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五卷电影 61、天下谁人不识君

zyzhy678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URL] 在太湖边上的潘家镇这个地方搭建朝鲜小镇的工作正在加速进行。之所以选这里也是有讲究的,因为这里有铁路,公路交通也很方便,而且这里的居民还不是很多,附近地区还有几个山头,加上拍回来的外景就很真实了。 一般演员都已经预备到位了,可李大武师却正式回复说这个战争片不太适合自己的戏路子,希望以后我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在太湖边上的潘家镇这个地方搭建朝鲜小镇的工作正在加速进行。之所以选这里也是有讲究的,因为这里有铁路,公路交通也很方便,而且这里的居民还不是很多,附近地区还有几个山头,加上拍回来的外景就很真实了。

一般演员都已经预备到位了,可李大武师却正式回复说这个战争片不太适合自己的戏路子,希望以后我们可以继续进行合作并非常感谢国内对自己的信任。

谁叫我们在国际上还没什么影响呢,现在,人家连价格都没有看就给我们回绝了。

平时,我看你就觉得挺顺眼的啊,现在给你一个得大奖的机会,你竟然不来,那我可就没办法了,到时候你别后悔。

别说,1年以后李大武师可就真后悔了,曾经还有过坊间的无聊传言,说他就曾经抱着利大美女至少痛哭了三次以上,还哀叹道,“上天曾把一个得大奖的机会(也是挣大钱的机会)放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如果,上天能够再来一次的话。。。”

后来,也就在2999年时,当得知张先生准备斥巨资拍摄平生第二部也是最后一部电影《达芬奇密码》的时候(这也是百般无聊的张先生抢在布朗先生的小说《天使与魔鬼》出来以前在2998年发表的同名小说,当然,文中的男主角已经被换成了旅欧的中国人),这人就是第一个来报名的,似乎。。。好象还是坐飞机亲自跑来的。

这可就让张先生彻底地哑火了,只好启动自己已经商量好的备份人选,同意由曲导演推荐的两位硬派小生,一个张风屹,一个陈道铭。

这两人。。。看起来,也就凑合着将就用吧,主角刘大军张风屹,第一配角班长黄生明就由陈道铭来演,演第二配角的小兵蛋子是新近才冒起来的刚强派小生曹盛明(假的,别当真啊)。至于其他的演员,张先生除了自己答应的那三个小姑娘也就全部让下面的几个执行导演组成小组来审核,另外从申请报名的三十多个演员和特别推荐来的5名特警中选拔齐了8位人来,算是正式结束了草台班子的组建。

西元2996年12月3日,这一天是张先生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兴奋的一天了。

整个摄制组分成三队,一部分到贵州拍外景,一部分留在八一厂的王佐基地拍文戏,最大一部分就是太湖这边了。

好是好,可是我可赶时间啊。

我要在4月1日过生日那天给世界一个惊喜(当然,也是为了给美国人特别是老斯一个惊喜)。

本来,这个任务应该说还是有点重的,但是八一厂是谁啊,最后楞是牛B得给摄制组找来足有一个团3000名现役士兵充当志愿军的群众演员,联合国军那边竟然也有大约2000多人。就连BEN这样的闲人也被张先生动员出来担任了一个角色,也就是在片中率部追击小分队的美军装甲分队长。呵呵。。。

曲导亲自下达命令,所有拍摄工作必须在3月20日前完成,三个多月的时间里面谁也不准回家,就是春节也才放假三天,2月10日必须全部归队。

花费200多万从美国人那里购买的全套设备,摄影机是(Panavision Cameras and Lenses),预备的制作处理方法是Spherical,幅面计划采用35毫米的遮幅宽银幕系统,摄制格式将采用35 mm (Eastman EXR 200T 5293,洗印格式35 mm),这也是目前国际上最流行的款式了。这钱花得有点奇怪,导演很诧异地问张先生,结果张先生大笑着说,我们这片子可不是光想着国内市场,国外市场也很有必要去研究一下,我们。。。就不能想开一点,多准备一下?

