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六卷纵横 68、闻名不如见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后世里面,中国的著名企业和商标都被非常无耻的倭猪和更加无耻的高丽棒子给抢注了不少,特别是汉语域名推出以后更是如此。

想起来,竟连中国的端午节都要变成高丽人的传统文化节日,地图上的四川版图都变成所谓六韩控制下的区域。。。

寒,恶寒的张某决定帮助改变一下这个现状,你们的什么三星,甚至连汉城都得变成我控制下的域名,这事情就交给小舅子去做了,单独成立一个公司来做这事,就当我投资一个新的企业,嗯,GOOD,就这么办!

“这样吧,我准备成立一个新的企业,执行总裁就交给你来做,包括你的那个网吧在内注册资本200万,我都给你做,但在管理的时候必须给我找些人来到网络上去看看,凡是美国人的、日本人的、还有高丽棒子的什么企业域名、还有,凡是稍微有名一点的企业商标你都去给我找来,只要是他们没注册的,全部给我注册了先,到了每年年底的时候列一个名单来给我,我按一个域名1000元来奖励你,具体怎么分钱那是你和你那些小朋友自己的事情,我不管。包括商标也是一样的,你去到工商总局给我大量注册去,年底的时候费用算我的,成功一个商标我给3000元的奖励,但是全部域名和商标都得注册到这个新公司的名义下去,这事情我就给你算3年的合同,3年后我再和你谈下一步的事情,到时候有利润的话,我就给你分30%”

就算3年的时间,你应该给我找来不少于1000个吧,呵呵,到时候,一个我最少要卖十万八万的,还得是美元,多的也得50万吧,这么算下来的话也就不少于一亿美元了,而自己才花这么点钱,就算是三五百万人民币我也不怕啊。

“你想干什么啊?”

高虹不理解了,这是想干什么啊?

“很简单啊,我就是想出口气,我看他们三个国家就不爽啊,凡是他们的企业我都不喜欢,就这么简单,这其实也是锻炼你弟弟的工作能力,要是他这三年把这事情做好了,不仅可以熟悉工商和网络操作,还可以练习与外界的交往,再说了,这样一来,他还可以管理几个人,对领导能力也是一个锻炼嘛,反正我也不求在这上面赚钱”

“这样嘛。。。”,高虹看着弟弟,等他表态说话。

他这话其实还没说完,但高正平听起来觉得还可以,域名嘛,这好做,也就每个域名建一个网页而已,内容也不需要很多,就是占领就可以了,哦,随便找几个兄弟来做就是了,一个1000块,一年总得干个千八百个的,也就是100多万了,这事简单。

就是。。。商标注册自己还不是很熟悉,不过姐夫这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不仅能够锻炼自己的能力,还可以接触外界熟悉一下这些程序,最少还有奖励啊。

“好,我答应帮你做”

这是姐夫找自己做的事,要是自己做好了。。。是不是以后就可以跟他混了啊?

“这就对了啊”

张某端起汤来示意自己在庆祝,“任何人做生意的时候都需要掌握一个原则,在做得大事以前如果没经过锻炼也没经历过一些磨练那是不可能一步到位发大财的,除非是中了大奖,可惜你一没这个运气,二来,你就是拿到大奖也用不好啊,用不了几年就会又变成一个穷光蛋的。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张哥”

你的意思是。。。我需要再锻炼两年,多积累一点社会经验和工作经验,甚至还可以锻炼一下自己的管理能力,“那是不是以后,我就可以跟着你干啊?”

“当然了,只要你改了现在的这个做事没计划又没恒心的脾气,不管是我,还是你。。。两个姐姐都会欢迎你到公司来的,毕竟我现在很需要靠得住的帮手,你是我弟,不信你,我信谁去啊?”

端着汤碗的张某斜着看了他一眼,见他正在思考也就没有催他,拿起勺来给高虹添了一点汤又夹块炸鱼給她,嘴巴一呶示意多吃点。

“好吧,张哥,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回去我就这么干啊。。。不,我明早上就坐飞机回去”,兴奋起来的高正平,巴不得今天晚上就回去召集死党来筹备这个事情,却忘了今天已经是腊月29了。

“混小子,高兴起来就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明天就过年了,让你大年三十回去,不知道的还不骂死我啊?”,说到这却不知道自己该到哪去过这个年,去年和前年都是与巧玉在一起过的,今年。。。自己就应该是一大家子人了,大年三十也就是明天该到哪去?

