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色情论

<P>从有阶级的时候开始,剥削,这种抢劫的另一个称呼,就一直存在。剥削和抢劫的关系,就好比战争和打架的关系。一般地,我们把两个或少数人之间发生的剧烈的身体冲突叫打架;而对于两个或两个以上的集团发生的,有组织有计划的打架现象,我们把它叫做战争。事实上,战争和打架没有本质性的区别,只是规模大小,组织的严密程度有区别罢了。</P>

<P>我认为剥削和抢劫的关系也是如此。本质上剥削和抢劫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无偿地占有某些弱势人的东西。只不过,较之抢劫,剥削更为组织严密,更为经常化,规模更为庞大罢了。</P>

<P>我个人认为,剥削有三种:物质财富剥削,思想意识剥削,肉体剥削。对于物质财富剥削,马克思老前辈已经分析得很透彻了,之所以我们现在还在“享受”剥削,马老前辈也说得很清楚了,生产力不发达,阶级还存在,没办法,等那天生产力高度发达了,阶级消亡了,剥削也就没有了。</P>

<P>思想意识剥削,历来提起的学者们不太多。只是说宗教之类的组织、思想,很利于剥削阶级的统治,所以往往与剥削阶级一拍即合,成为剥削阶级的统治工具。事实上,具体情况的分析,要恐怖得多。我们知道,每个人一生下来就应该是平等的,没什么高低贵贱之分,也没什么必须的义务要做什么。但是剥削阶级把平等的思想给剥夺了。在剥削阶级的统治之下,人一生下来就是有高低贵贱之分的。有人一生下来就是皇帝,而很多人一生下来就是奴隶、贱民。好像是《最后一个太监》吧,电影里说太监被阉割后会把生殖器保存起来,出门时经常会带在身边。影片中说一个老太监在清亡后去找溥仪,想继续伺候皇帝。谁知门都没让进,争执拉扯中,老太监的“宝贝”——生殖器被弄掉在了地上,让狗给叼走了。当时老太监说了一句话:“我可以没有宝贝,但不能没有皇上!”可以说老太监的正常人思想早已被剥削贻尽了,在他脑袋里只剩下了一点点做奴隶的念头了。</P>

<P>思想意识剥削,是我在思考剥削时想到的,我觉得应该有这种剥削存在,只是我个人没有深入研究它。我这里着重说一说肉体剥削。这是我在成长过程中逐渐体会到的。我下面写得话很可能会捅马蜂窝,但我是共产党人,是革命者,我做好了被马蜂蜇的准备。</P>

<P>马老前辈对物质财富剥削分析得入木三分,而他所提倡的共产主义社会也一直受到旧社会的广泛攻击和批评,直到今天依然。我个人才疏学浅,不敢与马老前辈相提并论,只是在这里谈谈我个人对肉体剥削的认识和想法。</P>

<P>肉体剥削,实际上就是肉体的欲望剥削。这里面最难察觉、剥削历史最为悠久、人们受害最深的,就是色情剥削。某些场所不充许你笑、说话或吃东西什么的,这些不太严重的剥削和压制十分明显,所有人都一目了然。而情色,则是从私有社会以来,对每个人终身的,最为严重的剥削和压迫。其影响到今仍然难以估量。</P>

<P>人类脱胎于动物,人类本身也是动物的一员。男欢女爱,这是人类的本性。每一个发育成熟的人,都会有性有要求,也都应该有享受性满足的权利。但进入私有制社会以后,人的这种最基本的权利,也被剥夺了。而且,统治者还从思想剥削入手,奴化人民,说这是色情,是不好的,伤风败俗,大家都不要搞这个(万恶淫为首)。当然,完全不搞是不行的,人都死光了,他们剥削谁去?所以情色还是有,但只能是夫妻之间,而且目标就是为了生孩子。生完孩子之后,就不能搞这个了,谈都不能谈。有人说,在古代,有两样东西是不能说出来的,一样是帝王统治的权术,一样就是情色。大家不要以为只有中国或东方才有这样的情况,全世界都是。只不过西欧少数国家历史较短,还没有时间形成像东方社会这样严密的制度。色情在民间被禁止,可在统治者那里却是极大地被提倡。自古以来那个帝王不是后宫佳丽三千?而且整个统治阶层都是妻妾成群。</P>

<P>古时候的帝王嫔妃的住所,叫做禁宫。就是除了皇帝以外的男人都禁止入内的意思。禁宫,就是帝王的色情场所。帝王在这里纵情享受,老百姓连提都不能提。现在,在全世界范围内,西欧和北美是色情剥削最薄弱的地方,也正因为如此,性解放运动才最先在北美发起。在东方,在中国,情色剥削已经发展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在广大人民心中,早已被根深蒂固地形成一种概念,这就是:小时候是少儿不宜,色情这东西不好,不能看,不能说,不能听,更不能学;青年时代,刚结婚,都不好意思,很害羞,别老提这个;中老年嘛,老夫老妻了,还提这个,老不正经。除了结婚那段可略有一点外,整个人的一生,色情就是沾都不能沾,这才是好人。我就想不通,我们长那副生殖器干嘛,就是为了生孩子那一下?哪生完孩子之后那个器官怎么不死掉呢?</P>

