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落指尖的爱 滑落指尖的爱 第十七章 真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7/


自从这次的再回到医院,丁梦的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了。虽然仍然有化疗和辅助药品的治疗,但是丁梦还是急需骨髓移植的最终治疗的。丁梦已经在医院大约是有半年的时间左右了,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白血球抗原相同的配对。看着丁梦的身体一天天的虚弱,柳淳飞心急如焚,这天,他又来到了王主任的办公室。敲了敲门,进去看见王主任正在写着什么。


“王主任,你好。”柳淳飞向王主任打招呼。


“柳先生,你好。找我有什么事情呢?”王主任问道。


“王主任,我主要是来问问你那个骨髓有找到合适的没有?我的爱人似乎不能在拖延下去了。”柳淳飞焦急的问道。


“柳先生,我们一直都在积极的,努力的联系这件事情。但找到可移植的合适的骨髓,确实很难。你看,我刚又把一些大医院的传真看完。就是为了你这件事情。其他的医院也没有相对应的,看样子这件事真的很不好办。”王主任很为难的说道。


“那这么说,我的梦梦就没得治了,是吗?王主任!”柳淳飞有些激动。因为连他自己都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和王主任谈有关骨髓移植的话题了。然而,这件事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没有消息。此刻的丁梦正在痛苦的与病魔抗争着,每天都忍受着病痛的折磨。柳淳飞再也忍受不住内心的激动,他说话的语气正在告诉别人,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也不能这么说,柳先生。假如是患者的直系亲属,比如是兄弟姐妹,是父母。这样,我们也可以试试。”王主任很诚恳的回答道。


“梦梦没有兄弟姐妹的,看这样子只有让阿姨和叔叔来试试了。”柳淳飞无奈的回答道。


“是啊,主要是造血干细胞移植了。主要是能配对,就可以移植了。”王主任继续的说道。听到王主任的话,柳淳飞的心里似乎有了点光亮。于是在告别王主任后,就开车直接往丁梦的父母家驶去。在到丁梦家的时候,柳淳飞看见丁妈妈正从外面回来。柳淳飞直接走过去对丁妈妈说:


“阿姨,今天我在医院和王主任谈了,他的意思是说找到合适的,造血干细胞移植来代替,真的是太难了。他现在的意思是让阿姨和叔叔去医院检查下,看看你们的造血干细胞是不是适合丁梦使用。”听到这里。丁妈妈的脸色有点灰白,似乎已没有一丝血色。她对柳淳飞说:


“不行,我不去。那个检查没有什么用的,我劝你也不要再去问医生的,一定没有什么用的。”丁妈妈的脸色在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是惨白惨白的。柳淳飞看见丁妈妈的反应有这么大,也就不再说了。是什么原因是丁妈妈的反应有那么大呢?柳淳飞的心里很是纳闷。在这个时候,丁爸爸回来了。刚到家里,丁爸爸就发现了家里气氛的不对。丁妈妈坐在沙发上发呆,丁爸爸叫了丁妈妈,但是她一地你反应都没有。柳淳飞把丁爸爸拉到一旁,和丁爸爸说了刚才的事情。丁爸爸听完,沉思了一会,对柳淳飞语重心长的说道:


“淳飞,有个秘密。其实原本不应该告诉你的。但现在涉及到挽救丁梦的生命,事到如今也只有和你说了。”


“秘密?什么秘密?怎么和丁梦的生命有什么关系呢?”柳淳飞在心里默默的问着自己。这时候,丁爸爸又继续的说道:


“淳飞,你不要怪你阿姨刚才的态度,因为这件事埋藏在我们心里都已经20多年了。这20多年我们始终没有再提起。也不想再说什么了,但是今天是一定要和你说的。”丁爸爸接着说道:


“淳飞,其实小梦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她是你阿姨和我在医院的后院抱回来的。”丁爸爸用微微颤抖的语气说道。


“什么?叔叔。我没有听错吧?梦梦不是你们亲生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柳淳飞感到一种很无助的感觉。原本他是想和丁梦的父母商量提取造血干细胞的,没想道结果是这样,丁家的爸爸和妈妈不是丁梦的亲生父母。看样子这个计划又落空了。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呢?”柳淳飞继续的问道。