“等会,我接个电话”

打开手机看,却是个不认识的电话号码,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喂,我是张德瑞,请问你找谁?”

“哇,你没猜出来吧?我是青苹啊”

“哦,你怎么换号了啊?”

张先生已经忘记了,现在的手机消费可不是个小数目,漫游费和长话费加起来可就大约五六块钱一分钟,回到家的青苹当然会选择放弃成都的号码而用D市的。

当然,自从使用北京地区的手机号码以来,张某人从来也就没有换过,不就一个月千八百块的嘛,虽然身上长期揣着两个手机,不过现在的张某人也不需要自己去缴电话费。

“新年好啊,今年怎么样,学习还顺利吧”

好什么啊,这半年来,韩青苹每天晚上都睡不着。

两年半大学生活下来已经成熟了,不再是那个口称张某为奸商的那个小姑娘了,加上同学和社会对她的影响,现在的她,已经蜕变了,至少在思想上是这样。

两年没见过张某,更加让她认定了这个人对于自己人生的重大意义,何况就是前两年火爆异常的那部由“张哥”亲自制作的电影也让她出现了动摇,有时候,就准备撕毁与秦巧玉的“君子协定”。。。

谁叫我是个女人而不是什么君子呢?

传言说,此人财富已经更上了一层楼,听说影片的总票房已经接近10亿人民币,就算只收入6亿元的话也要挣不少钱,这是自己需要的男人,虽然小姑娘还没有说出口。

如果说两年前同意暂时离开是因为家庭的原因,那末现在的韩青苹早就在懊悔这两年的时间了,要是不去上这个大学的话。。。是不是孩子都应该生出来了呢?

同样,这个高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出现的,应该。。。就是我离开以后吧。要是早知道。。。他能这样来安排身边的两个女人的话,那我可就真的亏大了。

秦巧玉,你真活该啊,虽然耍手段把我給逼走了,可后门还是进了一匹狼,哈哈。。。

幸好自己没有对同学们说起过这事情,真要是这样的话还不被她们用口水给淹死啊,光是一个制片人都是她们的偶像人物了,还不要为了不辜负两个女人而毅然顶着压力改变国籍的“诚信行为”了,她们都在说,要是能够嫁这样的男人(有钱、有名,又年轻),别说是一个女人,就是和两个三个女人一起来分丈夫又怎么样?

哦,她们这话说得可就真勇敢啊。

一年半,还有一年半的时间我才能回去,可自己不能不讲信用,张哥知道这个约定的,要是现在就去的话我会被他们看不起的,这个脸不能在张哥的面前丢。

“还好吧,这样,我有事问你一下,初一有空吗,到我家来吃饭吧,我们家里面都怪想你的”

只不过是一个问话的机会而已,他回来明明就应该是到秦巧玉家里过年的,自然不可能在年初一这个时间上到自己这里来吃饭,也是个非常牵强的借口。

张某当然不能这么做,不过今年过年就很不好安排了,原定在巧玉家过大年三十和初一,初二再开始四处活动,现在高虹姐弟来了,大家再到秦家去肯定不太好,而到别人家去更是不好,自己这里又没有地落脚。

为啥,现在有了钱还要在哪过年这种事上这么烦啊!

有点动心,绝对是有点动心,可自己一去就是4个人,而且。。。这面子上也没办法说啊。

“谢谢你爸爸妈妈,我实在。。。还是初。。。下次吧”

“那我上次给你说的事呢?”

“哦,都已经办好了,我这次给你带来了,全是他们的亲笔签名和我亲自拍的录像带”

《天降救兵》的导演曲文杰、原著张德瑞,主要演员张风屹,陈道铭和曹盛明5个人都录了一段录像带,每人出面说了两句话,都希望韩妹妹能够学习好,更青春,早点毕业等等的祝福话,这是张某給她20周岁的生日礼物在去年年底专门做的,虽然在时间上已经稍微有点过期了,但这东西还是很有纪念意义的。特别是,如果这东西在她同学面前显摆了以后。

“那我什么时候拿呢?还是麻烦你。。。送一下吧”

“呵呵”

苦笑了一下的张某不太好说,明天就过年了,这个要求真是有点过分了,要是高虹没在到还无所谓,自己去一下也就是了,“这样吧,你有空吗,等会来拿吧,我就在华盛的招待所住”

“哦,好吧,现在4点半,5点半我来吧”

“谁呀?”

