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二卷 越南 越南 第十四章节 士兵之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弥散在空中的硝烟渐渐散去,到处都是断折的林木和掉落满地的枝叶,以及那遍地的血肉。

望着眼前的一幕,让-皮埃尔中士几乎惊呆得不知该做些什么,满地淋漓的血肉和痛苦哀嚎着的伤者让他僵立在那里,浓浓的血腥味铺天盖地的充斥在这片闷湿而又潮热的空气中。

“中士,带上你的人搜索附近区域,发现一切可以目标,统统射杀。”耳麦里传来着的中尉的声音同样是气急败坏,想来这次遭到伏击,中尉也很是恼火。

“好的,中尉!”捂着耳麦,听完中尉说完最后一个字,皮埃尔方才磕磕巴巴的回答到。

看着那些许多被眼前血腥的战场给惊得呆立在那里的士兵,让-皮埃尔中士稍稍整理了下弹药,冲着士兵们喊道“跟我来,去找出那些该死的越南人出来!”皮埃尔怒吼着说到。

不过很少有士兵去附应让-皮埃尔的命令,许多人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些飞溅得到处都是的鲜血以及那些哀嚎、呻吟着的士兵。多数人都被吓呆了,难道这就是什么战争。

“去搜索越南人?该死的,谁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埋设其他地雷,真他妈的该死!”一些士兵嘟囔着咒骂着,有谁能够知道越南人有没有埋设其他雷场呢?中尉的这道命令太愚蠢了。

两架涂有红十字的NH-90运输直升机伴着巨大的引擎轰鸣声降落下来,旋叶搅起的气流将那些还为散尽的血腥气味以及那淡淡的硝烟彻底的撕扯扬飞。在战地医官的初步伤口处理后,那些被包扎止血和注射了吗啡针的伤员被架上了直升机,军官们拍着直升机的舱门,示意飞行员‘飞机可以起飞’了。更多的救援直升机从远处钻了出来,等待着陆。

“该是足够那些该死的法国佬哭泣的了!”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汤玛斯上尉打了个手势,对组员们说到“我们撤退,那些发疯的法国佬马上就会展开搜索的!”

一名SEAL斜背着FN SCAR-L STD步枪,忙着在附近架设起M18A1 Claymore反步兵地雷,一根涂了伪装色钓鱼线被拉扯并固定在附近的蕨草中,‘海豹’向来有在撤退的时候布设诡雷的传统。一名抱着Mk.12 Mod 0/1特种用途步枪(Special Purpose Rifle,简称SPR)的狙击手小心地退了过来,冲着汤玛斯上尉打了个安全的手势。

“OK,抓紧时间撤退!”汤玛斯上尉将手中的HK-416战术步枪抵上肩头,挥了挥手。

交替掩护着,这群SEAL很快便消失在雨林深处,留下的是谜一样的所谓真相。别说法国人不知道这次袭击是谁发动的,即便就是知道,巴黎也不会如同被开水烫过的猫那样大喊大叫。大国之间的摩擦、碰撞再平常不过了,政客们需要做的就是隐瞒这些真相而已。

半举着手中的FAMAS -FELIN自动步枪,让-皮埃尔中士放缓了自己的脚步,几个西班牙皇家陆军-机动军所属的Brunete重装机械师-工程营的士兵抱着手里的HK G36E自动步枪从让-皮埃尔中士的身侧走过。干脆停下脚步,皮埃尔从携行装具中抽出一个填满Devel弹药的弹匣,怒气冲冲的皮埃尔中士决定用‘十字螺丝刀’来绞碎那些‘越南杂种’的脑袋。

搜索范围还在进一步的扩大,仍然是一无所获,甚至连点蛛丝马迹都没有,这么干净利落的伏击让许多法国士兵都在怀疑自己所遭遇到的是否真是那些该死的‘越南土佬’,也许是中国人,这些该死的黄皮猴子。让-皮埃尔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要真是中国人,那就麻烦了。

两架虎式HAP火力支援型武装直升机低空擦着树梢而过,望着远处那幽幽的丛林深处,让-皮埃尔中士抱怨似的摇摇头,太安静了,安静的除了法国士兵和西班牙人的战靴踩动树叶的沙沙声之外,似乎就没有别的什么了,哦,还有自己那沉重的呼吸声。

一名提着PGM-338型狙击步枪的法军狙击手快步溜过,沉重的狙击步枪被这个狙击手双手抱提着。难怪PGM-338型狙击步枪再怎么性能卓越,也不讨法国士兵们的喜欢,这种战术狙击步枪太笨重了,以至于法国士兵们宁可继续使用FR-F1/F2狙击步枪也不换用PGM-338。

“中士,我们并没有发现任何情况,大概那些越南猪已经逃跑了吧!”耳麦里的报告声显得那样的焦躁,提心吊胆的搜索所谓‘游击队’让这些法国士兵已经到了神经崩溃的边缘。

又是一阵直升机的轰鸣声传来,让-皮埃尔中士抬起头来,看着两架从远处折返回来的‘虎式’直升机,“好吧,也许那些游击队早已经逃跑了!”皮埃尔中士耸了耸肩头。

“撤退,撤退!”听到中士的命令,一个背负着通讯电台的士兵连忙抓着送话器,呼叫到。

几个西班牙Brunete重装机械师的士兵回望了一眼这边,悻悻然的收起枪,跟在那名抱着PGM-338型狙击步枪的法军狙击手的后面。咒骂着的士兵显然有些愤愤,要是这个时候抓到那些‘越南游击队’,真不知道这些士兵会作出什么样的过激行为来。

