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四章: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




回去后,王志刚带人径直找到了司务长刘飞,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司务长,你看到我们采回的蘑菇了吧?够不够全连的弟兄们凑一盘菜的?”


“还行”,刘飞紧盯着王志刚:“你小子无事不登三宝殿,带这么一大帮人贼兮兮地四下乱看,是不是想偷东西?”


王志刚堆下笑脸用右手捂着受伤的肩膀道:“司务长,你看我们这一帮苦哈哈的弟兄个个都带着伤,上山采蘑菇已经是够要命的了,又要下水捕鱼。俗话说:皇上不差饿兵,我们这些人没蹲在伙房门口向你老人家伸手要病号饭吃,就已经够任劳任怨够乖巧老实的了是不是啊?我的司务长。”


“哦?”刘飞仍不动声色地看着王志刚以及做出一副痛苦摸样的其他16人。


“我们也不想给长官们再添些什么麻烦或要求些什么,为了全连的弟兄们能吃上水鲜,再苦再累我们也会抱病带伤地玩命!”王志刚显得十分诚恳、十分郑重地道。


“啧、啧、啧!”干瘦的刘飞取下了嘴边上叼的烟屁股显得异常动情地啧啧有声道:“你们这些在打仗时光荣负伤的弟兄们的侠义心肠,可真让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虽然你们的水鲜全连的弟兄们尚未闻到一点腥味,我这边他娘的业已经泪流满面啦!咱先不听你的臭表功,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王志刚见对方禁闭的大门似乎闪开了一条缝隙,于是便收起了满脸义无返顾和严肃的神态赶忙递上去一颗烟道:“司务长,我们干活也得有个工具啊!一排、四排的弟兄们掏洞挖坑得有锹镐是不是?二排的弟兄们砍树得有斧子和锯是不是?我们呢?我们下河捉鱼得有点家伙对不?”


“哦!弄了半天你向我来要家巴什来了!”刘飞故做恍然大悟的样子道:“你们的需要我全力支持!要船要鱼网我现在没有,等过后请示了吴长官和韩长官让他们派人速办,做好了我一分钟也不会耽搁就给你们发!”


“嘿嘿,司务长,等你再请示两位长官发下来船和鱼网,上面给我们的任务恐怕要以吨计算了!”王志刚凑近一步道:“为了今天晚上就能让全连的弟兄们吃上鲜鱼,我只想借些现下弄鱼的小玩意。”


“干活用的工具等等有王大水暂代保管,你向他要去,我只管军用物资,动一点也得吴长官和韩长官两人点头才行。”刘飞道。


“嘿嘿,”王志刚又笑道:“吴长官还好说话,韩长官吗,有点那个。”他说着又掏出颗香烟递了上去又给刘飞点上:“我又不向你要枪要炮,也不要炸药和手榴弹,你也不用为难。”


刘飞听完王志刚这么一说,面色开始浮现出了笑意道:“我也知道你不用这些武器,可除此,我还有什么能给你的呢?”


“你看看,都是些小玩意儿。”王志刚边说边摸出一张纸递给了刘飞。刘飞接过来一边看一边轻声念道:“绳索三捆,面宽一米二的纱布30米,细钢丝一捆,军用饭盒10个,面袋子5个,防蚊帽17顶,清凉油17盒------”看完他道:“这些东西库里倒是有,我可以给你们。不过你怎么知道连里有这些东西?”


“嘿嘿,”王志刚道:“那次打鬼子的军火车,刘刚的射击队从火车上扛到牛车上拉回来的。那不———”他的手指向旁边的两个伤员:“射击队的这两个弟兄正可怜巴巴地等着喝几口鲜鱼汤好早点养好了伤上阵打鬼子呢!”


“娘的,你一有事就拿全连弟兄和打鬼子为借口,我想不帮你都找不到借口。喝不上鲜鱼汤负伤的弟兄就好不了了?净他娘的歪理!”刘飞笑骂着问:“什么时候拿东西?”


“就现在。”


“那好,你们跟我去拿吧,正好三排的弟兄们还没往洞里搬运,倒省事了。”刘飞道。


领完这些东西,王志刚又带人又到王大水那里借了几把锹、铁钎和钳子之类的工具,然后把所有物资运到离河不远的一处树林内就回去吃饭了。


“排长,咱们跟司务长刚才费了那么半天的口舌才要来那些东西,还是排长你行啊!要我们去的话,这些玩意怕是一样也不会给不说、可能还会把我们臭骂一顿的吧?”二排的田小亮问。


“你不知道,刘司务长是个冷面热心的老家伙!”王志刚笑道:“不管什么东西,连里的两位长官让他保管分发,他要是什么人都给,岂不是乱了套?以前在全师,他可是出了名的六亲不认、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我不费尽口舌地哄他半天,他会给咱们一针一线?他不给,也是按原则办事,再让我为这点小事去求韩长官或吴长官让他们批准,还能显示出咱们的办事能力么?”


王志刚说完后指着身后的树林郑重地交代道:“大伙记着:树林子里的那块地盘,就是咱们的小作坊和咱们暂时的营地。下午捞完鱼找时间先搭起个棚子,严实点,以后咱们采蘑菇、钓鱼就从这里出发,弄回的东西也在这里放一放。特别是咱们以后捕鱼的用具一定要在这里放好,要不然的话这些专业的东西放在营房里让别人乱动乱抓岂不是误了咱们的大事?”


