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六卷纵横 71、礼物,我不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第三杯酒的时候,秦风华笑问道,“这第三杯啊,就是说,希望你这当哥的带领我们下面这些弟弟妹妹们多来点致富的道路,还要多教育我们一下,多指导我们一下,别一个人发财就是了”

这话说得。。。很不好啊,我这不都是带着大家一起致富吗。没见我有肉吃,你们肯定有汤喝啊。你们秦家,要不是我给你们引路,你爹那生意能够做起来吗,至于你今后的工作我都给认了。

我很想问一句,什么时候我一个人发财了?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转头看了一眼盛俊,他也正在与他叔叔端着酒杯,也就不好说什么,只好笑着回答,“哦,那就是了,这酒我们一起来喝,干了,一切都在酒中”

这酒真TMD的不是什么好东西,52度的感觉就只有烧喉咙这一件事,咬咬牙,一口吞下去,好烈的酒!

接着就是盛俊的弟弟盛程,他比张某大了两三岁,是区上一个重点中学的物理教师,平时也就让老婆跟着大嫂一起做点外块生意,这两年还混得不错,他的酒,张某也跑不掉的,只好互相喝了三杯下去。

要是再继续这样喝下去的话,张某肯定遭不住,也就开始四处找机会准备开溜,有样学样端起杯子走到房间里来,这可是躲避喝酒的一个好地方,大模大样坐到盛老太爷旁边笑问道,“老舅,我们是不是也来点?”

“呀,你别让他喝了,你舅他身体不好,可不能喝酒”,盛老太太急忙出面拦截。

我当然知道他现在不能喝,所以我就是要坐这里与你们多聊几句话,这样可以少在外面喝很多酒的。

“是吗,哎喲,那老舅,我就不与你喝了,您随便来点,我就喝一宵吧”,也就是只喝一点表示一下的意思,张某故意开始挑逗老太爷的话头来,从抗美援朝开始说,专门挑选盛老太爷得意的事情问起。

这是盛家老太爷最喜欢对别人说起来的经历,拉着年轻人坐在一边上,张某非常顺利地与之攀谈起来,热火得连旁边的秦龙也有点嫉妒了,只见张某,给自己倒上一杯酒,说了最少30句话才慢慢喝下四分之一去,在言语中,连吹带捧的,盛家老太爷立马入港了。

这让在外面喝着酒的盛俊暗暗地抿着笑,这个老四,把老爸粘着不放手,一看就是不想再喝酒了,呵呵,笑着对桌上的兄弟们招呼了一声,“兄弟们,现在有个家伙赖在里面不出来,你们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那还有说的。。。把他给抓出来。。。放翻!”

得罪了外面桌上大多数人的张某还不知道什么事情,男人们群情激奋,都在声讨一个“罪大恶极”的家伙。

自然,装成不能喝酒那是跑不掉的,而躲在老太爷身边那也是不可能的,虽然盛老太爷很喜欢与这个年轻人吹牛聊天,但是。。。可别让我这老年人都要鄙视你啊。

可已经喝掉10杯,现在都有8两下去了,这杯子大啊。

无奈,无法也无助的张某还是只有又回到桌子上,但气势上千万不能输,因为那样只能充分刺激那些正蠢蠢欲动的家伙奋不顾身地上前群殴,也就从桌子下面提出两瓶酒来放在桌上,还口出豪言壮语来,“谁要找我喝?一人半斤。。。够不够啊?”

现在的张某,为了震慑那些年轻小家伙们,主动开始探视攻击,“盛二哥?风华?”

这招可真管用啊,暂时还没有人上来。

大家几乎都喝了七八杯下去了,个个最少也是半斤多,满桌子上也就只有盛俊才有这个实力,其他的已然没有再多的酒量去找张某人单挑那个半斤下去,当然了,盛俊作为老大不好就这么直接出面来找张某喝,何况也不希望张某在大年夜就醉过去。

一下子喝半斤下去是很难受的,从气势上来说,这极度让人感觉到危险,可这样喝的结果甚至还没有几个人坐在一起慢慢地一点点喝得多。

年轻人们,是大眼瞪小眼,可是谁都不愿意出头去,也不敢主动当那个出头鸟用先把自己放翻过去的办法让张某倒下,那不傻了吗。

张某嘿嘿一笑,知道他们都没这胆量,也就放下心来,自己开始吃菜,还对老大笑谈菜肴的质量,“哦,这个米虾炸得好,确实不愧是我们水库里面的好东西。。。嗯,这个团鱼汤新鲜。。。”

盛俊可不管这事,笑着端起杯子,也不招呼大家,自己抿了一半下去,“呵呵,过年啊。。。少喝点好”

团年饭,就这么结束了吗?