“好了,撤退,撤退!”让-皮埃尔中士看了一眼‘Galileo Positioning System’(注1)数据终端,“该死的,我们距离队伍已经快有三公里了!”皮埃尔中士咒骂着说到。

一束刺眼的阳光洒落了下来,照在皮埃尔中士的脸上,“唔,阳光1”从来不缺乏浪漫色彩的法国人即便是在战争中的时候,也不会丢了他们的那份‘romantic’,看着阳光,皮埃尔中士满心欢喜的闭眼做了个深呼吸,耳麦里的嘈杂声似乎一点也没有影响到这位法国军人。

阳光……丛林,让-皮埃尔中士的心忽然猛地抽搐了起来,该死的,皮埃尔咒骂着猛然睁开眼,站在这片高地之上,皮埃尔透过FAMAS -FELIN自动步枪上的瞄准装具,清晰的可以看到远处那些拉成长龙样的车队,以及乱糟糟的战地。几架直升机正悬停在那片刚刚遭到伏击的修罗场上空。“该死的,那些‘鬼魅样的袭击者’也许就躲在这里的。

“哦,不,大家注意!”皮埃尔中士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种不祥的预感。也许……

听到中士的呼喊,许多士兵纷纷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满是疑惑的看着皮埃尔。“注意搜索!”皮埃尔大声的呼喊着说到“这里也许,也许就是那些袭击者的埋伏地!”

倏然变色的法国士兵们本能的一愣,几乎就在同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猛然炸响,-轰-一团淡黄色的火光夹杂着四散纷飞的树叶蕨草一同喷涌而起,烟柱、土坷连带着那些夺命的钢珠一起迎面射来,“地雷!”几乎是变了音调的怪叫,巨大的爆炸很快便吞没了这声告警。

挟风带火样的钢珠如同秋风扫落叶样的贴着草皮掠过,裹挟着死亡之吻的烟团转眼之间便将那名法军狙击手和几个西班牙Brunete重装机械师的士兵一同吞没。

“Oh mon Dieu(法语,我的上帝啊)!”皮埃尔中士喃喃而语着惊呼到,他已经被吓呆了。

“我们需要支援,我们需要支援!”走在皮埃尔中士身旁的那名通讯兵还算保持着清醒,连忙抓起送话器,冲着电台歇斯底里着“我们需要工兵和军火专家,哦,还需要医官!”

“救人,快救人!”一些愕然着的法国士兵醒过神来,混乱着的呼喊着,乱糟糟地冲向爆发发生处。“该死的,注意你们的脚下,该死的!”让-皮埃尔中士语速急促的呼喊着。

正混乱着的法国大兵们立马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是啊,谁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地雷呢!而且一般在诡雷旁边都装有其他掩护性的地雷。呆立在那里的法国士兵们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着,谁也不知道这种情况该怎么样才好。看着那几个倒在血泊中的西班牙人和自己的狙击手,这些法军士兵显然意识到这种状况下,自己是怎样的无能为力。

还好其他几名西班牙Brunete重装机械师-工程营的士兵闻讯匆匆赶来,在紧急探查了四下里,并确认安全之后,乱成一堆的士兵们七手八脚的将受伤的士兵抬出了那片蕨草丛。

“医官,我需要医官!”呼喊救护的声音此起彼伏。“哦,该死的,医官来了吗?这个可怜的西班牙人要死了,哦,医官!”士兵们的呼喊声是这样的苍白无力。

两名头盔上涂有红十字图徽的医官忙乱着紧急处理伤者的伤口、止血、临时包扎、注射吗啡。

由于缺少必要的器材,医官不得不用止血钳粗鲁的插入那名股动脉被打断的法军狙击手的伤口,去找寻出那条断裂的动脉血管,如果不能迅速的找出那条血管,并夹止住,那么这名倒霉蛋将会因为失血过多而很快死去。痛苦的惨嚎让所有人都为之怵然,尽管三名士兵接连的按住这个受伤的狙击,帮助医官,但痛苦挣扎着的士兵还是疼得浑身抽搐。

血如同泉水样的涌出,止血钳反复的在伤口内翻搅,但依然没有能够找到那条断裂的血管,要想从血污之中找出那断裂萎缩的血管没有手术的帮助是很难做到的。

哀嚎着的士兵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小,直至最终的消失。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个双眼无神样看着蓝天的士兵已经死去了,他不再需要忍受那冰冷的止血钳在伤口里翻搅的灼痛。

“该死,去他妈的越南猪!”满手都是淋漓鲜血的医官一屁股坐在地上,颓然的咒骂到。


注1:Galileo Positioning System-伽利略定位系统,是目前欧盟正在建造中的卫星定位系统,有“欧洲版GPS”之称,也是继美国现有的GPS全球定位系统、俄罗斯的GLONASS系统外,第三个可供民用的定位系统,预计会于2010年开始运作。该系统使用频率标准采用的是美国的‘二进制偏置载频1.1’标准,中国是第一个加入到伽利略计划中的非欧盟国家。不过值得骄傲的是,我们中国有也有自己的‘北斗’卫星定位系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