还有购买来的特技制作软件和从IBM公司专门买来两台服务器,这也花费了120万,这钱花得就有点多,张先生咬牙切齿地痛骂可恶的美国人把这价钱卖得这么贵,也不过才是一个奔腾芯子,我RI。。。

你等着,IBM,以后别让我看见你。

这其实是张先生准备做网站用的,本来还是想租的,后来又觉得现在国内的服务器太少了点,这两台服务器也才45万,将就着也能够用上两年的,算是废物利用吧。

其他的,比如烟火,空包弹,炸药、胶片等物的消耗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管道具的老李就曾经叹息说这片子最少用了这辈子经历过的战争电影的最少50%以上,费用开销可见一斑,其实光5000战士两个多月的花费就不少了,一个战士一天最少要10元伙食费和工资15元,加起来就是25元的费用,算算,光这笔钱就是大约900万。

不过文戏仅仅拍摄了40天就宣布结束,但是武戏就不行了,张先生坐在现场亲自监督拍摄进度,与曲导和执行导演们激烈地争论拍摄过程中的各种漏洞,还有不合理的情节以及自己感觉不舒服的地方,非常特别的地方是,光是班长黄生明在队长牺牲以后得知道被救的仅仅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兵蛋子而去殴打他的那7分钟场景就拍摄了32次,导致小兵蛋子曹盛明的脸上肿了整整5天才算消。

当然了,在这世界上,有钱就是好啊,有了这1亿元的资金下去,拍摄工作的速度是明显得到了加快,虽然也让管帐户的蒋志勤苦着脸不断地找张先生签字单独要钱。

3月16日,拍摄过程就全部结束了,张先生和曲导两大老板和执行总裁就出面招呼所有主要演员与拍摄组全体成员共醉了一场,合影毕业照以后,大家感动得是痛哭流涕,互相约好将在正式上映时再聚会到一起共同参加首映式。

3月20日回到了北京,是各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可张先生不行啊,还有一大摊子事需要做呢,下一步就是需要大力造势大力宣传了,同时也要进行后期的剪辑和特技动作的完善与制作。

这事情说起来其实非常简单,八一厂就很熟悉这一套工作流程啊,他们有全套的人马和相关渠道,再加上张先生已经准备好的进口先进设备(这些设备将在完成以后“借”给八一厂无偿使用,除非张先生准备再拍新的片子,其实也就等于是白送他们了,因为两年后张先生准备拍第二部片子也就是2999年的《达芬奇密码》时也没有去找他们还过),这就完全不再是问题。

到了四月一日也就是正式与新闻媒体见面时,总导演,制片人,三位主要演员包括编剧在内的六位主角也就在华盛公司北京分公司正式与大家见面了。

前期的风声早就已经通过香港和各种媒体放了出去,特别抢眼的就是还有几位美国人也来参加记者招待会,这让坐在台上的张先生明白他们来意不善,其实不就是准备来说我们是盗窃创意吗?

不过这很简单,我又不知道谁是瑞恩,有这小说吗?

似乎没有吧?

呵呵,谁叫你们不早写出来的,这个可是我自己构思的。

嗯。。。看来得在明年就要把《达芬奇密码》先給写成小说才行,不然会被他们抓住把柄的。

笑话我可以,但不能说中国人喜欢剽窃啊,就好比高丽棒子说汉语是他们创造的一样。

首先提问的是《人民日报》记者,年轻人挺帅的,他首先问总导演先生,“请问曲老师,您是一位老战争片特别是朝鲜战争片的导演了,在这部片子的拍摄过程中您最满意和最不满意的地方是什么呢?”