<P>49年以后,我们革命成功。人民的生活在各方面呈现出新的面貌。共和国的前面就是人民二字,就是说,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也许你可能说出一千条不如意的事,举出一千多个例子来证明我们的制度有哪些或什么地方不合理。但我们是在摸索中前进。建立人民自己的国家,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向来都是国家统治人民的。现在,无论从现实生活和法律意义上来说,中国人民都比以前,比国外获得了空前的解放。人民国家的制度还需要完善,人民还需要进一步觉醒。总之,我们尽管道路曲折,但前途光明。我们在不断进步,而且保留着以后不断进步的条件。</P>

<P>但是,色情剥削并没有被打倒和消除。现在主要表现为全民对性的被压制。我们读初中时,讲到生理卫生中生殖系统那一段时,我们的老师还比较开放,全班同学无论男女一齐上课。我听说有的地方上男性生殖系统课时女同学要出去回避,上女性生殖系统课时则要男生出去回避。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现在知道,这是剥削社会对全民色情压制的结果,在每个人脑子里,色情是个坏东西的概念仍然根深蒂固。</P>

<P>我认为,关于色情,可以分为两个层次,一个是一些生殖器和性爱的基本概念及生理等,另一个是两性在性爱过程中及其前后的心理、生理变化的过程,及进行的动作、语言艺术等等。现在普通的性及性爱教育大致就停留在第一层次上,第二层次,基本上是被禁止的。而且,在全世界的主流社会中,第二层次也是基本上被反对的。很多表面上看起来很开放的人,公开谈论性的问题往往也是停留在第一层次上。对于属于第二层次上的经验、艺术等。往往都是私下甚至通过多边性关系传播的。对于色情作品,往往有很强的骟情效果,也是色情在艺术上的一种探索。但这些一般都被加以禁止,以至现在很多卖色情影碟的小贩像打游击一样私下销售。</P>

<P>前面有那么一阵子,全国各大网站和媒体及相关部门,掀起了绿色网络行动,说是要还青少年一个健康网络,打击各类非法色情网站。对网上色情信息的传播也要加以禁止。我这里不明白了,没了色情信息的网络,还叫健康网络?顶多只能叫太监网络。某些人对于色情信息和作品打之不尽、除之不绝深恶痛绝。我说啊,这类事要杜绝也不难。生完孩子之后,我们的男男女女享受一下宫刑,全阉了,男人的阴茎肯定是要全部割完的,不能留一截,女人的子宫也要割了,再把阴道缝起来。这下就行了。不行,太监也有情欲,这是历史证明了的。怎么办?好办,把敢乱搞的人都杀了。还有牲畜,它们也要乱来。好办,核武器、化学武器、基因武器全都用出来(这些东西终于用对地方了!)把全世界的万物生灵全杀完,杀光!这下就干净了,老子看你谁敢乱搞!万恶淫为首,除恶必尽。</P>

<P>这么做虽然干净,但我不赞同。尽管我的正常寿命可能不长,但我还是想多活两天。如果有人真想这么做,我会尽力阻止的,能不能成功我不知道,但我会尽力的。</P>

<P>我们每个人都长着生殖器官,我们每个人都有享受色情的权力。我们牺牲了无数的革命先烈,换来今天的人民共和国。但这个共和国是人民的,不是某些个人或少部份人的。当年我们革命先辈高举的大旗,一是民主,一是科学。民主有个前提,就是自由。科学有个要求,就是要遵循客观规律。如果一个人不能做这个也不能做那个,那就不算自由。当然,我不是无政府主义者,我们还是应该遵守基本的法律法规。因为在人类社会中,自由必须建立在不侵犯他人自由的基础上,大家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比如原来的帝王们都很自由啊,但只有他一人自由,大家都不自由。遵循客观规律,首先要求实事求是。对于色情,有一个明显的事实是每个人都有生殖器。如果我们人类像某些低等动物一样靠分裂来繁殖后代,那么我们可能不会有色情问题。实际上色情就是围绕生殖器和性生活展开的。吃饭,我们会想办法吃得有味道,吃得舒服,不单单是吃饱的问题。同样,性生活也要求有情调,有品质。就像吃饭的基本要求是吃饱一样,性生活的基本要求也是能满足。可是,很多夫妻间的性生活就像例行公事一样,这就不能叫满足。而作为色情剥削的主要受害者女性,前些年有数据说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女性一生都没有达到过性高潮,而且有很多女性经常没有性快感。这几年数字有多大变化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个数字说明一个不正常的状态。</P>

<P>在我们现在的社会,说生殖器就等于骂人。而女性更是不能说的,说了别人就会说她是坏女人,而且居然女人连听也是不能的,女人听这些,多丢人!这些都是剥削社会对人们的要求,居然还用来要求我们新社会的人。很多旧社会的阵旧东西约束我们,事实上主要是在我们自己的大脑里。如果说我们的前辈是旧社会过来的人,脑子里的残渣太多太久,不容易清理,还有个说法,但我们新时代出生成长的人,如果再把自己的脑袋送回过去,那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P>

<P>本文写的时间虽然很长,但没有时间修改(养家糊口不容易啊),所以文笔粗糙,欢迎拍砖,另外,色情和情色二词是信手拈来,在我这里意思一样,如果有高人觉得差别较大的话,欢迎批评指正。</P></DIV>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