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戒备第二季 第五章:周旋 第八十一节:打击跟踪者(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83/


第八十一节


我们从这三名大汉的身上搜出许多普通人所不能拥有的东西,有手枪,子弹,手雷,消声器,甚至还有定时炸弹,当菲儿把这些东西收集到一起,堆在这名胖胖的男子面前时,他竟然有不屑一顾的表情,似乎我们是小巫见大巫,没见过什么东西。


“说说,这些东西你们用来干啥!”我抽上一支烟,点燃,望着周围的景色漫不经心地问这名男子,这时候狂风骤然息了,哗啦啦的大雨也停止了,公墓园变的清新起来,头顶的乌云开始变淡,透出一丝光亮出来,露出金黄的颜色,太阳在这风雨之后的傍晚仍想钻出笼罩在空中的云层,想将灿烂的阳光普照到大地上,我的心情有如这个多变的天气一样,由阴霪转为晴朗。


胖胖的大汉蹲在地上,闭口不语,菲儿呵斥道:“快说,这些东西你们用来干什么?是想杀我们吗?”

大汉翻着白眼,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对我们的问话爱理不理。

看来不给他一点厉害尝尝,歹徒是不会张嘴,我怒了,一脚蹬向他的胸前,大汉猛地后倒,仰面躺在地上,痛苦地龇牙咧嘴。


“你说不说,要是不说,老子就打死你!”我警告歹徒。

“你打死我吧!哈哈,我死了,我家将得到100万的保险金。哈哈哈哈。”歹徒狂笑起来,一副将生死置身于度外的样子。

我明白了,雇佣他们的人早已为他们留下了后路,难怪他们如此死心塌地的为贩毒集团卖命。这一切都是金钱的“魅力”,贩毒集团利用金钱的诱惑早已将他们心目中的廉耻、尊严、道义、人格全部消灭掉,所剩下的,只不过是一个行尸走肉般的空壳。


“你说的,就是天宇集团,是他们为你们投下了巨额保险,也是他们指使你们来暗杀我们,是吗?”我厉声问歹徒,并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将的脑袋提起,让他的眼睛紧紧注视我正义的眼睛。歹徒无意中泄露了他们背后有幕后黑手,我兴趣大增,看来,今天颇有收。


歹徒知道自己暴露了秘密,立刻紧紧咬住牙关,再也不回答我们的任何问题。

“我给你看看一样东西。”我从口袋中掏出的警官证,将金光闪闪的警徽对向他的脸庞,威严地警告歹徒:“我们是警察,你们所有的行动一切在警方的掌握手中,不要心存侥幸,否则,将会受到法律的严惩!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和警方合作,争取宽大立功的机会,你已经没有退路,不要再为贩毒集团卖命,不然,只是死路一条!”


歹徒听了,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似乎他对我们的身份早已知道,他冷笑一声,用轻视的语气反唇相讥。“我知道你们是警察,不然,我们也不会跟踪你们!”


“呵呵。你知道我是警察,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警察吗?”我看着这名顽固的歹徒,弯下腰,为他点上一支烟,放在他的嘴里。


“你们是省公安厅的警察,你们这样的警察我见多了。”歹徒猛抽几口烟,含着香烟模糊不清地说道。他的话突然刺痛了我的心脏,我明白他说的意思,他所指的是我们牺牲的几位卧底,这些省公安厅派来的秘密警察毫无幸免地死在他们的手下,歹徒的话带有鄙夷与貌视的意思。


“你这个狗日的!现在该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警察吧!”我对这名大汉的语气感到愤怒,又拽住他的头发,将他揪的鬼哭狼嚎。

