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六卷纵横 66、摩顶受戒

zyzhy678 收藏 0 7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URL] 第三次上景屏山的张某是与巧玉、蒋志勤一起来的。 因为张德瑞告诉巧玉,齐塔寺主持谟云大师和监寺悔诤两个人自己都认识,可以找他们给求个签来。 巧玉知道这些不可信,但还是很感激丈夫的体贴用意,这也能够说明男人还是心疼自己的,虽然对这事没什么特别上心的地方,可仍然主动挽着丈夫的手走上那水泥板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第三次上景屏山的张某是与巧玉、蒋志勤一起来的。

因为张德瑞告诉巧玉,齐塔寺主持谟云大师和监寺悔诤两个人自己都认识,可以找他们给求个签来。

巧玉知道这些不可信,但还是很感激丈夫的体贴用意,这也能够说明男人还是心疼自己的,虽然对这事没什么特别上心的地方,可仍然主动挽着丈夫的手走上那水泥板路。

张某倒不是主动来炫耀财富的,因为距离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出世就只有不到三个月时间了,也应该来找大师给还没有出生的孩子求个名,买个符什么的。

但是走在蜿蜒的路上,就觉得有点不对。

怎么,竟然这么冷清?

一路上就没有见到几个上山进香的,以前这个时候虽不是最挤的时候,可到了大年二十五的时候总得有个千儿八百的人来吧?

心中有点不好的预感。

回头疑惑地问小蒋。

老板,我这几年一直都和你在一起的,怎么会知道啊?

进了大庙门一看,眼前的景象真的很。。。凄凉。

以前进门就可以看见山门两边的各种侧房(小和尚住的)没有了,全是烂砖碎瓦和黑色的断木头,一眼望去,就连最主要的四癜三堂也损失了大多半,只剩下唯一的大雄宝殿还矗立旁边的几个小平房和一片瓦砾之间。

本身这里面绿化和植被都很不错的,现在连树也少了不少,从断头看去,有的是烧焦的,有的则是斧砍的,30多棵高大的白杨早就没有了,后面山坡上有一点点残墙还显示出这里曾经是寺庙。

快步走过前面被人工清理出来的一条小路,两边的石头和砖瓦还历历在目,满是水渍和烟火的痕迹,仿佛在诉说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水火之灾。

大雄宝殿的前面算是清理出了一片空地,可似乎没有人愿意去扯掉荒草一样,杂乱无章地从缝隙中间向四周疯长。原来还有30多个僧人和20多个水火道工,放眼望去也就只有三五个小沙弥在艰难地对场面上的乱石进行清理,可那才都是十五六岁的小家伙,明显力量不足。

看见三个陌生人走过,一个小沙弥抬起头来,满是疲惫和失望之色,又埋下头去捡拾石头去了,这让正准备开口问的张某又不好再说什么了。

好不容易看见平房下有一个和尚坐着,快步走了过去,却是一个手上缠着绷带的中年僧人,屋子门口用一张竹篾摆放着几十个大大小的瓷像等物,旁边就是一张简单的纸箱,可能是装零散钞票的吧。

见到张某过来也就主动站起来招呼道,“施主,有礼了”

“师傅,有礼了。请问,这是怎么回事啊?”

指着这满目的疮痍,张某很是不解。

“施主,有道是天有不测风云,去年7月我们这里发了山洪,冲毁很多房舍,后来又走了水。。。”

去年7月,也就正是这个全流域洪水的时候,本来应该是主持大师出面来召集全寺的人出来抗击山洪的冲击,又救护下几十名游客,大家凭借不多的粮食和水渡过了三天,后来被媒体报道出来,齐塔寺的声名大振,为后来扩建埋伏下了非常有利的原因。

然而,由于上南河主水坝工程提前5年就建成了,加上为了夺取政治名声,D市政府强行要求刘加才把水坝蓄水在极限的53米处,导致上南河水系承担了39天的拦水任务,平均水深就比平时增加了3至7米,到了景屏山下,虽然只有不到一米的积水但也导致下山道路被封,加上连下大雨,既破坏了后墙又导致人员无法疏散出去。

