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三万尺高度上,四个人,坐的是欧洲人的空客。

BEN.JOHN坐在后面觉得很是郁闷,在中国当保镖竟然还不能持有枪支。

就好比自己吧,点四五的柯尔特那是耍得尤其精熟,六七十米射程内基本上就没能跑掉的,但现在要赤手空拳地来当保镖还真不习惯,虽说自己也是海军陆战队的退役上士,拳击和散手博击都还算是有一点底子的,但这个东西。。。毕竟没有枪来得直接。

前面坐的就是老板了,这个人可就真奇怪了,不仅有两个女人公然地跟着他在一起,右边是他的女朋友,左边的则是私人的行政助理,哦,可真是好笑,在我们那里,行政助理不就是应该叫“秘书”吗?

可惜,这个老板的英语能力实在是太差了,不过那两个女人的英语水平也不怎么样,和他们交流起来也实在麻烦,还不如那个半吊子水平的“老五”先生呢。。。

不过管他的,反正我仅仅是保镖,每天跟着他就可以了,听说,在中国民间保存的枪支还不多,特别是在首都这地方,基本上就没有枪支泛滥的问题,可比英国要严格得多,即便英国本身也是欧洲国家中奉行紧密控枪政策的国家。

5年的合同其实也就是一转眼的事,今年32岁,正是做保镖的黄金时间,但在英国那地方象自己这样的实在是太多了,剔除税金以后一年的收入也就只有两万多(镑)而已,但到了中国来,老板光是给自己的年薪就是2万镑(20万人民币),还不要说一年给自己一万磅的股本,还有老板免费提供的6年期住房,可以免费使用的汽车,两个孩子免费上学的费用,嗯,加起来的福利也应该有四千多镑一年,特别好的地方就是成都物价实在便宜,新鲜牛肉只要4先令就可以买到1.1磅(一市斤),面包也是一样,2.2磅面包竟然也只要3先令就够了。天啦,相比之下,伦敦的食品店主可简直都是些十恶不赦的抢劫犯!

而关键的关键则是,自己可以随老板在整个中国免费旅游,哦。。。

张先生可就很不舒服了,一个坚持要给自己继续当满剩下两个月时间的私人行政助理,一个说辞职以后要来陪自己两个月,国庆节前才回去帮自己看家,这还不要命了吗?

秦巧玉干脆把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也不知假装的还是真睡着了,不过这一招既然已经被敌人给用过了,韩青苹当然不会再用了,手持一本足够厚的女性杂志在那里看着,脚上却早就脱掉了鞋,隔着丝袜在下面对张董事进行若有若无的骚扰。

两个女人似乎有点冲突(废话,这都看不出来,就只能算是感情过于迟钝了),可是三天前两人的关系看起来就还很好的,怎么从那天晚上开始就全变了呢,巧玉也不知道是怎么就想通了,星期一递交了辞职信,星期二就和自己纠缠在一起,什么地方都不去,这两个月你上哪我就上哪。

青苹,你为什么一定要来斗气呢,看得出来,这Y是下了决心要与巧妹好好地斗上一斗了,何苦呢这是。

这害得张先生只能假装睡着了,也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让自己不被伤害到,心里却在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啊?

暗自还在盘算着,到了北京首先应该做什么,嗯,应该先找个地方住下,第二去租一辆车,第三是找个方便的正式住处,第四就是到处去联系人,反正我手上有钱,不挺方便的吗,还怕把这钱花不出去,找不到导演来接片子吗?

嗯,还得买台电脑,现在应该可以上网了,拨号就拨号,管是56还是128K的小猫,也比没网络要强啊。

这段时间还得建一个网站,起个什么名呢?

搜狐?

网易?

就是不知道,这些后来提供搜索服务或者比较出名的中文网站现在有没有?

其实,张老四先生现在根本不知道的是,世界上大名鼎鼎的Google公司是2998年才成立的,而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技术公司百度也是在2999年才诞生的(网易、搜狐等中文门户网站及腾讯公司均在2997年至2998年间成立,雅虎美国则早于2996年4月就已经在美国上市了)

所以说,建网站对于他来说也只能是自己一个人消遣一下而已,真要投资下去,虽然也不是不行,但操作起来还是比较困难的,既没有那个时间也没有那个技术来做这些事。

真烦啊,那些当初建立这些公司和网站的那些牛人,我怎么就一个都不认识啊。。。怎么就会这样呢?