高虹忍了半天都没有问,最后等挂了电话还是终于出口问了一句,听起来很象是个女的哦,自己又没有听说过,女人毕竟是很敏感的。

“哦,是我父亲同乡的女儿,上次说她想要曲导他们几个的签名,我给她准备好了”

“好了,老公,我们都吃完了,下来怎么安排呢?”

“休息一下,我给巧妹打个电话先”,张某准备先联系巧玉再说下来怎么办。

竟然不在服务区?

Y的,跑到哪里去了?

又给盛俊妻一个电话,结果说早就已经出来了,想了半天都不知道她上哪里去了,只好与姐弟两先回招待所,张某坐下来先招呼着。

看见丈夫不断变换号码四处找秦巧玉,高虹暗笑着,和弟弟耐心地品茶聊天等他的结果,“老公,你别急啊,慢慢给秦姐电话吧”

这话说得,别是跑到哪里去玩了吧,在郑慧卿那里?!

坐在一边给李远强家拨电话,果然,李远强说巧玉抱着孩子和郑慧卿一起上街玩去了,闲聊了两句正准备挂电话,李远强问了一句,你初二有空吗?

“怎么,老弟,你想请客啊?祝贺你,连儿子都生了啊,我到是想来,不过实在是对不起,今年的时间安排稍微有点紧,那么卿妹电话是多少?我找巧玉有急事,她的电话不通”

张某人记得,历史上李远强郑慧卿两人都是3000年才开始用手机的,不过自从自己意外来了这里以后,96年开始他们就和巧玉一起做了两个乡的干货生意,这几年下来总有个五六万块钱的净收入,手机也该装备上了吧。

不过张某不知道的是,今天实际上他已经被巧玉给“出卖”了,两天前她就已经和韩青苹谈了一整天,具体是怎么说的只有两个女人才知道,可怜的张某。。。

自然,接听电话的郑慧卿说我们刚才是在一起的啊,可巧玉早就走了,现在也不知道上哪去了。

现在的韩青苹正在过来的路上,得到召唤的她觉得自己现在已经不算是违背诺言了,何况秦巧玉都已经这么说了,这样做也好符合自己的愿望。

也不是秦巧玉愿意这么做。

一个正常的女人,绝对不可能去主动找一个女人来给丈夫生孩子的,只不过目前的局势很不好,虽然丈夫眼下对自己还尚好,可惜自己不能生育啊,这是威胁自己地位的一个定时炸弹,没准,哪天丈夫就会以这个借口来离开自己。而诺大一个家业就要最终落到高虹生的儿女头上去继承。。。

何况旁边还有一个什么表姐在时刻威胁自己的位置,这些事,光是想一想就会感觉很害怕的。

真到了那一步,自己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当然,这事张某也有很大的责任。

他没想过巧玉竟这么敏感不能生育的事情,因为在他的想法中,过不了几年就可以到美国人那做手术了,这也就完全不再是个问题,自然也就不会去关注这个事情。

张某最终还是没找到秦巧玉。

坐在招待所里面,大家暂时休息一下,高正平跑到边上的网吧混去了,房间里面就剩下夫妻两。

招呼服务生来先安排着把被褥东西收拾好,准备假如找不到巧玉就暂时在这里住一晚上再说,心里却还在痛斥,说好晚上一起到你爸家去的(秦家已经搬到D市来住了),现在已经5点半,还不来,想干什么啊,手机也不通,真想不清楚是为了什么。

“老公啊,秦姐还没有找到吗?”

“哦,可能是走到哪。。。手机没信号吧”

“明天你怎么安排的啊?”

“明天就和我一起到。。。嗯,还是稍微等一下,等把巧玉找到再说,你暂时休息一下,你。。。还怕没地方过年吗?”

抿着嘴巴的高虹忍受不住想笑的感觉,还是打趣地反问丈夫,“是吗?怎么看你。。。都不象是准备好了的啊?”

这个。。。要不是你来得这么突然的话,我肯定没有这么狼狈的,真要是不好安排的话明天大年就带你们参观水库,然后到酒店吃年夜饭,晚上回宾馆,这样总可以了吧?

“真要是不好办的话,我准备明天上午带你们去看看公司的水库,晚上就在。。。”

“有大过年的。。。到水库去的吗?”,高虹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丈夫,你这话可就有点奇怪啊。

面对这个问题,张某简直没话可说,就想找个地缝让自己钻进去,谁叫自己在这里没家呢,巧玉,你跑哪去了?

