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从最初原始单一的“海红旗”-61,到如今高、中、低多层火力体系的逐步完善,中国海军舰空导弹家族恰好走过了三十年的成长历程。一路曲折艰难、柳暗花明的背后,既有科技方面的苦尽甘来,更折射出人民海军作战任务的变化延伸以及战略思维的发展和革新。


蹒跚起步


“红旗”-61艰难上舰


自1940年英国海军以舰载机空袭意大利塔兰托港得手后,来自空中的威胁就成了各国水面舰艇的梦魇。抗战时期,中国海军为数不多的几艘中型水面舰艇大多命丧倭人空袭毒手;从珍珠港打到冲绳岛的太平洋海战,每一场战役也都是舰载机唱主角,几乎完全验证了法国飞行先驱阿代尔的预言:“谁掌握天空,谁就拥有世界。”




然而,1948年,在美国海军“威奇塔”号重型巡洋舰上,一种叫做“小猎犬”的导弹发射系统开始试装,其弹体垂直贮存于甲板下方,采用双联装回旋发射,这也是世界上最早的舰空导弹系统。尽管最初每30分钟1发的发射率慢似蜗牛,但它标志着水面舰艇不再是空中力量轻易宰割的鱼腩。其后,以此为发轫,从20世纪50~60年代美国三T系统(“黄铜骑士”、“小猎犬”、“鞑靼人”),前苏联“海浪”、“风暴”、“奥萨”,到英国“海蛇”和法国“玛舒卡”,舰空导弹一族迅速窜红,逐渐取代传统高炮成为海军舰艇对抗空中威胁的有效防御利器。


此时,人民海军尚处于近岸防御的海上游击战时代,建设刚刚起步,目标盘定近海,舰艇以轻型为主,突出打造“空、潜、快”,至于投入高、周期长的水面舰艇,自然排在发展末位。像国外那种只有大中型舰艇才能承载的第一代舰空导弹,中国从技术到平台,从装备到人才,各个方面都不具备。好在当时作战任务也相对单一,在执行反封锁、反袭扰以及解放沿海岛屿的近岸战斗中,防空可以完全仰仗陆基战机的庇护。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 随着各种反舰导弹的陆续装备,低空突防、电子干扰等新的战术手段层出不穷,国外第二代舰空导弹开始发展相应的低空反导能力。这时的人民海军虽已初步具备近海活动能力,但水面舰艇的对空武器除了高炮还是高炮,舰空导弹方面还是一片空白。与此同时,所承担的作战任务却开始扩容,保卫海洋国土的战争开始出现,舰艇防空要求大大提高。尽管海军在1974年西沙海战中以劣胜优,但从防空角度看来,这次胜利多少带有一定的侥幸色彩:仅凭当时的中国空中力量,基本无力为海军提供西沙空权保障;如果当时南越出动空军发起攻击的话,中国西沙战区舰艇将面临严重的攻顶威胁!因此,人民海军的天空安全开始成为无法回避的严重问题,舰空导弹的研发装备必须提上议事日程。


早在1965年,人民海军就打算在65型舰基础上发展053K型防空护卫舰(即“江东”级),基本任务是在中近海执行护渔护航任务,并在战时掩护和支援导弹艇及鱼雷艇作战。两年后,军委做出决定:将在研的“红旗”-61地空导弹转为舰空导弹,列为053K的预定主战装备。最初的设想是:舰艏艉各1座7231型“海红旗”-61舰空导弹发射装置(各含弹库及12枚备弹),以及ZL-1照射雷达、ZH-1指挥仪和火控设备等。再加上主副炮、反潜配置,以70年代的技术标准来看,排水量1600吨的053K如能按期满装服役,凭着全面的武器装备、清晰的火力层次,绝对称得上是一款成功舰艇。专司防空任务的053K与负责反舰的051型驱逐舰(“旅大”级)相配合,战斗能力将非常可观。




