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五卷电影 59、拒绝的理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在青城山培训中心内,张先生正在给大家讲述自己后世长期在文山会海里面浸淫中得到的那些“先进知识”。

“作为一个完善的风险控制体系,一般来说,银行所面对的风险可以分为三大类,一是政策风险,这在我们中国特别重要,这是因为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国有银行,在现阶段还负担有部分类似国家调节作用的某些功能,比如前些时间省政府就曾经要求四川省5大商业银行都要向地方上提供一些“安定团结贷款”以确保稳定这一重大任务,这是各大银行无法回避的政策问题也只能去执行,当然,这个问题不在我们的风险控制体系之内。这里面还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在国家大力推动的某些行业内选择性地挑一些项目出来进行支持,而不是被动地去执行,这样既可以完成国家下达的指令性计划,也能够取得减少损失,继续扩大市场分额的效果。第二类就是操作风险,其实就是人的原因在起作用,如何教育员工依法合规地操作,减少损失避免案件发生,减少客户投诉甚至是诉讼这类恶性事件,当然这也不在信贷风险控制范畴内,我就不在诸位面前班门弄斧了。

第三类就是我需要解释的信贷风险了,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狭义上的风险。

。。。按照英国和美国人正在运转和准备实施的风险控制系统来看,他们的风险控制架构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就是直属股东大会的战略决策委员会,这是从全局上分析国际市场和本国产业政策上变化来调整自身的风险控制方向,这是对全行具体统一战略发展方向的第一级委员会。第二级是直属董事会的总行级风险控制委员会,也就是按照战略决策委员会规定的战略方向来对各行业进行分析、预警并制订详细的发展规划,从而达到最大限度地规避行业风险的目的,在这里,风险控制委员会总监或者主管具有否决本行和下属具体的任何一个贷款项目的权力。

第三级就是各分行的风险评审委员会或者风险管理部,一般来说,这是普通贷款的最后一级审批者,这个机构应该是独立运转的,其主管或者说是“问责审批人”也具有否决贷款的权力,但不能干涉风险评审委员会已经否决了的贷款。也就是说,分行的风险总监只能在风险评审委员会同意的项目中进行“是或者否”的审批,而不能要求风险评审委员会同意某笔贷款,这就是常说的“YES--NO”体制”

同样,作为分行行长也不能要求风险评审委员会同意某项贷款,其本身更加不能作为委员参加表决和讨论,也不能要求查阅投票记录,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最大限度地避免行政权力对风险评审委员们的干涉,这就是目前美国花旗银行正在运转的贷款风险控制体制。

分管省分行信贷口子的黄副行长问道,“小张啊,你的意思我是否可以这样来理解,风险控制体系应该是专门针对公司类贷款的?”

“黄行长,应该这么说,狭义的风险控制体系就只管理公司类的贷款及垫款,当然也包括结算类贷款在内。而广义的风险控制体系就是统一管理本行所有的潜在风险,不仅包括公司贷款,也包括零售类贷款,还有诸如政策、操作、市场、预警等等在内,在西方银行内,和发展战略及人力资源并列为三大委员会”

“也就是说,狭义的风险控制体系也可以管理零售类的贷款了?”

“当然可以了,不过。。。对零售类贷款来说,也就只能限于对项目或者合作商资格的审核”,零售类贷款当然不能交给风险委员会来审批,审核流程中只审大项目是否能够做,是否符合政策和该合作商本身的资质,具体某一笔的贷款发放就只能把权利下放给更小的机构,由他们自己来承担审批的责任和贷款的收益。

这话就正符合蔡行长的口味了。

蔡行长今年才50岁,45岁时从陕西分行行长助理调任四川分行副行长开始,到两年前正式担任行长,在目前整个工行系统来说还算是相对年轻的,按照道理来说还可以向上进一步。但是作为工商银行的封疆大吏,他几乎就已经注定没有任何前进空间了,因为全国范围内与他一样资历的分行行长至少还有十多个,所以,他想到总行去当个副行级的干部在正常情况下也就将变成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毕竟,沿海地区的同事们比自己更有晋升的资本,谁叫人家的经济活跃,上缴的利润也更高呢。

不过,蔡行长现在已经初步决定了准备在四川省分行的局部做一个改革试验,而试验田就定在整个川北地区的3市1区上,与温行助初步商量以后,这个改革方案将暂时不涉及人事及薪酬制度而将被局限在信贷风险控制体系上。

也就是说,川北地区工商银行系统中的信贷口子将被整合到一起来,分为一个风险控制委员会,一个保全清收中心,一个公司贷款中心。

换句话说,这些地方所有的信贷人员中将有80%上收到这三个中心去而与本行彻底脱离隶属关系,经过甄别选拔以后再分配到这三个新机构去,而上述四家分行就不再负责发放与管理公司类贷款,只能做低风险的个人贷款与存单质押类的贷款。

这样一来,这四家行在公司类贷款上造成的利润损失就需要自己组织人员去找项目来做公司贷款(当然,如果不愿意发放公司贷款的话,他们也可以作为一个纯存款行来生存下去,呵呵,估计也没有哪一家行愿意这么做),分行本身初审以后就正式提交给风险控制委员会来审核,经过风险控制委员会全部委员过三分之二同意以后送交給公司贷款中心来发放,发放贷款以后,全部收益按照分行7中心3的办法来进行帐面利润的分成。

