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专家:日本须习惯正视 而不是敌视中国

扫美踏日 收藏 1 206
导读:日专家:日本须习惯正视 而不是敌视中国 更新时间:2008-7-25 9:46:49 点击数:95 论坛交流 文字大小:大 中 小 米尔军情网: 今年6月,日本民间智囊机构PHP研究所发布了《日本对华综合战略》报告。这份历经约两年时间完成的报告假设2020年中国可能出现的5种情况,认为中国成为“成熟的大国”对日本最有利,并就如何引导中国成为“成熟的大国”提出了建议,但同时认为中国最可能成为“未成熟的大国”。   这一报告一出炉便吸引了中日两国政界和民众的目光。7月16

日专家:日本须习惯正视 而不是敌视中国



更新时间:2008-7-25 9:46:49 点击数:95 论坛交流 文字大小:大 中 小



米尔军情网: 今年6月,日本民间智囊机构PHP研究所发布了《日本对华综合战略》报告。这份历经约两年时间完成的报告假设2020年中国可能出现的5种情况,认为中国成为“成熟的大国”对日本最有利,并就如何引导中国成为“成熟的大国”提出了建议,但同时认为中国最可能成为“未成熟的大国”。




这一报告一出炉便吸引了中日两国政界和民众的目光。7月16日,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这次研究的组长波边昭夫,请他对这个战略报告的核心内容和中日关系的走向作了深度剖析。




应当抛弃“对华优越感”




《参考消息》:这次研究的目的是什么?


渡边昭夫:这一研究始于2006年,当时正处于小泉时代“政冷经热”时期。中日双方苦于找不到突破口时,安倍的“破冰之旅”开启了一个窗口。后来福田首相卜台后中日关系又有了一定的发展。今后如何让中日关系保持长期综合的、由浅入深的发展?出于这个考虑,我们开始了这项研究。


《参考消息》:报告的提案6中,两次提到了日本对华研究“要有健全的竞争心,保持不断的注意力”。这是否意味着日本一直以来的对华研究中,缺乏健全的竞争心呢?


渡边昭夫:不同的历史阶段,日本对中国的印象也有所不同。比如从明治时期到一战前,学习中文或者有过赴华经验的人很多,这一时期的对华研究程度较深。日本先于中国进行了工业化,经济发达,军力强大。相对于日本来说,那时的中国军事弱,经济落后。这样的中国是我们所“熟悉的中国”。但是近几十年来中国实现了现代化,经济迅猛发展,以此为背景军力上也有了很大提高。对于日木来说,这样政治、经济、军事都强大的中国是一个全新的中国。因此,我们必须要“正视”中国。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是一个不能掉以轻心的对手,不管是喜是忧,中国的动向将对日本有很大影响,所以必须密切关注、研究中国。我们研究的出发点并非出于所谓的“中国威胁论”。而是因为有人说“中国呀,我们早就知根知底了”或者“中国其实没什么了不起”,有这样想法说明他对中国还没有认真研究,这样绝对不行。所以我们在提案中选择了“健全的竞争心”和“不断的注意力”这样的说法。


《参考消息》:您认为“中国威胁论”是不健全的竟争心的表现吗?



渡边昭夫:我想说的并不是这点。我想说的是,一直以来发展先进、实力强大的欧美诸国是我们认真研究的对象。而今后对华研究也要采取同样的态度。目前,这种态度在日本还大少。


《参考消息》:您的意思是日本要放弃曾经的对华优越感吗?


渡边昭夫:对,可以这么说。优越感也就是以前的轻视、蔑视中国的态度。战前,日本认为和中国同文同种,都是亚洲人,也就是说早就把中国看透了,所以忽视了对中国的研究。这种想法如果在中国地位还不太重要时也许对日本还没什么影响,但是面对一个已经如此强大的中国,如果还像以前那样掉以轻心的话是不行的。


《参考消息》:您在给这份研究报告作序时提到“中日出于各种理由,都还不习惯正视对方的长短美丑,特别是对于日本人,正视一个崛起的中国并非易事”。


渡边昭夫:对,正是这样。不管对方的长处短处都要正视。如果不正视,就会没有理中地敌视。所以我在这里不是主张“中国敌视论”,而是“中国正视论”。




中日安保信赖尚须磨合




《参考消息》:16项提案中,第一条就直指希望实现中日美三方首脑会淡,在第二条中又紧凑地提到了日美同盟中希望请中国参加。这在日本是比较新的观点吗?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提案?