但是,以当时中国的工业水平,同时设计舰体和导弹难免有超前求成之弊。白手起家,执行最难。从1966年开始设计的7231型导弹发射装置凭空多走弯路,起初为双联装下挂式发射架,后来又提高论证指标,提出一款三联装上蹲式发射架、18枚备弹、垂直贮装填的方案,并进行了一年半的设计。后来发现053K舰的排水量太小,如果硬上三联装和18枚弹,则舰体重心要大大升高,只好把老方案推倒重来,设计了最后的双联上蹲式发射架、12枚备弹、高低方向瞄准、横纵向双向稳定、链式供弹的发射装置。导弹方面,“陆转海”的艰难远远超过了最初的设想-海上作战环境与陆地差异颇多,不仅工作环境非常恶劣,要考虑温湿度的变化,海上盐雾对装备的腐蚀,舰艇摇摆、震动和电子设备辐射的影响,还要考虑导弹发射时对舰上装备、人员的影响……一系列难题都要从头入手。种种原因再加上“文革”的冲击,使“海红旗”-61的研发一拖再拖。1975年3月,053K型首舰完成一期工程交船,舷号531;同年,“海红旗”-61开始上舰试验-这意味着人民海军舰空导弹的上舰时间比美国晚了27个年头。




两年后的1977年,531舰的姊妹舰完工交船,“海红旗”-61却还在船台上挣扎以待分娩,而且一挣扎就是十年,—直到1986年才进行海上设计定型飞行试验,顺利定型。“海红旗”-61导弹采用半主动寻的制导、固体火箭发动机、连续波雷达导引头、半主动引信和制导引信、小型化自动驾驶仪、液压操纵、燃气涡轮发电机、链式战斗部(重40公斤)、单脉冲跟踪与连续波制导雷达、稳定平台、回转式弹库、双联装随动发射架、导弹自动化检测等技术,重量尺寸接近西方早期的“海麻雀”舰空导弹:弹长3.99米,直径0.28米,翼展1.166米,弹翼不可折叠;导弹发射重量300公斤,最大速度3马赫,有效射程(水平方向)10公里,射高8公里。




但是,此时已在导弹初始研发时间20年后,531舰业已服役了整整10年,532舰则因故提前退役。国外舰空导弹已经开始向第三代发展更新换代,原先性能不错的053K型舰此时已呈落伍,批量生产已无实用价值,531舰因此成为中国第一代防空护卫舰的孤独绝唱。


装备舰空导弹以后,531舰于1988年参加“3·14” 中越赤瓜礁海战,对越军舰艇具有压倒性装备优势,轻易击败越方505舰。战斗结束后,531舰还受命做好防空准备,以防对手空中报复。但越方已为我战力所慑、丧失再战欲望,使053K型舰的“海红旗”-61失去了唯一一次的实战机会。人民海军挟战胜余威,又接连收复东门、南薰、渚碧等三个岛礁,在南沙群岛实际控制6个岛礁,从此打下立足之地。531舰因此成为功勋舰,退役后进入青岛海军博物馆,在那里诉说着中国第一代防空护卫舰的故事。


近程防御


“海红旗”-7快速加盟


1978年改革的春风不仅吹暖中国经济,同时吹响人民海军全面现代化进军的号角。在与以美国为首西方国家的短暂蜜月期中,同海军相关的装备技术交流大受裨益。1985年底提出的“近海防御”战略思想成为指导海军建设和海军兵力运用的方略。由近岸防御向近海防御的转变过程中,人民海军发展成为诸兵种合成的军种,近海作战力量初具现代化规模,导弹化、电子化、核能化、自动化遍地开花。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人民海军舰空导弹家族迎来了第一次发展高潮。




“不积跬步,无以成千里”。尽管053K型护卫舰未能批量投产令人扼腕叹息,但它毕竟解决了人民海军舰空导弹“从无到有”的问题,为此后其他舰艇上装备防空导弹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从1992年开始,装备“海红旗”-61的新一代中国国产护卫舰053H2G(“江卫”级)终于在上海沪东造船厂批量生产,先后建成539、540、541、542四舰。同531舰双联上蹲式发射架不同的是,053H2G在主炮之后配置六联装圆形导弹发射筒,导弹发射筒分上下两排,可回转俯仰,每个发射筒长约4米,直径约1.35米,刚好可以容纳一枚弹翼不可折叠的“海红旗”-61舰空导弹。053H2G巨大的导弹发射筒曾经一度引发不少联想,以为可兼备对潜导弹发射功能,后来证明此项为虚,不少国内军迷因而非常失望,叹息口水铺天盖地。