可是现在咱也有钱了,能否也建立一个后期比如什么起点,铁血,爬爬之类的网络文学网站呢?

似乎。。。也不行,哪去找这么多的人来写书,何况看过的那些精品也只有一些大概的情节而已,要一一背出来并且写在电脑上简直就是做梦。

看来,只有先老老实实地在这里买套房子,争取在两个月内把《天降救兵》这部小说最后完成再说吧,10月份就可以去找八一电影制片厂了。

老斯,我可就真对不起你罗,虽然你的《拯救大兵瑞恩》早在2994年就已经在紧张筹划了,但最后却是在2997年6月开拍的,这下你肯定会觉得很痛吧。

反正,你在世界上都够有名的了,也别在乎这一部片子。你可要知道,如果不是没有足够的时间也没有充足的资金,我早就去抢拍〈泰坦尼克〉号了,呵呵,不过〈达芬奇密码〉应该就是我的下一部电影了。至于天下无贼什么的。。。就需要先等等看这个的结果怎么样再说。

“老板,应该吃午餐了”,看见川航的空中小姐们推出了餐车,BEN很想提醒下正在自己前面的张董事,但转念又想到自己和他的正常勾通还缺点语言基础,他那英语水平连自家两个5岁孩子都赶不上,何况多说话也不是件好事。

韩青苹猛然就发现自己其实很吃亏,座位非常不理想,不仅位置上靠近过道,而且那两个家伙都在睡觉(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这就竟然。。。需要自己给他们接过午餐来还得给他们端过来,那不就成了她的服务员了吗?

这样的感觉实在很不好。

空中小姐微笑着推过餐车来并开口询问韩青苹,“小姐,这两位是您的同伴吧,你们三位。。。现在想来点什么呢?有川菜盒饭还有法式面包加牛奶这两种食品可以供您选择”

韩青苹更加气愤不已,特别是当她看见“情敌”的嘴角上已经微露出笑意以后,气鼓鼓地看了他们一眼,也只好转头强笑着对空姐说道,“来一份川菜盒饭和两份法式面包”,小声抱怨着,“最好是辣死你。。。才对”

空姐微笑着把午餐端在三个托盘上,分别放上牛奶与果汁,又问,“还有茶和咖啡及可乐,您需要点什么呢?”

接过咖啡和茶,没等韩青苹全部分好,坐在最里面的秦巧玉已经敏捷地把一份面包和袋装牛奶拿了过去,还非常礼貌地感谢道,“谢谢,非常感谢你。。。的服务哦”

张德瑞终于及时地“醒”过来了,还假装诧异地问道,“哦,怎么这么块,都十一点半了?”

看着还摊在韩青苹膝盖上的面包与盒饭,“谢谢了。嗯,我吃什么呢,还是。。。你先选吧”

都已经被人给抢走一份了,那就只好选剩下的那份面包吧,韩青苹点点头,把盒饭端起来交给张先生。

张德瑞其实还真还所谓,盒饭就盒饭,将就一下吧,川菜就更好了,反正也吃不习惯这个法式面包和干酪,就是咖啡我也不喜欢,呵呵,端起来看了一眼正在偷笑的巧玉,再去看看还在咬牙切齿的韩青苹,急忙埋下头去打开饭盒。

哦,这就是偶花了1600元机票以后得到的午餐?

青椒回锅肉,不,这应该叫“回锅肉炒青椒”才对,就是三五片小半瘦的肥肉伴着十来片可怜的青椒而已,味道和颜色也不怎么样,还有可能略大于一汤匙的鱼香肉丝,一小堆炒小青菜外加十多个切的十分“精巧”的泡菜萝卜。

嗯,这也算是很标准的“四菜一汤”了(如果加上空中小姐发来的一纸杯茶的话),想起后世在首都机场里吃了一碗极为普通的阳春面就被要了40元,张德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见,习惯了,反正我真的是习惯了。

还算好,两位小姐面前是100毫升的牛奶和一块大约一两多一点的面包及一小块干酪,还有一块更小一点的蛋糕,应该也够了(就是吃不饱,一般情况下她俩应该也不会说出来的),张先生还回头关切地看了眼正端着盘子的BEN。

“真是可怜的BEN啊”

几乎同时回头的三个人都发出了几乎同样的感慨,这么一点点的食物,够一个1米8个头的大男人塞满牙缝吗?