30多名游客也就被困无法下山,疾病、饥饿、严重缺乏饮用水,三者加起来,让90名游客与僧人连保留地里面的所有庄稼都给吃掉了,到了后期,虽然市政府通过武警强行攀爬上去给予了一部分支援,但也属于杯水车薪,山上仍然无法得到有效补給,大家也就开始打点比如蛇,兔之类的东西勉强拖到了退水的时候,还算好,没人饿死。

接下来可就是太阳的天下了,后期那十多天开始就没下雨,山上什么东西都被晒干了,到了8月5日也就是退水后的第三天晚上,当面对三处发生的大火,寺中的人几乎都没有力量去扑救,没水啊,也没有那个力气去灭火。

大火烧了将近一夜,几十个僧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主持谟云和监寺悔诤在大火前不停地喊叫着,自己却提不起力气去帮助灭火,到火停下来的时候,整个齐塔寺几乎什么都没有了,就剩下隔离出来的十多间矮房和大雄宝殿。

寺庙里损失的不仅仅是这点,积攒下来的大约1吨香油(也是大火的帮凶)和二十多万香火钱都被大火吞噬,后来,市政府通过民政系统给了点钱,可那哪够啊,庙里的损失最少也在1000万以上,省市佛教协会面对这样的局面也束手无策,谟云半辈子积攒下来的东西也就随风化做了尘土。

大火过后,年轻有门路的僧人纷纷离开,剩下的就是上面老得走不动了,下面十多个没有正式受戒的小沙弥。

悔诤眼见着没有了指望,就对着多年积攒下来的最后一点存款(大约70多万)要求与师兄来分家,说自己可以带着愿意走的僧人到川西找个大庙栖身,同样也是弘扬佛法,师兄你就不要耽误了这些孩子们的前途啊。

谟云受不了对方的聒躁,一气之下把钱给他分了50万,自己留了下来。

可是人就得吃饭啊,佛教协会贴来的那几个钱连喝水都不够,别说吃了,庙里的庄稼也全都没了,吃啥?

苦了这些平时享受香火供奉的僧人了,剩下还有大约十个多,可今年的香火钱也没了,勉强坚持了一段时间,又悄悄走了三五个,整个大庙只剩下了5个小沙弥和两个和尚了。

也是,什么都没有了,20万块钱却什么都需要做,哪里会够呢?

“这不,这是走水留下的印记”,中年僧人苦笑着举起受伤的右手来。

自从大火以后庙里就没什么香火了,谁愿意来看这个残辕断壁的景象啊,还佛呢,连徒子徒孙都保护不了,这香不烧也罢。

这半年多以来就只收到了一千多块的捐款,也就只能当做是以前两三天的香火钱。。。小沙弥们饿得直叫唤啊。

果然,那些小沙弥个个都面有菜色,本来就没肉吃,现在光吃点米饭和青菜,连油都没有,能不饿吗?

真是无语了,竟然是这个结果?

还是坚持问了一句,“那,主持大师呢?”

“师傅他老人家正在房中功课”

“哦,是这样”

半晌,默然无语。

把蒋志勤叫到一边吩咐道,“现在还不到10点,你开车下山,采购些僧衣僧帽,唉,多买点方便食品,再租几辆车买。。。2000斤大米,1000斤面粉,外加100斤青油,还有豆腐、粉丝、茶叶啊什么素食类的东西,你看着办,记住,不准沾荤的在上面。再取点现金来,算了,还是在山下最近的储蓄所存个20万的活期存单吧,人不够的话就让程民生给你找几个来帮忙,再多找点棒棒之类的给挑上来,12点以前能完成吗?我今天要斋僧”

“行!好的,我马上去”,蒋志勤转身下山去了。

“额弥陀佛”,中年僧还是听清楚了,心中剧震,不说20万,就是这些东西加起来怎么也得要两三万才行啊。

“施主,过了,出家人怎能生受这么些。。。”

“无妨,小子与贵寺颇有些渊源,若是主持大师能赐面一见那是最好的了”

“自然可以,自去年开关以后,他老人家精神上。。。施主既然与师傅有旧。。。就请帮助劝解一下吧”

“好,就请通禀一下”

“请施主稍候”

巧玉转了过来,问道,“老和尚,你认识啊?”