无形之中有个历史细节被人忽视:其时东沙、南沙、中沙群岛几乎已被东南亚数国趁我文革内乱之际抢占完毕,海洋国土流失严重,人民海军并未因为1988年的胜利有所懈怠,保卫海权的任务空前艰巨。531防空 导弹护卫舰在南海的首次使用让人民海军尝鲜不少,关键是该舰太老、面临退役,如无后续舰艇,战场防空又呈“真空”状态。采用技术成熟的“海红旗”-61装备新舰,是迅速形成战斗力的捷径。况且,采用全封闭长桥楼的053H2G四舰尤其适合在炎热的南海海域作战,服役后全部归入南海舰队旗下,兵锋隐指南中国海-一旦有警,四舰将是人民海军快速开赴战区独立作战的前锋精锐,短期内足以应对当时南海潜在冲突的空中威胁-快速上马,实为未雨绸缪。




当然,“海红旗”-61毕竟是中国的第一代舰空导弹,仅能代表20世纪60年代的技术水平,在技术性能上存在很多不尽人意之处:射程较短、反应较慢、多目标制导攻击能力差……同20世纪90年代的“宙斯盾”、“里夫”等导弹相比,已是明显落后的昨日黄花。现代化进程中的人民海军需要更加现代化的舰空导弹。


其实,就在053H2G护卫舰建成前的1991年,051型驱逐舰(“旅大”级)中的“开封”号已经开始加装一套八联装点防空导弹系统以及配套的电子火控设备,提前验证了人民海军新一代水面舰艇的舰空导弹技术。1994,一艘舷号为112的新型驱逐舰在大连某造船厂下水服役,这就是后来被称为“中华第一舰”的052型驱逐舰(“旅沪”级)“哈尔滨”号,整体面貌较以前的051型“旅大”级焕然一新,赶上了西方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水平。所装备的舰空导弹,正是与三年前“开封”号上改装的那套相同的八联装舰空导弹系统:具备自动装填能力,无线电指令+光电复合制导;备弹26枚,弹长3米,弹径156毫米,翼展0.55米,战斗部重14公斤,导弹发射重量84.5公斤,人民海军舰空导弹家族又填新丁-“海红旗”-7。




据美国科学家联盟和英国《简氏导弹和火箭年鉴》介绍,“海红旗”-7技术最早源自法国汤姆逊CSF的拳头产品-“响尾蛇”(Crotale)面空导弹,在性能上属于较先进的一种近程舰空导弹,除具有较强的防空能力外,对反舰导弹也具有较强的拦截能力。后者的引进和消化,使国产近程导弹系统告别了“红旗”-61大而重的旧弊,从理念上和技术上都得到了很大提高。在引进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使得“红旗”-7导弹系统的性能和可靠性超过了原系统:最大速度2.3马赫,射高15~5500米,最小射程500米,对掠海导弹的射程为8.5公里,对飞机射程14公里,系统反应时间6~10秒,杀伤概率约为70%。其杰出的近程反导能力在世界同类舰空导弹中也遥遥领先,因此一经装备,便迅速取代“海红旗”61,成为人民海军的主力舰空导弹。




从“哈尔滨”号的姊妹舰“青岛”号(舷号113)到1995年12月在大连开工建造的神舟第一舰 “深圳”号(051B 型,舷号167,即“旅海”级),再到90年代后期大量建造的052H3型护卫舰(“江卫”Ⅱ级),直至2003年下水的054型护卫舰,“海红旗”-7基本包打天下。其后还对其进行了深层次技术挖掘,推出升级版FM-90N“飞蠓”舰空导弹:发动机推力更大,速度更快、射程更远、机动能力更好,拦截抗干扰能力更强,火控系统搜索、跟踪距离提高至25和20公里;最大射程15公里,提高了25%,最小射程相应变为700米;射高增至6000米,最大过载35g,能更早拦截高空来袭的飞机和导弹;导弹最大速度900米/秒,超过2.6马赫。由于上述改进,该弹单发命中率增加到80%。需要强调的是,FM-90N导弹提高了拦截飞行高度15米的超低空目标的能力,新系统采用双波段雷达,改进电视跟踪系统,增加激光跟踪器,探测能力、抗干扰能力远超原版“响尾蛇”,可为海军水面舰艇提供有效的低空、超低空防空保护。




