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五卷电影 62、内战,那是迟早的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两年前回到这个世界?

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啊,什么意思?

是不是指他从香港偷渡回来那件事啊?

呸!

先不管这鸟事。

被他的言词彻底激怒的巧妹不知道应该怎么来回答,这个局面也是她刚才根本就没有预想到的,“呵呵。你可是真够坦诚的啊”

在内心世界里面已经经过反复推演的她认为,无非就是这四种反应:

第一,也是最有可能的就是,他假装根本就没有这事情发生过,咬牙顶住和自己耍赖就不认帐,想来自己在这里也不可能呆上很久的,他肯定以为这事就只能这么算了。

对于这个结果,秦巧玉已经想好了对策,自己就留在这里最少半年以上,时刻盯着你,呵呵。。。想来到时候他就必须对自己招认全部的一切,而只要达到这个目的,下面的事就好办了。

第二个可能是这个男人会主动找自己承认错误,或者痛哭流涕地保证今后绝不再出现类似的事情,不过,从他以往的情况来看,这事。。。应该是不大可能发生的。

第三个的情况相对较少,也就是他含糊不清地既不否认也不承认,还要说个是什么特殊情况,比如说帮助哪个兄弟照顾谁啦,当然,他和我都不是小孩子了,这事情的可能性最多不到1%,应该不需要理会的。

第四种情况也是最不可能的就是,他直接表示不再爱自己了,将要和那个女人恋爱结婚,不过,这事情是绝对是不可能发生的。

但是现在,这个局面完全不在预先想好的套路中,既直截了当地承认了一切,也不表示愿意和那女人立即就断绝关系,还。。。问自己想怎么办?

一遍遍地回想过去那一年的时间,自己为他付出的一切代价,老家的人都在背后说自己脸厚,要不是平时父母亲处世平合不愿意得罪人的话,就差当着爸爸妈妈的面骂自己不要脸了,这个代价也实在是太大了。。。

想了半天才说道,“真的。。。由我来怎么办吗?”

“说吧,你想要什么?股份全部转让给你。。。这部片子发行结束以后。。。我把全部收入都给你”

“呵呵,你就做梦去吧,钱是什么,我要钱来干什么啊?钱是你的,那还是你的,我只要你做一件事,那就是。。。立刻和我结婚并跟我回D市去,今后,不准再离开四川一步,在那,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去。。。要么,你留着你的钱吧,把你下面的那东西给我割下来,属于我的东西。。。我绝对不会再给其他的女人留下的!”

你也太黑了点吧?

想废了武功不说,还要让我学东方不败的挥刀自宫?

“我都不选。。。”

这片子已经到收尾的时候了,我怎么能够走呢?

“好啊,你不选的话也可以啊。。。那你。。。准备。。。怎么来给我一个交代?”

“其实,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要么,你就当没有发生过,要么。。。”

“要么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秦巧玉瞪着牛一般的大眼睛死死盯着对方,血丝充斥在眼珠的上面,表情异常的狰狞。

但是张先生自己不能主动说出来,点燃香烟,短暂地在考虑下面应该怎么来说话。

“你说啊。。。要么什么?”

秦巧玉觉得现在有点累了,刚才去打了他几下,现在手都有点疼了,搬来椅子自己坐下,继续瞪着对方。

其实,去年我就已经答应你了,到98年也就是明年我就会和你结婚的,为什么你不等上一年呢?

当然,这话现在也不能说出来,也不适合现在的严肃气氛,那我该说什么呢?

也许是我的错,可能真是这个圈子把我这优秀的正人君子内心的龌鹾思想给点燃了吧?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可以告诉你,面前的这个男人很优秀,优秀得已经超出了你的想象范围,但这样一个男人是你一个人消受不了的。还就明白地告诉你吧,这个男人外表很有才华,内心却肮脏无比,他不仅背着你包了个女人,还和这个女人的姐姐勾搭着,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头部似乎是被重击了一下,捂住嘴巴的巧玉感觉到无比的惊讶,自己可真就没有想到啊,这个男人竟然这样的无耻,大脑已经近乎荡机的状态。

“哦。。。你这个猪,你这个肮脏的猪。。。我不能原谅你的,你太脏了,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怎么就没看清你呢?”

