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六卷纵横 70、礼物

zyzhy678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URL] 听到这里,张某的眼睛不由地就亮了起来,历史上这个时候的张某也刚刚才电大专科毕业,至于升本,那可是3001年的事情,现在的李远强应该不仅没有读书的勇气,也没有什么调成都的想法,看来,自己。。。不仅改变了李远强的收入,连他的思想也给开阔了不少啊。 看见张某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思索着什么,李远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听到这里,张某的眼睛不由地就亮了起来,历史上这个时候的张某也刚刚才电大专科毕业,至于升本,那可是3001年的事情,现在的李远强应该不仅没有读书的勇气,也没有什么调成都的想法,看来,自己。。。不仅改变了李远强的收入,连他的思想也给开阔了不少啊。

看见张某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思索着什么,李远强也不好催促什么话出来,只好边走边等。

“我虽然不认识省国行的人,但通过别人的介绍找几个来给你帮忙还是可以的,也花不了你几个钱,那你。。。舍得现在的收入吗?”

说的当然不是指国行的那一点收入,因为那才不到1万元,张某指的是山货那些事情,怎么说一年六七万还是有的,这个价钱别说是在现在的四川省,就在全国范围内也还是勉强说得过去的。

“是啊,我和卿妹都商量了很久,就是不知道这样是否合算”

“那。。。我给你算一下啊,现在的成都国行,一年也就不到一万五的收入,你目前加上工资收入一年最少也有将近8万吧,这个代价你。。。愿意付吗?”

到了成都以后,一切都将重新来过,虽然你现在还年轻,不怕适应不了,只是一年将要少大约6万多块的收入,这个代价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下来的,呵呵,笑吟吟的张某人看着对方正在焦急地进行盘算。

手机里面可就正有一个短消息,是三天前工行成都分行的代理行长曾洪志发来的,说工总行的风险总监蔡总已经正式调到国商行总行当党委副书记兼主持常务工作的副行长去了。这个消息来了以后,张某人还在取笑刘加才,你要是再坚持两年下来的话,别说是到成都去当个处长什么的,一年两年下来,凭我们几个和老蔡的关系,就是给你个省国行副行长当当又怎么样,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啊?

现在想来,这可是一个好机会,这几年,曾洪志跟随着蔡总得到了晋升,虽然现在还仅仅是正处级代理副厅级的行长职务,却是蔡总的铁杆心腹之一,原本应该是跟着到北京去的,没想到高层的变化这么快。

当然,蔡总这一离开工总行,曾洪志在工行里面肯定也是没什么好的机会了,估计曾洪志过不了多久肯定也会跟着到国行去的,有了蔡总这棵大树挡风,在国行想混得差点都难,虽然省国行的行长在短期内还肯定不行,但至少很快就会成为省国行副行长的,这样的官职,要是好好利用一下的话,李远强在国行的日子就不需要自己再操心了。

就是需要放弃目前的收益,这个。。。看你怎么去选了。

李远强可就还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好事到身,还在解释自己的想法,“我的想法是,要是再过两年去成都的话,肯定就很不错了”

你到是想得好,想这两年多挣点钱以后再到成都去,可惜世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又想挣钱,又想到好地方去上班,撇了下嘴巴,张某很不客气地问道,“你是想在这几年多挣点钱吧?”

这话问得很直白,李远强红了一下脸,“是。。。现在到成都去买房子很贵的,怎么也要20万,还要买电器家具和装煌什么的,总得要个三十多万。。。”

这还没有算上私家车的费用,小两口的意见争执不下,李远强从收入的角度上认为应该再多呆两年,背靠着巧玉这个发财的路子狠狠地赚点钱,过两年等孩子大点我们全家再去就是了,现在这么点钱,一拿出来买了房子就一个大子都没了,怎么在成都那地方生活啊?

卿妹可不这样认为,她觉得晚去还不如早去,特别是银行这单位,早去可以早点安下根来做事情,要么就你一个人先去成都安心工作,多认识点人,顺便再把房子收拾好,家具电器什么的就等孩子大点以后再慢慢添吧,我暂时在D市多挣点钱也好些,过几年你路子熟了,我再找巧玉帮忙给调成都就是了,这样的话,大家都轻松点,大不了那孩子先交给父母亲带两年。

想想,这办法还不错,就是。。。找人家两次好吗?

卿妹不由得大怒,非常生气地质问道,“。。。现在不去,要是等大家都去了以后还有什么位置啊?巧玉好歹还是我的死党,这么点忙又有什么不能帮的?”

张某不禁就笑了出来,李远强也很不好意思地问道,“张哥,那你说,我应该是现在去呢还是以后再去?”

