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2年10月12日15时,运载火箭冲出水面的瞬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解放军海军士兵精心维护巨浪-1潜地弹道导弹

1982年10月1日,新华社发布公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将于1982年10月7日至10月26日,从北部海区向以北纬28°13′、东经123°53′为中心,半径35海里的圆形海域范围内的公海上发射运载火箭。为了过往船舶和飞机的安全,中国政府要求有关国家政府,通知本国的船舶、飞机,在当地时间每日9点至17点,不要进入上述海域和海域上空。这一重要公告的播出,立即引起世界各国的关注。


10月12日15时01秒,渤海某水域,随着一声巨响,由我国自己研制的第一代固体潜地运载火箭似一只海上蛟龙破水而出,在水面上溅起一片火光后直上蓝天……


在整个发射过程中,运载火箭经过水中段、控制段、被动段飞行,准确落入预定海域,获得了圆满成功。这是继我国成功地进行了原子弹、氢弹、远程运载火箭、人造卫星发射以后,在国防尖端科学技术领域里取得的又一重大成就。潜艇水下发射运载火箭的成功,不仅表明了人民海军现代化建设有了新的发展,国防实力有了新的加强,而且标志着中国一跃成为世界上少数拥有水下发射战略导弹能力的国家,极大地展示了我国的国威和军威。


光阴荏苒,岁月如歌。在纪念我国改革开放30周年的日子里,记者走进了当年发射运载火箭的海军某潜艇部队,走近20多年前担任过这一重大而光荣任务的老前辈们,亲耳聆听他们讲述那难以忘怀的瞬间和无私奉献的精神,讲述一代代潜艇官兵忠实履行崇高职责的生动故事……


自主创新的跨越


采访中,海军潜艇某基地领导和技术人员向我们介绍,以潜艇为发射平台,从水下发射运载火箭是当今世界上“三位一体”(即陆基洲际导弹、战略轰炸机、潜射导弹)的战略核武器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潜艇水下发射运载火箭的明显优点是机动范围广,隐蔽性好,攻击能力高,生存能力强。它不像陆上发射井只能在固定的地点发射,而是可以在敌方难以发现的地点打击敌方的任何陆上战略目标。从水下运动中的潜艇上发射运载火箭,绝不是简单地把陆用导弹搬到潜艇上,而是要针对潜艇的有限空间和活动特点,解决火箭推进系统、火箭小型化和水下发射技术等一系列新的课题。


我国第一代潜地导弹的研制工作,是从1967年开始的。因当时“文化大革命”的动乱影响,许多研制单位处于瘫痪或半瘫痪状态,再加上预研基础薄弱,研制计划一拖再拖,进展缓慢。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这一重大课题重新被列入国防尖端技术的重点之一,明显加快了研制的步伐。在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直接领导下,国防科工委、海军和航天工业部、核工业部、电子工业部、中国科学院等单位密切协作,全国参加研制、生产、试验的单位多达2000多家。在研制过程中,我国广大科技人员在充分汲取国外先进技术的基础上,勇于创新,自力更生,坚持走自己的路,使我国潜地导弹技术研究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如在试验过程中,其程序舍弃了全尺寸模型弹水池试验阶段,直接从陆上进入艇上,并先后攻克水下发射、通信传输、弹体弹头小型化等技术难关,从而为首次潜艇水下发射运载火箭奠定了基础。


一切为了发射成功


谈起潜艇首次水下发射运载火箭的复杂程度和各种困难,时任该艇艇长的石宗礼老人至今仍记忆犹新。他说,当时海军方面的准备工作主要按照上级的指示,由技术阵地、发射潜艇、测控通信系统和警戒防救兵力等四方面展开。所谓技术阵地,就是指在运载火箭装艇前所必须进行的各种测试,以确保火箭各部分都处于良好状态。而我们发射潜艇的任务则更重,水下操艇的技术要求相当高,操纵项目比正常训练增加了1000多个,可以说每个动作,扳一个开关,什么时候扳都必须分秒不差,十分准确,稍有失误后果不堪设想。为了完成好这一重大任务,我们对全艇官兵反复进行了思想动员,充分调动大家刻苦训练的积极性。记得正式发射前,中央军委副秘书长张爱萍受国务院、中央军委委托,亲临首区检查指导,走遍了发射场区的各个战位,在一次会议上还专门把我叫起来询问:“石艇长,你们艇是哪个同志按导弹发射钮,有把握吗?”我回答说:“请首长放心,按发射钮的是我艇导弹部门长叫陆耀中,技术非常好,保证完成任务!”张爱萍副秘书长听后连连点头,说:“好,好,你告诉那个小伙子,到时给我狠狠地按下去!”边说边比划着,使在场的领导和同志们都笑了起来。


由于担负运载火箭水下发射任务的相关部门通力合作,积极配合,从而为顺利发射成功创造了条件。当年在发射潜艇担任副政委的华根木老人回忆说,不仅技术阵地、发射潜艇的准备要求高,而且发射的警戒问题也至关重要,涉及首区、一级落区、末区3个海区。在海军的统一组织领导下,北海舰队、东海舰队共动用各型舰船73艘,飞机19架,进行了几十天的预救训练和援潜实兵操练。首次潜艇水下发射运载火箭成功后,10月16日,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向参加火箭研制和发射的全体人员发了贺电,国防科工委、海军在首区和末区还分别举行了祝捷大会,当时我们的心情特别激动,官兵们都为祖国能有这样的高尖端武器和军事实力而感到自豪。


一代代潜艇官兵的无悔追求


采访中,记者先后与我国首次水下发射运载火箭的该艇艇长、后任艇长及现任艇长进行了交谈,他们无私奉献的精神和对军队事业的追求,一次次地打动了我们的心弦。


走近石宗礼老人,没想到已近70岁的他仍是那样健谈。他说,我是1960年入伍的,在潜艇部队工作了32年,其中任潜艇艇长5年多。1982年10月担任首次发射运载火箭的潜艇艇长,尽管已过去26年了,但当年的情景和感受,犹如昨天,令人终生难忘。作为潜艇部队的一名老兵,国家利益、使命感和责任感,始终是我们这支部队的“魂”,有了这种信念和追求,不管遇到多大困难,不管工作和生活多么艰苦,都算不了什么。


至于潜艇部队工作和生活条件的艰苦程度,在该艇担任过7年艇长的车永哲更是感触颇深。车永哲,1985年入伍,现为海军某基地司令员。他说,在潜艇上工作、生活和训练,高温、高湿、高噪音和空气的污浊是每一个官兵都无法回避的,有的舱室夏天温度甚至高达50多度;航行中如果遇上大的风浪,艇体左右摇摆40多度,艇员根本无法在岗位上站立。然而,即使遇上这种情况,我们的干部战士都能始终保持旺盛的战斗意志,以坚忍不拔的精神从容应付一切困难。


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我们费了不少周折才找到了该艇现任艇长于进保。那天,于艇长刚从训练现场回来,风风火火的,一看就是年轻人。他说,我是2006年到这个艇任艇长的,在潜艇部队也工作17年了。到这个有着光荣传统的部队任职,既觉得光荣又感到了压力。现在部队的训练任务很重,各级要求都很高,但我们有决心、有信心完成好组织交给的各项任务,切实以十七大精神为指导,以军事斗争准备为己任,向党和人民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