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宗南心腹竟是中共内应 延安保卫战背后的秘密

熊向晖三次报军情


1947年2月28日,蒋介石在南京召见胡宗南,打算奇袭延安,一举打掉中共的首脑机关。因接受了过去两次偷袭计划都遭泄密的教训,胡宗南这次决心严加保密,连心腹大将都不通气。不过再保密也要有人干事,胡宗南只能倚重能干的熊向晖。


熊向晖是周恩来于抗战初期布置在胡宗南身边的闲棋冷子,非到关键时刻不轻易使用。1943年7月,熊向晖曾向延安密报胡宗南企图偷袭边区的消息,仓促之间,为保卫延安,中共中央断然使用情报材料,公开通电予以揭露。胡宗南一怒之下,严格追查,当时就有人检举熊向晖,但熊向晖处变不惊。幸好,同时查出有两个国民党机关公开要求中共解散,这才转移了胡宗南的视线。为了培植自己的势力,胡宗南让熊向晖去美国留学。1946年5月18日,胡宗南向蒋介石提出《攻略陕北作战计划》,请求闪击延安。当时熊向晖正在办理出国手续,得知此情,立即通过王石坚密报延安。周恩来不慎将一个小本子遗忘在美国特使马歇尔的飞机上,上面有熊向晖在南京的地址。按照情报工作的惯例,应该立即通知熊向晖转移。可是毛泽东说过,熊向晖在胡宗南身边的作用顶得上几个师。周恩来反复思考,判定马歇尔不会将这个材料报告国民党,即布置熊向晖再隐蔽半月观察动向。半个月后没有任何动静,熊向晖便继续办理出国手续。九月底,熊向晖按照周恩来的部署,到西安向胡宗南辞行。就是这个顺便的辞行,让他知道了胡宗南又在与蒋介石商议突袭延安的事,熊向晖立即密报延安。毛泽东得知情报马上起草《关于暂时放弃延安的指示》,由于胡宗南的计划被蒋介石下令暂缓,毛泽东的指示才没有下发。


1947年1月,熊向晖在出国前成婚,蒋经国亲自担任证婚人。好不容易订到3月下旬去美国的船票,熊向晖在上海等待出行。3月1日,保密局突然有人来上海找熊向晖,说胡宗南有要事要他去南京。熊向晖估计自己身份可能已经暴露,匆匆回家与妻子谌筱华诀别。到了南京,却见胡宗南哈哈大笑道:推迟出国三个月,打下延安再走!原来2月28日蒋介石召见了他,下令3月10日攻打延安。那天,美苏英法四国外长将召开会议,重提中国问题,蒋介石要在国际上造成既成事实。胡宗南得到这个建功立业的机会,十分兴奋。攻占延安后,他要发布《国军解放延安及陕北地区的施政纲领》,如此大文,非熊向晖这个大才动笔不可。3月2日晚上,熊向晖拿着胡宗南提供的背景材料,关在密室中起草文件。这个背景材料就是《攻略延安方案》,上面有进攻延安的兵力部署共15个旅14万人;发起进攻的时间是3月10日拂晓;前一日从上海、徐州调集94架飞机轰炸延安;陇东兵团佯攻,左右两个兵团攻击前进,以闪击行动夺取延安,保证歼灭共军主力。对如此重要的情报,熊向晖当然照抄不误。


3月3日上午,熊向晖随胡宗南乘飞机到西安,当晚将情报转给王石坚。毛泽东、周恩来见到这份攻略方案的时候,连国民党部队的军长、师长、旅长还都不知道。3月8日延安召开保卫边区保卫延安动员大会,此时熊向晖正陪同胡宗南在洛川指挥所收听延安电台广播。胡宗南看完朱德、周恩来的演讲记录,兴奋地说:共产党毫无准备,事到临头,开个动员大会也扭转不过来。只剩下几天,来不及坚壁清野。我出敌不意,正好乘虚闪击突袭,迅速拿下延安。得意之余,胡宗南有点奇怪:毛泽东为何没有出席大会?是不是让周恩来指挥作战?


中共情报界向来有“龙潭三杰”之说:钱壮飞、胡底、李克农三人,潜伏在国民党最早的特务机关“党务调查科”,及时截获顾顺章叛变的情报,拯救了党中央机关。而现在,中共情报界又有熊向晖、陈忠经、申健三人,潜伏在包围边区的国民党大将胡宗南身边,及时截获国民党进攻延安的情报,再次保卫了党中央的安全。他们被周恩来赞为“后三杰”。除了后三杰之外,还有其他多条渠道不断送来军事情报。毛培春报来胡宗南的作战计划。陈汝杰、刘良骥送来国民党部队内部颁发的《地对空联络信号》,这证实胡宗南不但计划轰炸延安,而且可能在延安机场空投伞兵,直袭解放军总部。毛泽东立即进行部署。叶剑英总参谋长则急令延安卫戍区派兵到机场警戒并破坏机场跑道。保卫延安的战斗就此拉开序幕。


彭老总知己又知彼


西北野战军也高度重视军事情报工作。司令员彭德怀固然以打硬仗著名,可他在陕北只有3万兵力,要想打败胡宗南的23万大军,一是靠陕北的老百姓;二是靠情报工作掌握敌军动向。


