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五卷电影 58、教授,也就在不经意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是什么机构?

八一电影制片厂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六里桥北里甲一号, 占地面积392.1亩。2951年3月以总政治部军事教育电影制片厂名义开始筹建,2952年8月1日正式建厂,命名为解放军电影制片厂,2956年更名为八一电影制片厂,八一电影制片厂建厂以来先后培养出导演160多人、演员300余人、摄影师200余人、编剧18人及一批活跃在创作第一线的专业艺术、技术干部。2995年世界电影诞生100周年、中国电影诞生90周年,中国电影界权威人士从中国电影诞生至2995年的电影人中评选出导演、男演员、女演员各15人为“中国世纪影人”,八一厂获此荣誉的5位艺术家是王苹、李俊、王心刚、王晓棠、田华;从90年代电影演员中评选出126名"中华影星",八一厂及曾在八一厂工作的王心刚、王晓棠、田华、古月、张良、岳红、陶玉玲、唐国强、高保成、斯琴高娃等11位演员入选。该厂分为影片生产部,故事片部,电影文学部,军教影片部,电视部 ,技术部,中国三环音像社。特别值得一提的就是王佐军事影视基地,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王佐乡,基地分"文戏"、"武戏"两个区。文戏区200亩,区内设有"双清别墅"、"江南水乡"等景点,并规划建设"丰泽园"、"南方小镇"等。武戏区建有"咸阳城"、"道具城"、"车炮库"等景点并设有"军事战区"、"军事训练区"、"特技表演区"、"战车展览区"等。

所以张先生心情非常好,对于能够得到这个结果也是很在自己的预期之外了。不说别的,就是八一厂拍摄战争影片的实力在全国也无人可匹敌,既然曲文杰都敢这么说,那末能够通过厂领导支持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得到曲文杰承诺的张先生利用这三天时间飞到了成都,因为蔡行长亲自打来电话正式提出了一个要求,说想见一下面说点事。毕竟也是一个年龄比较大的长者,从礼貌的角度上来说也应该帮他一下。

9月29日,马不停蹄就到达了工商银行四川省分行大院里,不过与2999年开建的38层工银四川分行大厦相比这楼也实在是太差了,竟然才11层,看起来很不起眼。

门口几棵一层多高的蓉树正在摇动,红旗,招牌,横幅,都显示后天就是国庆节了,街上到处弥漫着大假的气氛。昂首阔步进入大院旁若无人般地直接走到电梯口,门口的两名门卫嘴巴稍微动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来询问什么。

BEN按开门,恭敬地请张先生上电梯,两人直接上到9层,可在楼梯口桌子后面坐着的红衣小姐并不是上次认识的那位,她放下笔主动问了句,“请问,您找谁?”

“哦,我找蔡行长。。。”

“请问您约见过吗?”

“没有”

“那实在是对不起了,蔡行长正在会见一位客人。。。要是您有急事的话,请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我给您汇报上去好吗?”,小姐不紧不慢地回答着,要不是这个人后面有个洋人在给他服务的话,她早就不客气地将他轰出去了。

“那曾秘书在吗?”

“对不起,曾行长已经调到成都市分行去了。。。”

哦,原来曾秘书已经升官了,到成都市分行当行长去了,应该可能是副职吧。可惜,我没蔡行长的电话,那就先找到曾行长再说,“那请小姐稍微等一下,我给曾行长一个电话再说”

张先生坐到客座沙发上拿出手机开始与曾秘书联系,却是占线,摇摇头,看来国有商业银行这个官商的作风还在继续,不满意地向里面望了一眼,这个服务小姐偶不认识啊。

果然,看见张先生没有接通电话,红衣小姐轻耸了一下肩膀,意思是。。。那你就回去吧,你以为。。。我们蔡行长是想见就能够见得到的吗?

很是不满意她的这个态度,向里面的909号房间看了一眼,大门紧闭着,还有过道5米多的地方上正盯着他们的一个保安,可还是不愿意就这么离开,冲着里面大喊一声,“蔡行长,你在吗?我是张德瑞啊”

“哎哎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出去,马上给我出去!”,小姐急了,怎么能在这里大喊大叫呢,站起来招呼保安,要他把张先生推出这边的过道去。

保安立即跑了过来,站在后面的BEN看见保安正准备动手推人,立即上前一步利索地把保安给隔开了。

这一米八的个头可就比本身也是膀粗腰圆的保安还要壮一点,可怜的保安面对这个强壮的洋人是手足无措,不知道应该是冲过去履行自己的职责还是与这个洋人拼一下,稍微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先履行自己的职责,马上抽出腰上别着的的圆木警棍,嘴上还在大声警告着,“老外!马上给我让开,否则就别怪我不客。。。”

