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7月25日01:12 金羊网-新快报


本报讯 (记者 邓毅富 实习生 谢文思) 提出此建议的性学家称此举可与世界接轨,并可带来经济效益。


继性学家方刚提出要在中国设立裸泳海滩备受争议后,近日,性学家潘海教授发博力挺,并提出国内适宜设立裸泳海滩的地点为珠海的庙湾岛。网友们对此意见不一,有人认为裸泳是社会的进步,部分网友则认为那是道德沦丧。记者为此特意采访了潘海教授。


庙湾岛位于珠海东南,万山群岛佳蓬列岛中部,面积2.3平方公里,只有几十户渔民,海滩风景怡人,被称为“梦幻之岛”和“中国的马尔代夫”。


潘海(blog)在《中国应有裸泳海滩》的博文中开宗明义认为:“中国人的神经,为什么总在与裸、与性、与肉体相关的方面如此脆弱。”他表示支持性学家方刚提出“建设中国的裸泳海滩”的建议,并认为珠海市庙湾岛最适宜建成裸泳海滩。


潘海认为:“珠海建市29年来,由于缺乏更具吸引力的旅游主题,庙湾岛至今未经大规模的投资开发。所以,如果在这里建设一个裸泳海滩,则不仅因为海岛远离大陆,不会对内地的社会风俗产生直接冲击,而且岛上的竹湾沙滩很容易封闭,政府只要将裸体范围严格限制在海滩泳场之内,就不会出现裸体泛滥。”


对于这样一个建议,潘海似乎颇为兴奋,他写道:“这样,社会主义中国在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就有了一个可与世界接轨的裸体活动场所,同时也使那些望裸体而假装生畏的假道学们,有了一个反思自己的机会。只要他们愿意撕去假面,则一个美丽而充满生命活力的裸泳海滩,随时都会张开双臂,热情地拥抱他们!”


潘海强调,在以人为本的理念下,应该积极而又认真地打造“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性文明”,实现“全面协调可持续”和“统筹兼顾”——既兼顾资源保护,又兼顾经济增长,更兼顾人的全面自由发展。建设健康型的裸泳海滩,应该没有什么难以逾越的障碍。


梦幻之岛


庙湾岛是珠海市146座海岛中最具风情的一座,位于万山群岛的南端,是佳蓬列岛中的一个小岛,面积2.3平方公里。岛上最优美的景点名为"竹湾沙滩",整整环绕半个港湾。其中的珊瑚质沙滩"下风湾",沙质洁白晶莹,海水湛蓝清澈,海底更有珍稀的红珊瑚群,是潜水及水上运动的最佳场所。


庙湾岛风蚀海貌独特,岛周礁群星罗棋布,海产非常丰富,被游客称之为"梦幻之岛",并被广东旅游界誉为"中国的马尔代夫"。


网友意见


赞同


法国都出现裸体餐厅了,新的体验,理性而有激情,中国开放这么多年了,人的观念都大大改变了,能够有这样一个岛,过几天原始的快乐生活也不错。


——“诗人梅梅”


只有心术不正的人才会把这些事往歪处想,为什么就不能坦荡一点,开辟一个裸泳海滩又怎样?


——“绿城独行”


即便中国有自己的天体浴场,也不意味中国人都满大街光着屁股走路。文明大国应展现的是人与人的友爱,展现社会、集体的互助精神。天体浴场是人们追求自然的向往。而这个向往需社会的认可。希望有偏见的人,早日冲破封建的枷锁。


——“凡夫呆子”


裸泳海滩不是脱了让人参观的,每个人入内都要脱的,是平等的,目的也不是发泄什么性冲动,是享受自然的恩赐。愿者就去!不愿者不去!尊重一部分人民的意愿才是真正民主、自由、人权的体现!


——“凡夫呆子”


反对


想开发裸泳海滩的用意是什么?你连人类该有的羞耻感都没有了。


——“惠水桶”


照你的理论,中国人应该不穿衣服上街?人类知道羞耻的时候才明白要穿上衣服,现在有人却要回到原始社会,真不知羞耻,可叹!


——“惠水桶”


裸泳是性文化的一种表现形式,在中国的性文化背景下,采取这种方式显然是不适宜的。同意作者的妙想,但觉得不现实。不如一个人,或者约上你的几个朋友,包括异性朋友,到一个寂静的河边,裸泳一下试试。


——“小怪”


裸泳对俺们山里人来说一直就是种享受啊!只不过还是得避开女人。你们说的是男女裸体在一起吧?刻意去追求这个干什么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社会进步?