年轻人肯定不准备这么来做,可是谁又有勇气上前先喝半斤下去再找张某人喝呢,天知道他有多大的酒量啊,喝掉半斤他倒不倒,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自己会先倒下去的。

酒足饭饱的张某非常得意地与诸位兄弟拱手示意,自己坐到外面烤火喝茶去了,留下几个年轻人面面相觑,得,还是散了吧,谁叫咱实力不济呢。

实际上,张某有点头沉的反应,今天的感觉很不好,只觉得有点口渴,抱着老茶喝了两杯才算缓过劲来。他的眼睛还在四处去找李远强他们两口子(实际上他俩抱着孩子饭没吃就走了,当然是回家团年去了),当然,临走的时候巧玉以干妈的身份给孩子封了一个大大的红包,而不甘心落后的高虹也掏了一个红包(2000元)出来,也就是说,小宝贝今年第一次出来见干妈就得了7000元的压岁钱回去,这到也不是说李远强迫不及待地想让孩子来获得这个红包,只是初三就要回乡下去,而作为公务员的卿妹要过了大年十五才回来,到了初7就李远强一个人在家,他自然不能招待巧玉这一大家人。

春节晚会就要开始了,愿意看的人就到房间里面看,愿意耍的人就玩牌,幸好,巧玉父亲准备过了年开个简单的茶馆,虽然不一定想挣钱,但也可以作为一个消遣来做,年前就买了五副机麻来,要不这机器还不够呢。

院子里,500瓦的大灯打开了,光麻将就是三桌,剩下几个还围着玩纸牌,但张某不怎么愿意上去打麻将,也不想与年轻人一起玩斗地主之类的纸牌,实在是因为他们玩得太小了,麻将纸牌才10元,这样的小格不对张某胃口,而且这几年除非是有重量级人物参加的业务活动,否则张某一般都是不参与赌博的,而且现在这上面也只有盛俊才能与自己玩100元的格调,其他的人似乎还没这个实力。

也就坐在边上,看着他们玩。

“张哥,来吧,陪我们打麻将”,青苹才收拾完,正准备坐下来休息下,却只有盛大嫂和盛二嫂两个人,就拉着她们坐到最外面的一家机麻旁边,还差一个,发现张某一个人与盛老大一起闲聊就过来抓住他。

“哦,还是你自己玩吧”,张某实在是不想与娘们一起打牌,想了一下,又说道,“你要是让你盛大哥也打的话,我就陪你玩。。。几把麻将”

“盛大哥,你来打吧”,青苹坐到盛俊边上。

“哦,我等会要看春节晚会,我没时间。。。”,盛俊又何尝喜欢这样的场合,他作为正处级官员怎么会和大家一起玩10元的麻将呢。

“盛哥,你不是嫌小吧?”,青苹眼珠一转,继续问道,“我们就打现在流行的20元成麻吧”

呵呵一笑,盛俊有点奇怪,一场20元成麻下来身上没有几千块钱是很丢面子的事,手气要是再有点差的话,甚至还会输个三四千块出去,我知道老四对你们家还不错,这两年的情况也比以前要好得多,可要让你一下子拿四五千块钱出来打麻将的话,还是有点疼哦。

“这么吧,我们小点,打5我就来”, 盛俊干脆还就提高了价码,呵呵,这样肯定会让你知难而退的。

“五就五,谁怕谁啊?”,青苹很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话一出来,不仅是张某与盛俊,满场皆惊!