而公司贷款中心如果认定这些贷款有风险,或者不愿意承担责任的话需要提交正式的书面说明,经风险控制委员会同意也可以拒绝发放。如果发起项目的分行不同意这个否决意见就应该将贷款情况提交给省行来做最后的决定。同样,管理这些公司类贷款的责任也将由公司贷款中心来负责。

最终,这个“公司信贷风险控制体系”建成以后,二级分行将只负责贷款项目的前台发起工作,贷款中心负责具体的发放和贷后管理工作,保全中心则负责管理以前年度的老贷款和今后出现的新不良贷款,而川北地区的信贷风险控制委员会将仅仅是一个决定贷款发放与否的纯决策机构。

跟随而来的政策是给三大中心的人员提高10%至20%的待遇作为他们的补偿,因为毕竟他们要承担更大的责任,而新的责任认定办法就规定,出现了新的不良贷款将由省分行直接来认定责任,按照实际情况对贷前调查(二级分行),贷时审核(风险控制中心),贷后管理(公司贷款中心)来划分责任,针对故意隐瞒情况,制作虚假报告,或者是严重渎职和不作为的行为将给予最严厉的处分,直至以渎职罪移交司法机关。

不能不说,这是老蔡同志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准备规划出来的一个大动作的风险控制改革方案,这个体制将会存在最少三年以上,以彻底验证信贷风险控制体系的效果,也是四川省分行对信贷风险体制建设的一个大胆尝试(省分行向总行的正式请示语)

张先生就正在对省工行的7大委员们发表控制风险体系的解释,下面,蔡行长正悄悄在纸上与温行助互相交换意见。本来没有资格参加的曾宏志也被特批参加旁听,就坐在蔡行长的后面临时充当记录人员。

蔡行长问温行助,“能否把他留下?”

温行助看了一下,思索了几秒钟,歪着脑袋写下了几个字,“什么职务,级别?收入?”

后边的曾宏志看了半天,无语中。

这三个问题实际上都无法解决。

职务上给个什么官?

风险控制委员会主任还是贷款中心主任?

不好说,人家可是一个老总下来的啊。

还有,级别给什么,副处级还是正处级?

特别头疼的问题是,人家可是一年收入达到好几百万的CEO啊,我们。。。能给多少?

20万还是30万?

就这个价钱,目前就是放在全国工行系统中都已经是天字第一号的人物了(北京老总级别的人物自然需要除外,这个时候的蔡行长一年也就五万年收入不得了,当然,潜在福利与灰色的收入暂时不算),对于这个,总行能同意吗?全省3万多干部职工能同意吗?

不说这个家伙还是一个高中都没有毕业的农民,你就是只给个科长职务都将会是能够掀起无限风波来的重大事件。

想了一下,曾宏志在一张纸上写下“是否可以考虑聘为分行的风险总监或风险顾问?无级别,由党委直聘,一年20万的交通费及通讯费,不用上班,专备分行党委的风险咨询”字条悄悄地传递给了蔡行长。

接过纸条扫视了一眼,还是摇了一下头,温行助在“风险顾问”这几个字下面划上一条横线,斜批道“这样也许可以通过总行批复(关口),问题是,他愿意吗?而且下面的干部同样还是会有意见”

蔡行长又看了看字条,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说。

“其实,在风险控制体系中还应该再加上一个机构,也就是贷款的执行部门,什么叫贷款执行呢?也就是说在具体发放贷款前,由这个机构来对贷款中心或者是下级单位的贷款发放前的准备工作进行全面的审核,包括贷款批复条件的落实情况,是否已经按照贷款条件办理了合规的抵押手续,是否签订了正规统一的借款合同,借款人是否具有贷款的主体资格,借款人的申请是否符合逻辑和不合理的地方,借款人的贷款行为是否经过本身有权机构的同意,这些都是从贷时加强对贷款审核的意见,也就是风险控制委员会的有效延伸并直属于风险委员会的贷款执行机构”

这也是后世中到3003年才开始流行的东西,我就一起都给你们讲了吧。

“在工行现行的贷款制度中,其实也有贷前调查、贷时审查与贷后检查。。。这个贷款的三查制度存在,注意,我只是说存在这个制度而已。在座的都是老银行了,应该都知道这个制度是否真正实行了呢?如果真的实行了,不说百分之一百,就是能够做到50%的话也就不会出现那么多不良贷款了,为什么?因为这些制度根本就无法实行,不是下面的人不愿意去执行,而是根本就无法去执行,一句话可以来概括,那就是。。。行政权力对信贷流程的干涉导致下面无法去执行这个流程。所以,贷款三查制度就在根本上流于形式了。结果呢,贷前就按照行长的要求去写个一张纸的调查,贷时就进行一个形式上的三级审批签字,贷款以后,信贷员过了半年一年的时间就去企业吃点喝点,平时让企业按月交来报表什么的也就可以形成一篇贷后的检查报告了,你们说,这样的贷款三查制度。。。能不出问题吗?”

