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欲乾坤 第二卷 第七十二章 有如雷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04/



马啼声从石壁下传来。

秦万琪早料到了,所以才引“芒山双豹”上来。

一会,马蹄声远去,朝剑门方向得得驰去……

贝不凡取出双爪,道:

“雷兄,该我们上了。”

雷一鸣点点头,道:

“上。”

声刚落,两人倏地分开,一前一后向秦万琪发起攻击。

虎爪生风,如龙飞凤舞,十八招浑然一式,“呼”、“呼”、“呼”直爪秦万琪的脸门、咽喉。

仍盘腿而坐,根本看不出身形动,秦万琪已剑出销,闪电似的剑光如挟雷霆一百八十招朝四面狂击。雷一鸣的双爪每一招都离秦万琪的身子仅半寸,好像占尽了先手,掌握了大势,不由欣喜若狂,喊:

“不凡,加把劲,我们就快赢了。”

贝不凡应道:

“我知道。我正加劲呐。三下五除二解决他,我们还可赶回武州泡妞哩。”

忘形地,雷一鸣双爪指右击左,打下取上,招招都直爪秦万琪的要害部位……

笑吟吟,秦万琪道:

“瘦鬼豹,你要踏着我的棋枰了。”

“了”字方出,一抹剑花是那么准,又那么美地开在雷一鸣的脚上……

痛号一声,雷一鸣暴退三丈。

“雷兄,咋了?”贝不凡急问,双爪加紧攻击秦万琪的后肩后脑。

“没啥,断只脚掌罢了。”秦万琪笑道,倏地旋身,衣袂啪啪,陡地十八个身影,虚虚实实地将贝不凡圈住。贝不凡一爪击空,又一爪击空,心下不禁发毛,忙收双爪护身,狂舞得似乎滴水不入。

三丈外的雷一鸣眼看秦万琪在贝不凡身后,白剑“啸啸”,直削不凡的左耳,欲帮又远,不由急喊:

“不凡,小心后……”

但——

但他的“面”字还没喊出,秦万琪已飘到前侧,白剑如练,悠悠然地取贝不凡的右耳。雷一鸣忙改口:

“不凡,他在你前……”

“黑鬼豹,我在你左侧。”秦万琪笑道,白剑亲切地带下贝不凡的半只耳朵,又道:“爱听谣言、没主见的耳朵留着有何用?去吧。”剑如电光闪到右面,“嗤”的将贝不凡的右耳挑上半空,在月色里像带伤的鸟,发出尖啸、溅出血珠,突然半空转向,“叭”声砸在雷一鸣的嘴上……

被捉弄的羞辱、愤怒涌上心头,雷一鸣顾不得伤痛入骨,暴喝一声“我干你娘”,身子如箭,射向秦万琪。

真不愧是“钻山豹”,人似和“娘”音一齐杀到。右爪砸头,左爪扫腰,狠辣的要取秦万琪的命。不退不避,秦万琪反而前滑一步,剑朝上“叮”声拨开右爪,身略侧,左手挥出一掌,拍在左爪的爪杆上,看似软锦锦的,雷一鸣却如被雷击,虎爪从手中脱落。

“跪下求饶吧。”秦万琪道,十脚并一,踢在雷一鸣的后小脚上。雷一鸣果真身不由已地“卜通”一声跪落地,右手不知什么时候已被秦万琪撩在剑上。

快的简直就是眨眼间的事。

贝不凡惊的目瞪口呆,还来不及发表高见。

“求饶吧,我可免你一死,”秦万琪道。

“不。你爱怎就怎。我雷一鸣二十年还是一条好汉。”硬了硬颈,雷一鸣道。

“有种。可惜我不欣赏,像你这些没自己脑的人。”秦万琪笑了笑,道:“趁我刚才下的是和棋,心情好,你不妨顺顺我吧。”

“不。我不要你的施舍。与其屈辱着生,不如死。”雷一鸣仰着头道,眼睛却在渴盼着秦万琪身后……

“不识好歹。”秦万琪一语双关,剑陡地一抖,剑上的虎爪发出尖厉的啸声,朝身后偷袭的贝不凡射去,“嘶”的一声,爪下贝不凡的半边头皮……

身子晃了几晃,贝不凡颓然跌坐在地。

毕竟兄弟情深,凄厉一声“不凡”,雷一鸣呼地跳起,欲扑向贝不凡。但他快,秦万琪更快,剑忽抬,剑尖已寒溜溜抵住他的喉咙,道:

“瘦鬼豹,想亲切也不能太急呀。不过,看你这等情急,好像还人性未泯,不是非杀不可的。这样吧,给个机会你悔过,但你的嘴太硬,得留下,以免以后再惹来杀身之祸。”

“你……”

剑花开,像千点火花,将雷一鸣的蒙脸布碎成千块,纷纷扬扬,连同他的双唇……露出黄齿,真像鬼样了。

“走吧。”

秦万琪道,复坐到石上,剑入销,棋子居然没乱一只。

扶着贝不凡踉跄离去,雷一鸣还道:

“秦—剑—南,我—们—还—会—找—你—算—账—的。”

不过话漏风了。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忍不住摇摇头,秦万琪心道。

山岗复归于静。好像刚才的生死战斗,血花飘飘,不过是无意间刮过的一阵风,来了,去了,不留什么痕迹。人世像从来如此,企望留下点什么,偏大多是瞬间的事。没有快感,没有愉悦,更没有一种动人的幢景守候在明天。

杀人,你还能巴望杀出什么来呢?

厌。

秦万琪感受到有种厌烦了,觉得自己是在玩游戏,玩是有几分高兴,过后却一点意思也没有。他开始怀疑自己如此剑行江湖,是否值得。或许世间根本没有一个能识“七子灵棋”的人。是父亲对这个世界期望太高了?还是这也是自己的意思,才执着地寻求?

当是自己的意志使然。认定了,就非坚持到底不可。

看来游戏还得继续玩下去。

青鹏帮要和你玩。

万如飞废掉“芒山双豹”,也不会罢休,还会请一帮牛鬼蛇神来对付你。

然后,是整个江湖,甚至朝庭的鹰犬……

因为你有融贯着大宋武学精华的“七子灵棋”。

是真是假,你说不清了,也不容你说,说了也白说。人在利迷心窍的时候,怎还会和你瓣真伪?

顺其自然吧。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追向剑门方向的“青鹏”杀手,追得没见声息,肯定会折回头,在这附近搜寻他的。

便收起棋子,一凝真气,三纵两腾,飘飘然飞下石壁,落在古道上。张目一扫,秦万琪发现青鹏帮杀手的尸体不见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