在“海红旗”-7作为一种点防御舰空导弹系统开始装备人民海军的同时,中国台湾在1993年将具备中程防空能力的“标准”Ⅰ舰空导弹装在了“成功”级护卫舰上。虽然在射程等技术指标上前者逊于后者,但是“海红旗”-7基本能够满足人民海军的作战需求。“海红旗”-7最突出的特色之一就是通用性强,驱逐舰、护卫舰大小通装,可普遍提高单舰防空能力,易满足成本要求。衡量一件武器优劣的标准,并不仅是单纯的横向指标比对,更要看其是否满足己方作战系统的实际需求。客观的说,对“海红旗”-7的技术吃透比较到位,其快速加盟使人民海军在绿水领域内拥有了充分的对空自卫能力,沉着应对潜在对手的“鱼叉”、“伽伯列”等掠海反舰导弹。况且,滞空时间长的歼8Ⅱ、歼轰7等战机均已落户海航,我新型水面舰艇也不至于在家门口孤军作战,足以应付轻度规模的海上冲突,符合人民海军的“近海防御”战略。




中程防空


“现代”级的附赠


在跨越千禧前6天,1999年12月25日,人民海军新舰群旗下增添了一位来自北邻的壮丁:舷号136的俄罗斯“现代”级导弹驱逐舰“杭州”号,一年后其姊妹舰“福州”号也建成服役。中外舆论一度为此几近沸腾,几乎所有的眼球都聚焦在它们前部的两座四联装重型超音速“日炙”反舰导弹上,一时间“航母杀手”、“海上堡垒”之称漫天飞舞,甚至连“中国威胁论”者都拿此说事。乱说纷纭之中,对于137舰上的两座“无风”中程舰空导弹反应稍嫌冷淡,倒是当时的《简氏防务》不失冷静,评论说:“现代”级舰上的SA-N-7“牛虻”(北约对它的编号、代号)将使中国海军具备舰队区域防空能力。




“无风”(Shtil,也音译为“施基利”)舰空导弹属于中程防空导弹,是陆基“山毛榉”M1(SA-11)地空导弹系统的舰载型,采用单臂发射架,分别布置在舰艏和舰艉,每个发射架下存储 24 枚导弹。弹长5.5米,弹径0.4米,翼展0.8米,速度3马赫,最大有效射程25公里,最小有效射程3.5公里,射高3~28公里,采用重达70公斤的高爆破片战斗部、固体火箭发动机和全程半主动雷达制导。不仅能拦截以330米/秒速度飞行的亚音速导弹,而且能拦截以2.5马赫速度飞行的高速飞机和导弹,向同一目标发射2枚导弹时,对飞机的命中概率为81%~96%,对反舰导弹的命中概率为43%~86%,必要时还可以攻击水面目标。该导弹反应极其灵敏,从雷达告警到导弹发射,系统反应时间小于20秒,可在极短的时间间隔内发射多枚导弹。


“现代”级两舰入役前后,台海形势一度紧张,东海钓鱼岛问题又起波澜,人民海军正为反台独军事斗争积极战备,主要研究海上封锁作战、登陆作战、岛礁攻防作战、打击机动编队等战术战法。可以看出,两舰入役东海舰队的意义,一是瞄准台海地区,二则为东海威胁作有备之举。如果从舰艇防空角度分析,尽管声名和威慑力不如世界顶尖的美制“宙斯盾”显赫,但“无风”的各项性能指标都远远超越台海对岸的美制“标准”I,即便在亚洲海域内也排得上靠前座次,使人民海军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中程防空火力,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海军舰队防空能力的不足。再加上陆基海航战机的协助,无论东海、台海有警,中国都有能力组成特混舰队疾驰战场,根据事态变化做出及时反应。




不过,进口军舰毕竟数量太少,大量购进又嫌价格昂贵,同时一向崇尚武器装备自主化的中国人也不满足于仅仅从国外购买舰空导弹。在批准后两艘“现代”级驱逐舰采购计划的同时,也很快引进了相应的中程防空导弹技术,只不过这一次要安装在国产驱逐舰上。从2002年5月开始,一款外形前卫的新型驱逐舰052B(“旅洋”级)出现在上海某造船厂上的船台上。或许是好久不见国产新驱问世,很快,国内外关于舰上VLS垂直发射系统的各种猜想天花乱坠,可就是没人把它和单臂中程舰空导弹联系在一起。因此,当单臂发射器出现在新舰上后,期望过高的国内军迷大失所望。