——“阳明”


■记者连线


“打造裸岛经济无伤风雅”


昨日,记者连线了提出在珠海建设裸泳海滩的性学家潘海先生,他认为此举有助于发展珠海的旅游业,同时不会对当地居民的生活造成影响。


裸泳要设专区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是否有实地考察过庙湾岛?如果在庙湾岛设立裸泳海滩会不会对当地人的生活习俗造成影响?


潘海(以下简称“潘”):庙湾岛多年之前去过,当时并没有去想裸体泳滩的事,只是觉得竹林湾的沙滩很美,应该开发成海滨泳场。我自己并没有在那里下过海。产生裸泳泳滩的设想,是两年前,我乘船到东澳岛,途经小万山岛。那里没有常住居民,但有港澳游客在此海钓。船过时,看到两位老外躺在礁岩上裸体晒太阳,就觉得,珠海作为一个开放型的国际化城市,如果能充分利用自己的海岛资源,吸收西方文化的某些元素,打造一个裸泳海滩,一定会产生良好的旅游经济效益和生态文化效益。


至于庙湾岛上的渔民,并不会受到裸体的“侵害”。当地政府可以划出专门的裸泳区,规定裸体不得越出,不得进入居民区,而着装者,也同样不得进入裸泳区。这样,就不会产生对社会风化的所谓影响。


裸泳可以健身


记:你是一个裸泳爱好者吗?


潘:我喜欢游泳,每年都要上海岛去玩几次。在海里游泳的感觉与泳池不同,更为粗犷,更为阳刚,也更具原生态。有时,我偶然也会在海水中裸体一会儿,当然是比较深的地方,周围没有人,偷偷脱泳裤,而且身体在水下,谁也看不见。皮肤被海水抚摸的感觉特别好。


记:你觉得裸泳有什么好处呢?


潘:从健康的角度来讲,人必须有足够的裸体时间。譬如裸睡等,让身体的各部分、尤其是隐私部分,透透风,散散热,见见阳光,肯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当然,前提是不能影响别人。裸体泳滩,就具有这种健身功能。


属高端服务业


记:有网友认为能否建裸泳海滩要由民众说了算,真正的性学家在民间。你如何看待性学家在这个过程中的作用呢?


潘:事实上,裸体泳滩应该是旅游界需要讨论的事情。珠海有146个海岛,号称百岛之市,那么多的沙滩、海湾、海底景观,年复一年地在那里闲置,为什么不可以用创新的思路来寻找创新型的开发之路呢?而选择相对封闭的海岛,建设少量裸体泳滩,属于“高端服务业”的范畴,有利于港澳服务产业向珠三角地区的转移,这也是广东省打造“粤港澳紧密合作区”的一个富有特色的旅游合作项目。


而性学家本身对于与性相关的话题比较敏感,他们的介入,能够从性文化的角度讲一点儿道理,有助思想解放,这也是义不容辞的事情。


■相关链接


裸体岛倡空气日光疗法


据报道,法国南部普罗旺斯地区有一个名叫黎凡特的地中海小岛。岛上有一个裸体村,常年居住着200多名裸体主义者,其中许多人已在岛上度过了几十年,享受着返璞归真的生活。


裸体村的创建者是两位医生,同时也是古希腊隐居哲学的信奉者。与这一哲学相关的理论认为,亲近土、水、空气、阳光,是保持生命活力的重要因素。两位医生把这一理念与医学研究相结合,在20世纪30年代提出了“空气日光疗法”。这一疗法倡导远离城市,回归自然,因此迎合了劳碌奔波的城市人群,在很短时间里就有了大批追随者。


在黎凡特岛上,裸体不仅合法,而且还受法律保护。根据1978年的市政委员会决定,除了中心广场、主路和港口这几个地方不能裸体外,居住区其余地方均可随便裸体活动。岛上有穿制服的警察维持秩序,具体工作就是根据不同地点指挥人们穿着得当。


每年夏天,黎凡特岛都会吸引至少2.5万名游客,其中约有一半是外国人。为此,岛上修建了饭店宾馆、咖啡厅、食品杂货店以及邮局,还接通了海底电缆网络。岛上只有一件事是被禁止的,那就是未经允许随意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