这可是50的价格啊,不是5元哦。。。

青苹拍了拍口袋,里面可正有巧玉和她母亲与婶娘给的三个红包,当然,最大的那个就是巧玉给的,怎么也是5000元,加起来也有6500,谁叫嘴巴甜不说,还帮着秦家两主妇干了一下午的活呢,三个人都很大方地给了红包。

不易察觉地摇了摇头,盛俊拉起张某来,“那还说什么,我们就陪小妹妹打四圈麻将吧”

“好好好,陪就陪,可还差一个啊”

对啊,这就不是一般人可以上的了,盛二嫂明显已经不适合了,巧玉高虹两个人自然不好与丈夫在一个桌子上打,也就只剩下一个人了(高正平不会成都麻将),张某看了半天,让大家等等,也就从房间里把同样得到不少红包的秦风华给揪了出来。

可听说是要打50元的麻将,小伙子的头摇得象是拨浪鼓一样,张某说道,怕啥呢,不就图个高兴嘛,劝他陪大家一起玩,反正也是消遣一下,你又不看春晚,不打牌不就还又是上网吗,就当陪几个哥一场吧。

大家每人发了20张纸牌当现金使用(不想让老太爷他们看见玩这么大的),定好座位,张某南风,上家青苹,下家秦风华,对家是盛俊。

庄家盛俊按动电动色子,边抓牌一边还在感慨着,“哦,都已经好多年没和老四打过麻将了,我记得。。。还是96年春节的时候吧”

已经悄悄站在旁边看的盛大嫂笑回道,“是啊,我知道,那回老四上场就把老五砍了一个9番牌,我记得可是2560,到现在他都还在抱怨呢”

大家都笑了起来,各自回味那个时候的情景,张某又给大家点了一句,“大家都是亲戚朋友,别伤和气,成都麻将。。。就五幺二四八,4番封顶吧”

当然了,50元4番就已经是800了,这对张某和盛俊还不算什么,但其他两个人就稍微有点大了。不过,一场牌下来,成都麻将一般也就两三番而已,除非是发疯了,也会连续出现四番以上的东西。

青苹抓完牌,嘴角上已经微笑了起来,手牌真的很不错,筒子7张2234578,万字5张77789,不需要的只有一张3条,属于一进张有听的牌。

上家盛俊打张3筒,大家不要,青苹摸进一张9万剔出3条,对面秦风华碰出,打张2筒,青苹碰出,已经落听了,給出八万,盛俊叫停,杠上一张以后出一张5条。

张某不客气地点了一下正想摸牌的青苹,“我碰”,想了半天直接杠去,还在笑青苹,“你呀,都荒了我两手牌,什么意思嘛”

“7万”,这么早的时间上,张某想都没有想就出了一张。

“等会,我杠!”,青苹把7万拿了过来。

这么一转眼的时间,三杠下去几家人又回到起点,唯一不满意的就是秦风华,他们三家都没杠钱收,但是我的牌最小,七八万绝张,手上的这个9万怎么办啊?

青苹杠上一张9万,是个好牌,怎么也得留着,随便选张七筒出去,手牌单将8筒。

这次,秦风华终于打出了实在没有什么用处的9万,青苹再杠,却很是轻叹了一口气,又是张七筒,自己亏大了,要是单将7筒就应该属于3翻胡牌了,只好又打了出去。

张某的牌就正是需要卡七筒,却没听,只好去摸牌,是张两条,想了半天,打出6筒,手牌对倒一四条与8筒。

转过来,青苹竟然摸到最后一张二筒,兴奋地杠去,却是一张独8筒上来,就很是轻松地示意大家,“我走了,你们继续”

秦风华忍不了就惊叹了一句,“哦,你三杠花啊。。。不就是满了嘛”,自己已经遭了150元的杠,还要给一个800出去,汗死!

张某与盛俊互相一笑,才第一把牌下来,这Y手气就这么烈啊?

。。。

这边二楼,巧玉正在看春晚,高虹则斜靠在沙发上轻松地把脚靠在前面的凳子上与巧玉谈笑着,整个房间里就她们两个人,说话也方便,毕竟一楼客厅里面人太多了点,也闹腾得慌,这样才清静一些。

巧玉拿出那件白狐皮来,问道,“你看这个怎么样?”

“哦。。。巧姐,我看看,什么皮啊?”

已经有点红眼的高虹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货,却也从巧玉郑重的态度和严密的包装中知道了一点,女人嘛,对于穿着来说,天生就是一个容易动情的动物。

“那你猜呢”,把整张皮放到高虹面前的椅子上,这样的位置正好让两个人都可以欣赏到。

看了几眼,又用手摸着来感觉,却并不认识,特别的地方就是那几乎棵棵分明的白色寸长银毛,用手插进去体会那种舒服的感觉,很是。。。似乎想占有一样的让人嫉妒。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道,“是什么我不知道,可这皮看起来真的很不错哦,是你的吧”

说这话的时候,空气中就有了一点淡淡的酸意。

“当然。。。”,巧玉看见对方的那点落寞之色,暗暗笑着,“不,这皮货。。。要是你买的话,准备出多少钱?”