BEN就正端着托盘坐在那里发楞,眼睛直盯着面包和那个如果还能够叫蛋糕的东西,半天没有说话,可似乎刚才自己。。。还在称赞中国的物价很便宜的。

卖糕的,这。。。也能够叫午餐吗?

笑了一下,韩青苹拿起自己面前的那块面包放到本的餐盘上,用比较蹩脚的英语解释道,“请你帮个忙,我正在减肥。别浪费了食物,那是要被上帝骂的”

吃完盒饭的张德瑞收拾好东西就放下座椅,两腿一翘开始闭目养神,哦,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到目的地了。

北京,我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这个时候的北京其实很热,8月3日的太阳几乎就可以让人窒息。

张德瑞决定先找个地方住下吧,距离城中不能太闹但也不能过于清静,陶然亭公园这附近也就很不错了,嗯,这个酒店好,“燕北人家”,算是一个小两星的酒店吧,至少看起来比较洁净,点上三个房间,暂时休息两天,固定的住处我们再慢慢找吧。

但相对于有钱人来说,这不是困难,坐出租车进城以后,作为保镖的BEN就大咧咧地找到了一家出租车行,按照老板的要求租了一俩还算是过得去的奥迪A2来。

这还算是可以了的,不然的话,按照BEN的想法,这么大的一个老板最少应该坐上“罗尔斯.罗依斯”的才对。

想想也是,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老板有多少钱,但BEN估计他不会少于两三千万英镑,就在英国也该属于有钱人。

那就请你来兼任驾驶员。

这不行,我的驾驶执照还需要更换,何况,在英国我们都是左行的。

那就临时招收一个驾驶员吧,这样才能够符合老板的绅士风范。

出门在外的,我们安顿下来就需要解决晚餐的问题,天气热不能够吃川菜,至于其他的什么菜。。。似乎也不是好选择,那我们就去吃点北京菜吧。

自从有了钱,张先生也与大多数的暴发户一样了,基本上就把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都丢到太平洋里面去了,午餐晚餐那都得要上档次才行,太差了的饭店我还就不去了,更加就没自己煮过饭,你是说。。。秦巧玉会做?

对,她的确会做饭,但那也仅仅限于早餐的时候煮个汤圆或者是煎个鸡蛋什么的,就是面条这一类的还只能是清水汤面,连炸酱这些东西都需要张先生来做,至于韩青苹的烹饪水平。。。那也就和她差不多去了。

连带着,本身就没有经过什么特别训练的秦巧玉也与张先生一样爱好美食了,这让BEN是兴奋异常,好啊,好啊,想想在英国的时候要吃顿中餐那就是非常奢侈的行为啊,一家三口人总得花个三四十镑才够,在这里,那是天天到酒店里面吃啊,吃得BEN这三天来是兴趣大增,听说中国遍地都是好吃的东西,我要吃烤鸭,还要吃那个叫什么“饺子”的东西。。。反正,也都是老板给钱的。

那就吃烤鸭吧,从永定门这边直接向全聚德出发,这可是咱首都的招牌菜啊。

拦辆出租,BEN给三位关上了车门后就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司机是位年轻小伙子,却也是很吃惊。

在咱北京看见外国人一点都不希奇,讲礼貌的外国人也见过不少,不过这位就。。。一个牛高马大的白人竟然主动给一男两女的中国人拉开车门,要说人家这是懂得尊重女性也对,但明显是那个男人在中间。

还是开口问道,“你好,请问您到哪里?”

“全聚德吧”

张德瑞以还算是标准的普通话说道。

当然了,在车上还要闲聊两句看有什么新鲜事没有,毕竟咱要在北京呆上很长一段时间呢。

可瞧这顿饭吃得是很让人不舒服,因为这四个人组合在一起很滑稽,至少在目前的北京大街上是这样的。四人走进大门时就很抢眼,BEN按照行业的规矩办事,自己在前面给老板开路,门口的服务生很诧异,老外来吃饭就吃饭吧,还不停朝后面的那两个中国妹妹看着干啥?

