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二章 夜闯塘口村(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1

“鸿箭”游击队离开青龙岗后,朝目的地——塘口方向进发。

从青龙岗到塘口约有七十里的路程。由于天下着雨,道路泥泞,行军十分困难。时近中午,游击队员们正冒雨从大路旁的凉棚前疾步前进……

小贩主吃惊地望着不知从何而来的这支队伍从自己的凉棚前走过,脑际里突然闪过在某地山岗上,新四军冲下山来猛追溃逃的日伪军的画面。他出神地望着这支队伍的背影,心中忽然一紧:“难道刚才走过去的就是打日本鬼子的新四军游击队么?”

小贩主探头注视……队伍好似一阵旋风渐渐远去。

游击队员们冒雨行进在一处山野的大道上。

汪梅不慎跌了一跤,军装沾满了好些黄泥浆,与她并肩前进的柳青忙把她扶起。

“小梅,疼吗?看你浑身摔成了什么样!”柳青疼爱地问她。

“大队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中午有黄鱼汤喝!”汪梅天真地嚷道。

有的队员看了看汪梅那样子后,不禁失笑。

“不要大声说话!”饶平泰严肃地说。

队伍重归肃静……

“鸿箭”游击队走过不久,伪孝感县保安大队长郭发财和赵五林骑着马,也带着伪军别动队十分狼狈地跑进凉棚内躲雨。伪军将两匹马栓在棚边的木柱上。

“他娘的!昨晚日本宪兵队在孝感城内转了一小圈,便回去睡大觉,要我们别动队从孝北转到孝南湖区,整整一夜没合眼(打了个呵欠),这么转来转去,又是风,又是雨,又没有女人,还要捉拿什么新四军的可疑分子,捉他娘的屁!”郭发财满腹牢骚地骂道。

“郭大队长!你我两人还算好,有马代步,这一二十个弟兄那才叫倒霉呢!”赵五林说。

郭发财忽然觉得肚子“咕咕”直叫,忙问:“五林呀,这里叫什么地方呀?我们中饭到哪里吃呀?”

赵五林转向凉棚小贩主问:“喂,这里是什么鬼地方?”

“这里叫老店。老总,你们准备要到哪里?”小贩主回答道。

“我们想要到塘口、毛陈还有什么野猪湖一带。”郭发财说。

“这里去塘口,大概还有五十多里。不过,老总有马,走起来快。”小贩主说。

“喂,有什么吃的吗?肚子都饿瘪了!” 赵五林又问。

“干豆丝还有一些,那是我几天的口粮哩!”小贩主答道。

“快、快,去弄给我们填一下肚子。”赵五林催促他。

“老总,那你要给钱的呀!”小贩主说。

“有的,有的!别啰嗦,快去弄吧!”赵五林不耐烦地挥挥手。

郭发财站在棚下,望着雨水顺着茅草檐边涮涮地流下,心里直发毛。

茅草檐边的雨水渐渐变小。周边天空渐渐明朗。

正行进在山野大道上的游击队员们个个高兴地望着放晴了的天空。

罗忠擦了一把脸,对饶平泰说:“平泰!前方不远处有片小树林,队伍是不是到那里歇一下,眼看快到中午了,也好让战士们吃点干粮。”

饶平泰赞同说:“我看行,同志们冒雨走了几个钟头,也该歇一歇。”他离开队列,来到汪梅跟前,指着前面不远的小树林大声说,“同志们,再加把油,到前头小树林吃干饼,喝‘黄鱼汤’去!”

行进的队伍中发出一阵欢笑!

汪梅更是来了劲,风趣地回答:“大队长,恐怕‘黄鱼汤’喝不成了!你看雨水把我军装上的‘黄鱼’都冲干净了!”

饶平泰也被逗笑了,又说:“‘黄鱼汤’喝不成,那就换点别的花样吧!”

队伍像一阵风似的来到路边小树林。

饶平泰和罗忠坐在两个石头上面,与游击队员们隔着一点距离。他们一边啃着干饼,一边举着水壶在喝着凉水。

饶平泰放下水壶,从衣袋里掏出一个油布包着的小本子,翻开本子,眼光落在打着圆圈的两个队员的名字上。他念道:“陈为民、李海林。”略停一会,问道,“老罗,你认不认识这两个同志?”

“不认识。一路上行军很紧张,我也正想找个机会坐下来跟你谈这件事呢!”罗忠回答说。

饶平泰啃了一口干饼又说:“你说!”