面对着喉舌,曲文杰非常严肃地回答他道,“我执导已经将近20年了,却从来没感觉到给自己这么震撼过,这部片子给我的感觉也是我最满意的地方是:我感觉,这部片子真实地反映出老一辈革命家对普通战士和他的家庭无微不至的关怀。。。我想,这部片子真实表达了人性在我们党和人民军队中的作用。。。在影片真诚感情的带动下,在拍摄过程中涌现了不少先锋模范出来。。。,我坚持认为,以小可以见大,这是军民一家、鱼水深情的优良传统的真实再现。。。(。。。处代表各省略200字以上)”

不愧是老家伙了,上纲上线的水平是张先生这位老团员拍马都赶不上的,不过他也在热泪盈眶地注视着对方,因为说了大约10分钟的讲话时间就没有一个有什么自己感觉不满意的的地方。

“请问曲导,这部片子预计什么时候正式公映呢?”

“这个问题。。。目前我们已经完成前期摄制任务,预计3个月内将结束特技制作和第一次剪辑工作并完成送审,如果一切顺利的的话将在9月初完成这个工作。也就是说本片将争取给今年的国庆节献礼”

。。。

“请问张先生,作为制片人,你也是整个作品的原著者,为什么你会写作这部作品?还有,您是一个企业老总,平时爱好是什么?作为企业家,有这么多的时间来创作吗?”,香港某位娱乐版的记者大着嗓门问着。

“哦,记者先生,你这提问可就有三个问题啊”,拿过麦克锋的张先生大言不惭地解说道,“从小我就喜欢看历史书也喜欢战争片,后来就想到了翻阅历史档案。。。所以我认为。。。因为我觉得。。。何况我感觉。。。因此我就构思出这么一部片子来(。。。处代表各省略500字以上)”

这话说得,场面上的人都异样地看着张先生,够厉害啊!

其他几位记者立即打消了继续提问的想法,只有一个美国人站了起来问道,“请问张先生,据我所知,斯皮尔伯格先生也在计划筹拍一部以诺曼底登陆D日为历史背景的片子,似乎。。。和您拍摄的这部电影很接近,不知道您这部片子是从哪里得到的灵感呢?”

翻译结束以后,场面上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谁都可以听得出来,美国人的含义就是。。。你这个是不是在窃取老斯同志的创意啊?

张先生笑了。

笑容在美国人看来很邪恶,他说道,“我不知道斯皮尔伯格先生竟然也有类似的计划啊,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位在国际上受人尊重的电影艺术家,斯皮尔伯格先生善于以另类的手法来表达自己的人生感悟,比如前些年的《侏椤记公园》和《辛德勒先生的名单》,当然,这也是他的权利也是他的自由,不在我问答问题的范围之内。现在我重点说明我创作这片子的原因,那是因为小时候,当看到那场由所谓联合国军强行干涉一个东方国家的内战并非法侵略我国神圣不可侵犯领土台湾的时候。。。心中就在想,这场战争给美国人民和中朝人民都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和深重的灾难,后来我曾经接触到一篇内部报告,说朝鲜战争时期一名士兵的两个哥哥都牺牲在战场上,当时的某兵团司令就命令警卫班将其送回到后方他的母亲身边,所以我就有一个想法想把这个故事创作出来,这就是写这部作品的原因,不知道这位美国朋友是否满意我的说法?”

但是,对于这个说法,美国人还是愤愤不平,似乎有很多事情还没有解决。

不过,应该说,这几乎就是张先生最圆满的解释了,在按照官方的立场痛斥了美国人给世界带来的罪恶后也就顺便解决了自己的所有难题。

“下面,我们给大家放几个影片的剪辑片段,我们摄制组还制作了点关于本片拍摄过程的CD宣传光盘和录像带,现在就赠送给诸位记者,请带回去以后自己看看”,这里面不仅有片子的大概内容,还有几个非常经典的战争场面,当然,这也是为了让他们带给老斯同志欣赏的。

“这部片子将采取海外同步发行的方式,届时将委托欧美等地的著名影片公司在中美欧三地同时上演,到时候,我们将邀请大家共同来欣赏这一部由高科技打造出来的视觉盛宴”,张先生志满意得地看着下面的记者们,得意洋洋地对大家宣布道。

走下汽车,张某人挽着高虹出现在长期租住的广顺大厦楼下,今天实在是晚了,对着女伴说道,“你上去吧,我得回去了”

“你不上去吗?”

