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骚扰,这个名词,听起来总有点那么不顺耳,但在社会日常生活中,却是很平常的事情,似乎在许多地方都不经意间在发生:上司给女下属发黄色短信,扰乱对方的正常生活;在办公室对着女同事大讲荤笑话,影响对方的正常工作;在网上聊天时有人发黄色图片,让别人有了反感;在公汽上异性有意无意的靠过来,而且你走那他也象是“无意”的跟着你等种种的这些日常中所遇到的事,其实是很让人觉得反感的,尤其是对于女性来说,在一般公共场所要是遇到这样的事,却让你只能在心里反感,而让你生气不了,尤其是与自己的同事或朋友在公共场所时,更是不好意思说出来,而那些男士却也似乎象习惯了说一些荤笑话一样,根本没想到身边人的感受,我行我素,谈笑间,什么都说了出来,似乎有点“流氓”的习气,但做为异性的身边人来说,有些话能说出来吗?也不好得罪人吧,只能“苦”了自己了。

更可恨的是,对于许多女性来说,或多或少的在公共场所会遇上这样的人:站在你面前吧,还算个正整人,但总是会有意无意的靠过来,之后总是会似乎有意无意的用身体某一部位碰过来,你反眼看他吧,他却没什么事一样,但要是不注意吧,他又这样了,让你十分窝气。还有一些更是来的直接,上来就搭话,似乎看上去很热情,但熟了点就动手动脚,他也象习惯这种无耻一样,带着个笑脸,却行为让人恶心。

这些吧,还必竟是行为语言上的,但更令人觉得不可接受的是这社会的“风气”使然:你要是要是把在遇到的这种有意无意的“性骚扰”与朋友或熟人说道。此时你最多得到答案就是“怎么你今天这倒霉”或者说“算了也没什么的”。能听到别人这说可能还心里好受点,重要的可能还会听到他人对你说“哈哈,看来你很有吸引力啊”“不错啊,又有人想给你机会”之类的话,这从某种程度来说,是社会观念扭曲的结果,随着社会一切向功利性浮躁的观念的形成,人们的“性”观念越来越看的开,也就根本不把这当成一件不得了的事,想想对“性”本身都觉得没什么了,难不成这小小一个笑话一个行为又能怎么样。而且现在还有一种观念,要有“性感”要有“吸引力”,而衡量女性“性感不性感”“有没有吸引力”的重要的标准就是男人对你有没有“兴趣”,有多少男人对你有“兴趣”,如果你身边总有些“苍蝇”飞来飞去的话,那说明你太有“吸引力”,从这点引申开来,如果你连陌生人都对有“性趣”了,估计还让人多少觉得你这人还有点“吸引力”的,不是所谓的“霉女”的。

还有的一点就是社会男性“性”趣开放的结果,在改革开放以前,人的本能欲望就是要懂得压制,而且说话做人都要小心翼翼,似乎不小心扣个“流氓”的帽子,这辈子也就再也做不起人了;而对现在社会来说,“流氓”这个帽子似乎成了另类的时髦:男人要坏,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种扭曲观念使得男性的“嚣张”起来,也越发的觉得粗野的行为及大胆的出格成为男人胆色的标准,时常可以看到这样一种现象:某男突然跑到陌生女子面前抱着就亲,某人跪在女路人面前要求亲吻下,某男跑到女生洗手间去吓上坏了正在方便的女子.....这些在社会看来,是很前卫的很“拉风”的事情,但却忘记了,这其实也是一种另类的“性骚扰”;由于社会对种种这些的包容及“提倡”,使得象讲黄笑话,碰女性大腿,故意触摸等等这些被认为只不过是“小事”,但却忘记了,一个把这些“性骚扰”理解成为“风流不下流”想法的男人,终有一天把这当成走向罪恶的开始的,而当他到了那天之后,才回想起来,原来正是这种小小“随便”,把自己也“随便”进了这“随便”的套子里。

“性骚扰”,对我们这个社会来说,更是有巨大的副作用,它等于就是承认了隐性色情伤害的大众化,等于认同了猥亵的有理化,同时也使得社会的维护公共安全成本得到提高。而法律及道德上对这一行为却似乎是“管”得很宽松的,在这点上,到不如我们的城市市容卫生环境搞的好,而在这种集体无意识的“纵容”下,使得我们这另一种意义上的“市容环境卫生”搞的不容乐观,正成为精神面貌的另一种“恶臭”,虽臭不可闻,但却乐此不疲高歌猛进的教导着越来越多人:女人,你不被“性骚扰”一回你还能叫女人吗?男人,你不“痞子”次你还能称为男子汉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