我从你们省行取得的那三个亿的长期贷款。。。不也是这样来的吗?

前世中,不知道多少万亿的人民币就因为这些原因给流失掉了。。。算了,我说这些话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做不做,怎么做,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与我有什么关系?

场面上的其他人都没有说话,这话也实在是太直接了,太不给我们这些老银行面子了。。。

个个都不说话,回头来看着蔡行长这位党委书记,等他来表态。

“叭叭叭”,蔡行长率先鼓起掌来,温行助也跟着大力拍手,其他5位委员都在他们的带动下给予了还算热烈的掌声来,这反而让正在点烟的张先生有点受宠若惊了。

掌声停息以后蔡行长才开始讲话,“哼哼~~精彩啊,小张啊,我听说你可是在英国获得的金融硕士文凭啊,怪不得,这话简直都说到我心坎上去了”

汗死了。

前辈子我就只是一个大专文凭,还是电大的啊。你这老狐狸,想要干什么?

不过现在也不能不给你一个面子,哼哼哈哈地搪塞了过去,等下来再问就是了。

“诸位委员,你们觉得。。。小张给我们党委班子做的这个关于风险控制的讲课怎么样?”,蔡行长笑问大家。

党委邱副书记作为老资格的地头蛇,当然只能低下头来不说话,示意与自己关系最亲近的陈副行长出面来表态。

陈副行长想了一下,出面表示道,“这个。。。小张作为发达国家回来的一位金融专业硕士,见解确实不凡啊,我这个老银行职工都觉得。。。好啊,这个意见好啊”

光说好,但就不说为什么好,好在那里。

当然了,蔡行长刚才不是已经当着众人表示“这话说到心坎上去”了吗,当人都是白痴啊,他怎么会去说不行呢。

其他几位也先后出来表示“小张的意见很好,对省分行下一步风险管理工作很有建设性的意见”

P话,人家都没有说什么建议,还意见呢。

邱副书记被蔡行长盯着,只好出来说道,“从建设工行和规避信贷风险这两个角度来说,我认为小张的意见对于我们今后的工作很有意义,我们这些老银行。。。是应该加强风险意识的学习了。呵呵,要是再不学习的话,也就跟不上国际金融的最新发展趋势了”

也是句P话啊,现在的国有商业银行根本就没有与国际大银行集团发展合步的意识,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需要跟上国际潮流,就是到了3008年,也就只有高层管理人员的收入是与国际惯例“部分地接轨”了。

邱副书记已经敏锐意识到了,这个年轻人很可能将得到蔡行长的力挺而加入省行来,虽然还不知道是个什么职务,但肯定将是在信贷这一块上,所以他先天上就对这个年轻人存在着一个警惕情绪,那上面可有自己的势力范围,这个年轻人真的要来的话必然将侵蚀掉自己的很大一块利益。

而收买他肯定是不行的事,人家可是蔡行长提拔起来的人,那事也就别想了。

同样明白这些事情的蔡行长也在暗自叹气,在咱们中国,为什么都喜欢来个论资排辈呢?

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这话说得多好听啊。。。

而且,这些可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人家明显是因为欠了我们提供贷款的人情才来的,硬要这样做的结果是,自己就会象是老鼠进风箱—两头受气。

但是,自己有选择吗?

于公,于私,自己都要坚持试一下。

现在是半场休息的时间,作为主人的7大委员们也就邀请张先生在风景宜人的培训中心吃饭。

因为今天是国庆大假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愿意上山来的女眷是一个都没有,而被张先生“摆了一道”的秦巧玉生气之下也就拉着韩青苹一起转商场去了。

所以在这上面开会的也就是7位委员加上临时参加的曾宏志了。

丰盛的午餐,是奢侈不已,连酒上的都是时下才开始流行的“酒鬼”。

吃过午饭,曾宏志临时客串秘书按照录音去修订会议记录去了,其他几个委员则纷纷下山准备自己的工作去了,留下的就是蔡行长、还有分管信贷口子的黄副行长及温行助三个人了,他们将继续与张先生进行“关于风险控制问题的深入讨论”。

当然,在正式开始前需要轻松一下,四个人都移到可以眺望山下的茶室进行一些休闲的话题,反正现在连两点都不到,时间还早着呢。就在大茶几上摆上些水果,大家围坐着边品茶边开始聊天。

“小张,不用太拘束了,也放松点,我们这几个。。。平时都这样的进行谈话和交流的,主要是这上面的空气很不错,而要是再过了这个国庆大假我们行里也就不会再组织大家到这儿开会了”,黄庆南副行长已经得到了蔡行长的初步交底,他本身对这计划也很有兴趣,估计蔡行长的意思就是让自己来负责主抓这个项目,所以心情很不错的黄庆南看见张先生似乎有点拘束,也就出面来劝对方放松一点。

“没事的,谢谢黄行长”,张德瑞还不知道蔡老狐狸想要干什么,端起茶杯,吹了一口,却瞟见这里面的员工到处都在收拾东西,似乎。。。应该是在准备明天开始的大假吧,放下来问温行助,“温行助,你们行里的这个培训中心很不错啊,选点的位置很好,这里面似乎还有一个招待所,大假的时候,比如明天开始,就肯定要收入不少钱吧”

