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哲 我只要头 风中有毒

骨哲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size][/URL] 二十八节 风中有毒 雪更大了,风也更急了。 漫天的风雪将所有的人包裹在其中,大片的雪花和凌厉的寒风让人感到连呼吸都十分地艰难,如果不是为了各自的目地,有谁愿意在这样的天气下在这样的一个鬼地方和一群疯子厮杀,没有办法,要想完成理想就必须付出代价做出牺牲,天下就是这个道理,除非你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


二十八节 风中有毒


雪更大了,风也更急了。


漫天的风雪将所有的人包裹在其中,大片的雪花和凌厉的寒风让人感到连呼吸都十分地艰难,如果不是为了各自的目地,有谁愿意在这样的天气下在这样的一个鬼地方和一群疯子厮杀,没有办法,要想完成理想就必须付出代价做出牺牲,天下就是这个道理,除非你是动动嘴就有人帮你杀人的皇帝。


所有人的身上都已经是伤痕累累,没有人喊痛,因为就算你喊痛也不会有人对你下手轻一点,反之,更多的人会把你当成容易下手的目标,人总是喜欢找软柿子捏的,在哪里都一样。但凡事都有例外,封楼帮帮主永远是一个例外,他永远不掩饰自己的痛苦和想法,骂人的脏话和杀人的招数永远是一齐地发出,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封楼帮帮主的身边总有一大堆的人围绕着,进攻着,倒下着。


封楼帮帮主不停地喊叫声终于起到了点作用,各自为战的红尘秀极和杜杀还有骨哲渐渐地围拢到了封楼帮帮主的身边,加上封楼帮的另两个高手,六个人暂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圈子,共同抵御外来的如潮水般的不尽攻击。


“真,真过瘾,我至少砍死了二百个。”封楼帮帮主边说话边用一把随手抢来的长枪将三个近身的军丁串成了一串。“帮主,我俩保护你往外冲。”都督对着封楼帮帮主焦急地喊道,同时用手中的大刀将几个不知死活急冲过来的军丁砍成了几段,就在都督奋力厮杀之际,一记突然发出的棍招狠狠地砸在都督的左边肩膀之上,巨大的疼痛立即传遍了都督的全身,就连右手的大刀也踉踉跄跄地被扔到了地上。


“奶奶地,打我兄弟。”封楼帮帮主看到了被人打了一棍的都督,大喊着冲着用棍之人冲了过来,这使棍之人见封楼帮帮主向自己冲了过来,急忙转身就逃,没有人敢和封楼帮帮主直接交手,虽然封楼帮帮主已经伤透全身,但还是令人感到拥有无穷的力量。


只两步封楼帮帮主就将用棍之人抓到了手里,“没有人可以伤我的兄弟。”在封楼帮帮主的一声大吼之下,用棍之人的脑袋被活活地揪了下来,脖子里顿时冲出一道血柱,而那毫无用处的脑袋被封楼帮帮主一下子甩出好远。


就在封楼帮帮主将用棍之人活活拧死之际,两双铁掌紧紧地拍在了封楼帮帮主的后背,“至少有三十年的功力。”封楼帮帮主在心底暗暗地说道,同时一大口的黑血喷了出去,在漫天的雪花中形成了一道漂亮的血雾。


红尘秀极对着偷袭封楼帮帮主的两个人掷出了自己手中的剑,没有剑还可以用别的兵器,但是如果封楼帮帮主倒下了,仅靠剩下的五个人是无论如何也冲不出去的,在紧要的关头,红尘秀极做了一次正确的抉择。


两个用掌的高手只来得及对封楼帮帮主发出一招,红尘秀极从背面激射而来的利剑就刺透了两个人的胸膛,一对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用掌的师兄弟就这样悄无声息地丢掉了生命,没有人知道是谁杀死了他们,混在几千具尸体中的他们也和其他冻硬了的死人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


“快闭穴,风中有毒。”刚刚掷出飞剑的红尘秀极又高声的喊道,伴随着红尘秀极的喊声,所有人都自封住了胸前的要穴,防止风中的毒气侵蚀。


“有毒,哪里有毒?”被两双铁掌震得晕晕乎乎的封楼帮帮主迷迷糊糊地喊道:“我怎么没有闻到有毒,怪事。”



二十九节 这么厉害


“风中有毒。”红尘秀极大声地喊道:


风中怎么可能有毒,用在风中下毒的办法来毒掉几千人中的几个,真是疯狂的想法,但现实就是这样的出人意料,一阵狂风过后,地上竟然躺倒了几十名脸色发黑的军丁,肯定是中毒身亡,这一点很清楚,没有任何其它的伤痕,只是毒发身亡.