还没有说完,BEN裂着嘴笑了起来就已经开始动手了,因为他看见对方已经拿出了凶器,虽然还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但按照自己的经验来看,肯定也就是威胁自己的话吧。

猛然用膝盖顶在对方的肚子上并把保安推到墙角,非常灵活地抓住对方的手,翻腕就把兰白色的警棍夺了下来,看了看以后就先揣到了自己的怀中,然后抄上手站在对方面前盯着他,还用自己的身体堵住道路不准保安过去。

这下小姐也就立刻明智地闭上了嘴巴,等待里面这些大人物的出来再说。

不知道是办公室主任或类似角色的一个中年男人从里面跑了出来,看到这个场面也惊了一下,不过毕竟也是见过场面的人,面色严肃地招呼了一下,“怎么回事?放开!”

红衣小姐仿佛是见到了救兵一样,立即叫了起来,“王主任,这个人没预约就要硬闯进去见蔡行长。。。”

张先生轻蔑地看了看站在旁边正手舞足蹈地给上司解释的小姐一眼,很是不满意地反问道,“我说小姐,到了现在我越过你这条线没有啊?什么叫闯,读过书,会汉语吗?”

两桌子之间的这条黄线都还没过呢,不就喊了两声嘛?

王主任瞟了一眼地上,还有墙角上正准备站出来的保安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就笑起来摇手让保安和小姐后退到边上去,走到张先生的面前问道,“我是办公室主任,姓王,请问先生是。。。?”

“我叫张德瑞,是蔡行长让我来的”

“哦,您就是张总啊,欢迎欢迎,蔡行长就正让我看看您到了没有呢,请进,快请进。。。”,王主任回头对红衣小姐道,“你招呼下这位外宾。。。”

“不,等一下,我和我的保镖说句话”

“好的,您请。。。”

“BEN,今天星期四,我放你三天假,星期天我们坐飞机回北京去,那就下午3点飞机场见,回去吧,你也有一月没回家了”

“OH!谢谢老板,But。。。”,BEN看了一眼还在旁边揉着手腕的保安,很是不放心。

这段时间,BEN也学会了不少汉语,没办法,虽然还是夹杂着很多的英语在里面,但毕竟与张先生的勾通不再有太大的障碍了。

“没事的,你去吧,找到蔡先生。。。没事了”,挥动了一下左手,示意BEN就自己去吧,“需要我帮你找车吗?”

“NO,谢谢老板,AIMAA有Car,我(打)电话(让)她(来)接,再见。。。”,BEN真的笑了起来,我都已经一个月没回家了,急忙按住正要下行的电梯,摇了摇自己的手,头都没有回就直接走了。

看着BEN下去了,张先生回头对王主任笑着,“他们英国人就这样,别在意”

“那是,英国人嘛。。。”,王主任是羡慕得不得了,连英国人都可以找来给自己当保镖,这个年轻人不愧是蔡行长都赞不绝口的人物,对张先生也就非常客气了。

再次走进909房间,只见蔡行长就正与一个年轻人在谈论些什么,看见两人进来,蔡行长先问候起来,“我说,张老弟,你可真的来了啊,你看,我们的曾行长听说你要来,马上就跑到我这来了”

原来背对着我的是曾秘书啊,张先生主动上前,先与蔡行长握手然后转身就对曾行长问罪起来,“怪不得,我说连我的电话也不接呢,原来是在蔡行长这。。。”

“你看看你,还是这么牙尖嘴利的,我刚才就正在给外面打电话让他们来接你啊”,正是春风得意的曾宏志也立即抱怨起来。

“王主任,你去安排一下,今晚上7点半就在3楼会议室照旧举行会议,通知分行信贷口子的正副处长和科长们都来,成都市上各区行的信贷科长也要来,凡是不能来的。。。要亲自找我请假才行”,蔡行长把王主任打发走了,也好让自己好好谈论一下。

“我说张总,听说你现在到北京发展去了”,曾宏志端上茶杯,先问了一句。

“算是吧”,接过茶的张先生淡淡地说了一句。

“哎,什么叫算是?你自己说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哪里有个什么算是啊?”,曾宏志很奇怪了。

“咳,我不在华盛集团任职了,现在跑北京,想看看有没有什么项目可做了”

“你呀,肯定是胸有成竹的,否则。。。不会放着老总不当,北漂啊?”