延安的边保情报系统在敌营中建立了多部密台。最为成功的是吕出情报组,曾经同时掌握三部敌军电台,直接与西北社会部电台通联,报来大量机密情报。胡宗南发给军长的作战电报,彭总手边总是先有一套,他比国民党的师长们知道得还早。1941年年底,胡宗南委托自己的机要室主任王微培训一批可靠的无线电通讯人员。王微在西安的黄埔七分校举办了一期训练班,吕出就是这个班的学员。1942年年底,这批学员被分配到胡宗南的第三十四集团军电台工作。部队非但没有上前线抗日,反而去包围陕甘宁边区。吕出每天抄收新华社广播,从中获取共产党的情报,也了解了共产党的主张,对国民党越来越反感。1945年11月,吕出随副长官高树勋起义。解放军部队将吕出送到晋冀鲁豫军政大学学习,之后布置他秘密打入西安国民党部队。1947年6月,凭借西安通讯军官训练班的同学关系,吕出进入胡宗南通讯总团,他与老同学薛浩然、徐学章、李福泳、高健等七个年轻人建立秘密小组,开始有计划地收集国民党的军事情报。


胡宗南打算派遣特工电台潜入边区,高健和薛浩然便乘机请战。薛浩然成了情报台台长,经常在西安与边区间往来,可以顺顺当当地与边区保情科联络。高健则成了国民党特务机关西安绥署二处的“派遣特务”。1949年1月,他带着两只大箱子进入边区的韩城。箱子里面有先进的英式小型特工收发报机各一部;绥署二处密码本及机构设置、各级负责人简历;绥署二处在边区周围10个情报组、电台的负责人名单、地址;胡宗南总部机要室的人员情况和工作制度;总部通讯团以及各军、师电台的编制情况和呼号、波长、联络时间;西北国民党军队通讯用暗语、密码;西安党、政、军、特首脑姓名、地址、内部电话号码与城防工事图等等。彭老总大喜,面前的敌人,对西北野战军总部来说,已经无密可言!


边区保情科专门建立一座电台,由长征时期的报务员周世朝任台长。国民党军队的三部机要电台,直接与延安联络,大量的情报源源不断地飞到延安。国民党在西安的监测电台有六十多部,却从没有怀疑过自己电台发出的电波。边区保情科的张继祖每晚守在电台前,译出电码后,写成“密息”报告两份,一份送西北野战军彭德怀司令员,一份送西北局习仲勋书记。胡宗南撤离西安后,企图经秦岭往四川,相机进入云南边境地带。西北地方军阀马步芳、马鸿逵要求胡宗南留下,共同卫护西北。蒋介石正中下怀,命令胡宗南夺回西安。胡宗南命令裴昌会兵团反攻。兵团的反攻部署当晚又被吕出电台报到延安。解放军准备了两周之后,敌军才开始行动。此役解放军以劣势兵力歼敌43000多人,马家军退回甘肃,解放军连克宝鸡、兰州。胡宗南见西北野战军主力进军甘肃,关中兵力空虚,企图反攻宝鸡。这个计划又被密台报告给延安。解放军两个师提前隐蔽在秦岭的深山密林之中,一天歼敌13000人。


傅作义中了“空城计”


1946年,国民党撕毁政协决议发动内战,驻扎在绥远的傅作义就成了延安的当面之敌。贺龙的晋绥军区、聂荣臻的晋察冀军区会攻战略要地大同,傅作义一面派人去解放区和谈,一方面派部队奇袭集宁,迫使解放军撤大同之围。10月,傅作义又声东击西,开进解放区最大的城市张家口,遂被奉为国民党的“中兴功臣”。


这些成功,使傅作义十分得意,他发表了《致毛泽东的公开电》,讥讽解放军:“当你们溃退的前一天,延安广播且已宣布本战区国军被你们完全包围,完全击溃。但次日的事实,立刻给了一个无情的证明,证明被包围、被击溃、被消灭的不是国军,而是你们自夸的所谓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贺龙所部、聂荣臻所部……”《中央日报》全文刊登这份公开信,大字标题是:“傅作义电劝毛泽东,结束战乱参加政府”。但傅作义有所不知,为他起草这篇檄文的大秀才阎又文,竟也是潜伏在自己身边的共产党员。国共合作期间,阎又文一直忠心耿耿地支持傅作义抗战,逐步升任傅作义的随身秘书、新闻处长。阎又文得到为傅作义起草电报的任务后,曾请示组织,周恩来指示:公开电要骂得狠些,要能够激起解放区军民义愤,要能够导致傅作义狂妄自大!果然,国民党军队很快处于下风,毛泽东也从陕北渡河进入华北。蒋介石授意傅作义再出奇计:从北平派出一支骑兵团,对外号称援救太原,实际奔袭石家庄,摧毁西柏坡的中共总部,活捉毛泽东!此时的西柏坡并无中共主力部队,就连中央警卫团都派出去打太原了。傅作义千里奔袭,企图掏心夺帅。


1948年10月23日上午10点,傅作义的作战会议结束,部队即将开拔。北平《益世报》采访部主任刘时平设宴,为骑兵旅长鄂友三、保密局华北特别站站长杜长城、宪兵营长刘建龙这三位参加奇袭的绥远老乡送行。刘时平是中共地下党员,他很快就从鄂友三等人的嘴里了解到实情。打入国民党第十一战区司令部参谋处的刘光国等,也及时获取傅作义偷袭石家庄和西柏坡的作战计划。紧急情报被转送到西柏坡的中央军委。西柏坡决定演唱“空城计”。毛泽东亲自写文章宣传,周恩来发电报调兵。第一则新华社电讯声称:得悉傅作义将进袭石家庄,号召解放军军民歼敌。这使傅作义犹豫:奇袭是否改为强攻?第二则新华社电讯详细揭露敌军进袭方案,号召解放区军民聚而歼之。傅作义怕孤军深入中埋伏,部队进展慢了。毛泽东又发出第三则新华社电讯:整个蒋介石的北方战线,整个傅作义系统,大概只有几个月就要完蛋,他们却还在那里做石家庄的梦。傅作义不得不撤消了奔袭计划。


摘自《中国秘密战》郝在今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