作为省分行这一级的商业银行,必定有很大的一块会议接待任务,而当年把培训中心选到半山腰来其实也就是给本行找到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来作为会议场所。

“这是我们行里在88年就买来的,不过面积还不算大,在这上面,省国行也有一个培训中心,我们才不到40亩的地方,人家可是70多亩啊”,黄庆南主动解释道。

在真实的历史中,国行在这山上还有一个更大规模的培训中心,占地竟然是令人咋舌的70亩,好大的一快地皮啊,后来因为统一规划被青城山开发管理委员会通过省政府协调后强行给收了41亩土地回去,但就是剩下的那29亩也是国行的一个大钱袋子啊,光是招待所那点对外业务在两个大假里就要进帐200多万来,当年,就是张先生这样的内部员工去住也要交220元的打折价才行。

“说到国行,我到想起来了,小张啊,你那二哥不就是国行的吗”,蔡行长似乎是才想起来这事一样,也似乎不知道刘加才已经辞职了,“好象还是哪个县支行的行长吧”

“上个月他就已经正式辞职了,现在就在管华盛集团那一块的业务,也就是董事长暂时兼着总经理吧”,简直都是笑话了,你不可能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那他年纪轻轻的为啥放着行长都不当呢?。。。”,这上面的差异太明显了,毕竟现在的中国人特别是内地人的思想里面还是很注重“国家干部”这个身份,即便是腰缠万贯的老板,只要达不到千万富翁的地步,那也会很自卑的。

“还不是因为在国行没有向上晋升的机会嘛,我那二哥可是老银行了,专门学经济的大本毕业,却也没啥搞头,还不如现在下海呢”,刘加才现在就是调到省国行来还只是一个科级干部,真等他把地皮踩熟,那也是三五年以后的事情,到时候就是四十一二岁的人了,还有什么机会?

“是啊,哎呀,不管在国行还是我们工行和其他的国有商业银行,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一点论资排辈的问题”,对于这一点蔡行长并不想隐瞒,这也是全国央企的通病之一,如果自己昧着良心再违背事实说点什么假话,就必然会被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从心底里面耻笑,“不过,我们总行正在研究新的用人制度改革,想来,也就这一两年的时间就可以改变这个现状了”

那末,我的意思,你懂了吗?

张先生却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事情,还在笑着,“国行那里不也就正在进行这个东西嘛,不过,我认为国有银行这个用人制度的变革实在没有什么意义”

“哦,那你来说说看,我以前一直都认为你只是对风险管理控制这些有见地的”,温行助笑着,也很奇怪。

“实际上,作为央企的国有5大商业银行都存在着一个习惯性的作风,也就是向上负责而不是向下承担责任,什么时候都是上级决定下级的命运,不管这个下级的。。。经营成果是什么,最终都是要上级来决定收入水平和是否能够得到晋升,不过谁又能够保证上一级管理者没有私心。。。或者是其他什么因素在里面呢,即便上级管理者都是廉洁的,可是他们又如何来认定下级的工作成果与实际的工作态度呢?所以。。。这个东西,再怎么改都没有什么用处”

“你这个想法也太悲观消极了点吧?”,黄副行长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蔡行长,口头还在敷衍着。

“这可不是什么悲观情绪啊”,张先生直问对方,“您应该知道我们国有银行现在的人事制度严重不合理,实际上还停留在老一套的办法,也就是用人机构本身进行人员的考评和推荐,由上级管理机构来最后的认定和聘用,这个体制。。。很不合理,既不能真实地反应出备选干部的德与能,也不能正确地体现出广大基本职工的态度,完全是。。。闭门造车,几个委员,关起门来就决定了干部的选拔与任命”

这个号称“选聘”的用人制度不知道提拔了多少口蜜腹剑的政客及无德无能的庸人上来,唯一的原因就在于,决定干部上下与否的关键就是推荐机构,而上一级的决定者,说轻了,是完全不可能知道备选干部的真实情况,说重了,那根本就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因为,仅仅凭借推荐机构的考察材料和所谓的政绩数字是看不出来人的,毕竟在中国连假钞都有,假材料。。。那也就数不胜数了。

不过,国有商业银行到后来推崇备至的所谓“公示制度”与“公开竞聘制”也都是假的,群众打分不过仅仅占三分之一的分量,机构及专家打分才是决定性的因素。

某银行行长就曾经说过,决定什么人上什么人下,都是我一个说了算,让群众打分那都是做“面子工程”而已,因为在多数情况下已经把决定要上的人分数都給调整好了。。。导致后来的群众对所谓“既当婊子又想要立贞洁牌坊”的“公开竞聘制度”感觉是深恶痛绝,可又是无可奈何,毕竟决定权不在我的手上,当官的想怎么折腾就由他去吧。