“我还没找你算帐呢,当行长了也不通知我一声,肯定是看不起我,现在啊,我没话跟你说,明天你不摆个千八百的席请我,这事。。。咱还没完呢”

“我三天前才被任命的啊。。。冤不冤啦,可你这家伙一见面就象是我欠你的一样,真是赖皮”,曾宏志无话可说了,只好改变话题,“你来了就好,我们蔡行长这次专门请你来,就是想让你给我们省行信贷口子的干部们上一堂课,请你来讲一讲,作为银行如何来防备被企业钻空子骗钱去”

“哈哈。。。哈哈,简直是要笑死我了”,上气不接下气的张先生趴在桌角边上,笑完了以后才抬起头来看着这两个坐着的人来,“我说蔡行长,他说的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不然我把你从北京叫回来干什么啊?”,蔡行长拿出自己抽屉里面的中华烟来递給张先生。

“真的啊?”,看着两个人似乎没有什么开玩笑的样子,张先生哭笑不得地拧了一下自己的左手背,嗯,不是做梦。

“我可是连高中都没毕业的哦,能给你们那些本科研究生毕业的处长科长们上课?您老。。。可就别逗我耍了”,点上烟还在笑着,心里却在想着这是什么了?

“其实啊,实话就对你说了吧,你也知道的,前一段时间我们省行出面在全省范围内搞了一个清理抵押贷款的调查活动,可反馈回来的情况很不妙啊,200多亿的抵押贷款里面就有95%以上都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现在就想让你来帮个忙,针对成都这一块的问题进行一个现场讲演,成都各区行的科长们提问题,你来解决”,曾行长笑着问,“当然不是白让你出力,也不是让你把你自己的宝贵经验无偿交给我们,你把这事做好了我出50万的出场费,如果想要贷款的话,我再给你批5000万或者一亿元的中长期贷款额度来”

话是这样,钱肯定是由省工行出的,贷款也肯定是省工行放的,毕竟成都市分行副行长也就一个正处级干部而已。

这一个多月来,蔡行长面对着汇总上来的各种各样问题是大吃一惊,也感觉到头疼不已,不知道如何来面对这个局面,这可是200多亿啊。

所以,在商量了以后决定把张先生找来给自己的这些信贷干部们上一堂课,不怕你张德瑞不来啊,呵呵,本来就要给你贷款一个亿的,要是再给你一个亿的话。。。反正你那公司也有1.6亿元的原始注册资本。

“您这话可就难为我了,我这些经验很多都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何况。。。”,张先生很犹豫了,何况,我这辈子。。。可就准备靠这些经验在这两年时间里多挣点钱了,因为过不了几年这些东西别说是银行的工作人员,就是企业和各级法院都会耍得很熟练的。

“那没有办法,我听说你准备让水电项目在两年内全面竣工啊,可惜,我还听说了一件事情。。。这个项目的预期总建设投资就需要7个亿,现在就是算上我们省行给的4亿贷款你可还差1个亿的资金缺口哦”,后面的话曾宏志完全就可以不需再要说了。

你想在两年内完成,不还差一亿的资金缺口嘛,呵呵,这贷款我来给,看你心动不?

“嗯。。。”,张先生真有是点心动了,这一个亿的资金缺口虽然可以用手上的钱来补,但企业发展到这份上了,在多数的时候都应该达到“手中有粮,心里不慌”的地步才行,不自觉地就用手挠一下耳后,从理智上想拒绝这个要求却还是有点不甘心,“这个。。。”

蔡行长看见张先生半天都没有说出拒绝的话来,非常满意地与曾宏志对视了一眼,耐心地等着结果。

“不成,一个亿的贷款也实在是太少了,这些经验。。。我保守估计怎么也得值个二三十亿的,就按一百比一来折算的话,那也应该价值二三千万的现金才行的,你怎么也得给我提供五亿元短期贷款额度。。。不,我要最少三亿元的五至八年的长期贷款”

这也是张德瑞先生才想出来的一个数字,如果能够得到3亿元的长期贷款,那末,华盛集团那边就没有任何资金方面的后顾之忧了。

“老弟啊,你这胃口。。。也实在是太大了点了,别说是我,就是蔡行长他也不敢就这么来批啊”,蔡行长手上那支笔一次最多也就批个五六亿元的短期贷款,或者是两亿元的中长期贷款,这一下子就要3亿元5到8年期固定资产贷款,也实在有些难为人了。

“是省行的贷款权限不够吧?那多好办啦,我再多注册两家公司来,蔡行长就分成两半来批,然后就由华盛来提供无条件的担保,总可以了。。。”

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个“奸商”的可恶嘴脸,蔡行长没等对方说完就抄起手中的报纸给头上来一下,笑骂起来,“你这小子!不过是让你来给老头子帮个忙而已,人家小曾都已经给你出了一亿元的中长期贷款,你还想要多大的胃口?也不怕自己撑死,你那华盛集团公司,不就1亿六的注册资本嘛,就是那水电项目上也不过才3个亿的注册资金,我前面都已经承诺给4个亿的项目贷款,再加上一个亿就是足足5个亿了,你还想再要个3个亿,你还让老头子。。。我当不当这官了?”