“说实话,你应该知道的,我在这里没家里人,本来到这来就准备到巧玉家过年的,但你和正平来了,我觉得你们去是没什么,但怕你们和她父母亲不太好。。。所以我。。。”

“哦。。。是这样啊。。。真对不起,老公,我真的忘记了”,高虹站起来,看见丈夫的神色不是很好,也就伸出手去环着他的腰,“对不起啊,老公。。。”

“没什么,本来就没你什么事,这样好不好,我们明天就出去看看公司,走累了就到酒店吃年夜饭。。。”

摇了摇头,高虹叹了一口气很是幽怨地问道,“老公啊,为什么你总把我当作一个小孩子呢,我知道你一直都认为我很不成熟,我们三个在一起都有好久了,别人怎么想。。。我到是没什么,可我一直都把秦姐当作自己家里面的亲人一样,当然,她对我也很好的,你为什么就有顾虑呢?这会,秦姐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缠住手了吧,明天我们都到她家去,又有什么不方便的呢?”

这话很让某人感动,真象是她说的这样吗?

看着对方的眼睛,似乎没有什么做伪的可能,至少眸子里面看起来很恬静,古井无波的脸上应该很是真诚。

“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真的,老婆。还是你给她发个短消息吧,就说。。。你已经到了,等她回来请你吃D市最有名的山货,她可是山货专家,手上很有一些储备的东西啊”

“真的吗?我到是想要看看,秦姐手上到底会有什么好山货啊”,高正平已经推门进来了,听到这里就大笑着说道,“哈哈。姐姐,姐夫,我也要吃,我要吃野鸡、野兔,野猪,还要吃那个。。。什么。。。野羊子”

“混小子,什么野羊子啊,那叫麂子”,张某的心情比较好,吩咐高虹道,“你给巧玉发短消息吧”

“好的”,高虹很理解丈夫的心情,也就拉着弟弟不去打搅正在继续打电话的张某。

暗自思踌了半天,张某还是不能明白这是为了什么,脸上苦笑着,不让自己的情绪传染给妻子,也就进里间去继续给巧玉打电话。

冬东的敲门声传了来,高正平笑问姐姐,“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肯定是秦姐回来了”

打开门,正准备打招呼,高正平的笑容却僵住了,因为来人自己不认识,大约也就20出头的一个年轻妹妹,一米六多一点高,现在,这个身高的女孩子在江南地区很是普遍,也不算是太矮了,头上梳着短发,两寸的刘海,上身粉红色的短毛大衣,领口处显出一件紫色的毛衣来,脖上围一个暗花浅色围巾,下边是件黑色热裤,曲线映在眼里面,那是恰到好处啊,红扑扑的脸上也正挂着笑,嫩白的肌肤似乎可以用手拧出水来一样。。。

就这么几秒种的时间,姑娘已经不满意了,收了笑容仔细瞟了对方一下,很是奇怪地问道,“我张哥呢”,接着又极不耐烦地问了3个字出来,“你谁啊?”,还把眼睛往里面瞟,试图看看张某在那里。

高正平楞了半天,却也反映了过来,“你又谁啊?”

“我找张哥,我是他。。。妹妹”

笑话啊,谁不知道我张哥家里没什么亲戚,要真是有的话我早就认识了,还等你现在才来呢,哦,这个小Y头看起来还很不错哦,至少皮肤上比鲁妹好得多了,还在意测着的高正平回头向里面喊了句,“姐,来了一个小Y头片子,说是要找张哥呢”

“谁小Y头片子啊?你是怎么说话的呢?”,正在纳闷的韩青苹听到这话不禁勃然大怒,高声质问他道,“你谁啊,怎么在我张哥房里?”

“我是他弟弟,我到是没听过我张哥有什么妹妹的,这大过年的,你别是。。。”,高正平十分怀疑地看了对方一眼,似乎是说,别是个上门来打秋风的什么人吧?

“不和你说了,我张哥呢”,不想再纠缠下去,虽然韩妹妹心里还在猜这人是谁。

“哦,对不起,我先生正在里间打电话,请问你是。。。”

高虹走过来了,看见丈夫正在里面打电话,想来先看看是谁来了,当然,在看到对方是个小姑娘以后也就猜到她是谁了,刚才丈夫不是说有个什么小妹妹找他要演签名什么的嘛,笑着问,“哦,你是来拿张风屹陈道铭他们签名的吧”

“哦,是的”

别说了,看见一个大肚女人说自己丈夫是张哥,韩妹妹当然也就知道对方是谁了,也就问道,“你是。。。高姐姐吧”

“是啊,你是。。。”