“一家商业银行里面什么是最重要的?不是政策,不是规模,也不是利润,而是人,这个人包括两种,一种是客户,一个就是员工”,张先生继续给对方洗脑,潜意识里面,他总觉得,作为前世的银行员工,自己有责任也有义务给广大的银行基层员工争取到一点什么来,“有人说在市场经济里面大家都是雇员,或者到了以后上市了,当然了,作为商业银行最终都应该是以上市为长期目标,就算上市了那其实也是国有股占主体啊。所以了,针对员工应该以加强教育,加强引导,加强培训为首要任务,不能任由他们分化和出现问题,可在现在的这个局面下,比如说您吧,我虽然不知道您的具体收入多少,可我可以猜得到啊,您一年的正规收入总有个四五万的,哎,请注意,您这四万元可就是纯的,比如您住房坐车不要钱,吃饭抽烟基本不要钱,手机费电话费也不要钱,光是这些算起来,一年多的有四五万元,最少也是两三万了,可是你的基层员工呢,也就五千块一年。您看,您不能和我这小资本家比啊,我那是按照法律的规定在合法挣钱啊,这至少是合理的,可是我手下那几个年轻人一年的收入可都比您的科长什么的要高很多啊,所有,我个人认为,国有商业银行的人事制度和薪酬制度必需要改,也只有改才能让我们的5大商业银行做到真正的新生啊。。。”

里面还是有很多的话不能说,但这已经是张先生多年来的感慨了,不改作风,不改制度,光是凭借着国家银行的身份行“官商”的事,永远都不可能长大的,永远都是一个非常可怜的“国有商业银行”,迟早都要在蜂拥而来的外资银行面前碰得个头破血流。。。

这是一个令领导人感觉到尴尬的题目,蔡行长不愿意正面回答,只好转移话题来结束他的发挥,“小张啊,你的见解很多地方都是切中要害的,我也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但作为中央企业,这个。。。不是我们省分行这一级就可以改变的。。。不过,我就奇怪了,你怎么就对我们国有商业银行的这些东西,还有你谈论的那些风险管理知道这么多呢,这就在欧美地区也才正在开始兴起啊”

这是老蔡同志一直都感觉到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一个高中毕业生,不可能拥有这么深厚的金融风险理论知识,也不可能同时知道这么多的银行内部操作流程。

假装在看山下的风景,半天,才回头歉意地解释道,“我知道,其实您一直都想问这个问题,我今天。。。就实话实说了吧,13年前的。。。那一场大伙烧光了我的家,我的父母亲也因为救护我而。。。那个时候我才12岁,后来勉强读到高中二年级还是因为没钱不能继续上学,我就辍学到广东去给人打工。。。后来就是90年左右偷渡到香港去,在那里有一家大陆过去的小企业主也就是做点小生意的一家人收留了我,我起早贪黑帮助他家做工,也是因为我自己没有居留证件的报答,我跟随他们到处跑业务也跑银行办贷款,就接触到了汇丰等银行也见识了香港中资银行的工作,在他们那里比较深入地了解了外资银行的风险控制意识,也读了一点相关的资料。再后来,我回到国内,认识了不少的内地银行,这就是我获得这些东西。。。的来历”

既然牛皮已经吹起来了,也就需要把这些知识的来历解释清楚,不然人家就会当你是个骗子。不过,无据可查的东西也就只能随张先生如何来编造了。

纷纷点了点头,都表示了理解,在外就是苦啊。。。

“不过,你学到了知识也是件好事”,温行助劝道,“小张啊,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想法没有,今后你准备怎么做呢?毕竟,你现在也很年轻啊,就这么当一辈子的小老板啊?”

老蔡没有说话,但黄副行长还是笑起来了,打趣地反问了他一句,“老温啊,你这话可有点。。。小张现在可是大老板,一个水电项目上的股本就是我们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

“那是。。。那是,小张最少的股本都是3000多万了,我这话是没说对”,想想也是的,人家也算是一个大老板了,自己这话。。。不过,这也是他真实心理的反应,你再牛也是一个老板而已,我可是国有银行的高级白领,每年在我手上过的贷款没有一百亿也有五六十亿。。。

“人呢,最主要的就是为国为民做点什么事情,小张啊,你也现在也有钱了,不如。。。应该想想能够做点什么为国家出点力了”,老蔡看着正目不转睛地着自己的张先生,平静地问他,“也许,在国有银行一年也就只能拿个八万十万的,但这个实现人生价值的机会。。。可不是很多哦,比如。。。”

“哦,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您还想招募我到您手下来做事吗?”

瞪大眼睛张先生真的有点不明白了。

想起来,这个事情就感觉到很滑稽啊。

自己前世中,在国行混得可不是一般的有点差哦,一直到了股份制度改革以后才因为“老油条”的身份给安排了一个股级的业务经理,就是在13级的工资水平中也是倒数第5位的中下级别。

可到了现在,竟然有省行级别的领导出面来招呼自己加入他们,那末,最少也应该是个副处级的人物,好歹也是5级左右的干部了。

呵呵。。。

那我就先听听再说吧。

蔡行长想了想,还是主动开口解释道,“我呢,从这一段时间对你的了解来看,我觉得。。。这么说吧,我认为你的才能如果能够用在我们国有商业银行上的话,对国家和你自己都是很有好处的。。。作为一个男人,不就是想获得自身价值的体现机会吗?”