张先生就势抱住自己的头,可听到后面这一箩筐的话也不乐意了,也就立即耍赖起来,“你打。。。我给你打,把我脑袋打莽了。。。就到你家吃饭去,反正你们工商银行。。。就得养活我”

“你个无赖东西。。。”,曾宏志是彻底无语了,这家伙软硬不吃,非得达到自己的想法,很无奈地看了蔡行长一下。

“好好好,你说,到底想要个什么价钱?”

“还是那句话,我就给你减少一半吧,那就要1.5个亿的8年期长期贷款,利率还不能上浮,得是优惠的固定利率”,到今年年底以后这个利率就会再上来的,我可不想以后出现这个问题。

“荷。。。这还不是想要我的命了嘛”,利率虽然可以固定,1.5亿的金额也实在不算太大,但这个8年期的固定优惠利率贷款。。。真要签这个字,蔡行长还是很有压力的。

“那就来个两亿元的5年期固定利率贷款吧,利率我们一年面议一次,这就是最后的价钱了”

“好吧,反正,你不把我老头子给逼疯肯定不甘心,两亿就两亿,5年就5年”,蔡行长咬咬牙狠下心来给了一句。

“成交!那您把他们汇总上来的那个材料和报表给我看一下先”,张德瑞问对方要资料来看。

“给你,慢慢看”,曾宏志递过来报表和文字报告,但是却很奇怪他说话用词的这个顺序,虽然面上没说什么。

粗枝大叶地流览了一下,呵呵,不就3大类8个方面的问题嘛,好办,认真地想一下应该可以全部解决的。

“这样吧,材料我先拿走,晚上7点我准时到”,张德瑞站起来回复道,准备想要开溜了。

“哎,现在都已经11点半了,中午请你吃顿便饭,下午就在我们这的宾馆住下吧,肯定不比你盛大哥开的那个梦幻城差的”,蔡行长挽留道。

“算了,我就不打搅您了,下午还得找个清静的地方给你们的处长科长们备课呢,可别到时候把您的面子给丢了”

“明天还在成都吧?我请客你可别走了哦”,曾宏志还忘记刚才的事情,顺便就反击了一句,“我可就要摆个千八百的席专门请你呢,在这,没什么小秘之类的,不会打搅你的时间安排吧?”

其实在这我可就真有个小秘的,中午肯定要陪韩妹妹吃饭,与你们几个老家伙在一起吃饭有什么味道啊,“今天晚上再说吧,那我就先走了啊”

张德瑞拿着材料就出去了。

曾宏志把他送到门口还非常关切地叮嘱了一句,“可得当心啊,多准备一下各种情况的处理办法,可千万别给蔡行长他老人家丢份了,我是相信你的”

说这话是有原因的,才去了市分行三天时间,感触就十分多,成都市行的干部可比省行的上级都还要牛气,个个看外来的人员都象是农民进城一样的,要是自己在能力上稍微差点,那还不被他们的口水给淹死啊。

“明白了,你放心,明天我还等你安排我呢”

。。。

D市这边,华盛集团也正在红红火火地准备着。

公司预备将在10月20日举办“D市小巴士交通运输有限责任公司”的正式挂牌仪式,公司的总注册资本为1700万元,其中,华盛集团将出资880万元现金占51.76%的控股地位,国资部分为折价520万元的固定资产和线路专营权投入占30.59%的股份;区公交公司和县运输公司的职工各出资50万,市公交公司小巴车队与31位个体小巴车主出资200万元,他们将共同瓜分剩下这17.65%的股份。

这也是相互之间的妥协结果,总注册资本增加了200万元,重点给市公交公司增加了部分额度,也是皆大欢喜的局面,唯一损失的就是国资这部分,虽然增加了20万元的评估价值,但出资比率已经降低了3个百分点。

整合后,D市城区内90%的线路上将不再有其他小巴经营者,新公司将独占本地小巴市场上18年的经营权。由此,一个拥有800多名职工,210台营运车辆和31条独家线路的公交运输集团提前6年出现在D市。

在屏弃了恶性竞争和内耗以后,这个拥有垄断地位的公司将在18年内至少攫取两亿元以上的纯利润。

按照计划,现有这210辆汽车将全部进行甄别和更换,最多留下150台车况还算好的下来,重新粉刷与更换部分内部设备以后与新购买的120辆车组成新的统一运输车队,每辆车上都将设置一名售票员和一名监督员,负责监督与核对收入,每车上都会安置闭路电视,车身和电视广告也都将统一向全市企业开放。

按照张先生给企业支的招,30%以上的车要在1年内使用压缩天然气的混合动力,3年内,全部车辆都要更换为压缩天然气的动力,虽然每车要增加大约1000元的成本,但张先生认为这是应该的,这可是18年营运期,至少也要换一次车,而18年内光是汽油我们就用不起。