“对,与他有点缘分,本来是想来。。。咳!”

“嗯”

看见中年僧已经扶着一个老和尚过来了,巧玉也就主动走到一边。

张德瑞急步向前,拉住对方的手,“大师安好”

老谟云眼下的情况明显就不怎么好,眼袋也出来不少,皱纹密布在脸上,比之3年前仿佛老了不止10岁(本来就没有经过什么艰苦的劳动锻炼,身体以前保养得很不错,平时啥事都不做,饭来张口的一个大师,整天就坐那里精研《菩萨经》,怎么会不好呢?),他的两眼在看清楚是谁以后放出了极为兴奋的光彩,却随即又暗淡了下去,不过,礼貌却不能丢,点头说道,“施主安好,坐吧”

自己就已经坐到了中年僧的椅子上,张某也就坐在了面前的小板凳上,谟云单手行一礼,然后才出言抱歉道,“施主见笑了,寺中经此一事。。。已然连待客的茶叶都拿不出了”

“无妨。。。大师乃得道高僧,小子来这里不过是还愿来的,本想顺便给拙荆求个佛宝回去的”

“既是施主宝眷,亭弘,当看座”

“是,师傅”

中年僧从里面端出一个稍微高了一点板凳来,放在张某的旁边,张德瑞也就招呼道,“巧玉,见过主持大师”

“大师安好”,巧玉虽不知道如何来行礼,但也从张某的行为上学到了一点,当下也用右手行了一礼点了一下头。

“女蝉越安好”,右手微微平摆,意思是请坐。

看着示意,巧玉也就坐到了张某旁边。

“不知施主光临敝寺,有何要事?”

“哦。。。是这样,前次走时已对大师有言,想对宝刹佛像粉金,这次就是为了此事而来,顺便也给拙荆和尚未出生的孩子求签问个吉,或是请个宝回去”

“我观女蝉越,似有隐疾。。。若我那师弟在,当可一试,至于这粉金之事,施主休再提起了”

老谟云的神色黯然,头也稍微低下去了,现在,连佛像都没了,还粉什么金啊?

张某与巧玉内心里面的不相信不一样,神医啊,我老婆可是到医院查了三四遍才确诊的,能不能治好是一回事,看不看得清楚可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你可真厉害,看了几眼就知道她有隐疾,看来,对中医的技术也得有个再认识了。

“不过,话既已出口,怎能不履行诺言,粉金之事势在必行,请大师不用推辞了”

“多谢施主不弃,只是如今。。。”,用手指着周围的情景,你这还能粉金吗?

这还不简单,我换个方式不就是了吗?

“不知大师是否记得第一次见面时小子所言?”

张某人注视着对方,使用了当头棒喝的手法,“三十年辛苦,为求了却夙愿!若是。。。因一时受挫就放弃努力,小子认为,大师根本就不算佛门中人!”

“施主你。。。放肆!”

站在后面的亭弘不由勃然大怒,让你来劝解,不是让你来骂我师傅这修行50多年的得道高僧的。要不是看在那点香火钱的分上,早就扑上来海扁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亭弘,制怒!你入门20年了,怎还似那小沙弥一般?”