“对啊,小张,我觉得你的能力足够胜任我们行准备新成立的川北地区风险控制委员会主要负责人的这个职务,我们党委几个人都觉得由你来担任这个。。。很合适,就是不知道你自己是什么意思?”

温行助也出面劝说道,这个年轻人要是从自己的嘴边溜掉的话,可能要后悔很多年的。

川北地区风险控制委员会主要负责人?

张先生可就不明白了,这是一个什么职务?

看着对方满头雾水的样子,温行助也出面来给对方和黄副行长粗略解释了一下本行的这个初步计划,“这个职务呢。。。就是一个为期3年的试点计划,也就是以整个川北地区的3市一区作为风险控制体系的试点,预备成立3个新机构,分别组成风险控制委员会,保全清收中心和公司贷款中心,按照贷审管三者分离的原则进行初步的改革试点,因为全国工行都还没有做这一点,所以我们的这个计划应该很轻松地就通过总行的审批”

哦,原来是一个试点计划啊,那末,这个职务是个什么级别的呢?

在潜意识里,张先生突然间似乎是对蔡行长的招募行为有了一点期待,也算是一种满怀怨恨后的心理满足吧。

“你不用担心的,这个职务是有职有权的,风险控制委员会主要负责人呢。。。也就是一个正处级的职务,直属黄副行长管辖,其他两个中心都是委员会的下属机构,但是要单独考核。当然了,会给你一个过渡的代理时间,也就是前6个月为筹建培训期,6个月以后才正式建立,在这个期间你是副主任,主任将由温行助亲自担任”

这样安排其实是很妥当的办法,在组建和培训期间也可以顺便考察张某人的实际能力,看看这个家伙是不是一个夸夸其谈的泛泛之辈,半年时间也完全可以把这些收上来的信贷人员给培训调教好,到时候不至于出现过多的反对声音。

按照蔡行长没有说出来的第二步计划来看,一年以后将在省分行正式成立风险控制委员会,将由黄副行长或者张先生来担任这个主任,其他两个中心也将按照片区的原则建立起来,也就是说,全省所有地市都将按照地域远近的关系正式成立清收和贷款中心,全部归省行风险控制委员会直接管辖,处于前台的地市分行都只能自己去寻找项目和初步谈判项目,完成以后统一上报省分行审查,通过审核以后才移交给各贷款中心来发放和管理,那末,各地市行也就能够更加有动力也更加明确自己的职责去做新贷款了,这样也将彻底改变现有的“贷审管三合一”的弊病。

不过,这里面也有个毛病,因为张先生一没有文凭二没有党票,这样安排的结果很悬。。。最少,这需要张先生立即到英国去“捞”一张毕业文凭回来。

呵呵,但这在蔡行长的心目中并不是个难题,你不是有一个保镖是英国人吗,找他去办了不就是了吗。特殊时期,当然需要特殊办理嘛,我不相信你连这点小事还完成不了?

不得不说,这个计划算是一个异常庞大的改革方案了,光是川北地区的这3市一区最少也需要50人的编制,就连培训人员都不是一个小事情,何况还要摸清整个贷款情况以及制订详细的章程来规定如何上收和运转管理,这事情。。。我肯定不干,也没有那个时间去做,而且,我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呢。

不过,如果要是在去年7月的话。。。我肯定会一口答应下来,因为毕竟也是一个副处级干部,想想在整个中国,处级干部虽然可能要比一个小国的人口总和都要多,但普通老百姓就是混上一辈子也只能在科级职务上打转转。没见盛老大,家里这么深的基础,可当了十多年的公务员到现在也才被提拔了一个副处级吗?

但是,沉吟中的张先生虽然暂时没说话,却被另外三位给误解了。

蔡行长在等,等这个年轻人给自己一个正式的答复,温行助则对黄副行长点了点头,拿出香烟来给对方点上,也在等张先生回答问题。

“哦,多谢蔡行长的好意了,还有黄副行长和温行助能够这么看得起我,不过这个我是做不下来的,我还是当一个自由自在的自由职业者比较好”

张先生直接回绝了对方的邀请。这个结果也在众人的预料之中,三个人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也就没有什么过分惊奇的地方。但是。。。

蔡行长却皱起眉头来,装出一副很惋惜的口吻问对方,仿佛是自己试图找到原因一样,“那。。。可就真是很可惜了,你的才能要是不能用出来的话,我们国家将会损失多少的国有资产?当然了,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也没办法,但是你这是为了什么呢?你应该知道,在我们国家内很多的人想要当个处级干部那基本上一辈子都没有希望,何况你这么年轻,25岁就是副处级,一年以后就可以非常轻松地当到正处级,想想看,你这样的情况别说是我们四川省的国有商业银行,就是在放在整个全国范围也是很少见的,或者我也可以说这种情况是极其少见的,我想,最多10年,最少的话也不过三五年的时间,你甚至可以和我一样成为厅级干部。。。”

无疑,这是一个有着极大诱惑力的说法,张先生在不自觉间就狠狠地吞了一口唾沫下去,他这话说得很对啊,按照这样来计算,多则十年,少则三五年,我可就是一个厅级干部啊,那末。。。就算再过10年的话也才45岁,不就可以成为了总行的部级干部了吗?