“我叫韩青苹,是张哥。。。他的熟人”

“哦,那进来坐吧,正平,去喊一下你张哥”

高虹不知道韩青苹的情况,也不知道以前是怎么回事,也就礼貌地把对方給让了进来。

张某出来了,看见两年没见的韩青苹就点点头,主动招呼坐下寒喧起来,而心中有鬼的韩青苹不知道怎么想的,有点心不在焉地回答着对方的问题。

坐在一边上的高虹可是看出了一点门道,这小姑娘怎么魂不守舍的啊,满心怀疑地悄悄打量起来。

“哦,给你准备的东西。。。我去给你拿来啊”

粗枝大叶的张某并没有在意这些,也就进里面去找东西去了,顺便还叫上高正平,“你给我帮忙搬下东西”

看见丈夫和弟弟都进去了,高虹也就问她,“来点水果吧”

已经放下局促不安的韩青苹稍微欠了欠自己的身体,答道,“不了,谢谢高姐姐”

“韩。。。青苹是吗?我叫你青苹行吗?”,继续削着火龙果的高虹看似不经意地问道,“青苹,你。。。是张,哦,就是我先生的。。。”

有点烦躁,真的感觉到有点烦躁了,韩青苹很不满意张某人的这两个妻子,一个在两年前就这么问过了,最后还把自己给逼走了,另一个呢,从来都没有见过,到现在初次见面也就这脾气,总想知道我和张哥是什么关系。

哦,还有那个什么宋晓雯也是一样的,烦不烦啊,她以前只当了张哥几天女朋友也是这样问到底的。

我不还没做什么吗?

怎么,我看起来就象是一个非得和你们一样进张家大门的女人吗?

但还是咬着牙问答她的问题,毕竟,这人名义上还是自己的嫂子呢,不能不客气一点点。

想到这里,也就回答说,“我父亲以前是张哥父亲的同学,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韩青苹的脸稍微有点红了,因为两天前秦巧玉私下就找到自己,在话里话外竟然暗示自己应该主动点。。。接近一下张哥,还不断提示自己注意,现在还是张哥的私人行政助理,我们都已经是老熟人了,相互之间还是知道(信任)的,还说什么现在人心隔肚皮,应该小心点啊什么的。

至于那个约定嘛。。。。现在已经两年多了,也就应该结束了。到了现在,韩青苹才发现秦巧玉这是为了什么,当时自己还不明白当她有什么好心呢,原来是。。。这位都已经快生了。脸上真的发烧了,这个秦巧玉,想干什么呢?

难不成,她不能生育吗?

还是想让我这知根知底的人继续给张哥当行政助理?

这些个有钱人啊,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没有获得什么内容的高虹也就暂时放弃了问题,“哦,是这样的啊,奥,对了,下午是你约我们到你家过年的吧?”

“是啊,下午是我给张哥说的”

反应过来的韩青苹开始认真审视起这个二嫂来,原来这就是那个我走了以后从后门钻进来给了秦巧玉一记闷棒的高虹啊,呵呵,我得仔细看看再说。

半长的头发,瓜子脸,小叶眉,嘴唇不算大,耳朵也不怎么样,脸上甚至还有一点点的浅白色雀斑,可能是因为怀孕的原因吧,看不真切她的实际皮肤怎么样,总之一句话可以描述一下,也就是一个小巧玲珑的南方美女,可能年轻就是相对于秦巧玉的优势吧。

失望,真的很失望。

看来张哥的审美水平也不怎么样啊。

我还以为真是个超级美女什么的呢,不也就我和一般大的小姑娘吗,看不出来,张哥竟然为了这个女人废那么大的力气到巴基斯坦去完善婚姻手续。

“哦,高姐姐,明天。。。你们准备好了吗。干脆到我们家去过年吧,在这里张哥也没有什么熟人了,反正到哪里去过年都是一样的,我爸爸妈妈都有好几年没见过张哥了。。。我们全家早就想欢迎你们来了,这不,他们都让我来专门请你们的”

韩青苹虽然知道这本身是不太可能的,但也要假装不知道,说了这么半天的假话,就是准备以此来测试一下高虹的反应能力,至少可以看看她在张某人心目中是个什么味道。

“这个啊。。。”

高虹有点不好说,明天就明显应该是到巧玉的家里去过年的,毕竟我们夫妻三人是一体的,今年到巧玉家过年,明年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到江苏过年了,其实这肯定也是丈夫的意思,而且。。。我们也没有那个必要(去韩青苹家),想清楚的高虹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她,“是这样的,今年我们全家回四川来肯定应该到秦姐家里面去过年的,毕竟。。。要是不去的话,有点说不走道理,你说是吗?”

