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也谈《武经七书〉及其成书背景

很多朋友醉心于研究中国古代的军事著作,但苦于无从下手所以只好从街边的小书摊或书店里买上几本《孙子》、《吴子》之类的军事著作来研读,最后弄的到懂不懂的,跟着又去胡乱的翻看一些现代的军事著作或杂志,这样以来。最多让他多了些茶余饭后的闲谈资本,却根本无法一窥我国古代浩如烟海的军事典籍中的精华所在。当然,天才是不世出的,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上也有从未读过兵书或是凭着一本半本兵书就能率十万虎狼之师而横行天下的英才,可这毕竟是少数有天分的人才能做到的事情,现在我就把自己对中国古代军事著作的一点认识拿出来谈谈,以供喜欢军事史料研究的各位网友们茶后一笑。今天我就先从自己读大学时翻看过的一本兵书《武经七书》说起;

北宋是中国历史上很奇怪的一个王朝,由于始于太祖赵匡胤的中央军事权利的改革和借鉴于唐代的藩镇之乱,全国的军力都紧紧的握在了帝王的手里,手下的将军没有什么带兵、练兵、驻兵的权利,这样以来就给整个国家的军事力量造成了一种颓废衰弱的局面,一方面国家养着大量的禁军(国家直属军队),而且在耗费巨糜的同时又进行着许多军事科技的研发,可研发出来的武器却不是迅速的装备普及和训练军队,高官和皇帝看看可以了,就放入府库,这就是为了备不时之需才用的尖端武器,结果是什么可想而知。另一方面,长期得不到训练的军队和长期没有带兵经验的将领互相之间既不能配合也不能有很好的战斗力和协调指挥能力,一旦打起仗来,就只能是一溃千里,难怪宋朝几百年,南北两个宋,虽然在屡次的对外战争中并不乏磨练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军事人才和能打硬仗的军队,可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呢?第一,我们所熟知的军事将星必须是在抵抗战争中冒出来的,属于被打出来和憋出来的,军队也是一样,死了很多士兵百姓才能出一支勇敢善战的军队,这里就不用多说了。第二。一旦稍有军事起色和军事胜利时,由于皇室权利斗争和整个宋朝抑武思想在作祟,优秀的将领们结局好的就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结局悲惨的那就讲都不讲了,因为整个宋朝的军事英雄可能是我们汉人到现在为止除三国演义中的人物外记的最清楚的,而且都是以悲剧告终。因此,在这样一个大的前提条件和环境影响下,就算是想有点作为的帝王,他所能做的是什么呢?他又能做什么呢?从中国历朝历代的发展来讲,宋朝在文化、经济、科技、对外贸易和人文思想上占据了又一历史时期的高峰,英国的李约瑟博士在他那本著名的《中国,发明与发现的摇篮》一书中,罗列了大量的科技发明都源于我国的宋代,而且宋代还承袭了前朝文化的繁荣,可以说在我国数千年的历史当中,宋,尤其是北宋,是运用文学家、哲学家、思想家、画家和艺术家来统治这个国家的人数最多,官僚文化质量最高的一个朝代,而且进入宋代,唐时那种严谨的城市经济的布局已被打破,以封闭的坊和市为单元的城市环境被更进一步流通发展的个体和私人经济规模的涌入所取代,北宋的首都东京(现在的开封)处处都流露出了繁华,处处都标显着商业活力与张扬的生活色彩,大规模的海上贸易使国家在靠以农业为基础的国库收入上又多出了一大笔收入,农商双流和城市与小农经济的发展使我们看到了一个即文弱又富裕,即无力却智慧超群的王朝的出现,现在也有学者认为,北宋正是因为超常态的经济发展和并不成就他随时都可能崩溃的经济规模促使了王安石的变法,而王的变法在今天看来,就是用近乎于现代社会的手段去强行治理一个古代封建国家混乱的经济,之所以说北宋后期经济混乱,由于封建等级制度和门阀体制的逐步发展,好象每个王朝都不可避免的会这样,大规模的土地兼并,人口的急剧膨胀,灾害不断的发生,贪污腐败和剥削现象的严重,这些都无一不在侵蚀着这个王朝的肌体,一方面,国家和官僚还是和官僚勾结的商人越来越富有,另一方面,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百姓根本就无法生存,王安石的变法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了,它象一把利剑横扫那个社会的各个层面,也许就如同黄仁宇先生说的一样“:一千年前的北宋已经感受到现代社会的压力了:”,变法的结果大家都知道,而生活在四周的正在从过去五代十国中分裂和逐步崛起的小国、小部落是怎么看待这样一个外强中干,手无缚鸡之力却有着他们无法想象的富有的王朝呢?就象一块肥肉,扔在那里,哪条野狗野猫不想吃?这样一来,朋友们现在所熟知的《杨家将》、《岳家军》等等一系列,被动成为家喻户晓的故事的前提就展开了。