“真的有毒,帮主小心.”刑天大声地喊道:


“怕什么,这毒就是我吐出来的.”封楼帮帮主兴奋地喊道:“奶奶地,这么厉害啊,我吐的血都可以毒死人啊,小兄弟,你也吐一口试试,咱俩都被哪个什么‘驱魔大法’打过,我血里有毒, 你也应该有啊.”封楼帮帮主象发现了新世界一般对着同样身受‘驱魔大法’的骨哲喊到.


骨哲一掌逼开一个靠近自己的高手,随即对着天空也吐出一口黑血,紧跟着是重重的一掌,“噗”的一声,骨哲吐出的黑血在半空中被掌力震成了细雾,伴随着寒风吹过,几十名躲闪不及的军丁立即中毒在地,停止了呼吸.


“真这么厉害,妈的,看来老子也没有几天活头了,今天是谁拦我,我就毒死谁.” 封楼帮帮主见自己和骨哲吐出的毒血竟然有如此的厉害,心中是又喜又忧,喜得是凭借自己喷出的毒雾脱身或许会有希望,忧的是就算自己逃出去,又到哪里去解毒呢,真是天意弄人.


骨哲一击得手,心下大喜,不等官兵反应过来,骨哲深吸一口内力,对着半空中连吐几口毒血,然后双掌连环击出,刹那间一个巨大的黑雾团就显现了出来,骨哲没有丝毫的停顿,身子一窜整个人钻到毒雾之中,随着毒雾飘散的方向紧紧跟随.没有人敢接近骨哲造出的毒雾,除非他是不想活了,而骨哲在毒物只中也是不断地将新的毒血吐出,“快随我来”骨哲对着余下众人喊到,只是瞬间的迟疑,但很快地,其余五人也紧紧地跟随着这如薄纱一般的毒雾向前飞奔,渐渐地,六人离山脚越来越近,只要到了山上,就可以逃出包围圈,或许就可以活下来,真是绝地逢生.


“真他妈的过瘾,我吐一口,你来发掌,刑天.”跑在后面的封楼帮帮主虽然还有力气往外吐血,但已经没有力气发出掌风了.


伴随着封楼帮帮主吐出的一口黑血,刑天一掌挥去,一阵血雾又将逼近的众官军避开了十几丈,趁着最后的机会,六人冲到了山脚下的密林,只要上了山,一切就都可以解决了,众人心中都是大喜.


封楼帮帮主简直兴奋地不得了,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之下还可以跑出来,简直是不可以想象,“奶奶地,我们太厉..” 封楼帮帮主的话只说了一半,一股巨大的眩晕就将这个厮杀了半天的疯子击倒在地,“妈的,还是没有顶住。”这是封楼帮帮主脑子里最后的一点意识。


一切回复了平静,一天的厮杀在天色变暗之际终于停了下来,没有人知道最后的结果,因为所有的人都在寻找,寻找那突如其来的六个江湖人士,而这六个人就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一般,齐刷刷地在空气中消失不见了,徒留下满山遍野的几千具尸体。


临安城很快地就恢复了平静,或者说临安城根本就没有切身地感受到这场厮杀,临安城的普通老百姓只是知道发生了一场战斗,至于死掉的那几千个人,除了他们的父母妻儿,还有别人会为他们感到心痛吗?应该没有,这里是残酷无情的大明朝,不是别的地方,这里只有弱肉强食没有怜悯施舍。



三十节 贼眉鼠眼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临安大狱跑出来的六个人靠着自己的努力都平安地脱了险,虽然是脱了险,但对于某些人而言只是从一个险境到另一个险境罢了,其实人生本身就是一个大大的险境,更何况还是在这样的一个朝代。


入夜的北京城一片死寂,昨日的残雪还没有褪去,今日的雪花又在夜里飘飘洒洒地落了下来,就好像为死去的死者扬起的纸钱一样,寂寞中带着肃杀之气。


一顶两人小轿在这寂寞的夜里孤独地跑着,两个轿夫丝毫不管天气的寒冷,单薄的衣衫紧紧地裹着健壮的身体。


“站住,干什么的,大半夜的。”一声破锣似的声音划破寂静的夜空,五六个腰挎佩刀的锦衣卫突然从角落里窜了出来,硬生生地将小轿截停在大道中间。“这么晚了到哪里去啊,落轿,检查。”为首的一个膀大腰圆的锦衣卫恶狠狠地喊道:



没有人回答,轿子里静悄悄地就好像没有人在里面一样,“不说话啊,难道要我亲自动手?”锦衣卫边说边用自己的佩刀去挑轿帘的一角,但随即一种奇怪的声音就从带头的这个锦衣卫的嘴里发了出来:“您,您,您是八王爷,小,小的有眼无珠,小的罪该万死。”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带头锦衣卫突然跪倒在地上,对着小轿不停地磕着头。而余下几人见此也急忙地跪到了地上,嘴里一起喊着:“八王爷饶命,八王爷饶命。”


