说话。

老戴脸庞黝黑,肌肉结实。他抽了一口旱烟,慢吞吞地说:“奇怪!去年,好像也是这个时候,新四军孝感县委书记老秦,还有一个女的——”

“牛桂兰!”云娇接道。

“对,对!你们女人更关心女人,除了他们两个,还有一个小同志——”老戴说。

“叫什么来着……啊,小吴!你说这些干嘛?”云娇问。

“我怎么老觉得是秦书记的部下来了!”老戴坚持说。

“我看是你盼着急了吧!这年头兵荒马乱的,他们老远地来塘口干什么?哎,外面有脚步声。”云娇喊道。

老戴迅速吹熄煤油灯,顺手操起一根粗木棒闪到家门边。

通讯兵小吴上前拍门:“戴师傅!老戴师傅,开门呀!我是小吴!”

“好像是小吴。”老戴小声对云娇说。

云娇迅速下床,急说:“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开门!”

老戴放下木棒去开门。

门吱呀一声开了,借着煤油灯的幽光,可看清老戴黝黑发亮的脸……

“真是小吴呀!老秦没来?”老戴瞪大眼睛看了一会问道。

“秦书记他现在可忙呢!你看我给你带什么人来了?”通讯兵小吴说。

“鸿箭游击大队长饶平泰看望戴师傅来了!”饶平泰进屋后说。

老戴紧握着饶平泰的手,朝他看了老半天,诙谐地说:“你没把我老戴吓着就算是客气的了,怎么敢要你登门拜访呀!鸿箭游击大队,这个名字响呀!”他的话,逗得大伙都笑了。

“我叫罗忠,大队的指导员。”罗忠进屋握着老戴的手自我介绍。

“你将来就是发展成像秦书记那号的人物吧!”老戴说。

大伙又是一阵笑。

突然门外闯进柳青和汪梅。两人各挽着老戴的一支手臂。

柳青亲切地喊:“戴师傅好!我叫柳青,鸿箭游击队的一名女游击队员!”

汪梅调皮地说:“我叫汪梅,是鸿箭游击队最小的队员!”

云娇兴奋地看着这两个女战士说:“饶大队长,谢谢你送来两个这么俊俏的闺女咧!”

她的黄陂话又引得大家一阵笑。原来,云娇是黄陂县罗汉寺人,五岁丧母,八岁被继母卖到孝感塘口一户人家做“童养媳”。二十岁时她男人病死,年纪轻轻成为寡妇。村里老戴不嫌弃,托人做媒把孤伶伶守寡的她娶过门。可是好景不长,日本鬼子来了,穷苦人家没活路了。他们只好下湖,靠打渔为生,风里来、雨里去,凄风苦雨,日子过得非常艰难。

罗忠说:“我们这次来塘口,准备不走了!”

“那感情好啊,我天天有鱼招待你们!”老戴乐呵呵地。

“戴师傅!你家的日子也很艰难啊!”饶平泰感激地说。

“不打紧,我也不过是三十多岁的人,只会捕鱼驾船。你们这一来,我们穷苦渔民的苦日子就有了盼头!我们塘口村民早就盼着有这一天呀!这样吧,你们管我叫老戴,好不好?”老戴动了感情。

“好,老戴。来,我们就明天如何发动群众,大家说点想法吧!”饶平泰激动地说。

这深夜枪声对别人来说,也许只是引起惊慌,但对猎户朱贵则是引发了他的某种过人的思考。

朱贵粗壮结实,浑身是劲。他对妻子说:“我觉得刚才的枪声很蹊跷呢!不像是打仗,倒像是某种信号?我想出去看个究竟。”

“情况不明不白,又是在夜里,你还是不冒这个险好。”朱贵妻担心地劝他。

“万一是我们的同志来了,遇到什么危险,发生什么意外,那不是错失营救时间,贻误战机吗?”朱贵着急地问。

“就是要出去,也得再等等,看还有什么动静再说。你放心,到时我跟你一道去!” 朱贵妻坚持说。

枪声过了好一阵子后,见没有什么动静,朱贵越发胆子大起来。他轻轻地把门打开,探出头去,两只猎犬躇的一下窜了出去……

门外立即传来一阵阵狗吠声。

“外面好像有什么动静,你看有好几个人朝我们家走来。”朱贵妻喊道。

朱贵赶紧将门关上。

饶平泰与罗忠等人朝猎户家走来。猎犬在他们周围狂吠……

饶平泰上前拍猎户家门。

“老乡,有野猪吗?”饶平泰用暗语问道。

(猎户的)声音:“老板,要大的还是要小的?”

“要小的。是不是公的?” 饶平泰又说。

(猎户的)声音:“没有公的,只有母的。”

饶平泰喊道:“朱贵同志!”

朱贵迅速把门打开,猎犬围了上来,摇着尾巴在嗅着饶平泰脚上的草鞋。

饶平泰一把握着朱贵的手说:“同志,我可找到你了!”

“老朱同志,有什么东西招待我们的饶大队长和罗指导员呀?”通讯兵小吴兴奋地说。

朱贵指着挂在屋梁上的一挂腊肉说:“瞧,这可不是刚才暗语里说的母野猪肉。我从来不打母野猪!”

朱贵妻拿着叉子准备取腊肉,饶平泰上前拦住她说:“嫂子,来日方长,以后我们麻烦你们的可多哩。现在,我急须向朱大哥了解一些进孝感城的事!”

“我经常到野猪湖一带打猎,从毛陈镇走陆路可直达孝感城。不久前,我还给那个鬼子队长板仓太郎送去了半边野猪肉。”朱贵道说。

“你跟鬼子兵交上了朋友?”罗忠感兴趣地问。

朱贵得意地笑笑:“这是根据上级的指示进行的一种渗透!这个板仓太郎队长主管军需仓库,包括火车站物资的装卸、运输和储藏,权力大得很。我的野猪肉不是白送的,是为了有那么一天,来个野猪换军火!”

饶平泰也高兴起来:“那我们的朱老板做的是无本生意。听说野猪湖畔有的是野猪,是吗?”

“饶大队长,我这打野猪的弹药可是要钱买的。还有呀,野猪,特别是大公野猪,凶得很,搞得不好,老命还要赔上。刚才你说是无本生意,那是不太公平啊!”朱贵笑着说。

“朱大哥,以后我要跟你去打野猪!”汪梅十分兴奋,插话道。

“小同志,你这么小,你不怕大野猪用嘴把你拱到天上去了呀?”朱贵故意问她。

“那怎么会呢!有我们大队长护着呢!”汪梅调皮地说。

她的话惹得在座的都笑了。

“说正经的,刚才那两声枪响是怎么回事?”朱贵问道。

“没把你吓着吧?那是我的无奈之举。”通讯兵小吴说。

“迷路了,找饶大队长?”朱贵又问。

通讯兵小吴点了点头。

“我还以为是伪军别动队来了,我正准备在塘口打‘野猪’呢!”朱贵风趣地说。

饶平泰看是间不早了,便说:“虚惊一场,很晚了,你们也要休息了。明天我和指导员再来找你了解情况。我们去了。”

告别朱贵,夜已很深了。饶平泰和罗忠送走老戴后,跟战士们一起在村东小树林里宿了一夜。

这一夜,虽然很冷很冻,但饶平泰和战士们的心却是火热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