“哦。。。”,假装失望的韩青苹还是继续追问道,“那末,大年初二呢?总该可以了吧?”

面对着异常诚恳进行邀请的韩青苹,高虹无法再次直接拒绝了,丈夫和她家既然是通家之好,也就实在是没有理由不去,只是这事情自己不熟悉也不知道该不该去,何况丈夫这次回来肯定还有些安排的,这是两头为难啊。

“哦,这事情还是等他来安排吧,我这里也不熟的。。。”,还是只能推脱给丈夫去解决,非常歉意地向前倾了下,还是想缓和一下这个尴尬的局面,也就把手上削好的火龙果放在不锈钢盘上,换把餐刀准备切下去。

“我来吧,高姐,你不方便的”

韩青苹已经初步到达了自己的意图,这个高虹啊,其实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知道,什么都拿不了主意,完全就是张哥的一个花瓶而已,呵呵,她对自己可是一点威胁都没有,哼。。。以后,看我怎么来收拾你。

接过餐刀,灵巧地划开,切成八片后又放回不锈钢盘上,还在解释自己与张某人的关系,“其实,我和张哥。。。以前我一直都是他公司的,到现在,都还是他的私人行政助理呢”

这话一说出来,高虹的脸色也就快速地拉了下来。

私人行政助理?

因为大多数北京华盛公司招收的人员基本上也是后来才到的,所以这事知道的人还不多。

可虽然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她,但作为张某的妻子当然听说过这事情。至于张韩两家的关系是怎么回事情虽然还不清楚,不过,这个韩青苹与秦巧玉之间的那点子“纠纷”也多少听说过一点。

这是一个威胁,一个非常重大的威胁。

韩青苹现在也才21岁,正在读大本,学的还是经济管理,丈夫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和这个女人牵扯上了,虽然已经两年多的时间都没有来往过,但光是听说丈夫为了她不仅出钱给推荐读大学,现在还专门找到那些个明星给她做签名和录像就很能够说明问题了。

丈夫是在觊觎她的美色吗?

虽然她不过才是一个“青苹果”,但假以时日,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定时炸弹。即便仅仅因为上辈人之间的交往也不就正能够说明他们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吗?

哎,如何来解决问题呢,拒绝让她去接触丈夫是不可能的事情,没见人家是丈夫的私人行政助理嘛,这样下去还不知道两年后是个什么结果呢。

不过,看起来。。。正平似乎对她有点好感,是不是。。。可以让正平去帮助解决这个问题呢,要是我給帮助撮合一下的话。。。真要是这样的话。。。丈夫也就不可能再去吃小舅子的“窝边草”了,这就是最简单的釜底抽薪啊,特别是那个小鲁,真不象是我们高家的人,简直和弟弟一个模子里面出来的,一点不知道上进,整天就知道玩,要不是老妈看见人家大闺女的已经和弟弟住一起了,哼。。。

不过她实在是高看丈夫了,因为张某眼下就正在猛吃那个“大舅子”的窝边草,也幸好这事没成,要是真这样的话还不知道后面是什么结果呢。

“哦,是这样啊。。。”,高虹暗自胡乱思忖着,如何能够把这个可能的威胁迅速地扼杀在摇篮里面,稍微舒展了一下脸色也回复了自然,把切好的火龙果推到她面前,“来,吃点水果吧”

“好的,谢谢”,韩青苹用牙签挑起一块,还在客气着。

张某人从里面翻箱倒柜地从皮箱里面找到东西,和弟弟一起出来了,走到沙发上坐下以后把用塑料薄膜套好的VCD碟片和几份海报签名递了过去,这才解释道,“哦,都害得我找了半天,却在最下面的那个里,给你,都在这了”

“谢谢张哥”,面子上的事情一点都不能假,接过来的韩青苹脸上带着“激动”的笑容,马上就打开来看。

“这是他们几个的签名,这是录好的录像带,我让人给做成VCD了,都在里面了,大约是20分钟”,一一指点完了的张某靠在沙发上,也挑起一片水果来吃。

“太好了,谢谢了”,韩青苹收好东西又问道,“张哥。。。明天大年你是怎么安排的呢?爸爸让我来请你们去一起过年,要是不方便的话,那就初二吧”

“明天。。。确实不行,刚才我和你巧姐和高姐都商量过了,明天就在他家过年的,不过总的来说,今年我们的时间都有点紧,初二是盛大哥家,初三是刘二哥家,初四是王三哥家,初五和初六是我和老五办的”,到了初七才行的,不过这样的话。。。,看了一眼对方,也不好说出来,人家好歹也是上门来请的。

“哈哈,是你说的,初一你可没安排哦,那就这样吧,大年初一就到我们家吧”

真诚,真的很真诚。

态度很不错,韩青苹继续笑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这是一个漏洞。

但是,初一能到你家去吗?