怎么说呢,这话可就不太好说啊。

从生存的角度来说,大城市有着大城市无法比拟的巨大优势,毕竟也是人往高处走,就是晋升和各种的机会都要多得多,对小孩子的上学与发展也有很大的好处,可就是,你要当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那可就没什么油水了,虽然过得很清闲,可惜,钱少啊。

相反,小城市却还有些小城市才有的好处,不管是人脉还是关系都要比大城市好运做一些,至少你还能够靠着我们公司多挣点钱,反正在D市也还是有些机会的,主要是看你自己能不能抓住就是了。不过,现在成都房价很便宜哦,才1000多点一个平方,你要是狠狠心咬着牙买个三五套来下来的话,到3007年,保证你得到七八倍的收益来。

“从发展的角度来说,我个人认为,你去成都是越早越好,毕竟现在还年轻,到了新地方怎么也得熟悉两年热火一下地皮,这样对今后的发展很有好处,今后怎么也得混个正科级干部甚至是副处长才行啊”

听了张某的话,李远强有点不以为然,现在到了成都就是当个处长也才2万多的收入,我呢,在D市这里和卿妹一起做两个乡的“山货夫妻档”一年都有7万多收入,那算个啥啊,多混个五六年的,多存点钱,最少也是三五十万的收入了,可比那个什么处长不知道要高好多啊。

当然,这话不能这么说出来,李远强点点表示赞同对方的意见,“好是好,就是。。。”

“我知道,你觉得现在到成都去收入太少了,这边如果卿妹继续做山货的话需要再找一个人来帮忙,再怎么也要分一半的收入出去,你觉得不划算。。。总想全吃下来?对不?”

张某思索了一下,继续给对方耐心解释,“不过,我还是需要提醒你,现在的这个收入其实并不多,山货收入很辛苦的,虽然两个人一年可以挣六七万,但今后可就没有什么发展前途了,到成都就不一样,你看,现在的成都国行和你们的收入差不多,可是,人的眼睛要向前看,不能停留在面前的那末一点东西上”

现在的国行与大多数国有商业银行一样,职工收入上看起来还没有什么差距,就是省分行的行长一年的正规收入也才三万多而已,科长甚至还不到两万元,比一个普通员工多不了几个钱,看起来很是公平(当然了,灰色和黑色收入不算),不过,当3001年开始,国行正式推行所谓的“绩效考核”,就连续拉大了职工的收入差距。

级差,地域差这两座大山其实就是广大基层行的痛苦源头,更是80%以上的普通员工被勒在脖子上的绞索。

作为最大考核单位的省行占据了制高点,大肆扩大考核范围,肆意修改考核办法,目的就是一个,把尽量多的钱留在省行和省行直属行,广大二级分行就成为了案板上待宰的鱼肉。所谓考核,就是把全省内所有的员工按照各自的属性分为二级机构(省行部门、二级行、省分行直属行)、三级机构(县级行、二级行部门)、四级机构(储蓄所,县级行部门,也就是最低一级的考核单位)来打分,也就是说,把职工全部收入分成两部分,固定部分按月发放,考核部分在年初全部上划到省分行统一管理,按季依据自己所属的每一级的分数来一级一级考核给予下发(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也是所谓国有商业银行的人力及薪酬改革),说白了,就是按照各机构部门完成年初任务目标书的情况来进行量化数据,最终进行考核工资的再分配。

听起来很不错,可实际上呢?

首先,省行把总行下达的各项任务扩大一倍以上分散到各二级考核单位(包括地市分行、直属行及省行本部三块),当然了,最开始的时候也把这些任务加重到各二级行头上,给直属行和本部的任务不到30%,后来,这个办法遭到了各二级行的强烈反对,省行被迫改变办法,加大了直属行的任务,却还是存在严重的倾向性,因为省会城市的经济形势等硬件条件比二级城市无疑要好得多。

特别是在贷款的审核上,直属行项目随便批准,二级行项目本身就少,还要被省分行剔除一部分(因为国家給了贷款指标,不能超过的),这样下来,二级行也就得不到高分,钱自然就到了省分行和直属行去了。

最后,省行在广大基层行的强烈抗议下也就采取了分序列考核的办法,也就是把省分行本部、直属行分成AB等划分为三个序列考核,把二级城市分成两个序列来考核,才算勉强得到了基层行的认同。

但是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基层行的最基层员工都是受害者,因为他们需要经历省行-二级行-县支行-储蓄所-最后再到个人的5次考核才能拿到钱,大家都应该知道,凡是雁过。。。那可是要被拔毛的,何况还是5次之多。

列位看官,不要以为银行员工都是坐在钱罐和福海中,那是不现实的说法,也是总行发言人糊弄老百姓的伎俩,因为在发言人口中说的是平均收入(比如3006年某行人均收入7万元),可是钱都上哪里去了?

这些钱都到了大大小小的各级管理者口袋里面去了,据不完全消息,作为四川省的某国有商业银行,3007年各级人员收入情况是这样的,正厅级的行长收入多少不详(实在是笔者不知道,也不好妄加评论),正处级的部门总经理为35至40万元,二级行的行长为35至50万元,直属行行长为25万至40万元;正科级干部,省分行直属序列为约15至20万元,直属行的为15万,二级行的部门主任为10至15万,县行行长为15万左右;省行的普通员工7万元,二级行为4万元,县行仅仅3万元多一点点。

上述收入已经包括了全部的“五险一金”,也就是说,基层行的员工现金收入不到2万元。何况,省分行手上还有大量的“单项奖”可以作为调剂,那些钱最终还不是到了业务发展最有把握的直属行去了?