高虹很奇怪,自从与他同居,只要是在北京城几乎都在这里过夜的,今天这是怎么啦?

“宝贝啊,从明天开始就有你老公忙的了,今天晚上我得把最后的这个计划书写出来,只有到办公室加班才行”

张先生暗自想道,要是和你在一起,别说今天晚上加班写点什么材料,说不定。。。明天早上连床都起不来了。

从去年开始,他就把持着高虹不放手,小姑娘呢,在拍摄完那点点可怜的戏以后也就成为张某人的私房人而正式退出了这个名利场,包括在太湖拍摄片子那段时间都陪在镇上的出租屋里,这是小姑娘下决心想把这个有钱人套住的办法,甚至还想给他生个孩子好稳定自己的身份。

因为小姑娘觉得自己的演技天份实在不足,发展前景基本上就可以说是一点没有,但如果能够钓上个金龟婿的话应该也是一个很不错的事情。

到不是说秦小姐不来北京,也放心男人在外面混,而是她最近根本就没空去管这个男人。

这大半年的时间,四川那边的几兄弟正在全力开工抢项目,也是去年11月下旬份开始建设的。按照张先生的主意,应该先修最大的项目也就是4ⅹ7.5万千瓦的主水坝工程,他的想法是,先要把关系到D市安全的主水坝作为第一期工程优先修建,这样一来,也可以在98年的那场全流域特大洪水到来之前建设好,最大限度地给国家做点贡献,这个主工程建设好了以后虽然缓释的水量在整个长江洪水中可能连3%都不到,但总比没有要强很多啊。

这事情在兄弟之间出现了不小的分歧,按照刘加才的想法,做水电工程肯定是先做那几个小的,别看数量多,可4个一级小水坝的工程量加起来也只有主水坝的60%而已,何况这东西还可以先见效益,也可以给后期的主工程积累一点经验。而且我们现在的可用资金也就只有三个亿而已,这全压上去的话,后期没有备份资金可就实在太危险了。

张先生可不能明说,也只能坚持解释自己的意见,这个主工程是关系到我们公司成败的关键,先干大的,先苦后甜才是做工作的好办法,主水坝建成以后平均就是280米(实际水深46米),不仅可以有效缓解上南河流域的枯水问题,水面直接就宽了至少200米,可通行500T以上货船的航道就增加60公里,旅游,电力,航行等等都可以立马见效益,水也不会浪费掉,旱季缺水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这个道理。。。是正确的吗?

水利专家们也分成两组意见,有的支持张先生,认为这个想法是很正确的。有的则认为这个办法有些不保险,还是慢慢地积累经验比较好。

最后,当张先生把省工行的合作协议书拿回来以后,资金矛盾也就解决了,反正我们不缺钱,主水坝虽然需要三亿元的资金,可我们现在光是省工行就有5个亿的信用额度,我们还怕什么呢,在集中修建这一个大水坝的时候还可以腾出人手和资金来建设其他的几个小项目,综合效益是显而易见的,也能够得到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

这是一个大手笔啊,竟然要先建大工程?

市长大人在惊叹的同时也很兴奋,只有大水坝才能见大效益啊,我坚决支持张先生的意见!

在地方政府的强力支持下,主水坝选址地区的迁居工作很快就完成了,时间,也只有一个月!!!

当然,张先生不愿意让自己的公司背负上一个以强凌弱的名声,坚持在政府协定的拆迁补偿金额上多给居民添上了9%的青苗补偿费,其实也就只多給付了900万而已,但是这个友好态度得到了市政府的称赞,那些世代居住在河两岸饱受水旱侵袭的农民们多数对此也表示出了默认的态度,拆迁工作相对顺利,钉子户的情况也就比较少了(钉子户不可能真的就一个没有,毕竟也有500多户3000多人)。

这个钱其实很值啊,附近就是将近300亩平整的耕地和800多亩山林,看起来,为了拆迁我花了一个亿下去,但平均下来才多少钱啊,仅仅10万元一亩,按照约定,10年后我就可以在上面进行商品房开发了,想想看。。。这个价钱还亏吗?