和高虹对视了一眼,这个能去吗?

还没有回答,门口又敲起了门声。

高正平开了门,却是提着大包东西的秦巧玉回来了。

进了门还就高声抱歉道,“我都不知道虹妹妹来了,也不早说一下,我好来接你们啊,正平,就是你的不对了,来之前怎么也不给打个招呼啊?”

“秦姐,哪的事情啊,我姐说,要给你和张哥一个惊喜”, 高正平边解释边接过东西,还瞟了一眼。

“小鬼头,这里面有什么好看的,全都是你说要吃的野羊子啊”,秦巧玉笑着打趣道。

这话把大家给逗笑了,高正平只好尴尬地陪笑了两下。

秦巧玉本来就准备在今天把去年给积攒下来的上等山货给提出来的,也就是去年秋天以来收的好东西。

布口袋里面也就野兔野鸡和野山羊与野猪后腿各一个,多的东西都放在父亲家里去了。

去年以来,这些山货生意都全交给郑慧卿和李远强两口子继续做,年底的时候,郑慧卿一样准备了最好的四五个当作礼物,这下好了,家中的干货也就齐了,父母亲也就不需要再去预备这些东西了。原本都准备放到家里去的,可刚才接到短消息说高虹来了,心知不好的她也就只能回来了,主动给张某一点电话就去把这些东西给分出来一点,准备交给韩青苹当作礼物用。

“青苹,挪,我听说你来了就给你也准备了点山货,晚上带给你爸爸妈妈,就当是个小礼物吧”

“奥,谢谢你了,秦姐”,韩青苹站起礼貌地表示感谢。

“好了,我们还客气什么呢”,坐下的秦巧玉又问道,“虹妹妹,你什么时候来的?”

“下午三点多到的”,高虹点点头。

“哦,明天就都到我家去过年,都不能跑的哦”,亲热地拉着高虹的手,仿佛关系很好一样。

瞧这话说得,可她这话。。。似乎是在邀请韩青苹一样。

眼睛转了一下,韩青苹竟然也主动地答应了下来,“我可也要来的哦”

“哦,当然了,你怎么能不来?”,秦巧玉这话似乎很正常一样。

听得张某不禁就皱起了眉头,什么啊,明天是大年三十,怎么说,青苹也应该是在自己家里面过年的。

“那后天就到我家过年吧,我爸爸妈妈都想死你们了,大家都去啊,不然。。。”,韩青苹立刻就顺杆向上爬,“不然我就拿着棒棒打上门来请你们哦”

“好吧,那就初一到你家去打搅一下你爸爸妈妈吧”, 张某转身过去看没有提出什么反对的巧玉,很是无奈地摇了一下自己的头,还是答应了下来。本来,大年初一也应该在你家的,既然你都没有意见,这样的话,那我还说什么呢?

“现在都快六点了,我们到哪里去吃晚饭呢?”

秦巧玉看见三个人都在沉默,也就主动问起来晚上怎么安排,可张某三个人现在还不饿呢,没有人回答她,这让秦巧玉只好又出面提议道,“还是到后山上的那个鱼庄去吧,青苹可不能走,你自己给家里打个电话,晚上就陪我啊”

“下午三点多才吃的鱼,换个什么吧”,张某只好解释了一下,“看看现在街上有什么新的好味道没有?”