高挑个头的罗忠瘦而精干,心细沉稳,他喝了一口清水,慢慢说道:“今天,我起得很早,本来是想争取第一个到青龙岗报到的,我正在房里收拾东西,通讯兵小田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报告指导员,有两个同志在西沟村口遭伪军拦截包围!’我立即问道‘伪军有多少人?’小田回答说‘估计有两个班。’我迅速集合队伍往一片丘陵地疾跑过去。当我们来到土岗旁时,远处传来枪声……赶到出事地点,只见一个坟包上有一滩血,我知道事情不妙,估计是我们的战士遭遇了伪军。那时,我没想到他们是赶来参加我们鸿箭游击队的陈为民和李海林两个。事情经过就是这样。伪军押着我们两个受伤的战士逃回孝感城。”

听完罗忠的叙说,饶平泰不免越是担心起来:“虽然,我们都不认识这两个战士,但是,他们不幸被俘,对我们大队的生存可能造成威胁!如果落到日本人手里,怕是性命难保!”

“是呀!如果这两个被俘战士中的任何一个,说出县委组建鸿箭大队的动机,敌人将加大对我们的围剿。这将对我们很不利!” 罗忠咽下一口干饼,接着说,“听说现任伪孝感县长赵坤南是个怕死胆小之徒,如果他要为自己留条什么后路,那么,我们的两位被俘战士也许会引起他的兴趣,不一定被送到日本人那里。”

想着两位游击队员连面都没见上便不幸被俘,饶平泰深深地叹了一声:“唉!真是出师不利呀!我们出发又很急促,县委领导在当时也不可能对此事作出相应的对策。你说,该怎么办呢?”

“我想,这主要是县委领导的事,我们现在的任务是要把队伍安全地带到目的地。”罗忠说。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饶平泰点点头说。

正如罗忠所说的那样。此时,敌我双方都在为两位被俘的新四军游击队战士紧锣密鼓地行动着。

伪孝感县长赵坤南连中饭都顾不上吃便驱车赶到孝感监狱门前。

只见他从一辆黑包车里钻出来,在几个保镖的陪伴下急步朝监狱的大门走去。

守卫的士兵手持步枪在站岗,见赵坤南来了,忙立正向他行礼。赵坤南把手微微招了一下,头也不抬地直往里走。他紧随狱官身后,穿过一道又一道的铁门,来到一处单独的监房前。

狱官亲自打开特别监房。牢房里乱七八糟铺着些稻草,稻草上躺着两个血肉模糊的人。

赵坤南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走到牢房跟前隔着铁栅往里瞧,忽又掏出白手绢捂着鼻子,然后急急地转身走开,来到监狱长办公室。

“两个新四军俘虏叫什么名字?”赵坤南问监狱长。

“行刑队从昨天一直严刑拷打到深夜,但是,没见他们吐一个字!”监狱长答道。

“在哪个地方逮着的?”赵坤南又问。

“听说是在县城北门外十多里的西沟村附近。是县保安队的王班长带着十几个弟兄去城外突击巡逻时碰上的。” 监狱长回答。

“我保安队有无伤亡?”

“还好,只有一个弟兄在枪战中腿受了点伤。”

“郭发财知道这件事吗?”

“我遵照县长您的指示,抓到新四军奸细只能直接向您报告,所以我是不会向他透露半点消息的;再说,他昨夜就出巡去了,至今未回。”

“那日本人那方面呢?”赵坤南继续问他。

“我的心正悬着呢!按他日本人的规定,二十四小时不通报,我这狗头怕是难保!”监狱长担心地说。

赵坤南加重语气说:“这事由我来担!你不必害怕!现在主要的问题是——”说着悄悄凑近监狱长的耳根,小声地说了几句。接着问道,“从两个俘虏身上什么也没有搜到?”

“报告县长,从其中一个身上搜到一个记事的小本子。”

“快拿来!”赵坤南急说。

“是!”说着监狱长急忙打开铁皮柜,取出一个封面发黄的小本子,并把它递到赵坤南的手上。

赵坤南急忙地翻阅小本子。在最新的记事上看到简单的一行字;他念道:“上午九时之前务必赶到青龙岗报到!”

赵坤南手拿小本子,一边踱着步,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青龙岗,是中共地下孝感县委所在地;赶到那里报到的,决不是闲得没事干的人!”

“您是说这两个新四军俘虏身负特别任务?”监狱长凑近赵坤南问。

“是的!那么,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呢?走,我要亲自提审这两个新四军俘虏!”赵坤南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