光是那300亩河边的地,我就可以赚多少钱回来,要是再修建成别墅的话。。。现在我就是给那些失去土地的村民一个饭碗又算什么?

所以,在地方政府、企业和省港航的通力合作下,主水坝也就在当年的11月29日开工建设,在公司强大资金的压迫下,河两岸的两个建设工程队互相竞争抢进度,当然,前提是必须保证质量,因为进度好、质量高的建设队伍将额外得到3%的奖励,这个费用将直接在最后一名的头上扣掉1.5%(公司再单独出1.5%奖励资金),这也是“万恶的资本家挑拨工人阶级进行内斗”的险恶办法。

1月3日,整个1600米的大坝就顺利合拢,虽然公司多付出了这一阶段的120万元奖励费用,但效益很明显啊。

3月20日,正式放缓工程进度,待汛期过后再加快建设,专家们保守地估计,明年5月就应该可以试运行发电了。

这暂且不表,单说秦巧玉小姐。

3月27日,她正式请假半个月,由于汛期的到来,工程上应该暂时没有什么大的事情,董事会也就同意了,她愉快地飞到北京准备会见已经半年时间没有见到过的情郎。因为4月1日可是男人的生日哦。

秦巧玉下午到了北京,没给电话就直接来到芳香大厦,准备给男人一个惊喜。

结果,公司里面是一片狼籍,记者招待会才开完啊,就剩下几个不认识的年轻人在清扫卫生,别说人家不知道你是谁,就是知道面前的这位是老板娘自己也不知道老板上哪里去了啊。

回到10楼的窝,没人,其他的人也不在。

这个急啊。

张先生的电话无人接,BEN的电话干脆就关机了(实际上他已经请假溜回成都去了),正在和新认识的一个北漂小姑娘恋爱的蒋志勤的电话到是通了,可他哪敢说老板干什么去了啊?

茫茫北京城,一千多万的人海中。。。

秦巧玉从18点一直坐到了21点多,男人还没有回来。

男人上哪里去了呢?

极端无耻的人,上午起床就把高虹一个人丢在家里(也就是广顺大厦的那个家),自己则悄悄与楚慧约会去了。下午3点和高虹等人一起参加招待会,晚上在北京大饭店宴请记者们,从六点一直折腾到八点半,九点多才回到我们开头说的那个地方。

反正,年少多金,既有本钱透支身体,也有实力明包妹妹暗粘着姐姐。

楚慧名义上与张总是形同陌路了,也一个人搬到外边远远地继续自己的事业,可保守统计下来,从去年11月开始,除去了拍摄片子的那点时间外,十天里她最少也有三天时间是在和“妹夫”一起偷欢,甚至张总在太湖拍电影的那段时间她都偷偷摸摸去过最少十次以上。

到不是说楚慧已经不爱高正华了,而是因为,一是高正华远在南京,在北京这边没人管得到,这个二来嘛。。。

当然了,张总付出的代价就是身体和钱,虽然每个月给高虹也不过才4万元而已,但短短半年时间下来,他在这姐妹俩身上就花了最少120万出去,这还仅仅是租房买家具、送车(也就两辆捷达而已),还有赠钻石和各季节的高档衣服的钱,一般性的支出。。。他自己还就真没给细算过。

他请曲文杰出面帮助推荐一下,曲文杰那是没办法啊,也磨不开自己的老脸来,这年轻人有前途对自己又大方,还是关系良好的合作伙伴,这个面子就是花多大的力气都还是要给他的,楚慧也就因此开始接触到了一些剧组,也算是导演间互相给面子吧,最近一段时间就有了两三个次要配角的戏,处境也就好了很多。

但楚慧明白这后面是谁在支持着自己,为了那个梦想她还必须得要坚持下去,同时,也是看在钱的份上。

其实还有第三个原因,因为渐渐地。。。她对这个“妹夫”出现了一点很奇怪的感觉,也就是说感情不是感情,说感激不是感激,说放纵也不全是的复杂心态。

或者,应该说偷欢这事本身就是一个令人感到非常刺激的事情,何况还是与自己表妹兼小姑子的男人在一起。

这话其实可以反过来说,张某应该与她是一样的想法。

这个复杂的地下关系一直保持了15年之久,直到某一天两人的私生女被媒体暴光而导致高虹与他热战整整5年,但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张某人也还是不愿意放弃。