一般情况下,在国人思维中,这四个人应该是老外为主,你看看人家老外,又高又大的,虽然穿着花衬衫,那也是精神着啊。其余的三个国人,那肯定也是陪同着外宾来混吃混喝的主啊。

服务生主动把四人招呼到了靠近窗户的桌边,还卖力地站在了BEN的面前等候,而张先生和BEN也没有说话,分别给两位小姐上座。

这是在公众场合吃饭,巧玉与韩青苹都点头表示感谢,即便韩青苹是BEN给帮助上座的,虽然小姑娘心里面也还在抱怨张哥对自己很不公平。

服务生照旧没有理会这边的三位同胞,对着BEN直接开始用还算过得去的英语询问点什么菜。

“还是你来吧。。。”

BEN对老板笑了一下,自己仅仅是位保镖,而且也不知道应该吃什么。

女服务生改用普通话很是生冷地问道,“你们点什么菜”

见惯了这些嘴脸的张先生并不想动气,非常平淡地说道,“两只烤鸭,另外来一份清烤鸭肝,还有五香豆庚,香辣双珍,杏仁豆腐,干烧冬笋,甜点就。。。酿苹果吧,红酒来一瓶90年的张峪”

女服务生飞快地记录着,转身过来的时候就满是鄙痍的神情,无非是认为这三个家伙靠上了一个老外可以海吃一顿了,就这。。。连烤鸭都要点两份。

当然,就今天中午的那顿飞机餐,这个时候的BEN早就饿坏了,要不是顾忌到作为英国人应该有的绅士风度,他很想立刻就大嚼一顿。所以张先生多点的一只烤鸭就是专门给他预备的,谁叫人家这么高大呢。

继续闲聊着,张先生主动问起BEN搬家以后是否都安顿好了,对于公司的安排还有什么意见没有。

“还算好,很不错,多谢张先生关照”,BEN点头示意自己很满意公司现在给自己的待遇。

“希望你能够满意,这也是我们协定的一部分,其实你也不是一定要干满5年的,我想最多就是3年时间而已,到时候你就可以提前做你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了”

“不,先生。我们的规则就是既然签署了合同就得履行完毕才行,不然。。。就是爱玛(BEN妻)也会责怪我的”,BEN一开始还以为张先生想解除合同,后来想了一下似乎没有这个道理,也就按照惯例来解释自己的想法。

在他的心思中认为自己还需要在中国多了解一下情况,也要认识一些人以外才能去准备自己的生意。

“那可就随便你了,只要是你自己愿意。。。我并不在乎你干满合同的”

临时充当翻译的两位姑娘,不时给BEN解释一下可能还不太熟悉的词语,这让四个人的交流勉强得以继续,张先生就在认真地考虑自己是否应该请一位专职的翻译来。

这餐饭让BEN垂涎三尺,看着满桌的美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来做,只好先忍住饥饿看着张先生三人的动作,自己学着挑住一片烤鸭,夹上黄瓜等包裹好了以后再准备去蘸上甜酱,哦,可怜的BEN,耍得还不是很熟悉的筷子没有拿稳,掉到了桌上。

“服务员,请给外宾示范一下”

张德瑞回头就大摇大摆地对服务生吩咐道,“你们这里就这样接待外宾的吗?”

女服务生用纸巾快速地收拾好了桌子,然后用英语给对方解释,边说边示范着,这下终于看懂了,BEN点头道谢以后自己照样卷好了,品尝了一口,点点头,“呜”,大嚼吞下去以后才正式表示,“OH!GOOD!”