“是,弟子知错了,师傅”

亭弘低头默默回到师傅的后面继续站好。

“施主所言并无错处,但请谅解我这徒弟的毛躁”

谟云想了半天,还是摇头,自己花费了半生的经历也才建成这个样子,可是一把火就全都烧光,我肯定是看不到齐塔寺恢复荣光了。

“这次来这里,还就想请大师给我那尚未出生的孩子求个吉,不知。。。”

谟云看了半天还是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就索性不去管他是为什么了,从手上慢慢取下手持念珠,“施主是故人,老衲目下也无可贺之物,就把这个送给贵。。。”

不知道是男是女,后面的话也就不好说了。

张某明白他迟疑不决的意思,接过来谢道,“那就代小女谢过大师厚赐了”

本来,亭弘有点舍不得,那是上代主持传下来的,可转念一想,人家已经要施舍20多万出来,得个宝贝回去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的,谁叫自己摊上的那些东西拿不出手呢。

巧玉有点嫉妒了,张某两次三番地为高虹没有出生的女儿向老和尚求宝,这东西虽然不怎么值钱,但看见他这么慎重地取下来,想来也有点来历吧。

谟云又何尝愿意呢,想了半天,还是从脖子上取下自己的念珠来。

亭弘这就不愿意了,这是寺中已经传了5代主持的真宝贝啊,急忙上前准备劝阻,“师傅,这。。。”

“亭弘,不过都是些身外之物,我辈,但凡心中有佛就可立地成佛,何苦纠缠于是否是前辈高僧留下的法器?”

“是,谨尊师傅教诲”,亭弘只好不再说什么了,强忍住不满,收了手又站回到师傅的后面去了。

“呵呵,施主见笑了”

人精一般的谟云当然不会在意这么个宝贝,再好的东西现在也没有什么用处,不如用来投资给这个年轻人,20多万的施舍换两串念珠,也值了。

寺中遭此大难,定是没有翻身机会,这“齐塔寺”想来就要葬送在自己的手上,也就默然无语。

求一得二,张某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光是看起来就知道这念珠有些历史,当下也就不客气了,双手接过来,口上谢道,“谢过大师厚赐”,小心地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旁边的巧玉不好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只好也不说话,不过心下却也明白一点,这个大念珠是老和尚送给自己的。

当下,两人不再说什么,也就简单地讲述一下去年的水火灾情,临了,谟云叹道,“300年的齐塔寺。。。今日却如此。。。想是佛祖对贫僧前生孽债降下了惩罚,只是苦了这些孩子们啊”

“大师且放宽心,不知。。。若是要重建一个齐塔寺,我是说,若想建成大师心目中的那个齐塔寺,约莫多少俗金?”

谟云很奇怪,这个说法。。。有点奇怪,想到以前此人的本事和狂语,心中动了一下心思,却也觉得此事不大可能。你就是再有钱,也不过三五百万家财,纵然有心施舍也就是这20万吧,这算是很有慈善之心了,我还能强行让你捐纳家产吗?

“咳。。。到今时今日,老衲再无此心了,那时老衲私心想扩建9殿15堂以光大我佛,呵呵,到了却是一场空”

也就很随便地说了一句,“当时扩建的话只需八百或是千万即可。如今重建,想来。。。怎么也得2500万才够”

“哦,这事情。。。等会我给大师一个答复,我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今日专程到宝刹来。。。”,张某取出手机,短消息是小蒋发来的,“事妥,20分钟到山下”

站起来肃颜道,“当年得大师之赐才得安身立命,小子有个不情之情,来前已沐浴斋戒三日,今日想拜大师为师,请赐法名,成个在家居士,也好弘扬佛法、解脱罪孽”

“哦,好说,此事再易不过了,当日老衲即说施主颇具慧心,想留寺中修行两年,今日却也能主动受戒,老衲。。。就在这大雄宝殿收你为徒,居家修行就是”

已经得到一个承诺的谟云明白,今天是要好事来临了,自己收个俗家弟子又何妨,不过是一个名份而已,光是这20多万的香火钱也值得了。

可这事在巧玉看来很是滑稽,一个娶两妻的所谓回教徒竟然想再入佛门成为一个居士。

我的神唉,安心地在旁边暗笑,什么叫沐浴斋戒三日?

面对大师说谎都不脸红,昨天晚上都还做了那事的。

还有,当了居士就不能吃肉了吧?