打开办公室,坐到电脑前面,还不知道秦老虎已经来了的张德瑞准备完成今天的工作任务,也就是把自己的那个计划书给完成了先。毕竟这片子到现在已经花费了9000多万,后期的费用准备拟定一个计划出来,需要用多少钱,还要准备做点什么,下一步自己的计划是什么,虽然这钱他们(四兄弟)暂时不会来管自己是怎么用的,但已经一半下去了,可就得省着点了,别再大手大脚地用啊。

还有,准备请谁来给片中音乐来配插曲和片尾的主题曲呢,这都是需要自己来计划的。

都已经是2997年了,这些年自己都没有时间去听歌了,不知道场面上现在有什么歌呢?

呵呵,用什么立志向上的歌曲呢?屠洪刚的〈精忠报国〉还没有出来,林老兄的〈男儿当自强〉似乎。。。也不行啊,难道需要用刘德华的〈中国人〉?

张先生可没有再到歌坛去搞两把的雄心壮志,自己拍了片子已经算是搞乱了这个世界,算了,这事让执行导演去忙吧,我先写计划书。

计划是1.2亿元的总投入,虽然不需要支付想象中的那一笔给李大武师的钱,但整个拍摄过程中大手大脚的毛病就没有改过,省出来的2000万早就变成各种各样的炸弹和枪炮给太湖里面的鱼儿当鞭炮听了。

TMD,怪不得人家说,电影这东西是个巨大的一次性消费品,那和电视剧可以反复使用道具的情况没得比啊,9000万现在已经都没有了,这后面的剪辑工作和宣传期最少还需要3000到5000万的费用。

还好,自己当初是拿的两个亿出来。

咦,今天怎么就这么清静啊,连电话都没有谁打过来?

手机呢,哦,是关了机的。

打开手机,最少有7个未接电话,一一看来,一个小蒋的,这几个是影厂的,这个是高虹的,哦,小Y,才分开二十分钟就催自己回家。。。休息,呵呵。。。

这个。。。竟然是巧玉的?

看着这个电话号码,还有她给自己买的这个手机,张某人的内心油然升起了一点点的愧疚之情,把她一个人冷清地放在D市当自己的股东替身,而在外面,自己又和这两个女人纠缠不清,是不是有点。。。

把电话回过去吧,别真有什么急事。

“巧妹啊,真对不起啊,刚才。。。我们公司宴请记者们,9点才结束,没听到你电话,有什么事吗?”

“哦,真的吗?你现在在哪啊?”

“我才回来,在办公室写报告呢,哦,你最近怎么样?”

“哦。。。那你别挂电话,等我一会,最多3分钟。。。”

接到电话的秦巧玉一开始很兴奋,可还是有点不相信他的话,本来想让他用办公室电话给自己回的(以前她一直都用这办法来查岗),但现在就在他楼上,怎么会不来看看他到底在不在呢?

“哎。。。你干什么去了啊?”

没有人接听的张先生摇摇头,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也就放下手机继续写计划书。

“喂,你在听吗?”

“啊,我在听,你在干什么啊,巧玉?”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你看看我,都搞忘记了,今天不就是那个愚人节吗?”

“啊。。。是啊,我想愚弄你一下啊”,秦巧玉已经麻利地打开了办公室外面的栅栏门,从卷帘门的小门里面穿了进去,“我啊,准备给过生日”

“哦。。。对对对,今天是我的生日,你看看,最近忙的,我都搞忘记了”,到不是张先生真忘记了,不过到现在才想起来,怪不得呢,今天一大早楚慧就要约自己出去幽会,家里的那小Y还在催着我回去呢。

办公室里面坐着的张先生没听见外面的动静,还在与对方聊着,“哦,快点啊,你准备怎么给我过生日啊?”