午饭后睡了一小觉的这17人又聚到了这块林地里,王志刚将16人分成若干组,他耳提面命地安排着这些小组按他的吩咐做着如下的事情:第一组专门劈开绳索中的细股,30米一根,一根绳索正好劈出六根,劈完200根后又劈两米半长的350根。


第二组专门将细钢丝烧红,王志刚亲自用两把钳子做鱼钩,除了细钢丝外,他还让士兵向连里的兼职医务兵要了一些打针用的针头用来做了些更小一点的鱼钩。


第三组把纱布剪成两米长的六块,然后再将呈长方形的纱布在四边用木棍帮牢,又裁缝出两米见方的纱布5块,用几根短木杆及一根长木杆绑成搬网。


第四组拎着面口袋和铁锹专门到潮湿的地方以及河边湿地挖蚯蚓,“要大个的,肥壮一些的,多多益善。”王志刚专门交代。


第五组专门割柳条编鱼篓。五个组安排完后,剩下的一个士兵王志刚吩咐他去连部的烘炉处找些废钢钎和铁器的废料做底钩的沉头:“告诉王大水和连部的其他弟兄让他们帮忙,我给你这个图纸,做好了你分几次运回来,别让那些闲杂人员到咱们的这块临时营地。”王志刚说。


待安排了所有分工,王志刚一边忙活一边对大家讲解:“一会儿我们先去那几个小泡子{水塘}把今天的50斤鱼弄上来。你们看:这六块绑着木棍的纱布做成的叫兜网,俩人各把一个边从泡子的边上下到水里面走出一段然后悄悄地让网底儿贴地兜到岸上,可以把大鱼小鱼都兜上来。这几块两米见方的的东西叫搬网,是水深不能下去人把它放在水里捕鱼用的。在这个支架处吊上一块骨头什么的,放到水里让鱼闻到香味都会游过来啃,然后人用脚踩住长杆把头上的长绳子一拽,这些鱼也就跟着网上来了,你再拽着绳子一转,就可以把鱼倒在岸边。


过几天我们到河边转转,找点细长的柳条晒得半干做鱼杆在泡子里钓鲫鱼。现在我们劈细绳做的是两种钓具:一是底钩,二是撅搭杆。这两样东西都是夜晚钓鲶鱼和狗鱼等大家伙用的。


这条河差不多宽有100米,做底钩的线用30米,绑上三个钩,抓几只蛤蟆扔到河里,肯定能钓上大鱼,成手一个人能照看15盘,你们新手先照看5盘吧。这一米的线是用来做撅搭钩的,钩上穿半条蚯蚓或小蛤蟆,让线漂在水面,线这头栓在柳条的梢上把柳条插在岸上让柳条带一绺叶子离水面半尺,鲶鱼一般在夜晚溜到水边逮蛤蟆或耗子什么的,一旦咬上了钩一挣扎,柳条梢会拍得水面‘啪、啪’作响,你就起钩吧,一起一个准!成手一人可以照看40盘。你们新手一个人照看20盘吧。”说完后,他向一个个听的津津有味的众士兵问道:“有了这些家巴事儿,又有咱们这么多的人,一天弄个50斤的鱼还不是裤裆里抓鸟———手拿把掐?”


“那可是,二排长简直就是抓鱼的行家!要不是有你的指挥安排,他别人就是上来全连,也不一定会捞上来一片鱼鳞!”射击队的周群说。


“也不能这么讲,”听着十分受用的王志刚此刻倒也显得比较谦虚地道:“全连的弟兄们能人也不少,很难说这百十个弟兄们里不会走出来一两个抓过鱼的把式或逮过鱼的能人。”


“我小时候和我爹在家里用撅搭杆就钓上过十几斤重的鲶鱼,还有狗鱼。”一个胖嘟嘟的年轻士兵看不出高低冒冒失失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王志刚听完笑笑倒也没再说话。五班的杨臣光道:“咱们弄上来后先点火烤熟了过过嘴瘾,谗谗那帮家伙们!”


下午四时多,王志刚带着众人扛着兜网到了一个约100多平方米的小水塘边,让大伙俩人一组、一人把一头脱光了衣服下到水里齐腰深的地方把网贴泥底准备好,听岸上王志刚喊了声:“开始!”,12名士兵把着六片兜网屏声静气、紧张而又兴奋地从水塘中间的各个方向向各自的岸边运动。网兜尚未到岸,岸上的四名士兵拎着编好的鱼篓拉起架势准备装鱼!


兜网渐渐靠岸,各持一头网杆的士兵满脸通红,紧张得话也不敢说,因为他们明显地感觉到有个别从网边逃跑的水中之物碰撞着他们的大腿!在距岸边仅一、两米时,岸上的士兵可以清楚地看到兜网前的河水浑浊翻滚,无数尺把长的黑线串来滚去———那可明显的是勾引他们谗虫的鲜鱼!


王志刚不停地四处跑动然后喊着:“后手贴地,俩人靠拢一点。起、起!”


随着各兜网的上岸,脱离水面的鱼噼哩啪啦地大张着嘴乱蹦乱跳!一尺多长的黑泥鳅扭动着细长的身子往鱼堆里钻。这边岸上的士兵两手乱抓,先把大个的放入鱼篓,王志刚忙喊:“不要乱放,把鲫鱼、鲶鱼和小杂鱼分类放置。嘿!怎么还有这么多螃蟹?挑个大的拿,小的秋天再说。”


六片兜网上来,刚编好的四个鱼篓没有装下,只好把小一些的再扔回水里。看看兴高采烈的众士兵以及不下四百斤的鲜鱼,王志刚道:“今天就这样吧,把鱼抬到连部伙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