渡边昭夫:日本的安全保障,说得简单一点,就是不能离开日美同盟来单谈。这是讨论的现实前提。我们这个提案的出发点就是在维持日美同盟的基础上,和中国发展更加具有建设意义的安全保障合作。


中日美之间进行战略对话或首脑定期会谈并不是一个全新的提法,以前不是中国不同意就是美国不点头。但是这样的提案由日本提出是“新”的。据我了解,到目前为止,中美似乎并非对这个问题毫不感兴趣,而是抱着既然日本提出了,不妨试试的心态。从整体形势来看,确实存在这样的趋势。所以这个提案就成了我们所有提案的重要支柱。


《参考消息》:您在序文中还提到了安全保障上的合作并非双赢,而是一个“复合体”,为什么这么说呢?


渡边昭夫:“安全保障复合体”正是安全保障的根本性质。说起双赢,主要是指经济层面。但就安全保障,如果稍有闪失就会反目成仇。百分百信赖对方的情况并不存在。


当然,这样的百分百信任是我们所期望的,但还不现实。双方都是各自抱着不安和疑虑来进行安保合作的。对于中日安保问题来说,双方都保持着很高的关心度,也都存在疑虑,也就是存在着“安保困境”。所以才更要通过对话等方式减少不必要的恐惧。如果成功的话,中日之间就会建立“对方也不是那么危险的,没必要那么紧张”的安保关系了。


中日之间需要时间的积累,长期的磨合,来相互理解。这一过程中,中日对那段共同历史的不同认知,也会对安全保障政策产生影响。


《参考消息》:在这份报告中也涉及到了历史认识问题。和安全保障的部分相比,是不是分量较轻?


渡边昭夫:我不这么认为。如何处理历史问题,这在中日关系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觉得历史问题应该是此次研究中一个比较大的难题。如果只是从靖国神社等个别事件来讨论的话,问题是无法向前推进的。所以,有必要改变讨论的思路。这次报告中执笔历史问题的中西宽教授和我也都是历史专家,对我来说,历史是一个分量恨重的话题。某一个具体事件的发生脱离不开时代发展的整体背景,而这个背景又是相互关联、极其复杂的。当然我的意思不是不可以讨论个别事件,而是尽量结合历史背景来看,才会有所进展。从这点来说,中日间的历史认识问题还并未超越。




期待中国成为“成熟大国”




《参考消息》:关于中国的未来,这次报告中预测2020年的中国将最可能成为“未成熟大国”,这个“未成熟”主要会表现在哪些方面2


渡边昭夫:我们主要从政治、军事、经济三方面来讨论,分析中国在这三方面的现状、问题和解决方法。我们预想2020年的中国时,有点像赌博,就是不只考虑一种情况,而要下多个注。中国是大国这点早就不容置疑,成为什么样的大国才是问题。“成熟的大国’是我们愿意看到的,但是不成熟面还是存在的,比如贫富差距问题和环保问题等。


《参考消息》:在中国走向成熟大国的过程中,日本能做些什么?


渡边昭夫:这也是我们研究的一个核心。比如经济领域和环保等方面,都有很多可以和中国合作的地方。当然对于中国未来的发展,我们怎么说都是局外人,真正的努力还得靠中国人自己。这也是我们这次研究的前提,我们想帮助中国成为成熟大国,但力量有限,不能高估自己的力量。




中日关系仍然需要深化




《参考消息》:对于近期中日关系出现的新动向,比如首脑互访,还有四川大地震带来的中日民众的感情变化等,您是如何看待的?


渡边昭夫:这些变化有很多是以前无法想像的积极变化,但是也要考虑到这些变化是有一定局限的。虽然中日关系有所缓和,但发展还只停留在表面,不是真正的深层次发展。如果发展得过快过深的话,双方国内都会有一部分人反感。所以说中日关系还远未成熟。中日关系表面上取得了一定进展,这只是第一阶段。今后如何深化才是大问题。


《参考消息》:您认为应该如何深化?如果试着给出一个药方的话?


渡边昭夫:一个药方?这还真有点难。我认为,中日关系不要只重视眼前利益,更要从长远考虑。具体来说,双方不要过于沉浸在简单地说说“中日友好”,或者“合作双赢”之类的层面。相互帮助时也可能会相互伤害,这样的意识非常重要。这也是避免今后中日因为某个事件的摩擦从而影响整体中日关系的关键。中日双方要朝着大日标不断努力。


《参考消息》:您指的大目标是什么?


渡边昭夫:就是中国成为成熟大国。通向这个目标的路并不平坦 而是相当复杂和微妙。有了这样的认识今后中日关系的发挥站才不会仅仅停留在表面。这种意识如何渗透到13亿中国人和1亿多日本人的内心,对于中日双方都是一项艰苦又不得不做的工作。


(责任编辑:米尔)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