现在,你肯定还不可能看到这一步,可是国总行可能已经在开始酝酿这东西了,毕竟距离四川省国行推行绩效考核还有不到三年的时间,现在你去了成都就正好合适。

不过,张某对李远强的工作能力还是很清楚的,至少干活是一把好手,相比成都人的散漫和休闲主义来说肯定可以脱颖而出,三年时间,给你来个科长职务应该是可以的,至于3年后,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到不是张某蔑视成都人,只是因为成都人喜欢休闲,对于工作方面没怎么上心,能够在明天办的事情绝对不在今天加班完成,到了星期天,上级一般是找不到下级的,呵呵,那是我的休闲时间。

还有更露骨一些的表达方式,比如我们常说的,成都人是“吃点麻辣烫,打点小麻将,看点歪录像,找个野婆娘(呵呵,笑一下)”,这就是成都人的真实写照。

从生活角度上来说,张某人其实很羡慕这种休闲的生活方式,小富即安,不能说他们很过分,老百姓才不管这事呢,到了星期五晚上,众多的家庭纷纷组成车流外出到周边去过轻松的周末,这才是轻松的生活态度。

所以,相对来说,外地人到了成都以后都能够取得一点成功,最少工作态度上就很积极,这一点就能够取得上级的好评价,你真的到了成都,最多两三年的时间,好好地表现一下,多结交一点领导(也就是平时嘴巴甜点,在领导面前多装一点,再在他们的手上多撒点钱下去),保证你能够获得实际上的晋升,这对于你自己今后的生存和发展都有莫大的好处,你愿意去吗?

听了这话,李远强真的沉默了,自己一走,即便把孩子交给父母亲带着,卿妹一个人还能够把生意做下来吗,还不是要找一个人来继续合作,也得分钱出去。。。

“就你那点子出息!”

张某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使劲地点了他的额头一下,继续给对方洗脑,“长远一点!我再三给你解释,做人要长远一点打算,别光看着眼前的那么点东西,到了成都以后就是小孩子上学都要好得多。。。”

人活一辈子,为了什么?

不就是图个名利二字吗?

到了省行可以得名,以后还可以得利,就是眼前这两年辛苦一些而已,而且。。。何况到了省行以后,你就真的是管理层了,随便到哪个行还不是钦差大臣的派头吗?

“从成都到D市,坐大巴也就才两个小时不到,随时都可以回来照顾家的。换一下思维方式,这是你目前需要面对的最重要的事情,不要停留在D市这个地方困住自己的手脚和空间,熟人多、亲戚多是好事,但你现在才26岁多一点,到一个全新的生活环境里面去多接触些其他的陌生人,换一下自己的工作空间,肯定可以在人生经历上获得长足进展,个人的适应能力和生存能力也能够得到很大的提高。

现代社会是什么,说简单一点,就是一个知识爆炸与信息快速交流与融合的时代,要想让自己保持在一个较高的生活层次上,就需要不断地充实自己的能力,不断改变自己去适应新的环境和新的挑战,不断地去接触新的知识以获得自身能力的提升,只有这样,你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张某人恨恨地想着,现在的你,在D市是很不错的一个收入水平,可到了五年以后呢,一个小小的10级工资水平干部,年收入不过4万元,还过得很辛苦的,不管是家庭还是工作,累就一个字。

也许是因为你待在D市过长了,从小就没有接触到外面的人和事情,生存和社交圈子都太简单,我用手指头都数得出来你的死党,不外乎就是那三个兄弟外加两个姐妹而已,长期交往的人员也就那末十多二十个,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去看看吧,别窝在D市这个地方。

张某人在等待对方的答案,李远强想了半天,终于点头认可了,还是问了一句,“那末,我应该怎么调去呢?”

“这个事情简单,只要你说想去,大概。。。上半年我就给你搞定就是了”,对此张某很有信心,这是很简单的事情。

李远强觉得这样还是可以的,至少不需要自己考虑什么麻烦事情,就是。。。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样好的事情吗,“那就谢谢张哥了,需要花费的钱,我过两天给你送来就是了”

“钱。。。我当然要收你的了,不过办成以前我不收,免得到时候你说我骗你的钱”

呵呵,这样说才能让你安心,虽然花不了多少钱,而且那点钱也不在我的眼睛里面,但是我需要让你知道,天下没有掉陷饼的好事,就是有,也不可能就正好砸在你头上,想得到什么东西都要自己去争取,我最多帮忙把你给弄到省国行去,至于今后你怎么去发展,我是不会管的。

知道对方还没有转过来,你就慢慢地去消化一下吧,走回到家的时候还给对方透露了一个消息,“你们国总行新来主持日常工作的副行长蔡先生。。。与我有一点交情,就是去年结婚给我当证婚人的那个官,要是今后在省行干得好的话我会把你给办到北京总行去的,不过,那就要看自己的能力情况了,要是还这样没有上进心的话,我才不管呢”

这样一个信息绝对是震撼性的,李远强蒙了,这。。。这等的好事情,会掉在我的头上吗?

原本就是以为可以到省行甚至成都市行就不得了了,现在竟然。。。这个张哥竟然还与总行的高层有交情,要是。。。我真去了总行的话。。。李远强不敢再想下去了,非常痴痴地问了一句很弱的话来,“那我。。。应该怎么做?”

“简直笨死了,第一步就是写入党申请书!连这个都还需要我来告诉你吗?”

第一次写入党申请书未必就能够得到批准,但是这个态度是很重要的,至少是追求进步的表现啊。何况在国行这种国有大型商业银行中,虽然有了党票也不一定就能够获得职务上的晋升,但就在在上市以后,想要获得一个科级以上职务没党票那是万万不能的。

李远强还是痴呆地在坚持不懈,“那第二步呢?”

“第二步就是好好地去结交同事,多结善缘,不要轻易地去得罪人,毕竟你还是外来人口,平时多在领导的面前表现一下。。。OH!你都快要气死我了,实在不知道的话就回去问你老爸啊!”,张某要发疯了,这个死脑瓜子,要不是因为你是我梦幻中的前世,不海扁你一顿才怪!