常年的对外战争并没有使这个国家国库空虚,但屡战屡败的结果却很让这个王朝的统治者们丢脸、窝心。更不用说有着爱国热情的士子和百姓了,正是基于这样的担心,公元1040年,北宋仁宗康定元年皇帝指明由曾公亮编撰的一部集历代重要的军事典籍和本朝许多战法实列的书籍、又由皇帝本人亲自写序定名的一部国家整体刊行发给将领们学习的军事著作《武经总要》出版了,基于国家对边疆军事战争和国家安危的重视,朝廷开始建立武学(军事院校)并设立武举。宋仁宗于“:天圣八年,亲试武举十二人,先阅其骑射而试之,以策为去留,弓马为高下。”开创了武学、武举制度,可惜并没有坚持下来。到了宋神宗熙宁五年(公元1072年),又重新在武成王庙建立武学,任命专门武学负责人,选拔文武官员中谙熟兵法的人为教授(历史上说的武学教授),招收武生一百人。武学制度开始健全起来。当时“枢密院修的《武举试法》规定:不能答策者,答兵书墨义”。兵书的内容规定为《孙子》、《吴子》、《六韬》三种。熙宁八年(公元1075年)又以《六韬》不是全书而废去,只以《孙子》、《吴子》来出题。到了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四月乙未(四月二十四日),宋神宗下诏修订〈孙子〉、〈吴子〉、〈六韬〉、〈司马法〉、〈三略〉、〈尉缭子〉、〈李卫公问对〉,并且雕版刊行,号称七书,〈武经七书〉即源于此。自此〈武经七书〉被列为官书,颁之武学,并列学官,设置武经博士。兵书〈何博士备论〉就是当时的武经博士何去非所著。从这里我们不难看出,文人体制已达登峰造极完善的北宋迅速的将军事学院化,这不能不说是文人体制起到的积极作用的一面,而中国也是第一个将武学中的教育职衔等级化的最早的国家。宋朝南渡以后,宋高宗明确规定“:凡武学生习七书兵法”,武举考试以七书为命题。能否谙熟〈武经七书〉就成为了宋代统治者选拔军事人才的一条重要标准。在宋代自从有了〈武经七书〉之后,不同时期根据当时的需要也有不同的标准,这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考试重点或教学重点,神宗时武学负责人朱服首先将书的先后次序定下来后,到了孝宗、光宗时期又作过一系列更改,主体没有变动只是次序调动了一下。〈武经七书〉中的注释有许多家的,因为这是一本收罗了可以说是历史上最权威的军事著作的书籍,而最后被现在行内人士所认可和赞誉的是宋代施子美的〈七书讲义〉,(我们现在有很多的文化典籍,包括今天这里说提的书籍,大都流散海外,以日本为最)而子美之后就是明代的刘寅(洪武辛亥科进士)明初时做的〈武经七书直解〉,明代的文人学士,多习谈兵,有很多的文人大儒都为〈武经七书〉做过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武经七书〉自刊刻以来,现在能见到的版本就有四种,日本刊行的也只有四种,随着岁月流失很多都已不在了。

下面一篇我将重点为大家说说<武经七书>的内容及其含义(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