可是。。。

似乎也不对啊,以前,不,就是现在他都没有和韩青苹上过床,可能,真是象他说的那样,也许真是这个娱乐圈把他给带坏了的。

不,我得把他拉出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对,你说得很正确,所以,肮脏的我。。。就不能再玷污了你”,张先生站起来,准备去拿外套,暂时离开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你想去哪?”,巧玉抢先一步就堵住了卧室的门。

“我准备和你分开一段时间,这样的话我们都可以好好想一下,也许。。。说不定,我跟你回四川去也不一定哦”,嘴上还是要给一个小小的甜枣。

“哼!你这是想到虹那里吧?告诉你,没门!今天你要是不答应马上跟我回去的话。。。”,巧玉当然不会相信这个小把戏的,慢慢走过了两步猛然拉开窗户,“你信不信?我马上就从这跳下去!”

仿佛见到外星人一样,你。。。还会跳楼?

当我三岁小孩吧?

呼啸的冷风立刻灌了进来,与房间里面的热气迅速混合在一起,空气也清新了不少,当然,两个人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都哆索了一下,够冷的啊。

“别说了,这些实在没有意义。不如我们真的暂时分开一下,请你。。。稍微给我一点时间,真的。其实以前我就給你承诺过了的,明年会娶你回家,现在。。。你就别这么逼我了,好吗?”,张某人虽然不相信她真的会去跳楼,但还是得给她一个台阶。

这个男人似乎没有说谎的历史,那我应该相信他吗?

犹豫了半天,秦巧玉还是决定相信他一次,除非自己真的放弃他,可自己的话还得说明白才行。

“好!我就给你考虑的机会,但是。。。你必须也得给我个具体时间才行”

当然了,她提出的要求就是重点说的是考虑时间。

“那就。。。明年的。。。10月1日吧”

“哼!一年半的考虑时间?需要这么久吗?”,这不可能,到时候,也许连儿子都有了吧?

“那你说个时间吧”

“就在今年10月以前”

秦巧玉认为自己都已经够宽宏大量了,给你半年的时间去处理这些杂事,应该是足够了,别到时候还有个什么尾巴。

“不行,因为今年我没有时间来处理这些事情,只有到了明年才行,那就在。。。明年的今天”

“一年的时间?好,好,很好,我看到时候你拿什么来给我一个交代?”

牙齿咬得紧紧的,从牙缝里面蹦出了这几个字,继续说道,“今天下午。。。不,明天我就回成都去,但走之前我得见见那姐妹俩一面,我想知道这是两个什么样子的妖精,都需要你花一年时间去解决”

“是吗?如果你愿意保证两件事,就是大家见见面又有什么问题?”

“好吧。。。”

“第一,我们大家都是成年人,我承认,这是我对不起你在先,但这与她们无关,你不能大吵大闹,如果到时候。。。我们就不需要再有一年之约了,你愿意吗?”

“可以”,虽然很愤怒,但千万不能被人給看扁了,咬了咬牙,巧玉强迫自己答应了下来,“那第二个呢”

“你必须保证不把她姐姐的事泄露出去,因为虹现在还不知道,至于。。。怎么去处理这事情你不能管,否则我们也不需要有这个一年之约了”

“什么,为了那两个女人。。。你竟然威胁我两次?”

这可真是够气人了的,我连两个野女人都比不上?

你真是精虫上脑了吗?

“你先说答应不答应吧”

张某人知道,这两个条件虽然稍微有那末一些过分,但如果她答应了下来就说明这事还有的商谈机会,她们见了面无非就是互相比一下,毕竟谁都没有合法妻子的身份,最多就是斗几句嘴而已,应该。。。没什么事吧。

“好,我答应你”

“不过你明天不能回去,来的时候你请了半个月的假,如果这么回去的话会很不好的,我不希望这事被老大他们知道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秦巧玉有点生气了,“不好!不回去,难道在这里天天见着你就烦啊?”