“以后别太嚣张了,都不容易,夜半三更的,都散了吧。”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轿中缓缓地传了出来。


“小的知道了,谢谢八王爷,谢谢八王爷。”几个锦衣卫在地上不停地磕着头,直到轿子都已经消失在夜色中的街道的尽头,几个浑身是土的锦衣卫才敢从地上爬起来。


“我的妈啊,是八王爷啊。”带头的锦衣卫擦了擦头上的汗说道:


“这么晚了,他老人家出来是为了什么啊?”一个锦衣卫诺诺地问道:


“八王爷不是应该在郊外大营带兵吗?怎么自己回来了?”一个贼眉鼠眼的锦衣卫挤到带头的锦衣卫旁边小声的问道:


“屁,我怎么知道,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别问,多嘴就快死,我就当什么也没有看见,我什么也不知道。”为首的锦衣卫气气地说道:“对,对,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也什么没有看见。”其余几个锦衣卫急忙接口附和到。


八王爷的轿子在拐过几个弯后停在了一座恢宏的府第面前,金光闪闪的三个大字“八王府”在六个大灯笼的照耀下发出亮亮的光芒。“是爷回来了。”守门的家丁低声地喊道,随即几个家丁将府门打开半扇,两人小轿如旋风一般冲进了八王爷的府第,很快消失在层层的建筑之后。



“人在哪里?现在怎么样?”八王爷一下轿就急急地问道。


“都在偏房,已经找人看过了,内外伤都有,应该没有问题,但至少需要修养几个月。”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迎上前来在八王爷的身边走边说。


“什么,要几个月?怎么这么厉害,快把我的那些好药全用上,快。”八王爷边走边焦急地说道:


“是,是。”管事之人一边应答着一边引领八王爷走向偏房。



在穿过几重院子之后,一行人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院,几个一看就是高手的江湖人士正紧紧地看守在一个小屋之前,在看到八王爷后,所有的人都起身行礼,而八王爷只是点了点头,一句话也没有说就直接走进了小屋子里。


三十一节 六位神僧



一间不大的房间中此刻一共容纳了九个人,除掉地上两盆红红的炭火,简单的小屋里就只有一张大床和一两件简单至极的小家具。六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正静静地站在一旁,还有一个太医模样的人正在小桌子旁写着药方,而剩下的两人就是躺在一张大床上的身负重伤的杜杀和红尘秀极。


屋内众人看见八王爷进来后急忙各施其礼,八王爷也是急忙还礼,“怎么样?”八王爷看着床上紧闭双目的杜杀和红尘秀极焦急地问道:


“回王爷”那个太医模样的人急忙应答到“两位伤的都不轻,幸亏少林六僧及时赶到,用内力护住了二人的心脉,这才使在下有机会下药续命,但能否逃过这一关还是很难说。”


“啊,多谢六位神僧救我爱将。”八王爷急忙对着身旁的六位老和尚施礼表示感谢,而六位神僧也是一齐躬身行礼,行礼完毕后为首的一个老僧缓缓地说道:“王爷多年来一直照顾我少林,使我少林免去了许多的俗事,今王爷有求,我们必然全力而为,不过此二人身上中了天下第一毒,实在是极难化解,以我六人之功力也只是能护住心脉延续上七八日,若想彻底除掉毒根,还需名医妙手回春,我等实在是惭愧。”


“哪里的话,各人有各人的命,神僧千里迢迢赶来出手相救已然是功德无量之举,若非六位的内力维系,我恐怕今生都再也见不到我的这两位爱将,此恩此德,我必当永记在心。”八王爷激动地对着六位神僧感谢道:


“此二人身上所中之毒乃是‘驱魔大法’之毒,此毒一经沾染,必将入血走遍全身,除非天下最好的手段才可以医治,我等真是辜负了王爷的一番心意。”为首的神僧继续地说道:


“神僧无需自责,今日之事少林已经给足我的面子,能不能活下去是他二人的造化,六位神僧已然做了最大努力,还请六位神僧在舍下好好休息,来日我再一一感谢。”八王爷对着神僧缓缓说道:


“八王爷太客气了,我等已经出来数日,既然无法再帮些什么,我们也要就此返回少林,岂敢再多做打扰。”神僧婉拒了八王爷的挽留。


“也好,也好,神僧不愿多被凡尘俗世所打扰,小王也不敢强留,但几日奔波众位也一定是劳累之极,希望各位神僧可以坐我的车马返回少林,这也算是我的一番心意。”八王爷说完看了一眼身边的管事之人。


