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落指尖的爱 滑落指尖的爱 第十六章 找寻

没有姓名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7/[/size][/URL] 今天是丁梦离开的第3天了,也是柳淳飞疲惫的3天。他几乎没有合过眼,他的疲惫状态已经到了极点,他很累,很累。在这3天里,他不知道找过了多少地方,询问过了多少人。这个城市几乎都跑遍了,他联系了自己所有认识的朋友,发动他们一起帮着找,他也找遍了丁梦所有的同事,希望能从她们那里得到丁梦的消息。但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7/


今天是丁梦离开的第3天了,也是柳淳飞疲惫的3天。他几乎没有合过眼,他的疲惫状态已经到了极点,他很累,很累。在这3天里,他不知道找过了多少地方,询问过了多少人。这个城市几乎都跑遍了,他联系了自己所有认识的朋友,发动他们一起帮着找,他也找遍了丁梦所有的同事,希望能从她们那里得到丁梦的消息。但是他所得到的回答都是不知道,不清楚。没人知道丁梦会在哪里,没人知道丁梦的下落。柳淳飞感到自己就要崩溃了。没有了自己心爱的人。找不到丁梦,也不知道丁梦现在怎么样,不知道丁梦的病情恶化没有,不知道丁梦现在在外面有没有人照顾,不知道丁梦能不能坚持下去,更不知道丁梦的健康状态。对于丁梦的一切,都在3天前的那个下午变得消失无踪,对丁梦的记忆,都彻底的定格在3天前的那个下午。


柳淳飞无数次的自责,他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看出丁梦有不想接受治疗的想法,他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守护在丁梦的身边。“现在,要到哪里去找梦梦呢?城市几乎都找遍了。始终没有丁梦的消息,她会去哪里呢?”柳淳飞在心里不只一次的问过自己。柳淳飞感到丁梦不应该是一个人走的,她似乎不能完成自己从医院走出去的可能。那就是说一定有人在帮她,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这么多天,柳淳飞一直都在忙着寻找丁梦,他似乎忘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也就是医院的监控录像。想到这里,柳淳飞恍然大悟,他准备明天一早就到医院,看能不能看到医院的监控录像。正在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柳淳飞拿过手机,是丁梦父母家的电话号码。


“淳飞啊,丁梦来电话了。。。。”丁妈妈在电话那头说道。


柳淳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从沙发上跳起来,激动的问道:


“梦梦在哪里啊!她说什么了没有!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样!她在哪里,我现在就去接她!”


“淳飞,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丁妈妈说道。


“对不起,阿姨,我是太激动了。您继续说,我听着。”柳淳飞回答道。


“小梦是刚才来电话的,她还在电话里骗我说是出差。后来我和她说家里已经知道了她的病情,她就说实话了。她说她现在很好,身体也没什么,只是不想在继续的治疗。想一个人静静,小梦现在已经找到一个幽静的地方,正在那里疗养。淳飞啊,她让我转告你说不要去找她,她想自己一个人。”丁妈妈在电话那头继续的说道。


“梦梦有没有说她在什么地方?”柳淳飞焦急的询问到。


“我们也问了,她没有说。她不告诉我们。”丁妈妈说道。


“那她用什么电话打的?是手机还是座机?”柳淳飞继续的问道。


“是小梦的手机。就说了那么几句,她就挂掉了。都不给我们询问的机会。后来我又打过去,手机在那头已经关机了。看样子是小梦不想让我们找到她。淳飞啊,你知道不知道小梦会到什么地方?你好好的想想。”丁妈妈回答道。


“阿姨,这几天我已经找遍了整个的城市,一直都没有什么消息。我也给梦梦的同事打过电话,她的同事也不是很清楚。我想梦梦从医院里应该不是一个人离开的,我想一定有人帮她的。我打算明天一早就去医院调取监控录像。看能不能有些线索。”柳淳飞说道。


“那好的,淳飞,你有消息就通知我们。我也要想一些亲戚打听一下。”丁妈妈说道。


“好的,阿姨。我这里有什么消息就第一时间告诉您。”柳淳飞回答道。


放下电话的柳淳飞心里很激动,毕竟是有了丁梦的下落。虽然还不知道她的具体地点,但总算是有了一点她的消息。他拿起手机试着拨打丁梦的电话,还是关机。柳淳飞知道丁梦的离开就是要为了避开自己,但是她现在会在哪里?身体的状况真的没有问题吗?按时吃药了没有?因为柳淳飞知道丁梦临走的时候,带走了她在住院时候的全部的药物。