“回去了以后,你还是会想这些的,不如就在这里休息几天,我会慢慢给你解释原因的”

看见张某人靠过来已经准备想要动手动脚的,秦巧玉有点烦躁地提高了嗓门,“下午我去见她们,现在,别碰我。。。”

不过,真见面了,也不是一个可以轻松驾驭的局面。

张先生其实并不害怕,从上午的情况来看,巧玉本人还是咬着牙答应了自己的一年之约,想来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的。

至于秦巧玉之所以愿意这么做也是无奈之下的选择,自己就算是他的“大房”又怎么样,没有正式结婚最多只能算女朋友而已,虽然自己在各种情况下占据了先机,但如果真的要和他分手的话,代价也实在是太大了。

钱,不是自己的目标,爱上了一个人,如果真的不能独占的话。。。那我也得先看看和我竞争的是谁啊?

在潜意识里,类似事情可就见多了,刘哥不也这样,和嫂子结婚前海誓山盟的,有了钱,还不是也找个二奶?

连韩青苹这个不爱钱的“烈货”自己都可以搞定,难道还收拾不了这两个见钱眼开的野女人?

这边,不需要明白地说,高虹也知道找北京城里面最亲的姐姐来帮自己坐阵,所以三个女人也就和张先生一起坐到“华夏茶庄”包房里来进行面对面的初次接触。当然了,表面上就只是秦巧玉和高虹之间的谈判。

面对两个才不到20岁的小姑娘,已经25岁的秦巧玉只好把自己包装得象是一位雍容华贵的贵妇一样,也只有这样才能凸显出自己的精明强干和两者之间的明显差距,我能够成为他生意场上的有用帮手,你,恐怕不行吧。

不过,副作用也很大,那就是。。。与对方不需要刻意装扮就可以充分显示的青春活力相比,年龄在先天上就处于劣势,因为年轻本身就是骄傲的资本嘛。

两个会谈的主角互相打量着,都试图找到一个突破口。而在介绍完以后,张某就闭上眼睛等她们自己去对视。

谁说女人之间的战斗没有威力,一身绿裙的小姑娘歪着脑袋瞪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心里还轻蔑着想到,可是真没有品位的女人啊,穿着桔色的大髦外套,头上竟然还梳着发髻,呵呵,不就一个满身铜臭的商人嘛,瞧我,多年轻活力啊,得意地稍微摇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光是这皮肤,就要超过你不少分的。

瞧着这个小女人,秦巧玉自然明白自己的劣势是什么,不过我的优势也很明显哦。

叹口气说了一句,“高妹妹,你知道。。。这可是故意破坏。。。不过呢,我到是一直都想见见演艺圈里面的人,比如。。。”,还有意无意地瞟了一下楚慧。

这话有点杀伤力,意思无非是说,演艺圈里混过来的名声在时下的中国已经不是太好了,而且老话说得好啊,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你们这。。。

圆桌下面的张先生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脚遭遇到了骚扰,想都不想就知道是楚慧干的,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微微摇了一下头,意思是不要这样,很容易被高虹給发现的。

慕然红了一下脸的楚慧马上收回脚来,端起茶杯以掩饰那一点的慌乱心情,心里却还在回想昨天早上这个时候的情景,那可就真刺激啊。。。

又悄悄看了一眼正在与对方互视着的妹妹。

“秦姐。。。姐”,说这话的时候,高虹就故意把语音拖得很长,意思很明显,瞧瞧,你都已经25了,还出来和我这年轻人争什么啊。

大不了就是早认识他两年而已,而现在是我在照顾着他。。。而且照顾得很不错的哦,“我一直也都想见见您,如今看来。。。确实和我想象中的一样,果然是大家风范,风采依旧啊”

瞧小Y这话说得好厉害啊,连一句话都要分成两部分讲出来,意思很简单,虽然你“风采依旧。。。”,但还是已经有点过期了。

其实,有什么话,当面讲是最好的了,坐在中间依旧闭着眼睛的张某人就是不想开口,也不愿意睁开眼睛来,你们先闹着吧,不就是互相之间逞一下口舌之厉吗?

