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别了,我的军旅生活(二)走过新兵连如诗的岁月

走过新兵连如诗的岁月





十七岁那一年,我如期而至地走进了青春的芳草地。最初的渴望萌动于多彩的憧憬,在这个白衣飘飘的年代,告别了牛仔裤和“耐克”旅游鞋,宁愿将十八岁梦一样的日子,染上一层并不绚丽的绿色。在那个物欲横流日益充斥的年代,带着培植多年的向往、追求和责任以及生命之根,深深扎入这片雄性的土壤。


十八岁的我,成为一名军人了。十八岁的我的青春,在一个冬日里从此以一种全新的姿态绽放,盈香了我一生的路,尽管这些馨香是我后来才从十八岁的绽放中发觉的。


青春的季节,每天都开着梦的花朵。同所有的新兵一样,我的梦想是多姿多彩的。坐在北上的军列上,年轻的心就像脱了缰的野马任意地驰骋在绿色青春升华的处女地上。我想象到头顶军徽的神圣,手握钢枪的威武,站岗放哨的雄姿,还有戴上军功章时的自豪……幸福的微笑滴在白皙的脸颊上,还未走进绿色方阵,我就醉倒在这迷人的土地上。


坐了四天三夜的火车,晚上八点多钟驶到了XX站,当我们踏上部队派来接我们的“大解放”时,一种无以言状的兴奋撞击着我们滚烫的心灵。终于可以在这里演绎拳拳赤子的忠诚卫国情怀。看着大伙儿好奇地目光捕捉着首都美丽的夜景时,带兵干部告诉我们以后有的是看的,只要练好武艺,老老实实当兵,踏踏实实干工作。


“大解放”徐徐地前进着,一路的美景在我们的视线里风驰电掣般掠过,正当我们沉醉在这流光溢彩点缀的夜色中时,不多久,我们的眼前魔术般的被换上了另一副画面。我们都好像约好了似的,擦了擦还明亮的眼睛,是的,没错,霓虹闪烁的夜色被吞没了。灯火通明的都市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们的视野里只零星地飘着几处灯火和一些散乱的村落。我们都在怀疑着是不是司机走错路了。车开始颠簸起来。可想而知,那里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夜已深,寒气逼人,我们的心真的和着车外嗖嗖的冷风有了一丝儿凉意。


想象毕竟是想象。军营的生活并非我们理想中的那么美好。“饮马度秋水,水寒风如刀。”当我们来到新兵连,迎着北国的风寒和混沌的干涩时,我们惊诧得出奇:呀,这儿与我想象的差别太大了!这里没有闪烁的霓虹,没有溢彩的舞会,没有繁华的闹市,有的只是紧张乏味的训练,不辍的教育学习……


“哒……哒……嘀……哒”,悠扬的熄灯号吹灭了军营的万盏灯火,白昼充溢着番号声、马达声的营房沉寂了。此刻,我却在暗夜里久久难以入眠。簇新的军被还散发着新鲜的气息,白天拉双杠时的两臂肌肉正隐隐酸痛,枕下那叠新军装略有点硌人。白天被班长批评的情景仍历历在目:不就是军帽戴歪了点吗?不就是转体时稍慢了半拍吗?班长说,当兵就是应该不同于老百姓,从思想、心态、到举止,就是要来一番彻底的重塑。枕下的手表正嘀嘀哒哒地走着,我将怎样走稳那或深或浅的军旅之路呢?


在入伍的第一堂课上,指导员郑重地告诉我们:军营是盛产英勇、收获理想的地方,优秀的军人都是富有精湛的武艺和超群的胆量,在他们面前喜欢欣赏电闪雷鸣,渴望狂风暴雨,酷爱下达和执行钢铁一样的命令。指导员谈到了始皇大帝统一中原的胆识;孔明谈笑间桅橹灰飞烟灭的雄韬伟略;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气魄;岳武穆“精忠报国”的赤胆忠诚。看着指导员期望的眼神,我懂得了“武艺练不精,不算合格兵”来到军营,就应该搏击风雨,就应该锻炼成真正的男儿。我更明白了:有了猛虎蛟龙,国家才太平安康;有了忠诚卫士,人民才得以幸福无忧。


新兵连的大多数时间是在训练中度过的。我们的新兵连处在郊区的郊区的山区,那里有句行话,在这里我领略了平生中最壮观的龙卷风和沙尘暴。大风起兮云飞扬,风沙一刮来,偌大的营院里那一排排整齐的营房就如同凸现在沙漠中的古城堡,一座座小沙丘也如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这个时候,训练场上全成了只有眼睛会动的兵马俑。


