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民主序章 [无知者的世界]

[引子] 也记不得那天是礼拜几了,管它呢,反正就是在那一天,民主了。

­


几日前的天空还是阴霾沉沉、冷雨绵绵,不想老天这天却网开一面,收起它吝啬的栅栏,于是从斜缝里,一丝光芒照向了那片土地。久旱逢甘露,一时间,这片土地上已经好似干裂了嘴唇的凋敝众生终于从奄奄一息的绝境中逐渐还原了生命的原色。也许是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从暖暖的土壤里冒出一簇簇嫩芽,百草们碧绿了,绽放出艳丽的百色花朵。树丛间,芬芳的花香招惹来无数斑斓的蝶儿上下舞动着好看的翅膀上下翻飞着。而那嗡嗡声不须眼看就知是辛勤的蜜蜂正忙碌着自己的本分,喜的藏匿在暗处偷窥的狗熊崽子意淫似地想象着花蜜的甘甜。


布谷鸟的鸣叫还隐隐回荡在山谷间,一声一声渐渐远去。溪涧边的竹丛里雉鸡们拖拉着一群儿女,穿梭在竹丛的空隙间不停觅食着不知名的小虫,一个个很是兴奋满足的样子。溪涧的水自高流下,终于在一处绝壁汇聚,浩浩的仿佛自天而下,轰轰地发出绝大响声,激起的水汽升腾着向上,在阳光的凝视下化成绚丽的彩虹。


水涧最终在山谷聚成了不小的湖面,水势也慢慢变得不再激荡,水是清澈的蓝色,清澈的将水底下的秘密无一览无遗。水底依稀可见缕缕的水草和起伏堆摞着的石块,有些兀出水面的,还爬满了柔柔的苔藓。历经山泉无度的洗礼,坚硬如磐的大小石头几乎都成了圆乎乎的卵石,在这些不起眼的石头里,偶尔也有被激流撞击成碎块的,露出其本来面目:玛瑙和玉石。还有更神奇的,只是非得在晚夜漆黑的时候观望,就会发现有些石头竟会透射出幽幽的光芒。水底里也横陈着许多粗细不一的树干,这些多数是倒塌后被剧烈的涌水卷带到了此地,随历经磨难,依然保持着伟岸的残躯。漫长的岁月,富含硒有矿物水质的侵彻,有一些已经被蜕变了原有本质,成为极为稀有的物质:沉香。


无数小鱼在水下漫无目的地游动着,偶尔也将小嘴伸出水面,感受一下另一空间的诡谧。湖面荡起了涟漪,鳞波闪烁。漫漫而层层嶂叠的群山由远及近,不觉然间已将身影映入湖中,更是将临湖盛开的丛丛花簇衬托得愈发娇艳。野鸭结着对儿打边上游过,压根儿就未关注花仙子们卖弄的姿色,依然我行我素。远处水里几条大鱼却已耐不住这沉静的压迫,挑衅般跃出水面招摇着,惹得几只不远处挂在树梢狩猎的翠鸟瞪圆了眼珠,算计着美味的分量择机而动。这一下可就把原本寂静的山谷给唤醒了,受了惊吓的野鸭们纷纷窜起身子飞向可以藏身的树丛,急得还不善飞行的小野鸭嘎嘎直叫。山坡上正享受日光浴的几只刺猬也急惶惶把身子团成了球状,以静待其变,远远看去就象掉在地上的几只毛栗。轮尾花貂定是干了啥坏事,不然干啥紧张兮兮地在灌木丛里向外张望。还有那些惹人怜爱的芙蓉鸟、竹叶青等成群的穿梭在树林间,啾啾地鸣叫不停。几只黄麂匆匆越过草坡,闪入了茂密的森林。看来受了惊吓的也都是些生性矜持的小家伙们,那些胆大的或是木纳的依然是独善其身,这不,啄木鸟还是执著地用它凿子似的长喙敲打着每一处被疑为似有敌情的树桩,嘟、嘟、嘟嘟,这响声四下里起伏着。而那些正好寄居在树洞里的软体虫虫们,不知会否在大难临头时,念上两句阿弥陀佛。在一棵高大、枯败的老树枝丫顶端,一只云豹懒散地咂吧了一眼后继续又迷糊了过去,就像啥事儿都没发生过。


森林里那些树木经过几百上千年的风雨,都已是长成了高大挺拔的参天大树。就连那些依附着大树生长的藤蔓也都是生有时年了。藤蔓此时也盛开着密沓沓的花儿,像是曼陀罗或是凌霄花一般模样。蜿延于树林间的藤蔓成了山精灵们绝佳的天然通道。细细一瞧,通道上还热闹非常呢,最多的当属蚂蚁,数量最多最勤快的蚂蚁也是受之无愧。借着一丝漏射进密林的光线,一群切树蚁早已排成了长长的蚁阵,来回穿梭于蚁穴和藤蔓之间,众成员各司其职井然有序。切割蚁用锯牙切下一片片整齐的树叶交给负重蚁。负重一则依序来回将树叶搬运回蚁穴,使得由藤蔓架构的空中通道车水马龙、络绎不绝的繁忙。蚂蚁可说是天然的化学专家,经过对采集树叶的再处理,就变成营养丰富的食品和构筑蚁穴的材料,其造化之能 真令人叹为观止。在树干的另一侧,尺蠖们迈开世间少有的怪异步形一收一缩地奔向目的地,当它们预感到危险时,立刻挺直身子,无论远看近看,就是一截树枝,这绝活屡屡让尺蠖们逢凶化吉,全身而退。


大树下的阴暗地带,是无数无脊椎动物和甲虫、爬虫们的乐园。参天而又茂密的树叶将阳光重重遮掩,以至于即便在正午的日间,莽原里也是非常地幽暗。加上水汽因无法及时得到挥发,在茂密的树冠下形成了一道道的水雾,看起来有时似是仙境,时而又觉得是魔障般神秘。然而也正是因为这样,这里成了这些微不足道的生物们赖以生存和繁衍的天堂。说是天堂,但对生活在这里的居民来说却是每时每刻都保持着高度的警觉。这不,刚说着战争的预兆就出现端倪了,小灌木和厥类地带,编织成天罗地网般密实精致的蛛网上已经有所收获了:几只莽撞的蛾子和一只肥硕的蚱蜢。结网的蟒蛛正打算捕获猎物,不料一只游猎蛛却出现在近前,显然是来者不善。。。。。。


续篇简介:金丝猴和猕猴栖息在较低的山林,经过无数年的实力拉锯,各自划定了自己的地盘,各活各的,倒也是相安无事。而在更高处的山林深处,黑叶猴是长居此地的主人。。。。在更高处的山上多生长着针叶树木,在这样海拔的地方前来猎食的动物就大为减少了。。。。。。


一只苍鹰飞越了山颠,与之高处俯瞰着下面的茫茫林木,飞翔在这样的高度已并非是为了觅食猎物,更是为了展示巅峰者的狂迈豪气。。。。。



呵呵,这只是故事的开端,这是一片叙事式的系列文章的第一段,既非小说又不像传记文学,只是想以这样的形式来表达自己的一些感知。在此要谢谢网友们的支持和指教。


本文内容于 2008-7-25 11:43:46 被一级佣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