这管事之人也是反应奇快,口中接口说道:“六位神僧为我家王爷不辞辛苦赶来,就让小的我送几位返回少林,也算是我对六位神僧救我兄弟的一番谢意。”言毕,这管事之人怕六位神僧推辞,接着就拜倒在地。


为首神僧长袍一挥,只跪下一半的管事之人就被轻轻地托了起来,“八王爷如此盛情,我们也不好推辞,那就这样吧,我们今夜就出发,日后王爷有事就尽管托人带信来,我少林定当全力以赴。”神僧见无法推脱也只好答应下来。


一番行礼之后,六位神僧走出了小屋,八王爷叫住了走在后面的管事之人悄悄地而语道:“宋五,准备二十万两银子一并送到少林,如果少林不收,你也就不要回来了。”


“是,王爷,小的记在心里了。”伴随着一句回答,精干的宋五和六位神僧消失在茫茫地夜色中。


目送着六位神僧消失在夜色中,心急如焚的八王爷又返回了杜杀和红尘秀极的小屋。



三十二节 事不宜迟


“王爷,这是属下精心拟好的药方,虽然不能解掉两位身上的毒,但延缓毒性发作的作用还是可以起到的。”太医看见八王爷忧心忡忡的样子急忙迎上前说道:


“有劳程太医跑此一趟了,这两日可是辛苦您了。”八王爷对着程太医客气地说道:


“八王爷折杀小的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受您的恩惠不知道要比这多多少,以后八王爷有事就尽管叫我,我是随叫随到。”程太医躬身说道:


八王爷急忙伸手扶起躬身的程太医,然后慢慢地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各人有各人的造化,我们只要尽力就好了,老天会给他俩一个结果,我能做的只是等。”


“八王爷对待属下实在是太好了,要是当今皇。。。”就在程太医将要说出后面那个字的时候,八王爷急急伸手捂住了程太医的嘴,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而程太医也识相地点了点头,只是眼中有一丝黯然的神情悄悄滑过。


“王爷,小的已经出宫两天了,若再不回去恐招人猜疑,我看此二位暂时没有问题,依我药方,可确保十日无恙,十日后我就不敢说了。”程太医凑到八王爷身旁小声地说道:


“也好,也好,我派人送您回宫,今日得您良药续命,改日定当重重酬谢。”八王爷急忙连声说道:


“八王爷太客气了。”程太医边说边对八王爷又施了一礼。


“无需多言,事不宜迟,我这就派人送您回去。”八王爷言毕,返身推开屋门,对着门外守卫的一个黑衣人耳语了几句,这黑衣人听完话后几步走到程太医面前,小声的说道:“太医,辛苦您了,小的送您回宫。”


和所有人一样,程太医也消失在迷茫的夜色中,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人生就是一个大循环,里面有时候还套着无数的小循环。


没有人知道八王爷的武功有多深,就好像没有人知道魏忠贤的武功有多深一样,以这二人在大明朝的地位,没有人可以让他二人出手,但今晚,几十年没有出过手的八王爷就要在这小小的房间中试试自己的身手,真是罕见至极。


“天意指”,武林中已经失传了三百年的一种绝学,二十五年前的八王爷用了两万亩的粮田才从一个漠北土王的手里换来,此指威力可算是天下第一,还没有人可以抵住“天意指”的攻击,但“天意指”也有它的缺陷,每发一指必将耗费极大体力,从来没有人可以练到一日内连发四指,就连苦心修练了二十多年的八王爷一日内最多也只可发出三指,三指过后,体力大耗,需一昼夜的恢复才可再行运功,因此八王爷几乎从不使用此功。


八王爷轻轻地将杜杀和红尘秀极扶了起来,将二人的身子斜靠在床柱之上,然后静气凝神,右手合拢中指和食指二指,突然间,八王爷目光暴射,右手一指疾然射向杜杀的太阳穴,这杜杀疾着一指,双目立即睁开,随即吐出一口黑血,八王爷眼疾手快,左手一掌将杜杀吐出的黑血震入一个火盆,然后衣袖一卷,炉盖自地上飞升起来,严严实实地落在火盆之上,将毒血封了起来;紧接着,八王爷的第二指也射了出来,同样的一口黑血,同样的封入火盆,几百年没有被人使过的“天意指”在对抗“驱魔大法”的紧要关头发挥了独一无二的作用。


“来人,换两盆火。”八王爷缓缓地说道,随即两个黑衣人闪身走了进来,“把这两个盆深埋,两丈以上,切记不可打开。”八王爷肃穆地说道:


“是”两个黑衣人躬身答道,然后矫捷地端着火盆退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