软件管理上也要跟进,新公司规定工资标准为司机700元/月,售票员550元/月,这就已经与大多数的好单位几乎一致了。平时,要对投诉多过3次以上的人员以下岗学习的处罚,再次上岗以后还在一年内遭受3次投诉就解除合同,不管你是不是股东。

同时也规定,任何车都不准中途停靠等人一分钟以上,否则给予记录一分的处罚,每个人一年就给6分,违反了具体的《管理办法》最少要扣0.5分,到分就下岗学习一次,两次以上就解除合同。

所有的维修等都进行了业务外包,每年公司董事会要将全部帐目交给全体股东审核,股东们也可以提出自己认为比较好的维修企业,大家来对比选择,凡是公司的决定都要公开给大家看,不准存在什么内部交易。在福利上,公司将承担当班人员的午晚餐各一份,在四个小车站领饭,每份标准设置在3元左右,都是经过股东们推荐的小饭店里面专门做出来的,伙食要是不好就随时进行更换。

最重要的是,公司采购来的新车全部都有空调(当然,只有夏天才开的),车辆的外观整齐,没有互相抢线的行为,员工着装统一,服务质量明显比较高了,顾客也不再有等候的时间,市民的感觉很好,呵呵,在心情上就不一样了。

而作为新公司董事的秦巧玉早就是心不在焉了,中午没吃午餐就准备开溜,因为男人已经电话通知去成都过大假,后来,实在没有安排好工作的她下午一点多才坐大巴过来,下午5点就到了成都市。

两个女人必将再次发生正面的碰撞。

。。。

站在工行会议室的大讲坛上,张先生很不习惯。

虽然在后世自己也当过国行的“小教员”,但那都是有电子设备作为辅助的,做好幻灯片直接投影就可以了。

现在竟然得花这么多时间来备课,简直要晕倒了。还全部都得先写下来,三大类8种情况,每一种需要注意什么,特别当心什么,出现了问题又该怎么做。。。算了,就当是看在这两个亿的中长期贷款的面子上吧。

“好了,诸位小姐,先生们”,张德瑞放下手中的教案向下面这三十多人开口询问道,“现在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请问大家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下面坐着的科长处长们其实早就已经很不耐烦了,十个里面最少也有8个都在蠢蠢欲动,不过就是一个土包子的农民企业家而已,竟然也敢站在讲台上给我们这些国家干部讲课。这还不算是奇耻大辱吗?

要不是蔡行长也在下面坐着听讲,肯定早就有人不给面子而离席了。

“请问张总,我有一个问题”,武侯区行的计划信贷科长杨某率先站了起来直截了当地问道,“我们行现在有一个集体企业650万的短期贷款,抵押物是价值1100万位于双流的210平方米的5个商业门市和30多亩土地,我们也已经按照去年出台的《担保法》规定履行了合规的抵押登记。贷款年初就已经到期了,我们給他办理了展期一次,我的问题是,您认为这个企业有什么暇疵没有,如果有,我们应该怎么做呢,具体的情况在您手上的材料中就有,是3号问题”

成都XX有限责任公司,这个材料我仔细地看过,与我的那个公司很有一点异曲同工的味道哈,“这个企业我看过材料了,主要的问题在于三点,第一,你们能否确定这个抵押是否真实有效,而确认这个手续为合法有效抵押的唯一关键就是《他项权利证书》,你们应该仔细审核证书,看上面的各个项目是否登记正确,抵押人是谁,抵押权人是谁,第一受偿人是谁。其次,还要看《房屋所有权证》上标明的性质是什么,是商业门市还是其他什么;同样的,《土地使用权证》上登记的土地性质也需要重点关注,看他是商业土地,是工业土地还是住宅类的,这些都很重要。第三点,你们需要关注这些抵押物中有可能遭受损伤的东西,比如房产、机器设备、汽车这些是否已经办理了保险,是否在有效的保险期限内,而且还特别要注意保险单上写明的第一受益人是不是你们行”,这些关键地方都是后世中各大商业银行用巨额国有资产的流失才换来的深刻教训,几乎每一样都有案例可查,都是银行遭受巨大经济损失的记录,都是。。。算了,现在我就提前交给你们吧。

还有其他很重要的地方,比如土地性质是否是以出让方式获得的,是否欠国土局的土地出让金,实在不能确定就可以要求企业提供缴纳土地出让金的正式发票。

呵呵,不过这些我就暂时不提醒你们了。

下面的人交头接耳地在进行着小声的讨论,张德瑞继续等待其他人的提问。

“那末,张先生,我们这里有一个企业,他的情况没有在统计表里面,这个企业是一家有限责任公司,原始注册资本金为150万元,去年净利润是50万元,去年的营业收入是500万,我们的贷款是310万,用于抵押的是成都中医院附近的房地产,有50多平方米的商业门市还有上面200多平方米的住房,评估价值大约是300万,而我们目前正准备补充办理土地使用权的抵押登记手续,但是企业现在不愿意配合我们,因为以前是在工商局办理的,所以我想问一下,假如我们现在进行诉讼的话,可能有多大的把握呢?”

