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 引章 士兵

麻衣如雪 收藏 25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3/[/size][/URL] “我,亚历山德拉·鲍里索夫大尉,将和你们共同面对敌人!”鲍里索夫大步走向屋中央,随手把背包扔在地上:“向我介绍一下你们吧,三个士兵!让我知道你们是不是最优秀的!如果我们现在不互相熟悉,那也许只有在战场的失败、屈辱的敌人的集中营里熟悉了!” “不,是4个,长官。”声音从屋顶传来,鲍里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3/


“我,亚历山德拉·鲍里索夫大尉,将和你们共同面对敌人!”鲍里索夫大步走向屋中央,随手把背包扔在地上:“向我介绍一下你们吧,三个士兵!让我知道你们是不是最优秀的!如果我们现在不互相熟悉,那也许只有在战场的失败、屈辱的敌人的集中营里熟悉了!”

“不,是4个,长官。”声音从屋顶传来,鲍里索夫一抬头,发现屋顶横亘着一根巨大的水管,一个腰跨骑兵刀的士兵坐在上面,他一边答着话,一边纵身从水管上跳下,一个漂亮的普鲁士结将他牢牢的挂在半空,巨大的水管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我想你说的很容易,长官,我们4个像你们仨一样,已经足够熟悉了,所以现在7个人的交流......呃...就像两个人交流一样。”

大块头对鲍里索夫和他的两个兵印象很好,主动走过来打招呼。鲍里索夫稳健的步伐、干练的开场白和三个人开朗的性格已经在第一时间吸引了他。握手的时候,大块头向后加了点力,却得到了更有力的回应和鲍里索夫依旧灿烂的笑脸。大块头这次真的有点佩服这位未来的指挥官,至少有了足够的信任。

“长官,我们还是自我介绍一下吧。”水管上的士兵果断地的一刀砍断绳结跳了下来,落在地上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似乎他是个很开朗又很爱说话的角色。

见到同级别的士兵的哈米尔也放松了下来:“嘿,兄弟,大尉同志喜欢别人叫他老大,”说着也把沉重的背包扔在地上:“我叫哈米尔·什尼科夫,少尉军衔,很高兴认识你们。”

“他手枪玩儿的不错,我今天在卡车里等人的时候见识过。”弗拉基米尔替哈米尔介绍道,继而说起了自己:“少尉弗拉基米尔·庞达列夫,狙击手。”说罢他环视四周的目光与那个背着狙击枪的医生相遇了,对方的眼神同样锐利。对视了几秒,医生站起来微笑着回应:“少尉维克多·彼得罗夫,来自第六十四集团军第三十六步兵师,医护长,兼职狙击手。”

弗拉基米尔也微笑着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同行,从警觉的眼神和稳定的持枪动作来看,感觉还不错:这个微笑的医生肩部和腰部的肌肉一直微微张紧,一旦有突发情况,大概只需要零点几秒钟他就可以从持枪姿势转变成据枪姿势吧?

一个声音打断了弗拉基米尔的思索,是那个刚从管子上掉下来的兵:“我们都叫他牙医,上次我的肩膀被一颗机枪子弹打穿,他冲过来,竟然掰开了我的嘴看了看。”他的声音充满了对兄弟善意的嘲讽,看起来他们俩非常熟悉。

“对,掰开了嘴看了看,是的,其实我祖父才是这方面的高手,他总能用这种方法挑选到一头好骡子。”维克多毫不示弱的反唇相讥。

在所有人的轰然大笑中那个水管兵显得相当尴尬,不过很快镇定下来:“少尉列宁·扎依采夫,和维克多同一个部队,但入伍时是在第五十一集团军的第四骑兵军,老哥萨克。”说着还用力的拍了拍腰上别着的传统的哥萨克“沙什卡”直刃马刀。

“那么,我们的顿河骑兵除了会在水管上跳来跳去还会不会…呃…干点什么别的?”哈米尔很快掌握了和谁开玩笑比较合适:“还有…你…你…叫什么?!”

“列宁,”列宁显得很平静,稍稍抬起了故作深沉的头颅凝望着不远处的墙壁:“这决定了我拥有着伟大的灵魂、深沉的性格和高贵的品质…”

“哇呜扑…”一阵整齐的呕吐声打断了领袖的自白。“回答你的问题,”狙击手的声音冷静而客观“他是我们师最棒的渗透高手,同时精通各种车辆以及装甲单位的驾驶和小型舰艇的操纵,事实上,他甚至会驾驶一部分飞机。”维克多瞟了一眼列宁吐了吐舌头,表明自己并没有因为这些而对他有丝毫的崇拜,继而又说道:“这个曾经的骑兵和我一样,都爱玩冷兵器喜欢无声杀人…当然还有那个大个子,他更是玩刀的天才!”

“呃,大个子肉搏战比我们都有优势,”列宁白了维克多一眼,顿了顿又说道:“我还能说一口流利的德语、英语、意大利语和法语,我想以后如果有渗透和潜伏的行动应该能用的上啊…”

鲍里索夫难以掩饰脸上的得意和愉悦,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挠着头皮故做夸张的发问:“那我们伟大的列宁同志有什么不会驾驶的物件吗?”