“你们,你们和他们不一样,你们比他们厉害多了!”歹徒含在嘴里的香烟掉了,他的脸色因为疼痛而变的煞白,头额冒着豆粒大的汗珠。


“你知道就好!从现在开始,你必须老老实实回答我们的问题,否则....”我松开歹徒,忽地抬起手臂,将硬梆梆的手枪塞进歹徒的嘴中,狠狠顶住他,我眼中顿时呈现出老潘他哥哥的遗照,我们那么多战友都死在这些丧心病狂的歹徒手中,如果他再不配合我们的审讯,我想我会一枪毙了他。我冲动地用大拇指拔下手枪的保险,狠狠压住扳机,逼问歹徒:“否则,我就一枪嘣了你!你信不信?”我感觉我的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极度扭曲。


呜呜呜。歹徒挣扎一下,嘴中发出求饶的声音,他看见我如此疯狂,吓的惊恐起来。

“勇哥,你放开他,让他说。”菲儿阻止我,防止我因为冲动而扣动扳机,那样,将会惹来巨大的麻烦。


我将枪从歹徒口中抽出,推了一下蹲着的歹徒。“说,快说!是谁派你来的?”

“是,是豹哥,他...他让我们24小时都监视着你们俩人,看见你们出来了,所以我们就跟了上来。”歹徒仍被我刚才的动作吓得惊慌失措,声音也很不流畅。


“你们是什么人?都受命于豹狼吗?你们是不是天宇集团的人?”

“我们是天宇集团下面的一个组织,叫黑龙堂,天宇集团没有我们的编制,我们的薪水通常是豹哥给我们发,每逢有任务的时候,豹哥就通知我们去做,做完了,豹哥就另外给我们一大笔钱。”歹徒老老实实回答。

“那你们的武器是那里来的?”

“是从境外运来的,豹哥国外有人。”

“贩毒的通道你们知道吗?”

“不知道,豹哥从来不和我们讲,我们的任务只是帮豹哥杀人。”

“豹狼也让你们杀我吗?”我怒目瞪了一下歹徒。歹徒颤抖了一下解释:“豹哥说,只要看见你们俩和警察在一起,就杀死你们,这不关我的事,是豹狼让我们这样做的。”歹徒对我刚才的举动仍心有余悸。

“那些卧底的警察都是你们杀死的吗?”我不忘追问一下那些牺牲的战友是怎么死的,这在我们警方的心中是一个巨大的疑团。

“豹哥让我们杀人的时候,只是告诉地点,然后通知人在什么地方,我们在规定的时间内射死规定的人,就立即撤离。我们也不知道杀死的是些什么人,只知道是警察。这一切都豹狼指使的,不关我们的事啊!”歹徒没有刚才强硬的口气,现在有如一条癞皮狗一样颓废可怜。

歹徒的话一出,我与菲儿面面相觑,看来豹狼掌握警方的情报非常准确,也很迅速。不然,那些警方的卧底也不会如此轻易遭到暗杀,因为他们的刺杀行动往往在卧底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发生。警方的奸细可能藏在高层,我与菲儿不禁打了个寒战。

现在我们的情况很不妙,是腹背受敌,既要盯防天宇集团,又要对我们内部的战友保持戒心。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也是天宇集团的人!”当明白许多事情后,我饶有兴致地与歹徒调侃起来。

“不知道,豹哥让我们昨天监视你们,跟踪你们,我们就一直守在你们的楼下。”歹徒对我的问话感到迷茫。

“我是天宇集团的宣传部长,知道吗?”我的话刚说完,菲儿就打断我的话,她插言:“勇哥,你说的太多了。”菲儿关心我的安危,不想让我卧底的秘密告诉给凶残的歹徒。


“什么?”这下歹徒惊呆了。他怎么也不相信他们跟踪的人竟然是天宇集团内部的人。

“你知道的够多了,这个秘密就不能告诉你了。哈哈。”我仰面大笑,突然挥手,用手掌砍向歹徒的脖子,歹徒头一歪,软绵绵地晕倒在地上。


我们将三名昏倒的歹徒捆在一起,固定到一块高高的墓碑下面。又将他们身上所有的武器搜光带走,临走时,通过微型话筒告诉给郭强,让他替我们收拾残局。


二十分钟后,一辆武警牌照的军车开到烟灯山公墓,几名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把这三名昏迷的黑衣人抬上汽车,绝尘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