第一个回合下来,平手。

秦巧玉恨得牙痒痒的,自然不会去接她的话茬,那不就傻了嘛,还是得在钱个东西上下功夫才行啊。

可嘴上还是得继续敷衍着她,因为毕竟是自己主动要求和她们见面的,要是平手的话也就意味着自己输了这第一次的正面交锋,“高虹妹妹,你这衣服可很不错啊,品位嘛还看的过去,是哪位大师做的啊?姐姐也准备去看看北京有什么地方这么有水准”

时下,逛商场买衣服是女人们的爱好,可惜那都是中低收入水平的人才去的地方,我可不一样啊,作为一个高收入水平的秦小姐,什么时候想起来了,随便找张发票就可以到手下的那几家公司里面去报销个一万两万的。

奉行合理避税政策的私营企业都是这样操作的,也只有这样才能在帐面上显示高级管理人员没有年收入,也才不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

作为张先生在集团公司的董事会代表,秦巧玉理所当然地拥有了他的全部权利,也就是一年50万元的借款额度,年初就可以打白条借50万出来,年底自己去找点什么大额发票以业务开支的名义冲销掉。

就在平时,都还可以把所有的消费票据给集中到一起,找个秘书填好让二哥签字就可以去报销,不管是餐饮还是购物的发票只要写上公司的名义就可以了,这样也可以减少公司的利润收入。

所以秦巧玉是最喜欢这个制度的了,买衣服,那可不能到商场去买那机器大生产出来的成衣,俗啊那是,我可都是在成都专门找设计师(当然是一般的中等设计师了)给量身定做的,一年就要给做12套有特色的服装来,还不能与街上那些女人穿一样的,这才叫品位啊。

这话就让高虹不禁有点郝色。

不过这不能全怪自己,张某一个月到是给了4万元的生活费,可那不还得安排两个人外加一个中年保姆的日常用度嘛,一个月下来也剩不了几个钱,虽然衣服这些东西都是张先生按季在信用卡上面存钱,可那也才5万元的总消费额度嘛,自己。。。不也得要稍微存点钱还要给家里的爸爸妈妈一点孝敬不是?

还别说养车,化妆品这些费用,特别是在吃这方面,张某人除了川菜和北京菜里面的烤鸭,其他的可就全不吃,不是嫌江苏菜甜了,就是怨北京菜没味道,家里光是给他一个人准备川菜都很麻烦,那是专门从四川饭店里面叫外卖的,你说这钱能省下来吗?

所以还别说其他的什么。。。

就是买衣服平时都是选择性的重点买自己最需要的,这一套法国进口春装也不过三套件而已(就是自己身上的这个),那都花了7000多,前几天刷卡的时候那个疼啊。

“哦,我平时都是。。。买的法国货”,这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底气明显不足。

TMD,女人就都是这样的,显摆过来显摆过去的,那还不都是老子的钱!

闭着眼睛的张某人在心里面恨恨地念叨着,虽然这话不能说出来。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就是不知道,妹妹是哪个大学毕业的啊”

女人已经占足了便宜,立即就转向了。

这还是一个小姑娘的绝对弱点,我虽然只是师范毕业的但也好歹是全日制的正规大学啊,你这小Y头,不就表演班出来的嘛,最多给你算个中专毕业吧。

“哦。。。我成人高考已经通过了,正在读北京工业大学计算机专业的自考”,说这话的时候,小女孩不自然地就脸红了一下,毕竟这是事实,这与后来她脸不红心不跳地堵在病房门口并坚持拒绝小韩妹妹看男人的时候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成人高考?

你的汗水都还没有下来吗?

这也算大学?

交点钱,找个人帮自己考,还可以帮自己读。。。是个叫花子都可以上的。

“哦,好哈,高妹妹,你现在可应该多学点什么,将来也好在生意上帮点忙,不是吗?”