一环以内的房子很不错,价钱也让人觉得咬手,但现在的价钱可还远没有后来那么高,门市嘛。。。目前最多也就是一万块一平方米不得了,住房也就一千块左右,加起来只有七八十万的市场价值而已,呵呵,你们在办这贷款的时候也肯定是做了不小的手脚吧?

当然,这个不是我关注的重点,“应该这么说,判断一个抵押物是否有效,是否能够强制执行是我今天讲课的重点,当然,作为国有商业银行,工行具有其他商业银行不具备的巨大优势,不管是在人力资源还是在市场份额上,所以这位小姐需要关注的是,认定这个企业的资产能够进行诉讼和强制拍卖或者变现就完全在于你自己的判断上,因为只有你才知道这个企业与你们行的合作情况,比如这个企业是否讲诚信,企业经营管理者的素质,企业本身的还款能力和赢利能力,甚至抵押物本身的价值都需要你自己来判断。最重要的是,这个企业既然已经开始拒绝配合你们完善相关的法律手续,那末,我个人认为。。。你们其实应该动手了,因为再不去查封冻结的话,可能就要出现其他什么特殊情况了”

“那末,请问张老师,如果我行决定诉讼这个企业的话,需要注意些什么地方呢?”

刚才的那位女士继续在提问,嘴上的称呼也从公式化的“先生”变成了相对尊重的“老师”,这表明,下面至少有一部分人已经对张先生的能力表示出了认可。

其实,这个问题本身就非常的重要,所以,下面的人多数都停止了议论,开始细心地听着。

“最重要的问题其实也就在于国土使用权抵押上面,这是所有房地产抵押最关键的地方,既然你行还没有到国土局去登记,一旦诉讼的话,必须防备企业与第三人合谋欺诈你们行,也就是说,他们可能会签订一个虚假的合同然后说他们也是有效合同甚至他们会先去办理抵押登记”

张先生实在是有点不舒服了,因为年初的时候自己也是这么办的。。。呵呵。

想了一下才继续说道,“不过有一点需要提示小姐你注意一下,这个企业的抵押率看起来似乎有点。。。偏高了一点。当然,你应该这么来运做这个事情,第一,先去秘密收集企业的资料,比如可以到房管局、国土局等地方去查企业的其他财产,帐户或者其他的什么资产还没有被抵押并取得登记机构的正式回复;第二步,等收集完成以后用最短的时间去法院完成诉讼程序,立即查封企业所有尚未办理合法抵押登记手续的全部财产。这样就会在诉讼过程中立于不败之地,至于在这个过程里面应该具体如何的来操作。。。那就全是你自己的事了”

“哦,谢谢张老师”

得到这些讲解的科长们已经开始另眼来看这个年轻人了,虽然里面有些东西自己也知道应该怎么做,但多数时候还是没有这么系统地踪总结这些经验出来,也真难为他了。

“我有一个问题。。。”

下面有一个中年人站了起来,蔡行长却也跟着起来宣布道,“大家都休息一下吧,张老师也该喝点水了,十分钟后继续讲课”

“好的,十分钟以后继续”

张德瑞下了讲台,走到左边对着自己招手的蔡行长面前谦虚道,“蔡行长,温行助、王主任,水平实在有限,让你们见笑了”

“哪里哪里,听了你老弟这一个多小时的讲课,我都觉得自己简直是如梦初醒了”,行长助理温华成也是一个厅级干部的后备人员,今年虽然才35岁,但也已经是法律与经济学的双料硕士在手,自己的理论水平完全可以超过面前这个25岁的年轻人,但是。。。在具体的实践能力上可就差得太远了,他自己也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些看似简单的东西里面竟然有这么多的漏洞可以钻。

“你老哥这可是在给小弟我下粉汤哦,我这点东西,都不过是实际工作中的一点心得体会而已,与您这北大的双料硕士相比。。。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的区别啊”

“谦虚了,小张你实在是太谦虚了”,在下面听了半天的蔡行长还是感觉很得意的,现在看来,自己的决策正确,整个活动的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对啊,我在下面听了这么半天,也感触良多啊,张总能够把自己的这些宝贵经验无私地交给我们,真的是很感谢”,王主任也在旁边附和着称赞了两句。