“哦。。。这。。。是什么皮啊?”

“狐皮”

“啊?狐皮?还是银白色的?我。。。要是我买的话,就这东西,怎么也得出。。。两万。。。不,我出四万”,听到这话的高虹想了一下,给了一个价钱出来,“好姐姐,这皮是你的吧,要不,你让给妹妹吧,我出5万,成不?”

听说是白狐皮,高虹的眼睛开始放光,这可是好东西啊,我想要,用手轻轻摇着对方的手臂,“你都有好几件上等的皮草了,好姐姐,你就让给我好不好?我正好缺件外套”

“扑吃”一笑的巧玉还是没有忍住,高虹没有明白过来,问道,“怎么了?”

“傻Y头,这皮就是老公给你找来的啊”,指着皮货问她道,“看看,这够你做件外套的吗?要么你就做件髦领,要么你就这么放着,等再集两件来一起做外套”

傻了吧,本身外观一致颜色正好相配的白狐就少,哪找那么多来做大衣,这让已经开始兴奋起来并不断地磨梭着白狐皮的高虹只好叹气道,“真的是给我的啊,可哪找那么多来啊,那。。。我就只能做件髦领了”

“就是啊。。。”

拍了拍对方的手,巧玉的心思已经飞到了还在外面玩耍的男人身上,今天是大年夜,一大家子都集中在一起过年,明年这时候就应该到她家去过年,哦。。。

今天晚上怎么来安排住宿问题呢,虽然是女婿,可张某肯定不能和巧玉他们一起住,整个二楼也就属于巧玉与高虹两个人的地盘,那两小兄弟住三楼,秦二一家与巧玉父母亲住一楼,张某也就失去了住的地方,因为他不愿意与那两小兄弟一起去住。

临近零点,新的一年即将到来。

花园里面的年轻人都放下手上的活动,纷纷准备鸣放礼花等物,张某几个也明智地停下来。

小区里面,人群三三两两地出来了,不少人也在准备放花,秦风华与几个年轻人收拾着,抬出了四五个纸质的大包装盒,都堆到车道上,又把武器弹药分好,有的挂在树上,有的堆在地上,就等着时间的到来了。

从23点20分开始,普新主城区炸响起轰鸣的鞭炮声,此起彼伏的、众多焰火礼花等物搅合在一起,天空中被火光和兰色所笼罩,空气中开始弥漫着硝烟的刺鼻味道。

“放吧”,秦龙对后辈吩咐道。

“好类”,秦风华几个点燃鞭炮,20多个万响电光依次炸响,“空!!通。。。劈砺叭啦”的声音响彻云霄,与附近传来的巨大轰鸣相互交错在一在,很是刺耳。

斗大的礼花,一个接一个红黄绿等色交织在一起的菊花依次被抛到空中,28响的湖南浏阳河产红光小炮连续炸响在小区上空,霹雳传来,小孩子纷纷躲藏到大人的后面,或者仰望着,或者兴奋地跳着、闹着。

张某坐在花园里,边喝茶边观望年轻人(虽然他自己也应该属于年轻人之列),呵呵,这样的味道很好,轻松,又悠闲,总就想起自己小时候买不起炮仗(其实是家里买不起很多的鞭炮),就看着别人家轰鸣着鞭炮,还渴望地盯着别家的小孩子肆意地舞动着烟花,那个感觉。。。只能是嫉妒。

如今,到了现在,自己就是买个100万听了响又怎么样呢,没有什么意义,反不如看着别人放有味道些,这次老丈人就花了足足的三万元来炫耀财富,这些钱如果捐给农村那些山里无书可读的孩子们,也许更加有意义。。。

哦,哼。。。。长叹一口气的张某不知道怎么来表达自己的想法,也不能说他们是土包子一样的暴发户,穷怕了的人儿,怎么来表达富裕起来的兴奋呢,在中国,特别是中小城市和广大乡村地区群众的精神生活仍然极度贫乏,除了赌博与海吃海喝以外,似乎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火光下,鞭炮产生的青烟,迅速包围过来,弥漫得到处都是,呛人的硝烟,年龄大点的和小些的早就回到屋里,剩下的就是几个年轻人,而巧玉早就把窗户关紧,继续和高虹谈笑电视节目。