然而,单就新驱舰空导弹本身而言,虽然有违众望翘首的垂发设计,但单纯诋毁绝对是一种误读,毕竟其技术是扎扎实实的硬指标:俄国外号为“刺猬”,是“无风”的升级版(北约编号SA-N-12,代号“灰熊”),在射程和拦截掠海导弹能力方面有了进一步提高。该系统的作战目标为飞机、战术弹道导弹、巡航导弹、战术空射型导弹、直升机和无人机。导弹采用半主动雷达末段寻的导引头,可进行惯性中段制导和数据传输弹道修正,动力装置为两级固体火箭发动机,弹长5.5米,弹径0.4米,发射重量710~720公斤,高爆破片战斗部重50~70公斤,采用雷达近炸和触发引信;可承受30g的最大机动过载,最大有效射程40~50公里,最小有效射程25~3000米,最大有效高度22~24公里,最小有效高度5到15米,具备一定的反导能力。考虑到新驱上配置了6部照射雷达,可以同“现代”级一样形成6个火力通道,可同时引导、拦截6个单独目标。即便同欧洲最新型的 “紫菀”15中近程防空导弹相比(最大速度为2.5马赫 ,反飞机射程0.7~30公里,反导射程8~10公里),这样的指标也不落下风。




当两艘新驱168、169舰下水服役后,陪同先后进口的四艘“现代”级驱逐舰(舷号从136至139),所构成的中程火力,再加上“海红旗”-7的近程火力,如此完善的舰队区域防空火力,亚洲海域内绝对不可小视:不管是东洋的“九·十”舰队,还是在南海直面东南亚某国刚刚成军的苏-27编队,人民海军都拥有毫无惧色的自信和资本,更何况还有海航的苏-30空援-—十年铸剑,黄水海域内“近海防御”的战略任务终于完全胜任。




奔向大洋


多层火力的全面完善


中用不中看的052B并未让中外人士关注太久,就在军迷们还来不及结束叹息时,2003年4月,又有2艘052C(“旅洋” Ⅱ级)新驱在江南造船厂下水建造。其舰体设计与052B浑然一样,但盼望已久的VLS垂发系统、酷似板砖的相控阵雷达终于在舰上出现,立刻引发了中国军迷一路热烈追捧,从每一项技术的猜想到每一个装备的细节,乃至新驱的命名去向等,都是众人热烈讨论甚至争吵的对象。




2004年底,两舰(舷号170、171)建成服役,步052B之后尘,归入南海舰队旗下。舰上装载8座6单元圆形垂直发射系统,形似俄制“里夫”-M舰空导弹(SA-N-6C)系统的旋转式结构,但实际上不需旋转-每个单元均可发射,提高了发射效率。该系统采用冷发射方式, 即先将导弹从发射筒内弹射出去, 并赋予导弹30~40米/秒的初速度,再由导弹点火奔袭空中目标。这就是传说已久的“海红旗”-9远程舰空导弹系统,弹长6.8米,弹径0.47米,弹重1300公斤,弹头重量大于180公斤,无翼式,最小作战高度500米,最大作战高度30公里,最小作战距离6公里,最大作战距离120公里,最大飞行速度大于4.2马赫,导弹发射间隔时间约5秒,采用先进的捷联惯导/指令修正+末段主动雷达的制导体制,导引头抗干扰能力强,是一种全天候全空域的远程防空导弹系统。舰上的相控阵雷达能快速扫描跟踪,目标信息处理能力强,可以同时引导多枚导弹拦截多个目标,具有很强的抗饱和攻击能力。除拦截飞机、反舰导弹外,据说还具有一定程度的反弹道导弹能力。这是人民海军创建以来第一次拥有远程垂直发射舰空导弹,无论性能差异多少,终于赶上了世界海军强国的发展潮流。