“好的,淳飞。就让我来把25年前的那个故事告诉你吧。”丁爸爸看了看丁妈妈。丁妈妈微微的痛苦的点点头,这显然是说到了丁妈妈的痛处。丁爸爸走过去把丁妈妈扶过来,坐在沙发上给柳淳飞讲述着25年前的那个故事。


“那是25年前了,我和你阿姨结婚的第二年。我和你阿姨一直都要不上孩子,那天,我陪你阿姨去医院检查。医生的意思是说你阿姨的身体不好,这辈子都不会有小孩子了。我和你阿姨都很痛苦,但事情已经是那样了,做什么都没有用了。就在我和你阿姨准备离开的时候,医生突然叫住了我们。她和我们说在医院里有个弃婴,是个女孩。由于是女孩子,所以都没有人要领养的。她也是问我们愿不愿意把这个小女孩抱回去。由于你阿姨是不会有孩子了,我们也想要个孩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跟着医生去看看。”柳爸爸顿了下,继续说道:


“当时我们来到医院后门的一个小院里,就在那里第一次看见了丁梦。当时她在一个小篮子里睡的正香,一张粉嘟嘟的小脸,在那张小脸还挂满泪水的痕迹。像是刚哭过的样子。医生说是她们几天前在医院的草地上发现的,小家伙身上有张纸条,写着出生的时间,还写着这样的一句话“因为自己没有能力去抚养这个小孩,希望好心人能够收养她。”正在这个时候,小丁梦突然醒了过来,开始哇哇的哭了。你阿姨走过去,轻轻的把她从篮子拿出来,抱在怀里。当小家伙看到你阿姨的时候马上就不哭了,开始格格的笑起来。”说到这里的时候,柳淳飞看到丁梦的父母脸上露出了一丝甜甜的笑,似乎他们俩又看到了当初那快乐的一幕。丁爸爸继续的说道:


“这时候医生也说我们和这孩子有缘份,好几个人来看的时候,她总是哭,从来都没有停过。只有我们来了她才笑的。听医生也这样说,我们也确实感到和这个小丫头是有缘分。原本那天是陪你阿姨去检查身体,没想道就这样抱到了自己的女儿。。。。”丁梦的父母脸上再次的露出幸福的笑,看样子当年的那段记忆真的让他们很回味啊。


“宝宝吃饱了,又开始咦咿呀呀说话了,还对着我们笑。看着这么可爱的宝宝,我们是喜欢的不得了。可是过了一会儿宝宝又哭了,我们又开始逗她玩。其实这样也很有意思,也为我和你阿姨的生活增加了很多的快乐。就这样家里又多了一个新的成员那就是小梦。我和你阿姨都很喜欢她,对小梦,我们就像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每天都会带着她玩啊,闹啊,每天和她一起吃饭,睡觉。我和你阿姨的生活就从那时候开始才知道什么是幸福,我们也是最幸福的三口之家。”丁爸爸的叙述里是那么的柔情,柳淳飞仿佛也感到了浓浓的亲情的味道。。。。


“一转眼小梦已经5、6岁了,她是越长越漂亮,也越来越可爱,见到她的人都喜欢的不得了。我和你阿姨更是喜欢的不得了。小梦也是很懂事的,她妈妈在厨房作饭的时候,小梦总是在一旁帮忙。她妈妈在洗衣服的时候,小梦也帮着晾衣服。每次我下班回家的时候,小梦总是跑到我身边让我抱着她在房间里转圈圈。有时候我很累,头也很疼,小梦总是跑来帮我锤肩,帮我捏腿什么的。小梦从小就是一个很乖的孩子,从来都不让我和你阿姨操心的。”