“哈。。。你闭上眼睛,自己数十下,快点,别让我发现你睁着眼睛啊”

“好好好,我闭上眼睛,数十下”,张先生苦笑着,这么远的地方,“。。。我不闭眼睛你知道吗?”

“当然了。因为我就在你的面前!”

“哦”,随着通话的结束,张先生睁开眼睛,果然,灯光下,不是巧玉是谁,手上提着一个蛋糕站在办公室的门口。这也真的是太突然了,放下电话的张某人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自己怎么办。

面对他的这个神情,巧玉揣起电话,把蛋糕放到桌上笑着问道,“怎么,太突然了吧?”

“啊。。。是啊,你是怎么来的?”

“我坐飞机来的啊”,轻松走到张先生面前,看着这个让自己思念了半年多的男人,猛地抓住他的西装边角,搂住对方的腰准备吻下去。

“好,见到你真高兴。。。”,张某人终于醒悟过来了,迎上去,热烈地回应着。

不料,正拥抱着对方的秦巧玉却皱起了眉头,因为一种其他牌子的淡淡香味正不断地刺激自己的鼻子。。。

想了一下,还是忍住火气轻轻推开他,“来,我们切蛋糕吧”

“好,看看,我的巧妹给我带来什么了?”

打开简单的生日蛋糕,点上6只蜡烛,秦巧玉笑了,“你先许个愿,然后我再许个愿,明天早上我们再说这个愿望”

“好啊”,张先生默默念叨起来,快点把这个片子结束吧,我要投放出去,我要。。。

两人分食了一块蛋糕,本来兴致很高的秦巧玉也就没有了继续下去的想法,拉起对方说道,“我们回去吧,今天是你生日,别再加班了”

“好。。。我们回”,还有得拒绝吗。

走在后面,假装关灯和收拾蛋糕,悄悄把手机里面的信息清除掉,又把另外一部手机藏到办公桌的抽屉里面,这才挽着巧妹的手关门回家去了。

。。。

然而,激情过后必然是异常猛烈的暴风雨。

张先生还有没有醒来,晨曦的阳光下,秦巧玉黑着脸看着眼前已经打开的张某手机,里面。。。竟然有7个新的留言,从晚上十点一直到一点多,几乎就是半小时一个,内容肉麻已极,无非是一个叫虹的女人问自己的男人在干什么,什么时候回家,为什么还不回来?

呆坐在墙壁边上,焦躁地使劲抓扯着自己的头发,嘴里低声的咒骂,长气不断,哦。。。

这个没良心的,和自己都一年多的时间了,原来的那个什么“清妹”的事情还有搞清楚,好不容易花费了这么多的精神才把韩妹妹摆平,可是仅仅半年没在身边他就又給弄了一个来。。。

给蒋志勤叫通电话,直接问他,这个虹是谁啊?

哦,秦姐,秦妈,秦奶奶,这事我一点都不知道啊,我只是一个办事的,我真的不知道老板的事。

蒋志勤怎么敢说呢,那老板还不吃了我啊。

当然,在言辞中他为了自己的小命还是埋伏下了话题,仅仅是说自己不知道老板的私事并没有说不认识虹,其实相当于变相承认了确实有关于“虹”的这个故事,只是愤怒中的秦巧玉并没有想这么多。

自己这边是心急如焚,跳着脚在找那个女人是谁,男人还在那里大模大样地睡觉,平时很喜欢看他这样子的秦巧玉越想越生气,拿上一杯凉水就给对方浇了上去。

“干什么啊你?!”

被凉水给激醒了的张先生大叫一声,跳起来盯着对方,怒火冲天。

“哦,你还想睡啊,那你告诉我这个虹是谁啊,她在哪一个家。。。等你回去给你过生日,我就让你继续睡!”,秦巧玉咧着嘴,脸凑了过来,开门见山地问道,“怎么?生气了,想打我啊?”