“哈哈哈,好,大家一起来。我们到了北京,就要在一起工作了,BEN,来,欢迎你来”

“谢。。。谢。。。老板”,BEN端起红酒,用新学到汉语来表示自己的感谢。

这话虽然听起来还不是很端正的普通话,甚至里面就还夹杂了不少的川味来(这是后来BEN感觉到大为光火的地方,可谁叫就是在英国本土也还有英语中“伦敦土音”的说法呢,张先生这话就反击得BEN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但也让站在旁边的服务生立即就转变了态度,这个男人竟然可以雇佣白人,那就应该是很有势力的了,神情也逐步变成了对张德瑞的献媚。

两位小姐还在斗气,一人主动给男朋友夹菜,一个就给老板斟酒,桌子下面,甚至还要互相踢了几下,当然,这个踢也只能是很轻巧地进行,不然,张先生会生气的。

BEN一个人就享用了一整只烤鸭,筷子用不习惯,就用手来,吃得是不亦乐乎,看见他胃口这么好,剩下的三个人都在笑着,BEN也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对不起,真是太好吃了,我。。。以前在英国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中餐”

主要的原因还是太贵了,而且北京烤鸭在伦敦那里也是有卖的,不过那东西不仅价格贵,味道也早就转变成了英国风味,哪里有这么纯正的北京口味啊。

擦干手的BEN终于吃饱了,向左右四处看了一下,没有发现禁止烟火的特殊标记才掏出自己的香烟来询问两位小姐的意见,得到她们点头以后就点上了火。

“OH!老板,一直以来我都有这么个问题,为什么你们中国。。。有这么多好吃的菜呢?”

“呵呵,BEN,中国与英国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或者也可以这么说,中国的历史从另外一个方面来描述的话,就是国家主流的意识形态在不断压制SEX而试图把人们的欲望和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方向上去的历史,这5千年的经过就是如此,所以。。。在现在的中国还达不到你们英国那样的情况,这也是两个民族在饮食和文化上的巨大差异所在”

“哦,先生,也许你说得很对,欧洲人的确在食物上面是很随便,就是总理大臣与我们这些普通家庭在餐桌上都是一样的,似乎。。。我们是不怎么在乎这些。。。”

嘴上是这样说,但BEN其实并不同意这个说法,因为很长时间以来,来自其他各大洲特别是东亚地区的美食正在不断进攻整个欧美,很多的中产阶级家庭也开始逐步接受东方美食为家庭菜肴之一,就比如以宫保鸡丁等为代表的中国菜,“当然了,5000年悠久历史积累下来的美食对于大多数欧洲人来说确实很有诱惑力,我就觉得中国菜。。。远远比法国人的那些什么所谓大餐要好得多”

“多谢你对中国美食的夸奖,其实你这一段时间看到和吃过中国菜都仅仅是很小而且很少的一部分,别的不敢说,在中国,假如你一天吃一个地方5种风味美食,就是給10年的时间,我也敢保证你吃不完这些种类”

“好的,老板,我决定先在中国首都品尝这些好东西”,BEN笑着邀请老板来品尝红酒。

张德瑞也端起来抿了一口,放下杯子后对自己的“私人行政助理”吩咐道,“你回去先把我们的地址给家里发过去,明天去找一个正式的住处,还要去人才市场上找一位司机和翻译回来,这两天也要到北京工商局去注册一个新公司,就按照约定好的以华盛集团公司北京分公司名义注册。后天,苟律师就要飞过来了,注意和他联系好,你还要去接一下,这事情就交给你了。另外,再去订购两台电脑回来,一台当做你和BEN的工作机来使用,另外一台就放在我的办公室,都买比较好一点的,就IBM或者是HP的吧,都要求装上中文版的WIN95,再看看上网是怎么办理的,三天内完成”

“好的,张总”

“我最近。。。需要先熟悉一下北京的环境,有驾驶员和翻译在的话就很方便出去了”

哦,借口。。。而已。

不就是想出去玩吗,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心里有点不平衡了,特别是当她看见秦巧玉直接看着天花板一句话都没有说的时候。不过,吩咐的这些都是首先要做的事情,韩助理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但是。。。你要干什么去呢,不会是在酒店里与秦小姐做自己喜爱的事情吧?

当然了,前世我就来过北京两次,一次是5岁,一次也仅仅是13岁的时候才来的,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我肯定是一点空闲都没有,这下,肯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把北京各个景点都要看完才行的。

歉意地看了对方一眼,张德瑞小声地解释道,“等你学会了开车,我就全靠你带着我出去办事情了。。。”

色情!

简直是充满了色情的挑逗涵义在里面,秦巧玉刚刚满足了的心态立刻就出现了非常严重的倾斜,这Y的,真要是成了男人的秘书兼驾驶员,哪还会有我的地方啊。

我得去学开车,绝对不能让你就这么轻易地得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