可就他。。。一顿不吃两斤肉就是好事了。

谟云可不管这么多了,现在早就把收官不再收徒的说法丢掉九霄云外去了,撞钟召集全部僧人集中到大雄宝殿内。

谟云面对大家说道,“今日本主持收张施主为徒,法号亭善,在家带发修行,切记”

接过托盘来用剃刀割下左耳边的三两根头发,宣道,“皈依戒:皈依佛,不皈依外道;皈依法,不伤害众生;皈依僧,不与外道徒共住”

用手不断地在他头上反复摩擦轻揉了两下,开始唱道,“入佛门,即当尊我大乘菩萨戒。三戒为首,不杀生”,将一根头发放回盘中继续唱道,“二戒当记,不淫邪”,又将一根头发再次放入盘中,“三戒持恒,不诳语”,就把剩下的头发都給放了回去。

张某言道,“多谢师傅”

站着的亭弘喝道,“礼成!”

这么简单?

张某傻了,就连站在外面看的巧玉也觉得过于简化了。

亭弘换上一副笑脸来,“师弟,恭喜,本以我是师傅关门弟子,谁知。。。好,待上香后师兄来再给你讲些小戒”

张某点点头,按照前世中学习到的规矩在佛前恭敬地上了三柱香,他还决心在这些僧人面前卖弄一下自己的佛法知识,跪在佛前,口喝一声,“戒”

第一柱香,在佛的面前表决心,戒掉自己的恶习和妄念。

“定”

第二柱香,希望自己能够入定。

“慧”

第三柱香,祈求自己能够得到智慧。

随着每柱香插上,也磕下了一个头。

在佛教规矩中,于佛前上三柱香、磕三个头是一种对觉悟者(觉悟者)的恭敬和发愿行为。戒、定、慧是“破迷开悟”的方法,只有戒掉恶习和妄念心才能定得下来;心定下来之后才会出现“定能生慧”的结果。磕三个头,一叩首表示对佛的礼敬,二叩首发愿向觉悟者学习,愿归于佛门,三叩首是在庄严者的面前反省、忏悔自己的错误、罪过。

巧玉倒也没有什么,众僧却看得目瞪口呆。

要说是小沙弥还可以在寺庙中见到或者是学到这些,可我们已经三五年都没有收衲过居士和剃度新僧了,这人怎么会知道这些?

张某笑了,在肮脏而且充满铜臭的心里还在想,天幸让我赶上了他们这寺被烧了,自己是出家居士的身份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出资帮他们修建这东西,这下,不仅可以留名千古还可以成为公司旅游项目上新的景点,只要签署协议把他们全部給买断就是了,以后还可以大肆进行开发和发展,这山上山下属于他们的土地就有100多亩,还有这山林,要是自己把这寺庙全部给包装出来,那可就有的赚了,还可以在山下新建一个别墅区,这可就只能说是捡钱啊,不就5000万的投资和养10来个和尚吗?

何况,他们本身的香火钱还可以减少我的支出。

想一想,光是后世里面那卖的春节头注香,不说68万,就算二三十万的,我也要收入多少钱来?

呵呵。。。

齐塔寺,可正是我有钱的时候,烧得好啊!

要是谟云知道了他这个想法恐怕拼命也要把他給干掉,这不是破坏我们神圣而又清静的佛寺,亵渎佛祖吗?

亭弘拉着师弟出了大门,重新给他解释小戒的内容,“师弟,师傅刚才所说的乃是三大戒,是必须遵守的,其余小戒虽说可守可不守,师兄还是需要给你说一下的”

走到原来的地方坐下,巧玉也抿住笑听着。

“按照根本律藏的规定,凡是受持五戒、八戒以及比丘227戒中,此三戒为根本戒,万不可破,师弟需谨记。其次,居家食肉时需食三净肉,也即是说,不疑为我杀,不为我杀,不闻为我杀,只要符合这三点都可食,但还有几种肉万不能食,即马肉,狼肉,虎肉等切不可食”

“师弟知矣,多谢师兄”

“居士也可以吃肉吗?”,巧玉插问了一句。

“施。。。师妹”,想了半天,亭弘不知道如何来称呼她,要说她丈夫是居士可又有法号,说是比丘吧却在家修行,至于他妻就更加不知道是应该称呼女施主还是蝉越了,似乎都不符合规矩,只好依照师弟的情况称呼她为师妹。

“我佛门之根本经典《四阿含经》中就从没记载过弟子不可食肉,所以,只要不是自己杀的,不是自己教杀的,不是自己听见和看见所杀的肉食都可以吃”

“哦,原来如此,那。。。我怎么就觉得和尚都应该不吃肉啊?”