柳淳飞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丁梦离自己并不远。他感觉丁梦就在这个城市,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但是丁梦究竟会在哪里呢?在人海茫茫的都市,丁梦会在什么地方呢?他决定今晚要好好的休息下,明天一早就去医院。经过这几天的劳累,柳淳飞睡得很沉,在睡梦里,他隐约听见丁梦在喊他,梦到丁梦在哭,哭得很伤心。柳淳飞大声的喊着丁梦的名字,猛的惊醒了。他到客厅点了一支烟,慢慢的吸了起来。慢慢的稳定下自己的情绪,让自己感到好受些。


“梦梦,你到底在哪里?为什么要这样的折磨我?不要以为你的逃避就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你难道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吗?你这样,只有会让我更加的心痛。你这样,也是对自己的更加不负责任,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吗?”想着想着,柳淳飞的再次的狂躁,走到阳台的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烟雾弥漫的不仅是柳淳飞的烦闷,还有他对丁梦的牵挂。在丁梦逃避的这段日子里,柳淳飞总是在回忆他们过去的点点滴滴。他甚至都不敢想象,不敢想象以后的日子都没有丁梦。也不敢想象在没有丁梦的日子里自己会怎么样。他更加不敢想象丁梦的身体状况,柳淳飞一直都担心丁梦的病情,担心她的病情进一步的恶化。现在,还好了。他终于知道丁梦身体没有出什么太大的状况,自己也稍稍的放下了心。现在要考虑的就是如何才能找到丁梦。柳淳飞望着黑暗的夜空,在心里默默的祝福,祝福自己心爱的人能平安的回到自己的身边,同时也祈求上天能让他快点的找到丁梦。。。。


第二天在医院上班的时候柳淳飞就来到了3院。他直接来到了医院的保安部,推开保安室的门,柳淳飞说明了来意。但是让他所料不及的是医院有规定,内部的监控录像是不可以给他看的,一定要公安机关出手续才可以。但是要公安机关出手续的话又太繁琐了,正在他感到为难的时候,突然间柳淳飞想道了余丽。柳淳飞直接来到2楼的内科。他直接走进去,余丽正在看报纸,由于是早晨,所以余丽也似乎不是很忙。看见柳淳飞的余丽似乎感到有些意外。


“淳飞?你怎么来了,有事情吗?”余丽问道。


“余丽,我确实有点事情,你能出来下,我们单独的谈谈吗?”柳淳飞问道,由于办公室还有余丽的同事,所以柳淳飞不便直接和余丽说。


“好的,淳飞。我们到外边谈吧。”余丽回答道。


来到了外面的走廊,柳淳飞就和余丽说起了医院的监控录像的事情。


“余丽,有件事情我想请你帮忙。”柳淳飞急切的说道。


“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办到。我一定尽力。”余丽回答道。


“我想让你帮我医院的保安部说一下,我想看下几天前的一段监控录像。”柳淳飞说道。


“监控录像?你看那个做什么,有什么用吗?”余丽问道。


“丁梦在4天前离开的医院。。。。”还没等柳淳飞说完。余丽就问道:


“丁梦?她不是在住院部的501吗?上星期我当班的时候还见过她啊。怎么会呢?”


“是啊,那天她给我留了一封长信,她自己对白血病不抱有什么希望了,又怕拖累我。所以自己偷偷的溜出去了。”柳淳飞就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和余丽说了一遍。


“我现在想的是,丁梦既然是溜出去的。以她的现在身体状况是绝对不肯能自已出去的,所以,我想一定有人在帮她。”柳淳飞顿了顿,继续说道:


“所以,一定是有人帮她一起出去的。我想到了医院的监控录像,但是保安要我去公安局开证明才可以看。但是,余丽你要知道假如真的去开证明,那会是很麻烦的。所以,余丽我想请你帮帮忙,看能不能想什么办法,让我看到那天的录像,我也好找到帮丁梦离开的那个人,我可以通过那个人可以查到丁梦的下落。”柳淳飞几乎用哀求的口气说道。


“是这样,保安部那边我也不熟。不过不要紧,我们科室的小黄和那里的保安很熟,他们经常一起吃饭的。淳飞,你先等下,我去找他一下。”说道这里,余丽回到办公室去了。


大约过了几分钟,余丽带着小黄一起从办公室出来了。由于余丽已经和小黄说明了情况,所以小黄带着柳淳飞直接来到了保安部。小黄和保安部的主任私交很好。听到小黄的话以后,那个主任也不好意思拒绝。所以就帮柳淳飞调取了4天前的监控录像。