40多分钟过去,新年也到了,刺耳的轰鸣声音也终于过去了,张某的手机不断地在显示新的短消息到来,不用看就知道兄弟们还有手下的祝福,呵呵,新年新年,就是这么过的,有什么啊。

“哦,吃新年饺子罗”

几个年轻些的小媳妇各自端着托盘出来,上面装着三五盘热腾腾的元宝饺子和一大碗汤,还有就是各样的作料碗,酱醋等东西和碗筷等,张某笑问盛老大,“你现在饿了吗?”

摇了摇头,盛俊回道,“吃了饭都没走动过就在这里打麻将,哪里会饿呢”

不过,到了这会子,要是一点不吃肯定是想要与大家为敌,男人和小孩子们都自动汇集到餐桌前,各自坐好自己拿过一个调味碗来,就是不饿,那也得要意思三五个下去,不然还不是想找抽啊?

当然,要是真不愿意吃饺子的话,那末还可以选择另外一种也就是鸡蛋醪糟汤圆来吃,不过,场面上一般只有老年人才有这个待遇,倒不是说吃不起这东西,只是,又何必去麻烦做饭的那些个小媳妇们呢。

一个个小巧玲珑的元宝,看起来有点味道,张某也就主动挑了几个到自己的碗中,蘸着红油品尝了一下,还可以,肉少菜多,而且菜陷很新鲜的一种香味,似乎是。。。这是什么陷啊,张某问盛二嫂。

“这可是我们的青苹妹妹下午去河边。。。挑的荠菜做陷包的,味道还不错吧?”

“哦,这是荠菜陷的啊?”

盛俊惊讶地问了一句。

这时节,荠菜才开始抽长出两三片鲜叶起来,比之一个月后长成的时候最是爽嫩,小时候我们谁没吃过这东西啊?

现在的超市里就有卖的,洗得整整齐齐,挑得都是一色的两寸长,叶子又肥又长(都是化肥催的),可就是吃起来的口感和味道都不怎么样,当然,也没有初春时走到野外去挑的那种感觉。

野生的东西,虽然略微有点苦,但吃起来觉到是清爽异常,张某的兴趣来了,和盛俊分享了一整盘下去,狼吞虎咽的,好啊,老四,你别都抢到你那边去啊。。。

这看得几个年轻媳妇都掩着嘴儿在笑,盛二嫂最后勉强止住了笑,“大哥,张兄弟,你们还要点吗?”

“够了,谢谢,我吃饱了,吃饱了”,张某舀过两勺原汤来,满意地喝了两口。这种感觉很久都没有过了,野菜,我喜欢,可就真舒服啊。

按照历年的规矩,场面上的大一辈的都需要给这一家里面的小孩子一个红包当做压岁钱,张某早就计算好了,5个小孩子,一人一个500元的,又接受了孩子们的祝贺,大家皆大欢喜,图的就是一个吉利。

接下来,就应该是守岁了,但那是年轻人的事情,事先申明,我要休息,不喜欢守岁。

已经临近一点,孩子们带着丰收的红包回家了,盛家的年轻人也回去了,盛俊与张某人点头示意,初二到我家来继续过年,不就是这几天兄弟们好好地聚一聚嘛。

“好勒,到时候我去就是了,这么近的地方”,目送盛家这一行人转过街角,大家一起收拾好东西,准备要休息了。

二楼属于巧玉与高虹两个人,估计都已经休息了,两小兄弟住三楼,秦父招呼张某也去三楼住吧,你要实在不想这么早休息就陪我们聊天也可以。

不禁就是一个哆索,张某大恐,两兄弟加上两主妇有什么好聊的啊,说的无非就是老家今年遭了水灾,隔壁王二麻子家的老母猪下了十个仔,刘家的祖坟上钻一条碗口粗的蛇出来,吓坏了几个过路的老农。。。

“哎喲,我倒是給忘了,青苹闺女可还没有走呢,他正在她巧姐那呢,现在都一点多了,你还是。。。把她给送回家去吧,都这么晚了”,秦父突然想起青苹来,这可是一个头疼的事情,都这么晚了,大姑娘家的,还不回去。