“呵呵,这是因为中国佛教的一个特点,也就是没有过管制经典,所以有大量混淆讯息以及外道思想融入其中,什么思想都可以参加进来,到了后来也就变成了不食肉了”

“也就是说,正常的僧人也可以吃肉?”

“当然如此。天下佛教可大致分为两大部分,一是南传佛教,就是现在的东南亚各国,他们多数属上座部佛教;而我们北传佛教也叫大众部佛教,包括大乘佛教,主要是我们汉传佛教,还有秘密大乘佛教或金刚乘佛教,主要就是藏传佛教。藏传佛教也称为喇嘛教,又称黄教,他们就可以食肉且不忌女。。。”,说到这里,亭弘也就太好继续说下去了。

“哦,是这样的,汉传佛教虽然有很多流派,但都有素食的要求,因为他们认为素食等同不杀生。再加上南朝时期梁武帝曾经发布过断肉禁令,所以现今的中国佛教有素食的习惯。不过这些都是伪经。律藏就记载说,佛陀曾反驳提婆达多所提倡的断肉法并且再三强调,只要是符合三净肉者皆可食。这可也就是中国特色的宗教了,他们遭受到政治上的压力,屈服于梁武帝的断肉禁令,以至于后来也就不吃肉了,也就是说其实包括牛奶在内的很多食物都可以吃的,酒则可以少喝,而断不能酗酒。。。”

张先生侃侃而谈地解释道。

“嗯。。。说得好”

谟云走过来感慨地看了一眼张某,这么有资质的徒弟竟然不能够真正地进入佛门,可惜了。

不过,张某的佛法知识并不多,这么一会了至少就给卖了80%以上,这也是谟云不知道的事情。

谟云叹道,“世上佛典不知被篡改了多少,又混入了多少的外道。。。”

“主持。。。”

一个小沙弥跑了进来。

“什么事?”

“主持,外面来了很多人,都说是亭善师叔来斋僧的”

“哦,知道了”

“师傅,我和师弟去看看吧”

“嗯”

亭弘和张某走到门口,只见五六十个棒棒组成的运输大军正在向上挑着大筐走来,满是装的米面等物,还有十多个年轻人在往上面走,为首的就是老五。

来就来,小蒋你把他们找来干什么啊?

问礼过后,巧玉悄悄地把情况说了,王益张大着嘴巴笑看着老四,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你。。。竟然也当要居士?

张某大大方方地让棒棒把施舍之物全都堆到空地上,给师兄解释道,“不过是些斋僧的小物,请师兄清点一下”

“谢谢师弟”

乘亭弘指点小沙弥们搬运,王益一把抓过张某从上到下看了半天,问道,“我现在是不是该叫和尚四哥啊?”

“边去,没见现在我是大居士吗?”,还得意地扣动着脖子上的念珠,“阿弥陀佛”

“走,边上谈,别闹了清静的佛地”,王益拉他到一边,问道,“你不是想在这里投资吧?”

“你怎么知道?”

“咳,我看你早上要到这里来就知道了,谁知道你真的想投资啊?”

“当然了,要是公司不愿意的话,我就自己来啊,不就5000万嘛”

“随便你,你别后悔,反正也是你自己的钱。要么,你給我说说,怎么个赚钱法?就这个地方”

“简单啊”,看见四周无人,也就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王益越听越来劲了,在赞叹的时候还就说道,“真要是重修的话最多大半年时间,有魄力,还可以留名千百年!”