在监控录像上,柳淳飞可以看见丁梦从501房间走出去的整个过程,在丁梦身边还有一个女人,但是录像画面不是很清晰,看不到那个女人的脸,柳淳飞注意到她们两人是走楼梯的,并不是坐电梯下来的,她们直接走到住院部的后门,然后就上了一辆出租车。由于离的太远,看不清出租车的牌子。不过柳淳飞能看到这段录像,他已经很高兴了。因为从录像就可以得到自己的证实,丁梦确实不是自己离开的。而是在有人帮助她的情况下离开的。他和医院的保安借了这盘带子马上去刻录了一份。和余丽道别后就回家开始研究起这盘带子。


在看了几遍之后,柳淳飞的心里已经在盘算着如何找到丁梦了。首先,可以肯定的是丁梦乘坐的出租车一定是经常在医院门口停靠的,因为柳淳飞以前听朋友也说过,出租车的摆放并不是随便的,是有行规的。就是要在经常的摆放地交一定数目的钱,所以,她们乘坐的那部出租车一定是经常在医院门口揽客的,一定能找到的。其二,能和协助丁梦离开医院的一定是丁梦的好朋友,虽然监控录像不是很清晰,看不清此人的脸,但是这张脸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也就是说,这个人柳淳飞应该在哪里见过。有了以上2点的分析,柳淳飞感觉自己要找到丁梦似乎应该没有问题。于是他点燃了一支烟,在沙发上仔细的考虑自己下一步的计划。


“既然这个把丁梦带出医院的女人是丁梦的朋友,那么我似乎应该见过的。因为丁梦的社交圈子很小,就是学校的那几个人,还有几个朋友和同事,基本上柳淳飞都认识的。柳淳飞盯着录像中的画面,目不转睛的看了几分钟。看着这张似曾相识的脸,突然,在脑海中他想道了一个人-----夏琬霜!对了,一定是她!由于柳淳飞跟夏琬霜认识的时间也不断,再加上她跟丁梦是好朋友。所以基本可以肯定,和丁梦离开医院的那个女人就是夏琬霜。但是,夏琬霜的联系电话柳淳飞并没有,他只是听丁梦跟他提起过她只是在本市的一家银行工作。但具体是哪家银行就不太清楚了。能看出这个人是夏琬霜,柳淳飞的心里已经很激动了。至于找到夏琬霜,在柳淳飞的心里感觉似乎并不是一件很难办的事情。因为柳淳飞也知道,就凭他今天在这个城市的社交能力,找到一个人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于是,他连续给几个朋友拨打了电话。和他们说了这个情况。让他们帮他寻找在本市银行工作的叫夏琬霜的女人。


大概过了3个小时以后,柳淳飞接到其中一个朋友的电话,电话那头告诉柳淳飞说已经找到一个叫夏琬霜的女人,她就在本市的一个建行上班,而且现在就在当班中。于是柳淳飞问了那个朋友具体的地点,然手他开车朝哪家建行飞奔而去。刚来到那家建行的时候,柳淳飞一眼就看出来在营业厅里面的夏琬霜,于是他径直走过去:


“夏琬霜!”柳淳飞对着正在工作的夏琬霜喊道。夏琬霜听到有人叫她,于是抬起头,看见竟然是柳淳飞。她心里愣了一下:


“柳淳飞怎么会找到这里来?难道他知道是我帮丁梦离开医院的吗?”于是夏琬霜在疑惑的情况走到了正在营业大厅的柳淳飞面前:


“淳飞学长,今天这么有空啊?找我有什么事吗?”夏琬霜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发颤。似乎掩饰不住内心的一丝恐慌。


“琬霜,我来主要是想问你一下,丁梦应该是你带离医院的吧?”柳淳飞用坚定的语气说道,他已经确认夏琬霜就是把丁梦带离医院的那个人。似乎也不容夏琬霜有反驳的机会,也不给夏琬霜一点辩解的时间。正在夏琬霜想着如何回答柳淳飞的时候,柳淳飞又继续说道:


“琬霜,你应该知道丁梦现在的身体状况非常差,她这次偷偷的离开医院,就是不想拖累我。而且怕我看见她的样子伤心难过。但是你要知道,我是多么的爱她,在我的生命不能没有她。所以我一定要找到她。再说她现在的病并不是无法治愈的,只要能找到合适的可以配对的骨髓移植,还是可以挽救她的生命的。但是在这之前,她必需接受在医院里的一系列治疗。只有这样才可以暂时控制住她的病情。现在的情况是,她已经离开医院,就无法再接受具体的治疗,在这种情况下她的病情会加速加重。这对丁梦来说是很危险的。我想,你做为她的朋友,也不希望她这样吧?”