2004年称得上是中国海军的新驱年。就在052C型171舰完工不久,在中国东北,自“深圳”号以后,许久没有建造新驱的大连某造船厂也在开工建造两艘051C新型驱逐舰。虽然在船体设计上同“深圳”号几近相同,但舰上装载的防空导弹不再是专司近防的“海红旗”-7,恰恰是上文提到的俄制“里夫”-M舰空导弹。它是世界上最早实现装舰的导弹垂直发射装置,由陆基S-300派生而来,其使用的各项设备、导弹与陆基型大体相同,6座8单元圆形垂直发射系统,采用冷气弹射和独特的转轮式旋转发射方式,曾是前苏联海军舰载防空系统的重要转折点。拥有该系统之后,苏联海军可以轻松抗击来自空中的密集攻击,早期的“里夫”系统即可一次引导12枚导弹,同时拦截6 个来自任何方向、高度在20~26000米、距离75公里的空中目标;改进版“里夫”-M系统最大射程扩展至150公里,可以稳定追踪战术弹道导弹,堪称舰空导弹家族中的“大杀器”。




护卫舰方面,2003年两艘054新型护卫舰(“江凯”级)在黄埔造船厂下水。尽管以其设计新潮的隐身外型而被誉为“中国拉斐特”,装备的舰空导弹却仍是“海红旗”-7。但仅过两年后,曾在970号装备试验船上出现过的新型垂发舰空导弹,就搬到了黄埔造船厂的第三艘新船530舰上(054A,“江凯” Ⅱ级):但它既不是052C上的“海红旗”-9,也不是051C上的“里夫”-M,而是4座8单元方格状垂直发射系统,外型接近美制MK41、法制“席瓦尔”垂直发射系统,即为中国舰空导弹家族中的另一个传说:“海红旗”-16舰空导弹系统。据说其采用终端半主动雷达导引,有效射程3~55公里,舰上装载4部MR90火控雷达,可以同时引导8枚导弹迎击空中目标,防空技术水准明显优于东洋海自“村雨”级,全面领先于中国台湾地区的“康定”级。正是由于“海红旗”-16导弹系统卓越的性能水平,同以往国产导弹护卫舰相比,无论是舰空导弹数量,还是射程、反应速度,054A的防空能力都是最强的。因此,未来极有可能用“海红旗”-16改装现役现代化舰艇,包括052“旅沪”级、051B“旅海”级驱逐舰和先前两艘054型“江凯”级护卫舰。




如果说“里夫”-M系统的顺利装备,意味着中国的海基TMD初现端倪;“海红旗”-9和“海红旗”-16的服役,显示出中国国产中远程舰空导弹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到今天,十多年内功修炼终有小成;那么,这“三剑客”的陆续服役,标志着人民海军高中低多层防空火力的全面完善。从另一方面来看,三种垂直发射系统的同时装备,显然也带有一定程度上的试验性质。在未来几年内,满足中国海军作战需求的国产新型“海红旗”舰空导弹呼之欲出,八一海军旗下的天空将因此格外晴朗,从另一个侧面映衬出中华民族奔向大洋的希望。




进入新世纪新阶段以来,中国海军战略开始面临一场革命性的变革。入世以后的中国,同外部世界的联系越来越强:从2001年开始,中国石油进口量逐年递增,客观上使保障海上石油生命线的必要性毋庸置疑;他国盗采南沙石油、春晓油气田的风波,也不断证明了保护神圣海权、捍卫海洋国土的战略需要;中国的国家安全,已经不仅仅停留在国土边界上……正因如此,胡锦涛主席从维护国家安全和发展的全局高度,对人民海军的建设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明确指出“要建设一支与国家地位相称、与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要求相适应的强大的人民海军,要按照中国特色军事变革要求,推动海军建设的整体转型”。




中国海军驶向蓝水海洋的号角已经吹响,从“海红旗”-61到“海红旗”-7,从现代级上的“无风”到最新的“三剑客”,中国舰空导弹家族伴随着人民海军的现代化进程一路走来、茁壮成长。尽管同美军“宙斯盾”相比,它还有着不容忽视的性能差异,但中国海军已经和强者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不管路有多远,只会越走越好-我们坚信:在不久的将来,“海红旗”们势必护卫着高高飘扬的八一海军旗,胜利走向远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