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论坛报:当中国的潜意识表现出来……


【法国《论坛报》7月11日至12日合刊文章】题:当中国的潜意识表现出来……


一个月后,所有目光都将聚焦中国。而要躲过西方善恶二元论的看法将是困难的,事买上,西方认为中国是否定人权的化身,也是全球化的乐土。然而,抛开奥运会和引起关注的西藏问题的争论,中国面对西方过多地评论它,该如何凋整自己的位置呢?我们不要忘了,并非中国走向西方,而是西方前来它这里,试图依照自己的形象来打造它。毛号召中国要“两条腿走路”和不要忘本,他的指令促使国家采用一种具有跨东西方的两种哲学、两种餐饮或两种医学的双重文化。


字面的中国


虽然今天的经济发展使这个国家具有缘西方一样的美丽外表。并试图掩盖这种双极性,但深藏不露的潜意识依然是决定性因素。新近出版的三本书可计我们看到镜子的另一面,它们是西里尔·雅瓦里的《了解中国人的100个词汇》、马克·伦纳德的《中国在想什么?》以及霍大同的《长沙发上的中国》。精神分析学家拉康曾说,“潜意识像语言一样结构严密”。西里尔·雅瓦里是中国通,他的这本书带来了一种借语言表达中国文化的基本方法。例如“中国”一词让这个国家处于“世界的中心”。我们更常用的表达法是:“中原帝国”。中国甚至在联合国保持这个名字,这在全球化时代具有完全不同的意义:这是一个国家今天想要恢复其在世界中的词源地位的时代。


按照西方的理解,自由这个概念历史上并不存在单一表意文字形式,而是后来以文字形式被造出来的,其字面含义是“一切为自己”。于是,我们进一步明白为什么围绕这个概念与中国人对话没那么容易。马克·伦纳德曾经是托尼·布莱尔的顾问,也是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执行主任,他认为,中国无疑“从来都是最自觉上升的大国”。此外,它难道没确定一系列指数来衡量包括国家经济、军事、外交、政治和道德影响在内的“国家整体实力”吗?


平面世界的中国


《中国在想什么?》一书让人看到了中国政界人士和知识分子就资本主义、民主和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作用这三大问题进行讨论颇有教益的方面。受到与200多名中国思想家和领导人谈话的启发,该书描述了中国确实在经济、政治和世界威信方面摆脱西方思想束缚的方法。作者明确地告诉我们,“整个西方满怀热情地打听管理中国进步的方法”,因为它不知道“怎样做才能使这个国家变得和我们一样?”而中国人则不知道他们将怎样治理西方化的衰落,以及“怎样更好地培养出西方大国的行为以提升本国的利益和价值观”。


作者把珠江资本主义和新的“黄河资本主义”做了比较,后者很有可能成为“全世界发展中国家的灯塔”。在北京看来,围墙对于自我保护和避免因全球化而排除中国是很必要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世界是平的。没错,不过只是就到。进一步了解西方文化和中国文化间的差异和相似,这是霍大同所建议的。他向我们解释说,早在15年前,精神分析学在中国完全不存在,因为中国伦理都带有儒家学说的痕迹,它禁止批评家长,从而限制了家庭内部的对话。


潜意识的中国


且不说,虽然口头忏悔在***传统中最重要,但在佛教和道教的传统中却不是这样。因此,中国的潜意识迄今为止并没有“获准”表现出来。尽管该书戴着精神分析这个有色眼镜观察中国,但事实上是整个社会科学被召集起来了,以便了解中国人如何学会进入一个全球化的资本主义,在这里,“金钱至上”突然间取代了共产主义思想。这种变化导致传统家庭细胞破裂,甚至独生子女政策使得中国的年轻一代承受来自家长的、不断增加的压力。然而这面向未来的新一代并不害怕承担责任,他们很有可能成为重新将中国特色摆在首位,将近年来的西方化降至普通过渡阶段行列的一代人。


当中国的潜意识将要表现出来的时候,它很可能对西方影响更大,而西方从未影响过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