“哦。。。你说什么呢?”,格登一下,不知道应该怎么说的张先生有点蒙了。

“呵。。。你自己看吧,人家可是给你发了消息过来,就等你回家和她一起过生日呢”

把手机给扔了过来,脸上狰狞地笑着,“你好好看看吧,别是人家給发错了手机号码了吧”

“是啊,就是发错的了,肯定。。。是这人发错了的。。。”,落水中的张先生边打开自己的手机边说道,不过他自己还是非常明智地闭上嘴没有再说话了,因为,7个短消息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真要是一个两个的话自己还可以说是错误,这个情况嘛。。。

“哎呀,我可就真没想到啊,花费了多大的精神才把你那韩妹妹给动员走了(三年以后才回来的),没想到才半年的时间,你这帅哥。。。渍渍渍,就又给找我了个麻烦来啊。。。不过,你可就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昨晚上和老娘上了床以后就没一个电话给人家回过去,要不要。。。我现在帮你回一个过去啊”,倒不是说她不想回这电话,因为早关机了。

这话不好说。

张先生强迫自己不去接她的话,因为在这个情况下不管说什么都会挑起更大的火来,小虹,你现在可千万别打电话来啊,等会我再出去。。。

“你怎么不说话啊,平时你不是挺。。。能吹的吗?口才不是很好吗?”,秦小姐在床前游荡着,还在继续辱骂对方,“你也不看看当初。。。我跟着你都一年多了,什么东西没给你啊,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就跟着你,我什么脸都没要了,你知道老屋那边的人是怎么说我的吗?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辞职吗?你知道我。。。在你身上花费了多少精神吗?你。。。对得。。。起我吗?”

咬牙切齿地说着,眼泪,大滴地从脸上滚落了下来,甩手用睡衣袖子擦掉,强迫自己继续说道,“你知道我昨天许的什么愿吗?我许的是你在外面没有其他的女人,因为昨天抱你的那一下就已经闻到其他女人的香水味了,可我还是不愿意承认这个事,还是想骗自己,你真是个。。。混蛋!”

扑到床前,抡起拳头使劲地打着对方,“为什么你不说话!你为什么不说话!你。。。这个混蛋!”

可张先生就是不说话,这让秦巧玉感觉到更加的愤怒,难道这个男人连一点辩解的话都不愿意给我说吗,难道。。。

生气之下甚至用口在对方肩膀上咬了下去。

尖牙透过薄薄的睡衣狠狠地咬在肉里,一阵撕裂的疼痛传来,张德瑞紧紧握紧自己的拳头坚持不喊出来。

因为这是自找的事,就应该承担这个责任。

感到刺鼻血腥味的秦巧玉清醒了过来,急忙松开口,可血迹已经出来了,印子还有点深,稍微有些歉疚地看了一下,自己也暂时楞在了那里。

“好了,想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跳下床的张德瑞决定与她明说,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

一闪身,肩膀上可真疼啊。。。

自虐与被虐待,有时候,这也就能够让女人感觉到后悔,其实也不需要很多,就那末一点点也就足够了。

坐在椅子上还就故意让肩膀上的那点血迹留在那里亮相,稍微皱了一下眉头,这让旁边的秦小姐感觉有一点点的后悔了。

“其实,虹是谁,她长得怎么样,性格好不好,与你相比谁。。。更加优秀,这些对于你来说其实都并不重要,现在的你,心里面想的应该是如何来封闭我身体可能出现的女人吧,可惜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如果说。。。一年以前真正和你开始的时候我还是一个正人君子的话,那末两年前回到这个世界的我就应该是一个充满了朝气和志向的年轻人,渴望着以自己的能力与知识来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改变点什么。不过现在的我。。。可就已经完全堕落了,或者说。。。进入了这个原本不属于我的圈子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也许在你看来这话是在为我的无耻行为做解脱。不过你就是这样想可能也是对的,我想,真的就是这个圈子里面物欲横流的现实把潜藏在我内心深处的肮脏思想全部都给激发了出来,事实。。。就是如此,随便你。。。怎么办吧”

把一切都承认了,毫无隐瞒。

这话。。。坦白得让人心颤,却也是事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