李老爷子可是位老党员干部,虽然到老仅仅是一个正科职享受副处级待遇退休的干部,但最少也有很多人生经历,让他给你讲一下,如何在机关内部脱颖而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关键是你如何去实施这个晋升计划,那才是关键的地方,别象梦幻中那样,到了35岁你才想到要去入党,那可就什么都晚了。

“你明白了吗?但是,关于蔡行长的事情你不需要告诉国行里面的任何人,算了。。。这事到了你调成都以后我会告诉你的,知道了吗?”

“我明白了,谢谢张哥。。。”

话还没说完,门口正在张望着的郑慧卿就回头对着巧玉说道,“你看,我说他们是在一起吧,你还不相信呢”

巧玉正抱着四处伸动手脚到出乱看的小孩子,用手轻抚着小脸蛋,还开心地逗弄着,“看吧,这虎头虎脑的样子,简直就是翻版的李远强。。。就那事情,你妈还要让你爹去找他商量啊。。。把你爹你妈两口子给卖了还帮他数钱呢”

“谁说的我这么无耻啊”,走近一点的张某笑问了一句。

“还不是说得是你罗”,郑慧卿与后面的李远强迅速地交流了一下眼神,也就自己进屋去了。

“呵,这事情,怎么了啊这是?”,张某可就不明白了。

巧玉看看四处没有什么人在注意,也就低声地解释道,“哦,是这样的,卿妹说他们两口子收山货的时候得了一件很不错的白狐皮,本来是想自己用的,又怕浪费了,就想。。。让你看看,想不想要?”

张某被这事情给挑起了兴趣,白狐皮那可是好东西呢,就是不知道有枪伤没有,“我先看看吧”

“在房间里面,就在二楼,我先把孩子给他们抱一下,我们上去吧”,巧玉把孩子递给李远强,示意把孩子安排好了以后就上来,拉着丈夫上了楼梯,还在问道,“你和李远强是怎么说的”

“哦,这事情还算简单,我已经答应他了,准备上半年给他办就是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你看,李远强这家伙也该上进一下了,现在不乘年轻给自己刨拉一下,还要等老了吗?”

巧玉一直都对李远强有点意见,这事情张某就是在梦幻中也能够感受到,却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答案,这是为什么呢,以前可没有得罪过她吧。

“我怎么就觉得你一直都。。。似乎是对李远强有点意见啊?”,张某人想乘机得到一个解释,这一直都是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我想看看你到底和他有什么过节。

“哦,你也看得出来吗?我还当我自己做得不错呢,就是卿妹也才是这两年才感觉到的”,巧玉轻笑着,又摆了摆手才说道,“没人的时候我再给你解释吧”

这可是个笑话啊,张某很奇怪,卿妹当年。。。与我可是2995年8月才认识并且开始恋爱的,到现在也才3年半的时间而已,你说的是这两年,那不就是说最少在三年前你就对李远强有很大的意见了?

汗死,我当年可没得罪你啊。

“好,我们先看看那个白狐皮怎么样”

张某人与巧玉进了二楼房间,只见卿妹已经从里面拿出两口子当作宝贝的东西来,就是用一个外表很朴实的布口袋装好的一个黑塑料袋。

卿妹从提包里翻出一叠报纸来,小心地铺在客厅的地板上,自己蹲在边上把塑料袋一层层解开来,张某开口笑问道,“不就是个山货嘛,怎么这么小心啦?”

白了张某一眼的卿妹没有说话,自个在继续解开剩下的袋子,巧玉也就解释道,“这皮可金贵呢,听那老猎人说要防潮防蛀,还怕被偷了去。。。”

足足的5层塑料袋,当最后一个被解开以后,一股类似来苏水药水什么的味道和一点白色粉尘漂出来了,张某感觉一阵的头晕,看过去,巧玉也捂着鼻子向窗户边上移动了一下,顺便还把本来有的窗缝给开大了一点,这才继续张望着。

“对不起啊,这可是想了好多办法才解决了防潮防蛀的问题,我啊,用生石灰垫在外面的塑料袋里面,里面找人给抽掉了全部的空气,这一层塑料袋里面就是装的是来苏水,这样可就保存到现在了”

别说了,我都能够猜得出来了,这。。。和那个腌野猪等山货是有点不一样,那东西只要用盐水泡好挂在风口上吹干就是了,这个办法虽然土是土了点,但还是有效的,肯定是李远强想出来的点子。

由于没有真正制作出来,也未经专业的皮革揉制,两口子又不敢把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交给别人去制作,只好想办法自己保存下来,经过李远强不停地找资料问老师傅才想到这个方法,这张白狐皮算是完整保存下来了。

张某人看得有点激动,这东西看起来可真白啊。

从颈部开始,一张完成的类似狗样的皮被剥了下来,大约半大一条狗那么大的面积,除了腿部有点残留下的小血点以外,整张皮几乎就是一个颜色,毛几乎无损,很是光滑,忍不住就提了过来,却感觉到巧玉扑了一下嘴巴。

回头歉意地笑了笑,又转过来仔细地观察这东西,不停地用手来感觉皮毛,只见雪白的针状毛根根矗立着,最长的地方不到两寸,腹部淡肉色的地方则浅薄了很多,不过整体上的感觉很不错,最少没有血腥和令人发晕的肉臭味道。

心里却还在盘算,这东西是他们两口子给谁的呢,如果送巧玉的话我就无所谓了,要是送给我的话,拿来给谁。。。做件大髦领呢,这可真是麻烦啊。

“嗯,这东西。。。虽然,我不知道这东西的实际等级和价钱,但光是摸起来的感觉就很不错,卿妹,这个皮货,准备卖好多钱?”