当然了,是帮谁忙也不说清楚。

不得不说,这又一个有极大杀伤力的强大攻击武器,秦巧玉得意地转过来看还在闭目养神的张某人,我至少还可以帮男人做点事情,你呢,不过一个寄生虫而已,一个靠出卖色相生存下来的小。。。

高虹紧咬银牙很想破口大骂两句这个盛气凌人的女人。

转头回来温柔地看看张某人,还是忍住了,这也是自己与这个女人在先天上的差距,不过。。。“是呵,我啊,最大的机会就是年轻,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向秦姐姐你请教,不就是做生意嘛,我想我也没道理学不成的啊”

“妹妹这话。。。过奖了,姐姐我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年轻是本钱,也是很令人骄傲的事情,就是。。。有时候呢,年轻也有冲动的时候,千万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哦”

我会让你跟着我学吗?

笑话!

不让你在我面前立刻消失就已经算是便宜你了。

“如果高妹妹愿意上大学的话,姐姐我。。。到是可以给你推荐一个学校的,那可还是本科的哦”

现在,你就去走韩妹妹的老路吧,男人不就是给学校赞助了钱的嘛,北京肯定也是一样的,大不了就是签订个《定向委托培训协议》,虽然知道对方不大可能答应,但也要说出来羞辱你一下。

想起韩妹妹来,也还算是幸运的事情,想当初可是花了好大的代价才求她别来打搅自己的生活,又是许钱又是找到她的父母可是下足了本钱,也才让她答应毕业以后再来。。。

可那问题的解决是因为韩妹妹本身并不愿意主动介入进来,只不过是想与自己斗斗气而已,一旦自己主动放下姿态,她得了面子也就很爽快地退出去了。

可面前的这个女人,哦,还得应该要再算上旁边没说话的这个啊,她们可都是在觊觎自己的位置,看来自己预备用来解决问题的那500到1000万的价钱未必能成功,还是尽量地试一下吧。

已经在场面上占据了优势的秦巧玉不想再拖下去,瞟了眼一句话都不说的男人,直接开出了自己的价钱,“要是妹妹想去就可以在北京随便找一家市属大学,或者你要是愿意的话,四川哪一所大学姐姐都可以帮你推荐个本科,另外还可以给你另外赞助500万学费。你看。。。怎么样啊”

话说得很漂亮,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年轻人多读一点书嘛,给你包个大学本科不说,还可以单独给你钱。。。

至于条件,不说也罢。

当然,钱自然是从男人的口袋里面出了,秦巧玉现在哪里有这么多钱啊。

不过这个价钱在小姑娘看来就是一个笑话,500万就想让我让出来?

什么啊,光从男人那就可以得到50万的生活费,再加上衣服这些东西,一年两百万虽然没有,但七八十万肯定跑不了的。

撇了撇嘴巴,以表示自己的不屑一顾。

呵呵,知道你不会因为这点钱走的,那就给你再加点?

没有理会对方的轻蔑态度,秦巧玉拿起茶杯用嘴吹了吹,抿了一口旁若无人般赞道,“好茶,这茶可就真不错”

两姐妹都在关注着她的下文。

秦巧玉继续说道,“妹妹现在好象还没有满20吧。。。这么小就出来北漂,姐姐可心疼了哦。不过,在姐姐想来,这茫茫的人海中能够互相认识也算缘分,这样吧,满20岁的时候姐姐再拿500万嫁妆当你的生日礼物”

放下茶杯,秦巧玉还在微笑着,我拿钱烫死你这小Y的。

这话说出来,高虹心中不由得就是一颤。

还有半年就满20了,光现金就有1000万,这可是一辈子都不可能挣到的钱,忍受不住刺激的高虹就瞟过去看姐姐和自己的男人。

楚慧当然不可能同意这个要求,自己的事业,还有妹妹的下半辈子可都靠这男人了,这半年多,他对自己的支持实在太大了,私下给自己的钱就不少于40万。而这1000万看起来虽然很多,可在北京城就买不了三五套房子的,何况这钱还不都是男人的嘛,你只要坚持下来给他生个孩子,将来还不就都是你的钱了吗?