“大街上到处都是年夜饭,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不如就把这些东西拿到招待所让他们给收拾出来,还是就在这里吃吧,明天我再拿一份给韩叔叔就是了”,巧玉问大家有什么意见没有。

“好吧,巧姐你安排就是了”,高虹只好点头表示同意。

“那就这样吧”,张某转身对小舅子道,“我们去把这东西提到招待所餐厅去吧,让他们给收拾一下,你们先聊着啊,最多一个小时就下来吃饭”

“好,你们去吧”,秦巧玉拉着高虹的手和韩青苹继续谈论起一些话题出来,不时还在关切地问高虹的情况,看起来很是和睦的样子。

这让在一边看着清楚的韩青苹暗自是冷笑不止,我的老天爷哎,张哥找的是些什么老婆啊,个个心眼细得比那头发丝还要细密,这家里面的两个女人是怎么回事情啊,亲热外表的下面还不知道是怎么勾心斗角呢。

这两个人,在谈笑自若与虚假的互相体贴后面实际上就全是冷漠的敌视,虽然还没有表现在外人的面前,特别是没有在张哥面前表示出来。

已经感觉到非常寒冷意味的韩青苹充满犹豫,对自己真的进入这个家庭以后能否生存下来都有点怀疑。至少我现在还不够狠,也没有那末的无耻,更加不能把无耻的事情做得似乎一点无耻都没有一样。

这样的家庭,俺绝对不来。。。真的是不想来了。

却说张某与小舅子,一起安排好晚餐以后,找了一个清静的地方坐着闲聊。

一直都没有回味过来的高正平问道,“张哥啊,你下午说的那个办法能行吗?”

问题当然不是说能不能注册成功,而是以后能不能获得利润,10万美元啊这是,也就值80多万人民币了,商标还好理解,但是谁个企业愿意花这么多的钱去买个域名回来?

“可以的,反正你也不用管其他的事情,只要你给我注册回来就可以了,钱也不少你的”

“我不还是有30%吗?”

怎么能说我不管呢,已经细算过帐来的高正平还是不理解,除非是个什么大型企业有点子什么网站,一般的很多单位可都没有呢,即便现在互联网早就开始火爆起来。

“这事情,我说赚钱就肯定赚钱,你是我聘请来的经理,老板怎么说,你就应该怎么做,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啊?”

张某自然不去和他说以后的事情,那个时候,网络可是一个庞大得不可想象的财富源头啊,光是提供搜索服务的谷歌,每年利润都是按照上百亿来计算的,要不了多久以后搜狐之类的中国公司就要到美国去上市了,那个火啊。。。不过,可惜自己不是这方面的专家,真可惜啊。

所以,现在去抢劫域名回来是稳赚的事情,现在和你说了也没用。

“哦,好的”

在旁边是扭妮了半天,还是没说出来。

“有什么事你就给说出来啊”,张某有点奇怪,你小子有什么事不能和我说,“记住啊,在这个世界上,到目前为止,除了你爸爸妈妈和你姐以外,就是数我是你最亲的人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和我说?”

张某不断地在给高正平灌输自己才是他最亲的人想法,也就是在试图培养他与自己的感情。别说,真到了5年后张某与高家开始进行全面冷战的时候,已经遭到了严重“毒害”的高正平即便面对来自高家和亲姐姐的压力也还是坚决不表态(反对张某),还严厉地禁止自己的女朋友出面去附合意见,这里面虽然也有经济上的原因,但张某这么多年来的苦心经营也应该算是很有价值的事情。

“张哥啊,我是想问你,这个韩。。。是谁啊?”

意思当然不是问这个人叫什么,而是。。。与你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别让我这当弟弟的不好做。

“你这是想说什么呢?”,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斜着眼睛看着高正平。

“我是说,她。。。和你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哦,是你姐要问的吧?”

“不是,张哥,是我自己问的,和我姐没有任何关系啊,我是想。。。呵呵,认识她一下”

“你已经认识了啊,不是还和她说过话的吗?”

“呵呵,张哥,你就告诉我吧,你和她有没有什么。。。那个关系,我绝对不和姐说,我保证,不然的话,你就打我”

“切!你想什么呢?先告诉你啊,这个。。。和我没有任何的特殊关系,第二,你小子。。。是不是想脚踏两只船啊?”

“脚踏两只船有什么不好啊?你不也是嘛?”

“混小子,有本事就自己搞定,但我先警告你一下,要是自己摆不平的话别找我麻烦啊,这Y脾气可烈着呢,当初你秦姐也被她害得头疼脑花的”

把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还问,“你愿意去认识她吗?”

听得高正平直咋舌头,这Y够厉害的啊,冷战了一下,高正平摆了摆手,“这个太猛了点,算了,张哥,你就当我没说过啊”

“就是,你得先把自己的稀饭吹冷,再把现在的女人摆平了,这样再去说其他的事情,别到头来什么都拉下了”

张某在谆谆地教导着小舅子,你不能和我比啊,我手段多多,钱也多多,自然能够让你姐甘愿当小,但你能行吗?

“等你有了钱以后,你想怎么干,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