“银企合作,这也是我们互相支持嘛,合作才能双赢”,张先生继续与三人客套着,瞟过去,曾宏志可就还在下面与几个下属小声地讨论着。

“那末,小张你看,我们这样解决问题以后就应该稳定个三五年的吧”,蔡行长毕竟不是一个真正的技术型官员出身,他总认为,解决了这个问题以后就应该高枕无忧了。

面对这个说法,明白道理的温行助和其实还不明白的王主任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暗地里就想笑,国行也是这样的,隔三叉五就会再来一次,不良贷款多了以后,银行心里发慌就大力消化处置,把贷款权限向上收一些,三五年以后不良贷款也就少了,效果很明显,可银行的利润也相应少了,就立即扩张权限,把贷款权力放松一点,这下,可到是皆大欢喜。

结果呢,大量贷款下去,利润是上来了,但也是泥沙俱下,又是一轮不良贷款的浪潮出现了。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除非彻底脱离官商作风转变成真正的商业银行,并且还要建立完全符合标准的风险控制体系才行,呵呵,可惜啊,就是到了3007年,所谓的国有上市股份制银行还是老样子。。。

因为这里面又牵扯到用人制度变革与薪酬制度改革的原因,呵呵,这可是中国银行业的老大难问题哦。

对着大家解释道,“其实,我所说的这些都只不过是些治标的小手段而已,如果想要能够真正解决国有商业银行信贷资金的安全问题。。。就只能从两个方面去加强建设才行”

给自己点上烟,喷了一口烟才继续说道,“最重要的。。。当然,我个人是这么认为的,最关键的地方就是人的原因,再严密的制度,再廉洁的管理者都不能解决个人因素,比如经过我的观察和对国外银行浅薄了解,我认为现阶段在银行这个行业中就有大量风险存在,不仅在信贷资产上有极大的风险,还有操作过程中的风险和国家政策层面上的风险。所以,光是这么来解决问题最终还仅仅是一个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办法,真想彻底地解决问题,还是得要从整个银行业务风险上的源头抓起才行。。。也就是说,作为国有商业银行应该建立一套完整的、具有可操作性的、切实可行的、也能够随着各种内外部变化而相应作出自我调整与修复的风险控制体系才能够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

“等等,你稍等一下,你这观点我很赞成啊,但是。。。又和我看到的东西不一样”

蔡行长非常奇怪,商业银行都面对着三大风险,也就是政策风险,操作风险与市场风险,这几乎是欧美银行业正在大力发展完善过程中的东西了,还有这个“风险控制体系”的提法。。。很不错。

这些观点与自己在内部资料上看到的东西很相近,但听起来却也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可是,这个差距在那里呢?

“呵呵,我个人觉得,现有的大型国有银行虽然在组织形式和名字上已经开始叫商业银行了,但实际上还根本就不能够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商业银行,这些国有的大银行要转变成为一个合格商业银行还有很长也很艰难的道路要走。国家现在正在做的就是复关或者说是入世谈判,但真要是进去了的话,我们这些发展中国家的金融业最多只有三五年的保护期。。。那您说说,就我们现在的这些国有银行的业务水平和风险防范意识,当然,还包括城乡的信用社在内,能面对那些世界性的跨国银行集团的同业竞争吗?”

不过,这些都仅仅是我自己的感慨而已,3001年我国就要加入世贸组织了,呵呵,但是我们的这些中国银行业的官商们。。。即便上市了也是一样的。

“小张,明天。。。我得找个地方和你好好聊聊,温助理,明天我们有安排吗?没有啊,王主任,你明天早上9点就去把小张给我接。。。青城山培训中心去,我们找个清静的地方慢慢地来谈一下,怎么样?”

这个。。。

坏了,坏了,我怎么。。。

我就这么喜欢在别人的面前夸夸其谈呢?

也许是前辈子混得太差了吧,可这下实在表现过头了。

不行,我不能答应这事。

张德瑞左顾右盼地没有正面回答蔡行长的问题,甚至准备拔脚开溜到曾宏志那边去看看,可蔡行长似乎没看见他表情一样,从王主任手上接过一个信封,晃动了两下还叹了一口气,用非常遗憾的口吻,非常惋惜的口气地说道,“哎,你看我。。。到底是老了,到是全给忘了,温助理,算了,明天我好象还要到上海去学习一段时间。这个。。。与小张他们公司的长期信贷合作协议就等我下个月回来以后。。。党委会研究一下再签吧”

这让张德瑞只能又无奈地转过脸来,心里不断痛骂这老狐狸太过分了,脸上却还笑得很灿烂,“好啊,我早就想和蔡行长您好好聊聊了,是不是也应该叫上曾行长啊?哦,蔡行长,你没空啊?”

与温行助对视了一下,蔡老狐狸非常得意地微笑起来却没有说话,温行助马上出面圆场道,“哦,对了,蔡行长你好象应该是。。。明天晚上的飞机(其实三天后蔡行长才去的上海)吧,我们都有空啊,那就9点半,我们培训中心见,小张有女朋友吧,叫上一起来”

场面上的四个人都笑起来了,虽然各有各的心思,呵呵,但表面上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

重新走上讲坛的张先生,心情也就出奇的坏。

巧玉还正在宾馆等我呢,而我的大假可就只有这3天。

“好,大家继续吧,有什么问题没有?”