当然,因为对方并没有使用恶言来试图恐吓妹妹,自己不能开口说这话,也就只能稍微摇了一下头。

可秦巧玉是谁,早就已经站起来假装给男人和楚慧上茶,非常巧妙地用自己的身体暂时遮盖住高虹的视线,嘴上还在催促着,“妹妹。。。你看呢?”

稍微沉吟了一下,高虹却瞟见了男人已经睁开眼睛看了自己一眼,虽然并不严厉也看不出来任何含义在里面,仅仅充满了一点平和与安详。

男人这是想说什么呢?

自己真是答应下来,拿这1000万可以立刻开始一个全新的生活,下半辈子也完全可以独立了,只是。。。这钱拿来了以后呢?

半年的时间,说短也真就不是很短了,与男人几乎已经到达了灵与肉交流的程度,要是自己拿了这钱,也就必须放弃他,是不是。。。会让他感觉到很伤心啊?

可这反让她有点清醒了。

“不,我不会放弃的”,咬咬牙的高虹想明白了一切。

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对自己有过一点精神上的伤害,但眼下就最少是真心诚意的在与自己过小日子,也没见他在外面再找什么女人(这是被假象给暂时迷惑了,这一阵子的张某人实在是没有时间也没有那个精力去花一下,还不要说与楚慧的关系),而一旦失去了男人自己将什么都没有了,只能是拿着这1000万去找新男人的一个可怜虫而已。

听到这个说法的男人立即放下心来,安心闭上眼睛再次回到到养神的阶段去了,这让瞟到这一切的高虹暂时放下心来,看来自己真的没有选择错。

“哦。。。”,放下茶壶的巧玉掩饰不住自己的失望之情,还是又追问了一句,“如果。。。1500万或者更多呢?”

“不,虽然我出身低微家境贫寒,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但我绝对不会放弃他的,你不用再拿这个来诱惑我了”,初步镇静下来的高虹明白自己已经选择正确了,话说得也明显有了底气。

楚慧彻底定下心神来,刚才最害怕的就是妹妹选钱而答应放弃了,这下,自己的事业还有与他的关系都可以再玩下去了,虽然即便妹妹选了钱自己还可以与他继续这个游戏,但那明显也就失去了乐趣。。。

“好了,我说两句吧”,张先生再次睁开眼睛,打断了试图再找个话题的巧玉。

“其实,这都是我的错,关于这一点,你们都是受害者,对不起了。但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也只能真心诚意地希望你们原谅我的冲动和不理智的行为,当然我知道,不论我选择谁都会伤害到另外一个人。不过我希望大家都能够給我一点时间来做出决定,就请以一年时间为期,到明年4月1日也就是26岁生日那天,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低着头的张某人虽然因为心虚而没有看她们,但这话不仅是在说两个谈判的女人,就连楚慧也被包含了在内了,即便知道她不会答应嫁给自己,她最希望的就是保持这种关系继续做一对野鸳鸯,也让自己可以继续支持她的演艺事业。

而一旦手上最重要的武器失去了应有的威力,巧玉已经完全失望了,这个小女人。。。也不傻啊,可自己呢?

虽然并不害怕这个一年之约,到时候,90%的可能都将是自己获胜,可在这一年时间里只要一想到男人将会与她们姐妹俩继续“偷情”就会受不了的。

这都怪自己,为什么当初不选择留在他的身边呢。现在,留下来却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张德瑞站起来对姐妹两个小声说道,“楚慧,你就到高虹那去住几天吧,过两天,我会过来。。。看你们的”

楚慧拉起妹妹,点点头,悄悄离开了。

“走吧”,知道现在应该到哪里去,张德瑞挽起巧玉的手,劝说道,“我们回家”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梦游中的秦巧玉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墙角,脑袋中进行着激烈的斗争。

可怜的张某人只能陪坐在一边默默无语,一支一支地点燃香烟。

我等你,只有等你彻底发泄出来才能不被憋坏了。

虽然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但临近1点的时候,芳香大厦10楼还是响起了某狼持续了大约1个多小时的痛苦嚎叫声,反正,到了第二天以后,此狼就因为满身的伤痕开始羞于见人,老老实实地在家里面陪着,整整一个假期14天都没离开雌狼视线范围之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