“在小梦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那天,小梦从学校里哭着跑出来,她对我说‘爸爸爸爸,同学们都说我,我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他们都说我是野种,什么是野种?我到底是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小梦抱着我一边哭一边问道,我把她抱着怀里,轻轻对她说‘你是爸爸妈妈的亲生女儿,你看不出爸爸妈妈对你有多好吗?小梦乖,不要哭。爸爸妈妈是最疼爱你的,你是爸爸妈妈的好宝贝。下次再有同学这样说你的话,你告诉爸爸,爸爸跟你一起到学校,去跟他们评理,看以后还有谁敢欺负我的宝贝女儿’小梦听到这里的时候,也不再哭了,她非常开心的搂着我说‘我就知道他们是乱说的,爸爸妈妈是最疼我的,等我长大以后,也要赚好多钱给爸爸妈妈。让爸爸妈妈过得好一些’我当时听到小梦这样说,真的很感动,因为这个丫头实在是太懂事了,那个时候她还小,家里也不是很宽裕,我和你阿姨都只是普通工人,家里也没有什么多余的钱。然而小梦从不跟我们要这个要那个的,她一直都很懂事,从来都不乱花钱。有一次,她们学校组织旅游的时候,我给她拿了10块钱的零花钱,她竟然一分钱都没有花,全部都拿回来了。等我问她为什么不拿这些钱去买吃的东西的时候,小梦告诉我说,她有了妈妈给带的水果、面包,就不需要再买什么吃的了,所以那钱一分都没花掉。”丁爸爸说到这里的时候,眼圈竟然有些红,似乎是想到了丁梦小的时候因为家里的经济的拮据。而没有让丁梦的童年快乐一点,他想到那时候别人家的小孩总有很多的玩具,而丁梦却没有几件,那时候别人家的小孩总有很多新衣服穿,而丁梦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会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新衣服。他和丁妈妈都感觉亏欠了丁梦很多。。。。。


“当小梦开始上高中的时候,她的学习成绩一直都非常的好,而我和你阿姨也从单位下岗了,我们在市场租了个摊位,做一些小本生意。主要是为了丁梦将来能够考上大学的学费拼搏,小梦似乎也知道这一点,在上高中每年寒暑假的时候,她都会来市场帮助我们卖货、进货,那时候家里生活条件也不算得好,但是我们全家3口在一起却也是其乐融融。后来小梦终于不负所望考上了大学,我和你阿姨都很高兴,因为这么多年的辛苦都没有白费。我们拿出了全部的积蓄都拿出来给小梦交了学费,这个丫头也是很争气的,她在大学的这几年一直都有拿奖学金,而且还经常利用节假日的时候出去打零工,为我和你阿姨减轻负担。我们做父母的能有这样的女儿真的感到非常欣慰,在我和你阿姨眼里,小梦一直都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她跟我们在一起过了这么多年,她已经是我们老两口的全部,也是我们最大的财富。”丁爸爸在讲述这些的时候,预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两行浑浊的泪,顺着那布满皱纹的脸颊流了下来。丁妈妈也在旁边已经泣不成声。柳淳飞不断的安慰着二老。他这时候也感受到了丁梦的养父母无私的爱,这种爱也深深的感动了柳淳飞。


听完丁梦父母的叙述,似乎柳淳飞的心灵也受到一次撞击。他为丁梦的养父母这种无私的爱感动,同时他也下定了决心,要找到丁梦的亲生父母。于是他向丁爸爸询问到:


“叔叔,当年您和阿姨抱走丁梦的那家医院是哪家医院吗?当时您抱走梦梦的一些细节您还记得吗?还有就是您刚才提到的写着梦梦生日的那张字条还能找得到吗?”


“当年那家医院就是现在的3院,也就是丁梦现在住的那家医院。当时我和你阿姨在抱走小梦的时候,只有那位妇产科的医生她是知道的,但是她具体姓什么我也不记得了。那张纸条还在,还有刚抱回小梦时,小梦穿的那条小棉袄都还在。”丁爸爸回答道。


“那就好,叔叔阿姨,请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找到丁梦的亲生父母,因为只有这样才有机会挽救丁梦的生命,请你们不要太着急。我一定会尽力办到,请相信我。”柳淳飞继续说道:


“你们也劳累了一天了,今天就不要再去医院了,我自己在那里就好,梦梦交给我来照顾吧,你们早点休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才好。我不想等到梦梦出院的时候,你们二老又病倒了。好了,就这样吧,我要回到医院去照看梦梦了。”说完柳淳飞起身告辞。


在开车回医院的路上,柳淳飞想了很多,他今天原本来到丁梦家是考虑要和丁梦父母谈移植造血干细胞的事情,没想到事情竟是这样的结局,丁梦并不是叔叔阿姨的亲生女儿,而只是他们的养女,为什么丁梦的命运会这么坎坷,也许是上天对她太不公了,从小就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抛弃,但是上天又对她真的很垂怜,让她能遇到自己养父母这样好的一对父母亲,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很关怀,才使得丁梦一路的走来。但是上天又对丁梦开了个玩笑,就是丁梦现在的病情。因为丁梦急需移植造血干细胞,却又找不到她的亲身父母,连她最后挽救丁梦的几率都变得很渺茫。在这城市茫茫的人海中,要到哪里才能找得到丁梦的亲生父母呢。更何况这已经是25年以前的事情了。柳淳飞感觉到非常的头痛,他知道这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也是很有难度的一件事情。正在他脑海里胡思乱想的时候,不知不觉车子已经开到了3医院的大门口,柳淳飞把车子停好,下车径自来到后楼的住院部,他心情十分沉重的走向501室。推门进去看见正在床上躺着的丁梦,看见面色苍白的她,柳淳飞竟然一时没有了话语,他不知道如何该向丁梦解释清楚,他也不想向丁梦说这件事情,因为他害怕丁梦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于是柳淳飞就那么样的看着丁梦,就那样一直的看着。。。。。


当丁梦醒来的时候,发现柳淳飞怔怔的看着自己,感觉很奇怪,于是丁梦问道:


“淳飞,你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哦,梦梦。没有出什么事情,我只是想就这样的看着你,一直的看着。”柳淳飞说道。


“呵呵,淳飞,我有什么好看的,你看我,头发都要掉光了,现在就像个老太婆了。”丁梦无奈的回答道,经过这几次的化疗,对丁梦的身体损害是极大的。


“没有啊,梦梦,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美的,你要是老太婆,那我就是老公公了。”柳淳飞故意的逗着丁梦说道。现在的柳淳飞只想让丁梦快乐些,不想让她有那么多的痛苦。只希望自己陪着丁梦,就这样永远的陪着她,对丁梦永远的不离不弃,因为他是那样的深爱着丁梦,不想让丁梦受到任何的伤害。柳淳飞宁愿躺在病床上的是自己,要自己来代替丁梦的痛苦。


“淳飞,这几天你又跑来跑去的,早点休息吧。”在单间的陪护还有一张床的,丁梦想让柳淳飞早点休息。她也不忍心看到自己心爱的人日渐憔悴。


“好的,梦梦。我没什么的,你困吗?”柳淳飞问道。


“我没什么,一点都不困,今天又几乎是睡了一天。淳飞,你看我在这样下去的话,我就变成大胖子了。”丁梦顽皮的笑道。


柳淳飞看着丁梦顽皮的样子,想起了以前和丁梦在一起时候。丁梦也就是像现在这个样子。那时候是多么的快乐啊,可是现在,丁梦已经被病痛折磨的不成人样了。想道这里,柳淳飞不禁又是一阵心酸。


丁梦似乎看出了柳淳飞的心事,她安慰柳淳飞说道:


“淳飞,等我病好了。我们再去旅游。好吗?”这是丁梦患病以来,头一次和柳淳飞说起自己的病好了以后的事情。柳淳飞当然很高兴,因为他终于看到了丁梦有信心战胜病魔而不是想要逃避的情绪了。于是柳淳飞开心的对丁梦说道:


“好的,梦梦。等你病好以后。不管你去哪里,我都陪你一起去。我们好好的到外面玩玩。彻底的放松一次。”柳淳飞虽然很开心,但是转念又想道还不知道丁梦的生母,生父的具体下落。还要继续的寻找他们,所以情绪再次的低落下来。