不愿意不懂装懂的张某也就爽快地问道。

“这个不要钱!”,门被悄悄推开了,进来的李远强非常轻松地招呼道,“你要是说钱的话,我就不给你了”

“不不不,这东西。。。保守估计一下光皮都要值个四五万的,要是做出来的话最少也要卖十多万,我不能白拿你们的东西,没这道理”

这两口子是在卖什么药呢,嘴巴上拒绝这个礼物的张某还在想,后来实在不愿意去猜了,你们自己也会说出来的。

“张哥,这几年你和巧玉对我们两口子的关照实在很大了,我们都已经商量好了,这东西不给她就送给你了,就当作是我们的一点谢意吧”,卿妹笑吟吟地解释着原因。

“是啊,我们这几年光是山货都挣了15万,还不全靠张哥你的指点和关照嘛,所以。。。”

“停!”,张某看了一眼面前的两口子,小心地把白狐皮给放了回去,问道,“少来这套。。。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谁叫你是我儿子的干爹呢?”,李远强继续解释自己的理由,不过,这个理由似乎也有点牵强,巧玉是干妈,要说张某是孩子的干爹也还算说得过去,可也没见这么大的礼物来见干爹的啊。

“真的没啥事情,我们一直都想感谢你一下”,卿妹嘴角升起一点微笑,努力地给丈夫帮腔道,“真的。。。”

“还是算了吧你,当我。。。就和你儿子那么大啊?”

这话听起来很舒服,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张某人知道这两口子肯定有重大的事情需要自己来帮忙,否则现在的4万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的礼物,谁舍得轻易送啊。

“有什么话你们就直说,别搞得这么不舒服”,张某正色地问道,这样会让我很难受的,虽然我很想要这东西,虽然这东西也很珍贵,但如果想要吊我的胃口的话。。。那可就不是一个让我感觉到舒服的事情了。

“哦,是这样的”,李远强与老婆对视了一眼,快速交流意识以后也就面对张某解释道,“我是有件事找你帮忙,就是不知道你方便吗?”

“哦,对罗,有什么事情你就明白地说出来,不要给我打哑迷”,张某看着巧玉,心里面在怀疑,他们两个是不是和她有过什么事情呢。

不过,这也不对,如果那样的话,不如直接把东西给巧玉就是了。。。也就是说,也有可能,这事情是巧玉不能答应下来的,哦,这个巧玉哦。。。

拉着张某走到阳台上,李远强想了半天才问道,“张哥,我想问一句,听说你还想拍一部电影?”

对啊,这事情巧玉也知道,不少人都知道,回北京去就要开始准备了,就是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呢?

别是想也来要个角色吧?

“是吧”,呵呵,想到这里的张某笑了,你们两口子也想要出演个角色?

“那。。。是不是说,你又有好几年不回来?”

对啊,这是肯定的啊,光是电影都最少也要两年以上的时间。不过,这事情不仅是两年的时间。

张某私下早就计划好了,这两年过后自己也不可能再回来了,CTL的事情虽然要继续做,但自己不太可能继续套在华盛公司头上,那边的事可就正是加大建设力度的时候。。。不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有点怀疑,张某看了一眼正在犹豫的李远强,“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是这样的,我听说你这几年不回来参与公司管理,就是想问一下,你。。。这个公司的股东代表谁来做?”

哦,原来你两口子是想这个啊?!

嗯,有前途,比以前是很有进步了。

这个股东代表我可就还一直都在头疼呢,巧玉走了以后都有一年时间没有人代理我的股份管理了,现在,你们想要当的话,自然很不错,反正我也不怕你翻过天去,就是不知道你们找谁来当呢?

李远强,不会,他还准备到成都去呢,可是,又谁去呢?难道是卿妹想去当这个代表吗?

张某很诧异,在真实环境中,巧玉与卿妹两个始终抱住公务员的身份不愿意放下,现在竟然也准备下海了,可巧玉的情况不一样啊,至少那是因为结婚后有丈夫的支持作用,公务员身份不要也罢。呵呵,这Y也想和巧玉一样下海,“哦,难道你是说。。。你老婆也想辞职啊?”

“是啊,你看呢”,兴奋起来的李远强很高兴,听到他的问题已经初步认定有戏了,对于巧玉走了以后留下来的这个位置,卿妹已经觊觎很长的时间了,从小两口相互商量的情况来看,都以为张某人回来了这事情也就需要做罢,谁知道张某竟然还要出去几年,而这几年的时间足够卿妹获得充分的锻炼了,何况就算是两年时间吧,最少也可以得到100万以上的费用。还别说可以在这几年时间里接触更多的路子,那样的话,就算是几年后张某回来也不用怕了。

“那你们自己做好下海的准备工作了吗?”