年龄就是官场上最大的优势,没见多少官员是“越干越年轻”吗,真要是那样的话,人家35岁的时候才拼副处级,自己可就是30岁的时候拼副厅级,呵呵。。。

不过,张先生并没有失去自己的理智,因为这也仅仅是建立在年龄上的一个推测而已,越到上面,将越不容易得到实际上的晋升。

说老实话,以自己的能力和在官场上的后台,最多就是一个厅级干部到头了,何况自己的身份还是不好处理。。。

可千万别给自己找这些麻烦来,“不过说实话吧,我这个人是最不习惯官场的,对于那些。。。交际也不行,何况就我这水平,连大学都没有,还是多谢你们的关照了。。。”

“那末,小张啊,你认为假如。。。我是说假如的话,由我们省行聘请你来当分行党委专职的风险顾问怎么样?我认为这个职务会很适合你的,不在我们的正式编制里面,平时也不需要你来坐班的,每个月。。。就来个三五天的关注一下这个试点工作的进度,或者是给干部讲讲课再给分行党委提供一点具体的操作建议怎么样?至于级别和收入,我们再谈就是了”,黄副行长立即按照刚才三人互相通气的说法提出了一个看起来也很诱人的建议来。

这是基本的谈判要决,明知道对方不可能答应也要先给一个不能接受的条件来,拒绝了以后再逐步降低就是了,这样看起来也比较有诚意,至少我们是在按照你的意见在逐步降低要求,你要是一味拒绝也就只能是说明你太不好相处,从感情上讲,也就是你的不是了。

这才是真正让张先生犹豫的地方,就是不知道对方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建议,真要是拒绝的话,自己那长期合作的协议书可还没有签呢。

可要是答应他们的话,必将陷入大量的事务性工作中去,即便是个顾问,那可也得既“顾”也“问”才行啊,我可真没有这个时间,最近这半年,可就是电影绝对紧张的关键时刻,自己的大事万万不能耽搁,过了这村可就没有那店。

只好退而求其次,“那您说说什么级别待遇呢?”

不管你说什么都准备来个狮子大开口,呵呵,想来就是作为省分行也有很多决定不下来的事情吧。

喜悦地互相对视了一下,蔡行长作为党委书记兼行长自然需要出面说明,“这个好说,作为顾问,我们省分行直接聘请你为风险顾问,肯定不能低于正处级,待遇嘛,既然你不能来坐班,工资也就不能领,那就一年给你15万的车马费和通讯费吧”

听到这话,张德瑞已经惊愕不止,在他的想法中对方怎么也得按照处级干部的工资水平来计算吧,最多也就是给个三万不得了,现在,他们竟然直接就给了一个比老蔡都要高的待遇,这个。。。可就真不好再说什么了。

不过张先生自己却忘记了,作为一个省分行,每年的总费用额度不知道有多少亿,全省3万多干部职工,光是工资福利都将超过5个亿了,再加上正常的业务费用开销,一年下来还不得来个十多个亿才行啊,别说这15万,在这么多的钱里面就是给你划个一两百万出来又能算个什么?

不过是一个小数而已。

张德瑞现在可就是真后悔了,自己为什么当初就要答应他们来讲个什么风险课程呢?

自己当初为什么就不装做什么都不懂呢?

“这个。。。我还是非常感谢你们对我的信任和栽培,但是,我还是不能答应你们”

蔡黄温三人的脸上就很不自然了,都在暗自想到,你这个家伙,真是有点不知好歹,竟然连续拒绝两次友好的建议。

“那你这是到底为了什么呢?”

看看情况上很不好,刚收拾好东西并且一直都在远处观望的曾宏志就主动出面来圆场,试图让他给个解释,如果说得在理的话,三位上司的脸面上也要好看些,不至于导致局面不好收拾。

他开始非常严肃地批评起张先生来,“你知道不知道啊,为了这个职务安排,蔡行长他老人家可是费了很大的心思才考虑好的啊,而且,我们省行也没有强人所难让你每天都来坐班,仅仅是让你担任一个有空来看看的顾问而已,你竟然还不知道珍惜,不是我说你,一个处级干部的职务,许多人就是一辈子也干不上。。。还有,象你说的那样,蔡行长的所有收入加起来一年也不过才5万,而给你就是15万的待遇,好好想想吧,你再给我一个回答”

这是个大实话,虽然还没有正式地对省分行党委提出这个建议,目前也只有这4个人才知道,但作为老秘书出身的曾宏志当然能够明白老蔡的心思和考虑,这样安排也的确是解决诸多难题的最好办法。

“是这样的,一直以来,我都有一个梦想,而目前我也正在施行这个梦想,那就是我想拍摄一部电影,现在我就正在北京做这个事情,时间上最少需要6到8个月,所以我无法答应你们”

这算是一个比较好的借口,反正这事情也瞒不了人的,你们应该可以谅解我了,还不至于破坏银企合作关系吧?

“哦,你这个年轻人,我是真没有想到啊,你竟然还有这样的雄心壮志,电影的投资。。。应该不少吧?”

