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公务员的烦恼:我被迫卷进人事漩涡

我是XX省厅的一名小公务员,职务是给大公务员提包的。准确地说我是我们厅长的秘书。最近碰上一件不太顺利的事情,处理不好将直接影响我的仕途发展。


人物介绍:


1、厅长.单位一把手,4年前在省委工作,是由省委任命到厅里主持工作的。因为年龄到了,将在半年内正式退下来。我进厅工作半年后,就开始跟着他老人家工作,已经2年半了,他对我可以说有知遇之恩,关心无微不至,我对他老人家也是感恩戴德的心态,将用一生来报答。厅长曾私下向我透漏过一个大概意思是在他退之前,将把我调为厅办公室副主任。(顺带说一下,我叔叔在北京国家X部任职,职务不大不小。厅长来厅里工作受到过我叔叔的关怀。)


2、A副厅长.单位常务副厅长,年龄44.在厅里的资历比厅长还老。按常规论资历在厅长退了以后将由A副厅长接任厅长职务。但A副厅长与厅长关系比较微妙。主要原因应该在于4年前厅长职位的接任问题,听说当时大家普遍认为将由A副厅长接任厅长职位。连A副厅长自己都做好了要升官的准备,但结果却是现任厅长从天而降。可能因为这个原因造成A副厅长与厅长之间心存芥蒂,互不包容。这也间接造成了厅长与另一名副厅长关系比较紧密。


3、B副厅长.年龄40。即与厅长关系比较紧密地副厅长。本来是没有资历能与A副厅长竞争厅长职位的。但是因为与厅长关系密切,而厅长在省委有着非常丰富的上层政治资源。早已在大家心目中默认了厅长将全力以赴推荐B副厅长。



自然A副厅长与B副厅长之间暗地里形成了互不对立之势,我虽然是厅长的秘书,但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上我是竭尽全力小心谨慎的维护自己不使自己牵扯进他们的政治漩涡中。虽然辛苦,却也比较成功,我与两位副厅长的关系都还不错,在他们两位没有明确的确定下由谁接任厅长时,我不能放弃任何一方,因为我的前途捏在他们手里,万一我判断失误,就自毁了前程。而这几天碰上的事却是让我难以处理了。



我女朋友M,谈了半年了。M是A副厅长的侄女,在我们厅下属单位工作。半年前是我追她的,当时我谈不上喜欢她,但我有难言之隐不得不追她。那时正是A副厅长与B副厅长关系可以说水火不容的地步,A副厅长靠的是资历与功劳,B副厅长的背后是厅长,而我是厅长的秘书,每个人都会想我跟B副厅长他们是一个利益集团的,A副厅长也不例外会这么认为我。我承认我很龌龊,因为在这样的局面下我很害怕,我怕1年后是A副厅长做了厅长,那我的政治生命就结束了。我很年轻我希望将来能有所作为,我不想就这么牺牲掉。这时候我想到了M,她对我有一些好感。为了我的前途,也只有委屈一下她了。我想只要现在她成了我女朋友,一年后如果是A副厅长任厅长,我就跟M结婚以确保我的政治生涯。如果是B副厅长任厅长我就跟M分手,有老厅长的关系在我照样能跟B副厅长相处的不错。为了向A副厅长展现一种姿态,于是我追了M。半年来M帮了我大忙,在A副厅长这边我有M,在B副厅长这边我有厅长,使我稳稳的走过了半年,天平没有向任何一方倾斜,本来再有半年就要走出来了,可昨天出现了意外插曲...




昨天下午,在电梯里遇上B副厅长。B:"小陈啊,晚上你阿姨包饺子,下了班一起回家吃去。",我:"谢谢厅长和阿姨,这样太麻烦了吧。" ,B:"吃家常便饭有什么麻烦的,省得一个人吃食堂,去家里调解调解"。B副厅长说的很随意,我知道我还不值得领导跟我说客套话,既然喊我吃饭那是领导对我的关心,我更不能推辞。因为B副厅长与厅长关系比较密切,也使我对B副厅长及其家人也比较熟悉,去他家吃饭也算是比较自然。快下班的时间,B副厅长的司机小马给我打电话“陈哥,B厅长让我一会带你一起回家,我在楼下”,我说“稍等,我问下厅长还有没有什么安排。”,我刚打开厅长办公室门,还没说话,厅长就说“跟B厅去吧,我这没事。”,我说“好的,那我就过去了,有事您打我电话”,接着我做电梯下楼,在下楼的过程中我想:厅长也知道B副厅长喊我吃饭的事,那就不是简单的吃饭关心了。出了大楼门口,B副厅长的奥迪车停在一排车中间,小马站在车后门的一侧,那是一个时刻准备着为B副厅长开门的姿势。我走过去,小马说“陈哥下来了,我们一起等一下B副厅长。”,我从包里拿出一包中华烟递给小马说“都是别人送的,我不抽烟你拿着抽。”,小马接过烟连声说“谢谢陈哥谢谢陈哥”,刚抽出一支要点上看到B副厅长与计划财务处刘处长从大楼出来,小马又立即又把烟放回了盒子揣进口袋里。我说“给个机会,我来给厅长开门。”,小马一幅意领神会的表情走到驾驶座前,B副厅长和刘处长走了过来,走在后侧的刘处长又往前快跑了两步想给B副厅长开门,我立即把门打开说“厅长请”。B副厅长坐进去我关上车门后又从包里拿出另一包中华烟塞到刘处长口袋里说“刘处长见谅,以后有事尽管吩咐。”,刘处长笑呵呵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