当然,为了丁梦的病情,柳淳飞是不能显露自己的情绪的。他站起身,借口到外面抽烟。借此机会不愿显露自己的伤心,郁闷。来到阳台的柳淳飞点燃了手中的香烟,他缓缓的吸了一口,烟雾通过他的嘴到达肺部,再由鼻孔冒出。这是一个完美的过程。通常在吸烟的时候,柳淳飞是在享受这一过程的。但是自从丁梦患病以后,柳淳飞在吸烟的时候就是完全的考虑丁梦的救治过程。他已经把吸烟看成一个单纯的,机械的动作。只想在吸烟的时间里,找到帮助丁梦战胜病魔的办法。他只想让自己心爱的人早些得到救治,只想让自己心爱的人少些痛苦,多些快乐。这支烟就要抽完了,柳淳飞的情绪也稍稍的平稳了下来,隔着窗户看着丁梦,她依然是那么美,虽然病痛始终在折磨她,但是仍然掩盖不了丁梦那天生秀丽的容貌。柳淳飞同时也在内心想了很多,他现在要考虑的首要的就是如何找到丁梦的亲生父母,只有找到了丁梦的亲生父母,丁梦才有最后的那么一点机会。


走进房间的柳淳飞给丁梦倒了一杯水。看着丁梦被病痛折磨,柳淳飞想找个愉快的话题,因为每天都是这样度过的,似乎是被压抑了许久的气氛。于是,柳淳飞对丁梦说道:


“梦梦,你刚才说等病好之后我们去旅游,你看我们去哪里比较好?”


“淳飞,其实我一直都想去西藏的。我有朋友去过的,她说那里真的很美。人去了之后就可以感受心灵的升华。可以感受内心的纯洁。”丁梦回答道。


“好的,梦梦,等你病好之后。我一定陪你一起去。”柳淳飞继续的说道:


“我想去泰山,到那里可以感受日出,听说那里的日出是最美的。还可以看到佛光的啊。几年前有个朋友去泰山,回来的时候和我们说他在泰山看到佛光了。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幸运的。所以,在听了他的话以后,我一直想去泰山一次,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么的幸运。”


“那也好,淳飞,到时候我们一起去。不过爬泰山的时候你要背我啊,呵呵。”丁梦顽皮的笑着对柳淳飞说道。


“好啊,没问题,我一定背着梦梦去爬泰山。就像猪八戒那样的背老婆啊。呵呵。”柳淳飞也笑着回答道,似乎多日的郁闷情绪在此刻的欢快对话中都一扫而过了。


两个人又愉快的谈论了一会儿,由于柳淳飞担心丁梦的身体吃不消,所以就要丁梦早点休息。柳淳飞把房间的灯关了,丁梦渐渐的睡去了,柳淳飞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因为柳淳飞考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现在最主要的是要找到丁梦的亲生父母,再有就是医院方面也正在积极的寻找可以配对的可供移植的造血干细胞。听王主任介绍说:造血干细胞具有自我复制能力,即产生新的造血干细胞以自我补充,从而生生不息。造血干细胞移植就是应用超大剂量化疗和放疗,以最大限度杀灭患者体内的白血病细胞。同时全面摧毁其免疫和造血功能,然后将正常人造血干细胞输入患者体内,重建造血和免疫功能,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如果照这样说,只有造血干细胞的移植才是丁梦最终的治疗方案。柳淳飞在床上辗转反侧的考虑着医生的话,一遍一遍的在脑海里反复的重现。


现在的任务就是能找到可供移植的造血干细胞,只有找到了才能挽救丁梦的生命。但这是医院要做的,柳淳飞主要做得是就是寻找丁梦的亲生父母。但是人海茫茫,应该怎样的寻找呢?是啊,要怎样的去寻找呢?在柳淳飞的脑海里也是一直重复着这个问题。明天是丁梦的父母来看护的,自己可以抽出时间好好的想想办法。但这件事要从哪里着手呢?柳淳飞的心里在构思明天的安排,该怎么去寻找,该通过什么去寻找,渐渐的,柳淳飞的意识有点模糊,于是他沉沉的睡去了,因为他实在是太疲劳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