蔡行长主动问起对方来,至少他不是因为想继续去“骗”银行的贷款,这样想来也还能够勉强地接受下来,那末半年以后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反正短期内这些机构也属于培训的时间,只要愿意,这半年时间我就不让你来就是了,至于具体的操作,遇到困难的时候到北京和你面谈总是可以的,你一个月里面总有个三五天空闲时间吧。

“对啊,这是个什么内容的影片啊?”,温行助开口问话了,也希望得到让自己满意的答案。

“也就一个亿吧”,张先生轻松地说了出来,还非常简单地讲了一下故事的梗概。

可是,这个投资的金额一出来,就让众人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他竟然敢投资一亿人民币下去拍摄一部电影,虽然在国际影片市场上这也不算个什么大手笔,相对美国人号称一个亿的美元来说更是小得可怜,但在现在的中国,除了那些以国家当后盾的大制作影片,似乎还没有听说过有企业敢投资一亿人民币下去拍摄什么片子。。。

不过,这个片子的内容在几位白领看来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本子,应该是很有市场的,没见国际上以美国人为代表的西方国家正在大肆地攻击中国不注重人权吗,这个片子可有很深的政治意味在里面,国家肯定会大力推崇的。因此,在场的4个人都还没有说话,也各自在想问题。

张先生乘机给他们下猛药,“其实,我不愿意来做这个职务是因为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哦,那你说说看,让我们也知道一下”,黄副行长问道,这是一个什么原因呢?

大家都很期待你的答案。

“你们大家。。。都是老银行了,应该知道我所说的这些都是基于一个基础上的,那就是我们国有商业银行必须有完整和有效的公司治理体制存在才行啊,而在我们中国,目前的5大商业银行也仅仅是正在向商业银行转变而已,不仅在政策上,就是员工的素质也远远没有达到这个标准,照搬西方国家的风险控制经验不可能取得什么好的效果,毕竟我们的商业银行还有一些政治性任务的,这些,你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吗?”

很多话没有说,也无法说出来,然而最大的问题就是用人制度的问题,你们几个在这里就决定了一个新增处级干部的人选,下面的干部谁能够服气?

“可是。。。小张,你应该知道,目前国有资产流失给我们行造成的损失问题确实很严重,何况,我们这边已经准备要试点,不就是想改变这些非政策问题带来的风险吗?你为什么就不愿意给国家出点力呢?”

温行助的话得到了普遍赞同,大家都转过来看着张总。

谁能够代表国家?

是你,还是工行?

都不是啊。

暗自摇了摇头,还是耐心地解释道,“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人员的素质问题,一个是技术上的,这个还好说,按照规定给大家灌输这些知识也就是了,最多一年两年的时间,加上再改变一些考核方式就可以让大家暂时来遵守执行,以后也可以继续给大家加强培训和升级,这些都好说,可是。。。思想上的问题呢?归根到底,风险控制不是建立几个中心就可以完成的,重要的是员工思维方式的转变,也包括各级管理者,可是在目前的情况下工行也包括其他的商业银行其实都是一个官商的作风,都以为自己就代表着国家,思维僵化,体制落后,薪酬制度和用人制度都很不合理,这些。。。如果不去转变的话,说老实话,我是一点信心都没有。就算建立起了风险控制委员会,那也仅仅是一个空架子,明天照样还是会出现很多的风险,因为借款人也会不断地来钻银行制度的空子,就好比前面我就已经说过了,要是能够把现有的贷款三查制度落实的话,最少也可以减少50%以上的风险。真要是成了这个样子,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站起来礼貌地对大家点了一下头,继续说道,“很感谢诸位对我的信任,能够与你们坦诚地说了这么多的话我感觉很高兴,但走之前还是需要提示大家一点的,那就是说,用人制度的变革才是我们国有商业银行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好比。。。你们党委一班人不过是听了两次课就决定提拔我为一个处级干部吗,而这对整个省工行3万多干部职工来说则是很不公平的一件事”

说完以后端起茶来一饮而尽,放下茶杯就扬长而去,只留下面面相觑的四位高级白领。

半晌,回味过来的蔡行长还是叹了一口气,吩咐同样还在思考问题的黄副行长和温行助,“回去以后,看来我们还需要再研究一下用人制度的改革吧,可别让一个年轻人就把我们整个省分行都给看扁了。小曾,你等会把这个我已经签好字的合作协议书给他送去,再私下告诉他,我们还是会把他当作风险顾问的,至于合同,我们就。。。不与他签了”

老蔡同志不知道的事情是,自己最终搞的这个试点很轻松地就通过了总行的审批,虽然没有把张先生给骗来留下,但依据这些东西再加上从海外取得的一些经验和资料也取得了很显著的效果。

一年半以后,年仅52岁的他就因为这个政绩被晋升为整个国有大商业银行系统中的第一位风险总监,竟然比真实历史上3001年才出现某国有大商业银行从老外那里聘请一个风险总监要提前了整整的4年时间。

而老蔡在四川工行推广的这个体系也给其他商业银行带来非常重大也非常深远的影响,保守估计,全国的国有资产因此减少大约15000亿的损失,这也应该算是张先生给国有商业银行带来最显著的变化之一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