要说起这Y来,秦父一直都有点疑惑,也不知道女儿是怎么回事情,对这Y这么好,虽说韩青苹与女婿之间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过,但这年头做事情就需要防微杜渐,可不能再出现一个什么高虹了。

可女儿就是不听,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要说是关系好吧,也不至于这么好,好到一起来过年的地步了,人家卿妹还不仅仅是下午来看看,晚饭前就走了。

“哎呀,你急什么呢,巧儿正和小高她们在一起呢,你这不是赶人家走嘛,大过年的,什么意思嘛”,秦母好面子,也不好说什么,即便她同样不理解女儿的意图,不过就这么赶人家走也不对,反正。。。巧玉与她们在一起的,又不会出什么事情,家里的房间还多呢。

张某人面对老两口的小小争执,也低头不语,拿出电话给上面的巧玉询问休息没有。

“哦,老公啊,你等会把青苹妹妹送回去吧,本来我说今天晚上不回去就在这休息了,可她毕竟。。。也不好,算了,最多5分钟,她就下来啊,你可得安全送回去啊”

巧玉说了半天,意思还是简单的,马上就要下来,你注意点安全,把人家送回去,可是大姑娘的,别让人家爹妈在家里惦记着不放心。

“好了,爸爸妈妈,巧玉说等会青苹就下来了,让我送她回去,你们也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到她家去”

张某人给丈母娘解释了一下,老两口子听说是女儿的意思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叮嘱了两句注意安全之类的话,也就招呼着收拾东西关上大门,张某就上二楼去接。

才走到门口,巧玉也就正把青苹送了出来,张某问高虹,却已经休息了,巧玉答应着,你也早点回来啊,明天一早上我们还要到青苹家去呢。。。记住,别给忘了,车钥匙、还有三楼的钥匙都给你。

哦,那你当心点,照顾着高虹,我就不进去了,送回来就直接到三楼去。

挎着小包的青苹走下楼梯,还回头说道,“明天你们早点来啊,我可就在家里面等着你们啊”

打开A6的车门,张某问道,“听说你家已经搬了,现在住哪里啊?”

这话问得韩妹妹黯然不已,砸着小嘴,抱怨起来,“哦,你都还记得我搬家了吗?”

“呵呵,我都已经两年多没在这里了,当然不知道罗,还是你来开吧”

小姑娘已经获得了C级驾驶执照,开这车还算可以,当然,张某人虽然同样有照,但技术非常的勉强,也算是中国特色吧,我是老板,平时还需要自己开车吗?

坐上驾驶位置的女孩,等张某上了副驾驶位置就轰开油门向城里开去,实际上她家并没有搬,还在老地方,离这里不到10分钟路程,可是却没有开向那里。

模糊间,闭着眼睛的张某也不知道她的新家在哪里,也就糊里糊涂地坐在上面等着她开到家。

“海度空间”,这是哪里啊?

怎么跑到城北来了,这地方我知道,应该是哪个世家子弟开的商务酒店,怎么到这里来了,你家不可能就住这吧?

“你想什么呢?”,青苹狡傑地反问,“我家为什么不能住这楼上,难道都是他们酒店的吗?”

这话说得到也没错,这是个15层的连体楼,而且现在的D市才开始时髦这个东西,与正规的商务酒店有些差距,并不是全独立的院子,应该说,酒店与后面的商业大厦是共同使用这楼,不过。。。

青苹直接把车开进院子,靠在最左边的车位上,保安光是看了看,什么都没有说。

张某不知道是什么,跟在后面走过石板路。

到了单元的楼梯口,青苹问道,“进去喝口水再走吧”

“算了,还是不去了,你爸爸妈妈肯定都已经休息了,反正明天早上还来呢”

“谁说的,这是我爸爸开的杂货铺的店面,明天早上我开车来接你们,可就不是这罗”

勉强一笑,这个事情。。。转身准备招呼一下就想离开。

青苹感慨地叹道,“两年了。。。我们也生份多了”

这话让张某忍不住就停了脚,默然无语地跟她进了屋,也就一个20多平方米的门市,全都堆的是啤酒和小食品之类的东西,走上阁楼,也是香烟等货物。

也就一张小桌子和一架简单的行军床而已,这就是你的房间吗?