“张老师,我有一个问题”,刚才的那个中年男子站了起来平静地提问说,“我的问题是,现在我们行里有一个很棘手的问题贷款,这个贷款只有160万元,但担保却是一个混合型的,有保证担保也有抵押,抵押物不是借款人的,目前借款人已经处于停产状态,我们在诉讼过程中已经查封了抵押物,也就是说目前这个抵押物已经掌握在手了,可却处置不下去,担保人的生产经营情况还勉强可以,我想请问一下,这个难题如何来解决呢?”

这个问题很简单嘛,“那末,先有两个问题需要你来回答,第一,这个保证是什么,是一般保证还是连带责任保证,第二,抵押物是什么?为什么处置不下去呢?”

“保证是一般保证,借款人是一个小学的校办工厂,抵押物是他们学校提供的三个门市”

当然,问题也就在这里了,学校属公益事业单位,毕竟抵押物产权属于学校而不是借款人的,“那末我的第三个问题是这个校办工厂是独立存在的法人吗?换句话说,借款合同上面签章并成为独立承债主体的是学校还是校办工厂?”

“借款合同上签章的是校办工厂,他本身也是一个独立开办的企业,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证以及法人代码证都有”

“这个案例很典型,实际上,作为一般保证来说,应该是先清偿抵押物,不足部分才能追究到保证责任上来,而按照现有法律法规及相关司法解释,贷款时以公益事业单位的非赢利性质财产作为抵押担保的行为本身就是无效的,除非一种情况,也就是说这个用来抵押的财产不属于公益事业范畴,或者,这么说也可以,只有你们能够证明门市是抵押人也就是学校用来营利使用才能够处置,否则法院是不能强制执行这个抵押物的”

得意地看了一眼正在仔细听着的蔡行长,我那水电项目你就是全拿去抵押又怎么样,真要是耍赖不还你的贷款,你还能封了我的发电机组吗?

蔡行长就正好打了一个冷战,好冷啊,是不是空调温度开得太低了点?

“那末,这个问题有没有解决的办法呢?”,曾宏志开口问起来了这个问题。

哈哈,现在你们都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不过两三年以后你们就将会什么都明白的,但是。。。那时已经晚了。

“这个事情有点麻烦,因为我不知道借款人是否了解我下面将要讲的这些东西,但也可以提出一点意见供大家参考。我认为,法院无法执行或者是不愿意去执行的原因就在于抵押物是属于学校的,我们都知道,学校的东西不好进行处置,而且。。。或者这么说吧,借款人实际上与抵押人是一体的,他们所倚仗的也就是这个规定了。但是我们要饶过这个规定也不是没有办法,第一,最好的办法是,只要找到这个校办工厂与学校的关联关系就可以了,我想,学校与校办工厂之间肯定有很多的交易往来,你们行里面的会计传票也可以翻阅一下,主要就是去认定这笔钱实际上是学校用了的,那末,也就可以据此向学校的上级主管部门要求还钱了。第二点也是最关键的地方是,要秘密调查这些门市是否有长期的租赁合同,重要的是取得证据,防止到了后期借款人突击租赁出去并签订一个长期合同让所有的工作落空。取得证据以后就可以正式地提示法院注意这些门市不是学校的教学设施,不在相关规定范围内,属于应该可以强行处置的东西,当然,这就需要与法院的协调与沟通了。不过,上面的这两个办法其实难度都有点大,但是大家不用太灰心,我还有第三个办法可以用,也许更加有效”

喝了一口水的张先生意犹未尽,干脆再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更简单也更有威力的计策来,“那就是。。。你们直接去工商局和其他地方进行深入调查,看看这个校办工厂注册时有多少的实际注册资本,一是要看这个企业是否经过足额的注资,二是看学校在成立以后有没有抽逃资金的行为,我想这些会计传票在你们行应该可以找到的,而只要找到这两个证据就一切万事大吉了,你们可以直接到法院诉讼学校,要求他们对未足额注册的部分进行赔偿,或者是以刑事诉讼威胁抽逃资金的学校和其相关的主要负责人,从而逼迫学校自己想办法或者是他的上级主管部门来负责赔偿和清偿贷款”

一个人在上面侃侃而谈,毫无顾忌。

下面的科长们听得是津津有味,但蔡温两人几乎都已经瞪直了自己的眼睛,这还是一个高中都没有毕业的农民吗?

卖糕的,我一定要把这个家伙拉到我们单位上来,最少也要让他成为我个人的风险顾问,反正蔡行长是这么想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