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一个人,听其言是了解其内心真实想法的一个重要途径;特别是听其私下所言。


在法国,政治家的任何话语,哪怕是最隐秘的,都有可能被披露出来。我曾写过一篇题为“假如政治欺骗了你”的文章,介绍一本书,《总统的悲剧》,是法国一位著名记者弗朗—奥利维·吉斯贝尔所著。这位“有心”的记者认识法国前总统雅克·希拉克长达20多年。但令后者未能预料到的是,吉斯贝尔将他与总统之间的所有的私下谈话都悄悄地记录下来,在希拉克即将下台之际集册出版。说实在的,这种做法有点“卑鄙”:毕竟希拉克视其为朋友,与他促膝交谈,说了一些腑脏之言,也对一些政敌或朋友做了一些私下的评论,吉斯贝尔将其和盘托出。好在法国人对此等现象早已习以为常。既没有人会因此而指责吉斯贝尔,亦无人会因此就与希拉克交恶。大家只是看一场充满讽刺意味的戏而已。


但萨科齐上台仅一年。他的面前至少还有四年的总统生涯。因此听一听萨科齐在私下说了些什么,对了解法国,了解法国将在其领导下走向何方,将非常有益、有趣。当然,谁也无法核实这些话到底是真是假。法国在某些时候对记者的保护很不够,特别是在经济领域;最新例子就是一名汽车杂志记者因发表了几张未曾公布的新汽车照片就被拘捕、起诉(这时《记者无疆界组织》的梅纳尔就不见了);而某些时候则又过于放任记者,如发表了所谓萨科齐的一则手机短信的事就是另一个很说明问题的例子。就在萨科齐准备与卡尔拉·布鲁妮结婚前夕,一家杂志发表了据说是萨科齐写的一则手机短信,发给萨科齐已经离婚的前妻塞茜莉亚,信上说:“只要你回来,我就取消一切。”如果此信是真的话,那卡尔拉·布鲁妮在萨科齐眼里就简直太不值钱了!问题在于,记者并没有提出任何证据可证明此信是真实的。因此,对法国记者的一些话,只能故妄听之。


对于中国,萨科齐有一句话,证明是法国总统本人将自己放在了一个“走钢丝”的微妙境地的。他说:“我能够既尊重西藏精神领袖,又不至于使中国在反法情绪中加强民族主义。”这大概就是“出席北京奥运”,同时又“有可能”会见达赖的由来。分析最近几天萨科齐就中国问题所发表的谈话,隐约也可以一窥未来中法关系的大致方向和轨迹。


一是萨科齐很有可能继续“走钢丝”。从八国峰会回到法国后,萨科齐总统赴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解释他决定前往北京参加奥运开幕式:“我们不可能抵制人类的四分之一。”并且这一决定“得到了欧盟所有国家领导人的一致赞同”。但在回答达赖问题时他又说:“我的日程安排不是由北京说了算的。”“没有人能阻止我会见一位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到时候我会公布我的决定”……显然,尽管萨科齐已经里外、左右均不讨好,但摇摇摆摆仍然要坚持下去,直到一跟斗栽下去。这倒也符合他的个性。


二是萨科齐大概又要玩一把“政治犯单子”的老戏法。在面对绿党议员科恩—本迪一通劈头谩骂之后,萨科齐对他说:“给我一份中国的政治犯名单,我让中国释放他们。”这令我想起当年多次在各个场合听到的两个截然相反的版本的往事来。当年法国总统密特朗在会见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后,总要让他的新闻官告诉法国记者,“我们谈了人权问题,还给了中国人一份政治犯单子”。而我从中国新闻官那里得到的信息则总是:两国元首只字未提人权问题。后来经过周密调查,我终于确定,中方的说法是准确的。不仅一位多年跟随江泽民的翻译向我证实了这一点,而且在后来希拉克访华时的一次做法上,我终于让我明白了法国人是如何“与中国人谈人权问题的”。当时希拉克在会见了胡锦涛后也向法国记者宣布“给了中国一份名单”。问题是谁给的、给了谁、起了什么作用?一名熟知内情的法国记者当场目击了下面这一幕:法国外交部一位司局级外交官(在国家元首进行国事访问时,司局级人员是一个典型的小官)拿着这份所谓的政治犯名单,在国家元首会见场地外满世界转圈,为的是寻找一个中国人“递交名单”。由于中方同行拒绝接收,急得那位外交官团团转。后来看到一位中国年轻的外事秘书走过,法国人赶紧一把抓住,不由分说,将信封硬塞在对方的口袋里,然后一撒手扭头就跑……唉,不知这次又是法国外交部哪位倒霉蛋来执行这项“不可能的任务”了……就连法国一些评论也认为,“在奥运会开幕式上递上一份人权名单?萨科齐看来又要撞到长城的厚墙上了”。


三是萨科齐看来也已经充分意识到奥运火炬在巴黎受阻引发的严重后果了。他在日前会见执政党成员时谈到《记者无疆界组织》的头目:“我要看好罗贝尔·梅纳尔和他的十个手下喽啰,不让他们干扰7月14日国庆阅兵。这伙人在奥运火炬事件上惹火了所有的人。”梅纳尔那天和他的手下果然被法国警察扣押下来,未能闹成事。可见,4月7日的巴黎火炬传递保护,法国警方非不能也,实不为也。当然,究竟是内政部长失职,还是总统忘了躬亲,这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