“当然不是罗,我家还在老地方,这是巧姐那钱买的门市,爸爸和妈妈就合作开的这个店,反正妈妈那也没办法上班,全家就靠这个店吃饭了”,笑了一下,青苹给张某拿了瓶水,“我们这没卖茶,你就别客气了”

还是一个很小的地方,阁楼上剔除堆放的货物以后最多也就八九个平方,一个勉强进入温饱状态的家庭,唯一特别的就是现在有两个门市,这在将来是一个很有收益的地方。

“哦,与你们的差距很大吧?”

幽幽不已,青苹的眼睛已经通红一样,无奈地说道,“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觉得与你的反差是那末的大。。。我一直都想知道,为什么你就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成为一个富豪?为什么我家就不行。。。”

不管是与张某,还是巧玉在一起,青苹都感觉到了一种类似的情感,那就是怜悯,甚至说是可怜也可以,这让这个倔强的女孩很受伤,不仅如此,就连红包也收得很不爽。

张某转移话题,试图改变现在的窘状,“哦,晚上赢了万把块吧。。。”

“哦”,是这样的,青苹打牌的时候三个男人多少都输了点,也就赢了大约9000多。

不过,这更加让她难过,这些富豪们,一个简单的牌局就可以输掉三五十万的,似乎没事人一样的眼睛都不眨一下,可是自己的家庭呢,母亲下岗了,和父亲一起辛苦一个月也才挣千儿八百的。

有时候,青苹对这些暴发户和那些官员有点仇恨,也许是因为见过太多的贪官污吏了,父亲经常在家一边喝酒一边痛骂那些与奸商勾结在一起从大把捞钱的所谓国家干部。。。

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除外,自己,包括自己家庭的一切都是因为他才会有的,虽然现在还不能算是富裕,但也到了不忧生活也不愁学费的地步了。

我欠他这么多了。。。今后用什么去还呢?

“我也有一个新年礼物给你”,青苹笑着,脸上的笑容很灿烂,却也很诡异,可灯光下的张某还没有发现,非常平静地问道,“哈哈。。。你有什么礼物啊?”

“你闭上眼睛,从一数到二十”,青苹盯着对方的眼睛。

“好,我就闭上吧。。。。一。。。二。。。”

张某只好选择退让,顺从地闭上眼睛,开始数数。

奚奚索索的声音过后,张某第6感觉到了,一个身体靠了上来,细微而有点急促的呼吸,青苹的手从椅子后面围上了自己的脖子,温热的出气已经接触到了耳边。

睁开眼睛,只见胸前两只手臂缠绕着自己,还在小声地问着,“知道那个新年礼物是什么吗。。。就是我自己。。。”

从右边转了过来,女孩用嘴唇一点一点地吻着对方的脸颊,“三年前你就说过。。。我的初夜是你的,现在,就给你。。。当是新年礼物”

灯光下,张某有一点犹豫。

“别这样,青苹。。。”,坐得好好的,还翘着腿的张某有一点慌乱的感觉,也是说不出来的味道。

她已经不是那个青涩的小姑娘了,V脸还是V脸,小巧的唇,薄薄的一点淡妆,细嫩的皮肤都在诉说着一点渴望,却也不再有当年的那一点风尘味道,扑闪着的大眼睛被半长的头发给遮盖住了,身上的外套已经脱去,紧身的一件毛衣把身材衬托得恰到好处,应该有的全有。。。细柔的腰几乎贴着腹部滑过,加上还在不断地用丁香舌给予的感观刺激,已经有点把持不住了。

应该说,在本质上张某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更不至于达到柳下季的那个程度,否则也不会无耻地与高虹姐妹俩保持这种关系,只不过这与自己计划中的东西有些不一样。

在预定的想法中,这个女孩应该是自己将来在生意场上的一个帮手,一个以真诚感情架设起来的异性知己而不是情人,也只有这样才符合自己的利益。毕竟,一旦与之发生了超过友谊的关系,自己将少一个潜在帮手而多一个。。。需要去计划和关照的对象,这怎么也不是张某人的初衷。

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已经有两妻和一个情人,再多的话。。。自己可不是什么超人,也没有那个实力去应付自如。何况,再多的话也就不知道怎么去安排,也不能与高虹去交代,毕竟自己承诺过绝不再让一个女人进张家的门。

“我那是开玩笑的,是希望你当时不要再去做。。。”