不仅仅是那末一点点准备,张某到还没有想过那一年50万的费用问题,他想的是,在这以后将失去保障,完全依靠自己的能力去挣钱,不过转念过来他也就明白了事情的全部脉络是什么,这两口子商量的可是“一家两制”呢,李远强到成都去想争取获得在国企上的进步,卿妹可就开始想到巧玉留下的那个位置了,当然了,那个位置不是巧玉就可以答应下来的,因为需要我签署的授权书才能得到认可。

“我们已经商量好了,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了”,李远强早就问过巧玉了,知道她并不反对这事,甚至私下里面还在鼓动卿妹出来下海,别在那个什么技术监督局做了,虽说轻闲可就没什么前途,钱也少得可怜。

卿妹也是这个态度,进入华盛公司以后自己把手上的山货生意交给哥哥做,自己可以放心地去学习生意上的事情,要不了两年,有了经验也有了本钱,就完全不再怕什么了。

“两年甚至更多一点的时间,完全可以让她在生意场上获得充分的锻炼,就是一点,自己选择的道路。。。不要后悔也不要后退,坚持就是胜利”

张某还在给他灌输信念,却被李远强急促地给打断了,“那末,张哥,你答应了吗?”

“是啊,我留下这个职务来又没有什么人可以当的,不给你们给谁啊?”

张某笑了,这是好事情啊,自己倒还没有想过这方面的问题,看来这几年李远强也学会了向上钻营了,这样的话,自己还有什么可以操心的呢。

华盛集团公司的这个股东代表,郑慧卿后来一当就是6年,这么长的时间也足够她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商业女性了,这是张某非常满意的事情,自己也算是做了一件很对自己胃口的事情了。何况两家关系因为巧玉的原因发展得很不错,即便在张某正式退出华盛集团公司股份以后,郑慧卿也离开D市到成都用多年积攒下来的钱开了一家小公司独立运营,两口子过得很是幸福,全然没有梦幻中那样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吵上两句的火药生活。

“哈,好啊,张哥,你答应了就好,我这还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呢”,李远强忍住激动,从墙角又提过一只口袋来,拿到客厅里面,再次打开来。

上面满是小眼的黑盒盖子开了,一只黑不溜秋的动物,毛绒绒的,看起来不是很起眼的小东西终于解脱出黑暗的控制,得到自由的小家伙猛然立起来,还呲着雪白的牙口向周围的人抗议道,“汪汪。。。”

狗?

这是个什么礼物啊?

张某满是疑惑地看着李远强。

“张哥,这可是好东西哦,藏獒,你肯定听说过吧”

“这东西就是藏獒?我看看。。。”

确实,前世中的张某仅仅听说过,光是八分之一血统的藏獒就可以卖个二三十万,现在。。。这个是真的吗?

别是假的吧?

似乎知道张某在想什么,后面传来了卿妹的声音,“这是我们两个去年12月路过九寨沟的时候。。。在一家藏民那里买来的,肯定不是纯种,但最少也是八分之一,当时那个老藏民缺钱,我们两个一共给了5000块,还谈了两个多小时才买来的,后来还差点就没钱回家了”

“这是狗的身份证明,上面写的是狗父母亲的名字,还有这家藏民的姓名,我们都找人看过了,应该没错的”

李远强拿出了一张纸,上面全是藏文,张某不认识也不知道是个怎么回事情,难道买这东西还需要出生地证明吗?

不过,有一点自己知道,这东西看家是个好东西,虽然不是纯种(纯种藏獒一般人有钱也买不到),但是八分之一也很不错了,自己又不是投资什么的,就当作看家护院用吧。

“哦,你们两口子怕是早就在准备这个礼物了吧,还过路呢,我就没听说过冬天到九寨沟去吹风的游客,算了,看你们这么上心地来讨好哥哥我,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吧。。。”

“好,那我就。。。多谢姐姐,姐夫罗”,卿妹非常高兴,这下,自己的两个愿望可都达到目的了,上次跑黄龙可真没错,虽然前前后后花了足足10000元,可这个代价与即将得到的利益相比简直是小菜一碟。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张某私心里愿意这么做的,不然的话,就是给上10条真藏獒也不会同意的。

从一种特别的情感上来讲,以前,张某有时候就曾有一种试图把卿妹从李远强身边抢过来的想法,特别是在95年的那些个时候。

这是没有办法去改变的地方,不管怎么样去刻意地压制和避免与之见面,却也还是非常的想见到她,甚至在与巧玉同居以后还多次出现过这些梦靥。。。但是,正常人的理智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便自己用强迫甚至其他的卑鄙手段去做成了也不可能达到长期占有卿妹的目的,因为对方最少在比较长的时间里不可能接受自己。

这也是他们结婚的时候张某不愿意回来观礼的原因,远离他们一家人,远离他们两口子是自己最好的选择,即便今年李远强的外婆可能会过世。。。自己也不能主动去看。

到了后期,随着事情的变化,张某渐渐淡化了这个意图,也就逐步没有了这个非常危险的想法。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原则,不去破坏李远强的家庭及他们的生活,这同样也是张某愿意支持他们两口子去发展和多前进几步的原因。

平心而论,卿妹其实肯定应该属于那种并不漂亮的那一种类型女人(因为漂亮的话,作为一个老实人的李远强未必就能够顺利娶回家),个子也不过才一米五八,很是普通的一个女孩,走在大街上,纯粹就是见面过后不一定想得起来的人物,她的死党巧玉也是一样的情况,最多就是皮肤稍微白一点而已,个子稍微高一点,这是张某人私下里把她们两对比过N次的事情地方。