“我感觉列宁同志是万能的!”哈米尔抢答了。

“不,我不会开航母。”列宁认真的回答道:“再圣洁的领袖人物也是有缺陷的…”

“有个性…”弗拉基米尔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重新提起了快被笑声遗忘的自己:“弗拉基米尔·庞达列夫少尉,狙击手。”

“曾经在一个上午干掉了四个完整的反坦克炮组!”哈米尔愉悦的补充道。

维克多倒吸了一口凉气,再看弗拉基米尔时的眼神已经有了一丝敬畏:“我可以做你的观察手。”

“还是算了吧,那个一直沉迷于两块TNT一声不吭的家伙应该是我们的爆破手吧?”边说着边大踏步的向那个一直在摆弄炸药的士兵走过去:“你还是和列宁搭档比较好,毕竟你们俩互相熟悉,而且…这个炸弹也需要人掩护…”正说着,脚踝处一道反射太阳的流光突然刺痛了弗拉基米尔的双眼,前进中的身体猛然凝成了一尊石像,已经前移了重心的左脚顿时悬停在半空又缓缓的收了回来!顺着脚尖看过去,在面前两个弹药箱之间距离地面十五公分的地方,赫然是一跟透明的拌线!

连弗拉基米尔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若不是那一道阳光,他就一脚踏在那根可能致命的拌线上了!

顺着这根拌线环视四周,在整个空旷的房间里许多不起眼的地方竟然布满了令人心惊肉跳的拌线和压发装置!而那个爆破手所倚靠的一个难看的钢架上,几个联结着拌线的由手榴弹拉环做成的简易警报装置已经开始“叮当、叮当”的碰撞响了!一种在战场上都很少感受到的惊悚感瞬间瞬间充满了弗拉基米尔的胸口,一股冷汗顺着额角迅速的流了下来。

好狡猾的爆破手!也许自己已经踏上了一跟隐蔽的很好的拌线了吧?!

“干的不错,伙计。凭着运气和直觉,你没有碰到我的陷阱。”爆破手抬了抬头,看了一眼惊魂未定的弗拉基米尔:“大尉碰到了两次,哈米尔三次,能够像你一样的,恐怕只有维克多了吧?”

惭愧的看了一眼在脚下挣扎的拌线,哈米尔突然想起了什么:“那我们的渗透专家呢?他不会也碰到了你弄的陷阱了吧?!”

“哦,你不提起他我都忘了,可那家伙跟本就是划破了地下室的玻璃顺着那根大管子爬进来的!”爆破手扔下手里的炸药拍拍腿:“然后他突然跳到我身后,竟然没有一点声音!最可气的是那个三天前来的大个子,他几乎踩到了我布的每一根拌线害得我不得不重新布置一切!”转脸看了一眼大个子,确认他没有暴起的意愿后爆破手才点头自我介绍:“少尉阿廖沙·普加乔夫,爆破手,工程师,还是武器改进员。”

“那个炸弹真是个古怪的家伙,有时候话比列宁还多,有时候一声不响!”机枪手摇晃着巨大的几乎比头都粗的脖颈闷声笑了笑“奥尔吉·谢尔巴柯夫少尉,来自第28集团军第52特种旅的火力支援加强排排长,比较擅长冷兵器肉搏和机枪。”

“天啊,苏维埃的少尉可真不少!”哈米尔惊叹道。

“很好,奥尔吉。”鲍里索夫似乎热情的仿佛和奥尔吉上辈子就见过:“那你能熟练使用一些火炮和反坦克武器吗?”

“当然可以,”奥尔吉显然也拥有作为一个优秀士兵的绝对自信:“在以前,我的战士们都叫我花丛中的大炮!”

“花丛中的.....大炮?!”列宁大吃一惊:“那不是肖邦吗?弗雷德里克·弗朗西斯科·肖邦?!”

“那不是一个意思,”奥尔吉粗犷的摇了摇头:“他是......我是......真的......真的在花丛里操作过大炮!”

“......”

弗拉基米尔终于腾出脚来找了个看似安全的地方坐了下去,掏出通条擦拭着狙击步枪的枪膛:“那个阿廖沙,什么是‘武器改进员’?”狙击手的问题还是比较有实际意义。

“噢,他不仅喜欢用炸药把好好的东西都搞出巨大的声响,还能把普通的枪支和器械根据个人爱好和战场效果而改进。”维克多一边擦着枪一边回答着,狙击手一样的爱枪如命:“他确实太能折腾,和你在一起也许会好些,就和你搭档吧。”

“其实我没有那么糟糕,”阿廖沙拍拍裤子上的土站起来看着弗拉基米尔,带起一堆子弹壳和手榴弹拉环“叮叮当当”的响起来:“很高兴遇到一个好枪手,我也确实需要掩护,尤其是在布雷和排炸的时候,你说呢?”

“还有平时行军的时候也算啊,”列宁一脸坏笑的开玩笑:“我可不想行军时突然听见身后来个大当量的殉爆......”

“我很乐意,”弗拉基米尔认真的笑,他靠在几个巨大的储物箱旁,里面全都是食物和水。

“在以前,我也很多次漂亮的布雷或排爆,”阿廖沙摘下钢盔挠了挠头皮:“可是好多掩护我的好枪手都牺牲了......嘿嘿......想起来就难受啊。”

“快把我们带到其他的地方吧!”奥尔吉左手扶着墙,粗壮的右臂挥舞着重达30多公斤的Dshk重机枪枪身显得有些烦躁:“我已经在这里呆了3天了!哪怕换一个房间也好啊,再这样下去我会被活生生的憋死的!”

“我已经呆了5天了,兄弟。”维克多擦着枪管头也不抬。

鲍里索夫突然想起了那串钥匙,于是推门走了出去:“跟我来吧,兄弟们!据说楼上有个武器库!”

“早知道了,”列宁兴奋的回答:“要不是维克多说外面始终有监视的狙击手,我早就爬上去看了!”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