还没有话完,张某的嘴就被乘机而上的女孩占领了,摇着头的青苹没有说话,也无法说话,舌头使劲地向前着,还是不得其门而入,也就含混不清地解释说,“呜,我又不是说要嫁给你。。。我只是。。。哦,想做你的女人而已”

“不,这样。。。对你自己很不公平的”,推开青苹,非常快速地摇了几下头,这样的确很不公平。

从感情上讲,这和楚慧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与楚慧的成熟大餐相比,这也许是更加可口的一道清爽凉菜。不过,与其说与楚慧那是偷情还不如说是一种互惠的关系,她需要的是自己支持她的事业,特别是需要在地下维持这种关系,那末她付出的就是召之即来甚至主动献身的代价,这没有什么说不通的道理。

至少在潜意识里面,张某就从来没有把娱乐圈的人看得很纯洁,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那也就不需要对高虹有什么过分的负罪感,这其实也是某年某月此事爆发以后张某坚持不对高虹道歉或者说是放下姿态的最主要原因。

在张德瑞心中,青苹虽然曾经做过三陪小姐,但最终并没有失身进去,而且,她还孝顺父母亲,又富有上进心,就这两条就值得自己去栽培,假以时日,就是非常有力的帮手,可以改变现在自己没有一个可以交付心事的窘状。大不了出一笔丰厚的嫁妆就是了,那末以后,她的丈夫及其家庭也将是自己的有力后援。

投资嘛,投资给人是最保险也是最有回报的事情。所以张某一直寄托希望给她,希望她能够学成,能够帖心地帮助自己,能够忠实于自己,但绝对不是这样献身给自己,虽然她的美丽甚至还超过了巧玉和高虹。

“在我心目中,你始终是一个小妹妹,是一个在无助时找到我。。。希望得到一点支持的学生妹,而不是一个情人,我曾经对你说过。。。我不希望在你毕业以前和你有什么,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张某努力强迫自己忘记面前的这是一个女人,眼神也就逐渐地清明起来,“也许,你现在抱着一种感恩的心,可是我帮助你和你的家庭并不是图这个,因为真是那样的话我大可以去包上很多的学生妹来。我需要的是毕业以后一个有着完整思维模式的女孩,她可以帮助我,也能够支持我的事业,但首先她应该是独立的,也应该是一位独立和成功的商业女性而不是象你现在这样以自身作为报答,否则的话,3年前我就应该和你。。。而不是等到现在,我。。。会当今天这事没有发生过的”

径直下了楼梯,走到门口又转身对青苹笑问,“还不穿起衣服早点休息,明天上午9点半我们全家都要到你家的哦,要是饭煮不好的话,看哥哥我怎么教训你”

“等等,。。。有事要和你说”

青苹从楞神中醒悟了过来,这样的结果有点让她在意料之中的感觉,还是追了上去,想了一下解释道,“哦,还有件事,我怕当着巧姐说不方便,那个宋。。。托我给你带个话,她说想见你一下”

“哦,她呀,不管她。。。你已经说到了,怎么做就是我的事情了”,推开门,张某看了一下仅仅穿着毛衣,脸上红扑扑的青苹,摇了摇头很是怜惜地用手探了一下她的额头和脸颊,可是这个亲昵的动作在现在的青苹看来就没有一点点邪念在里面,张某还说道,“快点休息,我要走了”

“谁说我住这里的,你还要送我回家的”

从行军床上抓起外套,一起出了门才说道,“走吧,送我回家去”

非常兴奋地挽起他的手向前走去,还偏着头问了一句让张某很是心惊的问题,“要是我们今天。。。在这上面开间房的话,你说明天早上高姐姐她会不会发狂地找人问啊?”

“哦,那她肯定会的”

甚至她还会上门来抓奸的。

想到这里的张某纵声大笑起来,张狂而又深重的笑声传得很远,与其说是一种放纵,还不如说是轻松的休闲。。。

(本篇赠送800字,所以想说点心里话给大家听。

对不起,最近好忙啊。

到了季末,又得上门找人收钱,我那位“垂直”领导威胁要考核扣分!

汗死,电话打烂了也没有人管你,上门去跑吧,一天最多三五千元入帐,狂倒。。。

这就是中国特色的个人贷款与信用品质,为了这么点钱,甚至公务员都会耍赖不还。反正我认帐,就是手上没钱,你等着哈,愿意上哪去就上哪去!

鸟!什么时候中国才能建立一个真正的诚信社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