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五天,还是2:00之前。


任何称得上坚强、坚固的东西,其实都逃脱不了时间对它们的折磨。与其说是折磨,还不如说成是磨砺,当一切人们认为是永久的东西在众人面前摆出坚固、持久的姿态的时候,大家也许不会去设想多长多长时间之后它们会是什么样子,但是只有时间这东西能预知,它们也终将毁灭。

人生的经历也是如此,人的一天也是如此,不要小瞧这一天当中的24个小时,每一个小时都像是一位江湖上隐藏多年的杀手,当它出剑的时候,人们根本无法还手,在不知不觉之中就已经被下一个小时将你之前的经历结果了,了却一个小时的生命谁也不在乎,但是时间长了之后,你回头去看,你能看到那时候的自己,倒下的一点也不壮烈,而且还相当的无奈。

当然,时间这东西也不是一个冷血的杀手,它还会为人们制造一些浪漫和惊喜的回忆。当人们觉得恐慌和不知所措的时候,都会盼望着时间尽快的过去,哪怕是荒废过去呢,也比难挨的恐慌好受。

此时的政委、刘庆和舒梁,他们三个人之中的两个就是这样的想法,而舒梁则没有任何的具体的想法,向前走是唯一的动作。虽然舒梁有过感觉,越走越轻松,也使得他回想起昨天晚上他在玄灵村的黑暗中奔跑时的轻盈,但是舒梁现在已经不再去做任何设想和猜测了,也许尽早的结束这所谓的十天才是他最终的归宿,所以舒梁直面一切有可能带给他恐怖的危险,哪怕这危险是子虚乌有的也无所谓。

时间,现在正在和政委他们几个在叫着劲,在黑暗之中,已经摸索了快三个小时了,不论这期间有过什么危险,都已经过去了,最让大家恐惧的是接下来是什么危险,不得而知。

当政委的脚感觉踩在沙子似的东西上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

“我们是在沙子上吗?”政委问。

也许是他的右脚没有鞋,感知地面的程度要比刘庆和舒梁清晰一些吧。

舒梁无所畏惧的弯腰,用手抓了一把地面,一把麻粒粒的东西在舒梁手心里捧着,他低下头去看手中的东西,无色,用鼻子去闻一闻,感觉有一股腥味儿。

“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舒梁皱起眉头说。

刘庆不敢用手去抓地面,他害怕下面也是手,他走到舒梁旁边,看着他手上的东西,也看不出是什么。

“政委,刚才我们刚进来的时候,也觉得是踩在沙子上,这里是不是和我们进来的地方不远了啊?”刘庆问着。

“不知道,如果离那不远,那么咱们刚才这么长时间都在兜圈子啊?!”政委疑问道。

“也有可能吧,这里这么黑,说不定我们就是在兜圈子。”

政委早就彻底的失去了方向感了,好在现在周围可以大概的看到一些东西,至少身后的树林就和之前的几次是差不多的。

忽然,大家都听到了一个声音。

“咣当!”

是什么门撞击门框的声音,仿佛是玻璃门。

刘庆迅速上前一步,他感觉到那个声音是从右前方传来的。

“政委,快!这个方向。”

刘庆提速向前跑去,政委和舒梁也都迅速的跟了上去。

。。。。。。

拍打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了,非常清晰,甚至听到了有人在喊着什么。

刘庆听出来了,是酒楼的老板在喊着什么。

当四周重新黑暗的什么也看不清的时候,刘庆的心刚刚凉到底的时候,他突然撞到了什么,磕到了额头,疼到天旋地转的。而舒梁则发现了刘庆撞到了一扇门上,他扶开刘庆,拉开了那扇门,他发现了来时的那个包间。

舒梁顾不上观察什么,拉着刘庆跑回了包间里,而政委也跟着进来了。

。。。。。。


老板在门口拼命的拍打着玻璃门,他几乎打算击碎这块玻璃,可是就算想玻璃上扔椅子,也无济于事,这个酒楼已经不是自己熟悉的酒楼了,一家几口都是这家酒楼养活的,现在却感觉能要自己的性命。

老板在喊,喊救命,喊来人,但是外面的人却听不到,他也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忽然,老板眼前的玻璃上出现影像,而且不是外面的街道和人,而是玻璃变成了镜子,镜面上映射着自己身后的大厅里似乎站了许多人,一个个都低头耷脑的,一动不动。

老板非常恐慌转回头去看,却什么也没有,镜子里却照满了人。

。。。。。。


政委他们三个人都进了包间,回身去看的时候,门没有了,四周都是壁纸贴的墙面,前面有一扇门,敞开的,通向酒楼大厅的走廊。

“看!一幅画!”刘庆喊了出来。

都看到了,墙上挂着一副风景画,只不过这幅画上似乎缺了点什么,三个人都是越看越别扭。

“画上应该有个人!”舒梁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的确!政委走上前,仔细的端详着这幅画。

画上是一座小山,山下的景致很不错,低矮的灌木错落有致,蓝天白云的,很有意境,就是唯独中间的部分显得很空旷。

舒梁是因为回忆起那天晚上在西直门如家,客房门上的一幅幅油画,那都是有人的,而今晚,这里的包间里,再一次出现了神秘的油画。

“政委,不管怎么样,我们快点出去吧。”刘庆说道。

“好!我们走!”

政委和刘庆最先走出了包间的门,舒梁最后出去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副诡异的油画。忽然,舒梁发现了,油画上有人,他看到了油画的一角,有一个脑袋探了出来,虽然只是一个角落,但是由于舒梁警觉的回头,还是被发现了。

“等等!画上有人!”舒梁的叫声非常大,政委和刘庆听到后,急忙转身回来!

。。。。。。


老板的恐怖来自于镜面一般的玻璃,不论自己回头肉眼是否发现大厅里有人,但是镜面上确实是有许多人静止的站立在身后。

忽然,老板听到了一声高喊。

“等等!画上有人!”

老板反应了一下,他记得,这是刚才和那个警察一起等在包间门口,并且一起消失的那个小伙子。做餐饮的这么多年,别的没有养成,听话听声的本领老板倒是很纯熟,所以他一下子就辨认出来了。

喊声过后,眼前的镜子里的人都没有了,老板再一次回头去看,大厅里除了桌椅板凳以外还是什么都没有,没有人。

想必,老板转身向大厅里跑去,他虽然捏了一把汗,其实也算赌了一次命,他寄希望于那个警察在后面,找到他,就等于找到了希望。

于是,老板向后堂跑去,想那个包间跑去。

。。。。。。


政委和刘庆重新回到了包间里,门没有关,刘庆站在门里门外交界的位置,他故意的这样站着,以便堵住门,不让门自己关上。

油画上的人又一次消失了。

“政委,我看到了,刚才有一个脑袋从这个角探出来了,我一看到,脑袋就缩回去了。”舒梁说着。

政委点点头,要是在以前,政委估计能被气乐出来,什么和什么啊,但是现在则不是,一切皆有可能,这是政委这几天得出的结论。

“哪个角?”

“就是这里!”舒梁上前几步,指向了油画的右下角。

政委也走近了几步,仔细的端详着画面。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