可是到了现在,两个人的差距就已经非常大了,刚港府生过孩子的卿妹,即便穿着再怎么得体,就是再怎么举止大方也无法与现在的巧玉相提并论,巧玉这两年工作上很轻闲,感情上虽然有点小挫折,但生活节奏上的悠闲和相对奢侈的生活也就充分弥补了这个损失,而且人靠衣装,佛要金装。。。没见巧玉一年最少也要穿5万元的衣服嘛。至于什么法国香水,意大利服装,还有来自瑞士手表等奢侈品。。。那就更加不要去说了,那些都是卿妹不能去比较的东西。

而在潜意识里面,张某也非常非常地希望李远强能够出人头地,但也知道强行把他推上去的后果是什么,暗自祝福他们,独立其实是最好的事情,这几年给你们一个机会,每年最少也有三五十万的额外收入,以后我还是尽量少搀合你们的生活。。。

路给铺好了,就看你们自己怎么走了。什么事情都需要自己去学,钱挣多了对父母亲肯定也就很宽松了,不在是手长衣袖短,也算是我还那一世的养育之恩吧,“那。。。你们两口子可别让我失望啊”

“那是肯定的塞,张哥你就放心好了。。。那我们就先出去了”,看见张某已经蹲下来看小狗狗,李远强和卿妹一起出去了,巧玉则独自欣赏那件狐皮。

强行把藏獒抱了起来,小狗狗与这个人还不熟,疯狂地准备反抗,不断试图扭过头来亲吻一下这个男人的手,张某自然不会让它得逞,粗暴却又很有效地把后颈上的那点皮给提起来,可怜的小狗狗。。。摇晃着自己的头还转着圈,可就是咬不到对方,非常郁闷ing~~,最后只好暂时停止,等待最后反击时刻的到来。

不行,张某把小狗狗放回大纸盒里,关上灯,还在训斥它,“哼!你还想做坏事,我先让你这小东西饿上两天,看你还认不认我(当主人)”,现在它还小,也就必须给顺利驯服才行,不然越到后面就越麻烦了,饿。。。也就是对付这些动物最简单的办法。

张某把狐皮重新简单地给包回去,毕竟现在还是冬天,不存在变质腐烂的问题,故做轻松地问巧玉,“这个东西。。。我回去收拾一下给做件大髦领出来,你看是给。。。”

“哦,那你准备给谁呢?”

巧玉知道张某人的意思,他是想让自己主动提出来把这狐皮给高虹,就你这个商量的态度也是尊重自己的意思,只不过,我到是想看看你在我不表达意见的情况下怎么来处理这个东西的归属。

“要不。。。”,张某可真的着急了,半天没有说出口,头上甚至还冒出了一点点热气来。

微笑着的巧玉忍住笑,还是决定放过丈夫一马,也就上前轻轻劝说道,“瞧你这个样子,不就一件皮货嘛,还是给虹妹妹吧”

“哦。。。”,感觉到似乎降下天籁之音的张某看见对方狡桀的笑容就明白自己已经上当了,不过在心里面还是感激她的善意,面子上互相过得去才对,嘻嘻一笑,表示自己知道了,很感谢你的理解。

“虹妹妹正在三楼休息,马上就要吃团年饭了,我们去看看吧,你把这个也带上给她看看”,拉起张某的手,巧玉主动叉开了话题。

“好啊,我们走吧”,提着口袋,拿上去给高虹看。

照旧是花园里面,正在紧张地准备着年夜的大餐,小孩子们已经在开始零星点响炮仗,到处传来清脆的电光鞭炮的炸响,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已经接近18点了,可能晚餐就要开始了吧。

女人们早在半个小时以前就已经停止了战斗,下场洗干净手后纷纷帮助收拾桌子,摆放杯碟的,拿椅凳的,收拾火炉的,洗碗的,反正人手也足够了,盛俊与老父亲在一起谈论现在的国际局势,他们两个对于这个相对有共同语言,其他的男人们则难得找到这个机会互相来评论今年的收成(或者是收入)如何,又在议论明年的前景怎么样。

这是整个盛家第一次这么整齐地聚会到城里来过年,加上小孩子足有二十五六人之多,作为老大的盛老太爷主动招呼大家围坐,老一辈的坐房间里面,年轻人在外面就可以了,按盛老太爷的说法,“青勾子娃儿些哪里会怕冷,这里是我们几个老家伙的地方,除非是敬酒,别来打搅我们的(清静)”

高虹因为特殊原因被特许坐到了盛母的旁边,别看巧玉也是这家的主人,她就只能与嫂子妹妹们坐在外面。再看过去,李远强两口子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张某点点头,这才是对的,过年怎么也得在自己家里面陪老年人才对啊。

今天的晚餐是非常丰盛的,过年嘛。

依次是冷、热、锅、汤四样,煎炸馏蒸、爆烧烤炖,样样手段都用光了,谗得坐在张某旁边的两小舅子很想先就品尝一下这些好东西,看见大家都危襟正坐,两个年轻人抽动了一下鼻子,假装喝茶。

“好了,诸位,还是我来说话吧”,作为主人的秦龙晚上就不准备喝小作酒了,拿出瓶装的四星金江大曲,现在自己能够喝得起了,不至于还喝自己做的酒,“老规矩了,我们大家开门三杯,大哥你就别喝了,多喝点汤吧”

