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纪实:中泰“突击-2008”联合反恐训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华网曼谷7月24日电 7月11日中泰特种作战反恐联合训练开训以来,中泰两国特种兵并肩战斗,在泰国北部山岳丛林地带先后进行了基础训练、技能训练、战术训练和综合演练4个阶段的联合训练。每个阶段训练都以打击假想敌为目的展开,取得了一系列可用于实战的训练成果。


2007年11月,泰方特种兵首次来到广州,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特种兵进行了为期13天的特种作战联合训练。这次联合训练,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派部队到国外进行时间较长、混编混训的陆军联合训练,开创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外军交流的一条新路子。


反恐实战背景下的实弹射击演练


7月12日一大早,在泰国北部清迈省的一片山岳丛林之中,清脆的枪声密集响起。“突击—2008”中泰陆军特种作战反恐联合训练,在两国特种兵的枪声中拉开序幕。


中方特种作战分队到达目的地——泰国陆军特种作战5团昆南军营的第2天,中泰两国特种兵并肩战斗,展开了一场反恐实战背景下的实兵实弹射击演练。双方各派24名官兵,组成两个分队,每个分队由每方各派12人组成,双方各派一人担任分队长,实行混编混训。


在演练现场,全副武装的两国特种兵形成几个战斗小分队,一边搜索,一边对出现在正、侧和后方的目标进行快速瞄准射击。


“左前方丛林中发现目标!”一名中方队员小声招呼队友。随即,7名队员几乎同时掉转枪口,向突然出现的3个目标开火,然后迅速四面散开,就近滚向一旁的“掩体”。


3个目标全部命中,成绩判为优秀。


历时两个半小时的“战斗”胜利结束后,教练员进行了讲评:两国特种兵密切协同作战,21个目标全部命中,但敌情观念和自我保护意识随时都要有,都要强。


联合反恐训练不单是人员简单联合起来组织训练,它要求两军在反恐战斗中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协同联合。


7月16日,基础和技能课目训练阶段一结束,两军联合训练指导组的成员就聚集在一起,对上两个阶段训练中暴露的问题梳理了一遍。谈得最多的,还是联合训练到底该怎么联的问题。


去年中泰两军特种作战分队在广州进行的联合训练,积累了经验,但联合协同的程度还不能完全令人满意。今年的联合训练,两军注重了在融合中实现联合,联合协同的程度大幅提高,反恐突击初步形成了作战能力。


语言沟通是确保两国特种兵感情融合、训练联合的一项“基础工程”。联合训练一开始,双方各配备了两名翻译,每天跟班训练作业。无论在训练还是日常生活中,两国官兵能够通过简单的口语表达结合手势,实现简单的交流,教员课堂教学通过翻译讲解。两国特种兵同吃同住同训练,很快实现了生活和情感上的融合,为联合训练打下了基础。


在基础训练阶段,轻武器操作使用、实弹射击、野战生存等课目教学过程中,通过教练员指导,双方队员武器交换使用、体验,两种组训模式相互交流,求同存异,大家在同一个方阵中练动作、练协调,确保了双方能步调一致。


中方联合训练指导组组长熊伟谈到,通过多课目联合演

两国特种分队都有自己的强处和弱项,相互取长补短,就能使反恐“尖刀”更锋利。


中方训练指导组组长熊伟说:泰军特种兵实战经验丰富,野战生存、丛林作战等课目比较有优势;中方特种兵优势在于轻重武器射击、伏击等课目。


7月12日上午,轻武器射击课目训练开始前,中方指导组副组长黄志钢和组员吴春茂进行了狙击步枪、手枪、霰弹枪3种轻武器的多种姿势射击,10秒钟内,12个静止和移动的特制小靶全部击中,赢得阵阵掌声。


在泰方请求下,中方教学组的同志走上讲台,讲授轻武器射击要领,并进行了动作示范。经过一天多的瞄准练习和实弹射击体验,泰方特种兵整体射击水平有了不同程度提高。随后的几天里,中方还将山岳丛林作战全过程制作成幻灯片,无保留地向泰方特种兵演示,并组织实兵演练,取得了明显成效。


野外生存是特种兵训练的一项基础课目,也是中方特种兵训练的一个薄弱环节。按照中方要求,泰方指导组负责野战生存课目训练。


野外生存训练场在一片无名山地。记者在现场看到,一个临时设置的烧烤场的两堆柴火上,烤着就近取材的鱼、兔肉、禽蛋等,还有在竹筒、椰子里装上米和水做的饭。中间的长条桌上,摆放着各种野生植物的根、茎、叶、果实;一旁还摆放着几种竹、木质地的简易装置,这是泰军特种兵用于获取猎物的自制武器。


负责课目讲解和演示的,是泰方指导组考罗教练。他指着一旁的自制装具,介绍了几种猎获动物方法;演示了用竹筒、椰子、香蕉叶做饭的过程及通过水藤、芭蕉、树叶等植物找水的过程。此外,他还展示了常见的有解毒功效的植物辨别办法,被毒蛇攻击后的紧急处理措施……中方特种兵认真做着笔记,不时还提问题请教员解答。


从7月18日开始,联合训练进入战术训练阶段,训练的实战气氛愈加浓厚起来。


训练场上,每天都能听到持续不断的枪炮声。熊伟说:“这个阶段训练质量如何,直接关系到这次联合训练能否成功。我们坚持的原则是:反恐的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


记者翻看联合训练日程安排表,发现这个阶段用时占了整个联合训练近三分之一,内容包括突入建筑物、突袭、伏击、反击等战斗课目,这些都是反恐战斗中常用的、也是非常重要的战术手段。


7月20日下午,突入建筑物战斗课目进入实兵演练阶段。第一个混编特种兵分队突入建筑物,对移动、晃动、隐蔽的10多个目标进行运动中快速射击,枪声响处应声靶落。第二分队演练时,狙击手对建筑物外的一个警戒目标射击未中靶,虽然补了一枪后命中,还是被判为不合格。


教员在讲评时说:“反恐战斗中,如果一枪不能毙敌,就没有补射的机会了,所以,我们的训练要从严要求。”


训练过程中,所有不符合实战要求的战术动作,都要推倒重来。7月22日下午,有一个“遭敌伏击”的动作反应没过关,一个训练分队先后重复4次,教练才放手,导致吃午饭时间推迟了1个小时。


7月24日,联合训练进入伞降阶段。11时许,天空下起雨,一些队员对训练是否要继续有顾虑。联合指导组决定:战场不会因天气改变进程,继续按原计划训练!中泰双方领导带头上机跳伞,极大地调动了联合分队官兵的训练积极性。


中方训练指导组副组长黄志钢说:“不这么练,在未来战场上就会被动;不管战场环境多复杂,只要训练坚持高标准严要求,打仗时就一定能克敌制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