XX日昼温差悬殊很大,一到晚上温度会比白天低七八度。虽然用煤渣烧锅炉可以供暖,但一到半夜一满炉子的煤渣烧完了,我们就时常会被北方逼人的寒气冻醒,为了取暖我们经常穿着绒衣绒库睡觉。这里的水质也很差,水里面总是夹杂着数不清的细沙,即使是热开水,喝下了也带着一丝苦味儿,由于常时间饮用这样的水,好多抵抗力不强的战友经常“闹肚子”,有的同志还得了痢疾。这里的雪大得也很惊人,“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冬天的一项经常性的劳动就是铲雪。新兵都是很积极要求上进的,尽管手和耳朵冻得圆实了起来,棉鞋和裤脚湿透了,每个人的头顶上像是一口沸腾的蒸锅,黑发上雾状的热气缭绕升腾,可我们还是端着垒起来的三四个脸盆的雪没命地奔跑,同志们像赶趟似的,一个比一个跑的欢,一个比一个垒的高。在“战三九,斗严寒,练硬本领保家园”口号声中我们一次次地战胜了恶劣的天气,军人的坚毅也在一步步注入我们沸腾的血脉里。


训练是艰苦的,更是苛刻的。那严酷的程度我事先根本无法想象。每天训练前拔军姿是一项必修课,这是一种近乎整容式的强化训练。有些战友因为从小不注意身体姿势,入伍后走路时胸脯挺不直。为了纠正我们的孤僻毛病,更为了我们下老连队以气宇轩昂、仪表堂堂的军人雄姿执勤站岗,班长用专门制作的小木板别在我们的后背上,木板左右摆动,后背都磨烂了,一出汗就像撒上盐水一样疼痛难忍。为了让我们立正时把腿夹紧,班长在我们的两膝盖之间塞进一块小石子。拔军姿是不准左顾右盼的,一些眼神活的战友经常会挨到班长的批评。这个时候,谁的目光炯炯有神,谁拔得流眼泪了,谁就是训练标兵,谁的光荣榜上就会多上一枚红五星。新兵都是爱表扬的,为了能流出眼泪,我们每个人都竭力调动情感的神经,甚至还回忆起了曾经的苦曾经的痛,可眼泪却偏偏跟我们作对似的,吝啬得一点儿也不施舍出来,可能我们注定了都是最铮铮铁骨的硬汉子吧,眼泪与我们无缘。


接下来的日子,科目一项项展开:爬战术,练擒敌,野营拉练,五公里越野,400米障碍……不过最令人难忘的还是要数射击训练了。爬在零下十八摄氏度的冰雪中练据枪、瞄准,虽然抠动扳机的手指早已麻木了,可我们练得还是很带劲儿,班长让我们起来活动活动,我们摆出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生怕枪一脱手,就永远摸不着了。为了在实弹射击中打出好成绩,争夺最佳射手,戴大红花,我们每一个人都铆足了劲儿,刻苦训练。实弹射击的日子终于盼来了。只听见一声“立姿装子弹”的口令,我们齐刷刷地出枪做着同一个动作,“卧倒”,我们几乎又是同时持枪上步卧倒的。每一个人都很珍惜手中的五发子弹,都希望打个“满堂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把那五发子弹送出枪膛的,反正耳朵边长时间的“嗡嗡”作响。身后的保护员高兴地告诉我:“小伙子,真棒,47环!”我激动坏了,以至于指挥员发出“起立”的口令后,我还愣愣地爬在那里。这可把我身后的保护员给吓坏了,他大声地对我说:“快起来!快起来!”这时,我才缓过神来。射击结束后,新训大队长亲自给我戴上了大红花,还派人给我拍了一张手持“八一”的照片。在“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的嘹亮军歌声中我们神采亦亦地向着营院出发。那支钢枪也将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成为我永远的回忆。


新兵连枯燥吗、乏味吗?其实,新兵连也有精彩的篇章。在直线加方块的绿色方阵中,在浓密的树荫下,在训练场,我们昂首阔、步伐整齐、放开歌喉,痛快淋漓地高歌,让雄浑豪壮的歌声统一步调,为我们消除疲劳。在火爆的拉歌现场,掌声和欢呼声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将我们震撼。在新年的集体生日篝火晚会上,大家一起跳啊、唱啊,把一切的不愉快统统抛在脑后。……


军旅生涯中最刻骨铭心的新兵连生活在悄无声息的时光中就这么结束了,我们默默无语地在日记本上互相写着留言;悄悄地在一旁互相叮咛着,一个个像患了重感冒一样不断地抽噎着。这期间没有过多的表白,没有过多的诉说,只有那久久不肯松开的双手,那噙满泪花的眼眸中似乎在暗示着什么,提醒着什么,回忆着什么。


新兵连的岁月就像一首隽永的小诗,值得我们用一生来品尝,仅管这里面有艰辛、有惆怅、有许多的不如意。如果你是即将下连的新兵,慢慢你会发觉,新兵生活是当兵生涯中最刻骨铭心的一段,很多很多无需用言语来表达的感情,是那样的弥足珍贵,挥之不去。是的,无论你的军旅生涯是长是短,莫忘新兵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