汤,是非常富有营养的好东西,虽然盛老太爷忍不住多看了那些个价值150元一瓶的东西,强行咽下口水也端起山药排骨汤来,含笑着与大家示意。

与在外面与别人喝酒时非得闹个天翻地覆不一样,团年酒属于轻松的任务,能喝也愿意喝的可以多点的,喝过三杯后随便找人喝就是了,过年嘛,喝得吐天拉地的就很不好了。

男人们举起杯,互相点头示意,把开场的三杯酒给解决了下去才安心下来慢慢地品尝美味。

年景好,收入提高了,秦母操持起来也轻松多了,与以前在乡场上费力地准备年货杂物不一样,桌上既丰盛得多,毕竟也是巧玉的家嘛,女婿第一次上门来过年,怎么也得好看点,别让高家给看轻了,这是秦家的想法。

这样的想法,很正常,变换到桌子上,也就变成了16道正菜,12碟冷拼,还有四汤,足足的34份主菜,下面的几个女人流水一样的上菜,目不暇接的,都不知道应该挑什么菜了,盛老太爷叹了一口气,“今年的菜式丰盛啊。。。多亏了年景好,也是你们这些年轻人孝敬得好哇”

坐在窗户边的盛老太爷发表了感慨,他虽然去年就被检查出了轻度脂肪肝,酒肯定是不能再喝了,在老妻的强烈要求下也戒了四五个月,可菜我得多吃啊,何况还是一个老地主分子。

去年年初,老太爷从盛俊那敲诈了300万的现金去,除了买房子和家具用了110万以外,剩下的钱老太爷就全都投放到民间借贷上面去了,虽然老党员还不至于放那能逼死人的驴打滚,可按照国家法律规定的200%同期存款利率也是大约18%了,何况这价钱在农村地区还是很低的,所以手里面的那190万已经变成了220万,这让老太爷很高兴,今年给儿孙们准备的压岁钱可就宽裕了很多。

到现在,老太爷的嘴巴可就更刁了,与当年受苦受难时过年才能吃到两毛五一斤的猪肺炖大萝卜相比,不好吃的菜。。。就坚决不吃,甚至看不都不会看一眼的。

听到这话,坐在外面的盛老太爷两个儿子抿着嘴儿不说话(女儿一家当然不在这里过年了),仅隔着一个窗户的男人那桌纷纷忍住笑,坐在旁边的盛俊母则出面劝道,“老头子,还是吃点这个吧”,挑了一块烤排骨给他,顺便把丈夫面前的茶水给满上了,示意多喝水多吃菜,少说话。

“姐夫啊,我敬你三杯”,巧玉的堂弟秦风华端起杯子找上门来,听到这话张某就觉得头疼,一看就要昏倒,这可是8钱重的杯子,特别可恨的是,这四星的金江大曲竟然还是52度的,哦,你想要我的命吗,见面就想喝三杯,这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杯酒要喝呢。

在这里面,盛俊的酒量最好,怎么也得有个将近两斤的量,张某次之,可能有大约1斤半吧,另外,比如秦巧玉父亲两兄弟和盛俊弟弟盛程都差不多有一斤或者八两左右,其他的也都不怎么样了(当然,这里没说女人的酒量)。不过,虽然酒量还比较好,但张某知道,酒是穿肠毒药。。。这东西应该少喝,能不喝是最好的,平时也少有喝醉的时候,但是,似乎过年的时候一点酒不喝也不对。

“好好,我们两杯吧,好事成双就可以了”,能够推掉一杯是一杯。

这就是张某的处世哲学,能够简单处理的事情就绝不复杂化。

就好象他平时的作为也是一样,其实还有很多的挣钱机会,只要能够黑下心来,不知道还可以多挣多少钱来。只是张某不愿意这么去做,一是不愿意自己最终成为一个黑心的商人,二是有很多事情不愿意费脑袋那么麻烦地去想这些事情。而且,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很多时候还是相对低调一些比较好,因为他一直都觉得,钱这个东西多挣一点可以,少一点,只要人过得轻松一点也未必就不是好事。

秦风华可马上就瞪大了眼睛,“张哥,那朗个得行哦,三杯就是三杯,见面三杯,这是我们这的老规矩了”

“不喝可以吗?”,我可是你哥啊,少喝点吧。

“不,我可是诚心诚意地来找你的”,秦风华摇着头,还在劝道,“我们这是过年第一次在一起喝酒,你就真的这么不给面子啊?是不是因为现在是大老板。。。”

“哦,你的话都说到这了啊”,张某很是无奈地端起杯子,想了一下,把面前喝茶的空塑料杯倒掉水,依次给自己用空杯映了三杯进去,然后才说道,“你说话,说完了,我陪你一起喝最后一杯就是了,这叫。。。话在酒中,谁叫我是你哥呢,但是,你要是说不清楚的话,那就全部都是你的罗,莫说我没给你说清楚哈”

“哦,好啊”,秦风华胸有成竹地端起第一杯来,“第一杯酒,这是我们过年的时候第一次在一起喝酒,祝张哥你,新年新气象,再展宏图,明年多挣钱,是多多益善,这杯酒我就先干了啊”

一仰头,8钱的酒儿就全都下去了,用虎口擦了下嘴巴,还把杯子斜下来亮相,表示自己没有藏私。

“好,满上!”,张某主动拿起酒壶给他满上。

“这第二杯,你是我哥。。。我就不说其他话了,祝你明年如意地抱上个小宝贝,我就提前祝贺你了”

“应该,应该”,不知道张某是在说谁应该,又应该个什么,嘴上哈哈着又给对方满上酒,等着下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