心里可就还在痛斥这个奸商,你竟然连佛祖的生意都敢做,也不怕降罪你啊。

“开始我们几个在家都以为你想要出家呢,他们就派我带了这么多人来,真要那样的话就先把这里给再烧一遍,然后把你绑回去,看你怎么来当这个和尚”

“切!看我象是个要出家的人吗?”

“那不一定,万一。。。你被你那两老婆给折腾。。。”

话没有说完,张某直接给了一个爆栗,“边去”

这疼得老五叫唤起来,“打莽了你可要负责哦”

张某定下心来,去找名义上的师傅谈这事。

“好!你说吧”

知道来戏的谟云招呼亭弘和王益坐到清静的地方,小沙弥这才奉上了茶来。

“弟子深受佛门厚恩,无以为报,今准备重建齐塔宝寺,所需费用由弟子一力承担,因此需就这个事情与师傅师兄明言才行”

先小人,后君子,这是大家的规矩,只有这样才能签订协议,才能顺利地通过各种审核。

谟云点了点头,答曰,“应当如此”

“一,寺名不变,双方需要签署正式的合作协议,贵寺也不能再与其他任何公司和个人合作。合作时,由弟子负责带来大队的香客,至于香客们在寺中买东西的收益也全归寺中,但寺中不能再容许其他人组团来参观。我们双方合作协议期最少为30年”

“可”,这问题几乎没什么营养。

而对于张某来说,投资2500万,一年也不过80多万而已,应该可以接受。

“二,寺中只能有三个大门,而且都由我来命名,正门叫瑞德门,后门叫华盛门,边门叫巧虹门”

谟云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这也是应该的,毕竟人在世上走一遭都是需要求名的。

“三,在山下小斜坡的那地里,我有50亩的50年使用权,也就是说,这地的产权是寺里的,但怎么用我来作主”

山下小斜坡的那地应该没有什么吧,荒芜的杂地就给他用吧,应该没有什么事情,距离寺中还有这么远,也不会造成其他的什么影响,点点头答应道,“可!”

“最后,其他收入比如平时的香火钱还是寺中的,庙产中耕地与其他出售的比如佛像,素斋等等也是寺中收益,与弟子无关。但每年农历腊月二十日至正月十九日这一个月中的香火与其他收益需由我派人来亲自办理,也就是说这一个月就由我来管理寺中所有的香火生意,这收益需要双方平分”,其实,我就需要腊月二十九到正月十五这几天的收益,呵呵,看我不把这变成50万一注香的地方。。。

“这。。。”

“师傅放心,规矩弟子还是懂的,断不会出现违背寺规的事情”,对于这个收益来说,张某有充分的信心,到了3005年,头注香可要卖到38.8万,光这两天的香火钱就最少也有1000万。

“皆可”,想明白了谟云还不知道后世的变化。虽然那几天的收入很多,但也不过就是二三十万而已。

三天后,张某又来到了这个地方,趁热打铁签署下了一个让师兄就是在3003年正式接替主持的亭弘感觉到想要吐血的“卖身契”。

每年,虽然寺中要坐收1000多万,但还是要被张某刮走最少一样的金额(其实还远不止,因为山下那个休闲宾馆区还没有算上去),这让小和尚们很是不满。可惜不管从哪个方面讲亭弘都不能主动提出毁约,因为对方不仅是师弟和拯救“齐塔寺”的恩人,当时。。。自己可也是在那份协议书上签过字的!

2999年4月,张某派遣专人进驻寺中加足马力全速修建,充足的资金没有任何阻挡,7个月后全面完工,12月1日就正式举行开光典礼,总投资2490万。

几乎同时,张某透过收买的记者开始大肆地吹捧“齐塔寺”,把98年救护游客的事迹广为宣传,加上省佛教协会的支持,这个默默无闻的“齐塔寺”得以在3000年正式成为四川甲寺。

3001年开始,张某开始获得丰厚的回报,当年,头注香的价格就被恶意哄抬到了18万,3002年更是达到了38万,此后,就属于张某的纯收益期了,每年光是在这上面就要收入2000万。

这还没有去计算华盛公司每年在这个景点上的收益,因为根本就不好算,也无法计算清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