夏琬霜一直沉默了很久。她的心里很矛盾,因为她答应丁梦,不把她的行踪告诉任何人。但是现在她面对着柳淳飞,又听了柳淳飞一番充满深情的话语。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在夏琬霜犹豫不决的时候,柳淳飞似乎看出夏琬霜的心思。于是他继续对夏琬霜说:


“琬霜,我知道你是丁梦最好的朋友,丁梦这次离开医院,就是一定不想让我找到她。而且她也一定跟你说了,不要泄露她的行踪。现在我来找你,就是请你告诉我她具体在什么地方。我知道,这让你很为难,但是琬霜你要知道,丁梦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很差了,她现在要做的是,就是马上回医院接受治疗。我知道丁梦是怎样的想法,她以为自己的病现在治不了了,现在在医院治疗对她来说只是一种折磨。似乎只是毫无意义的拖延时间。而且丁梦也不敢想象,在我失去她之后的痛苦,所以她选择了逃避,但是你要知道,她不在我身边,比她这样子逃避我更让我难过。首先,她的病情并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只要能找到合适的骨髓,是可以完全治愈的。其次,她也不了解我现在内心的悲伤,我只希望能够找到她,让她继续接受治疗,可以让我陪在她身边,鼓励她努力战胜病魔。只有她彻底的治愈,才会变成一个健康的人。琬霜,难道做为丁梦朋友的你,不也是这样想的吗?不也是期盼她能彻底治愈回复健康吗?”听到柳淳飞的一番真诚的表白,夏琬霜也忍耐不住了。于是她对柳淳飞说:


“淳飞学长,我也不想这样的。只是感觉丁梦非常的可怜,现在的化疗治疗,把她搞的非常憔悴,我也不忍心看她这样。于是就帮她从医院里离开。但是学长今天跟我说的话,使我感觉自己做错了。我现在就领你去找丁梦。”说完之后,夏琬霜向银行主任请了假。并和柳淳飞一起开车去往那个小镇。


在车开往那个小镇的路上,大家都没有说什么话。柳淳飞心里想的是,马上就可以见到丁梦了,丁梦又可以回到医院接受治疗,这样她就有希望康复。而且悬在心头多日的石头的终于放下了。所以他很激动。他希望车子可以开快点,可以早一点到丁梦的身边。然而夏琬霜想的却不是这样,她也希望可以得到良好的治疗,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她辜负了丁梦的信任。她真不知道等一会儿见到丁梦的时候该如何去跟她解释这件事情。柳淳飞车开的很快,大概只有30分钟左右就来了这座小镇。在夏琬霜的指引下,他直接停靠在那栋2层小楼的前面。


下车之后夏琬霜和柳淳飞快步的走上楼:


“丁梦,丁梦。。。。。。”夏琬霜一边喊着丁梦一边走上楼,然而听不到丁梦的回答。柳淳飞加快脚步跑到夏琬霜的前面。等他推开房门的时候,发现丁梦已经倒在地上:


“梦梦,梦梦。。。。。”柳淳飞把丁梦抱在怀里,急切的呼喊着丁梦。然而丁梦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双目紧闭,脸色惨白。似乎没有一点的声息。柳淳飞连忙抱起丁梦飞快的朝楼下跑。夏琬霜也着急的跟在后面,到了车里,柳淳飞以最快的速度向市区开去。60公里的路程,并不算远,但是柳淳飞感觉好漫长,车速已经开到最快了。似乎还没有要到达3院的意思。柳淳飞已经把油门踩到最低,他的车像咆哮的狂狮一样在公路上飞奔。到了市区,柳淳飞不知道自己闯了多少个红灯,只是一路的按下喇叭,最后在3院门前停了下来。


“医生,医生。。。。”柳淳飞抱着丁梦在医院大堂喊道。由于夏琬霜提前通知了医院的医生,像他们通报了丁梦了病情,所以医生们早已在抢救室等候。听到柳淳飞大声喊叫,护士们直接跑出来,用推车把丁梦直接推进了抢救室。这已经是丁梦第二次被推进抢救室了,第一次是在海南的时候。这也是柳淳飞第二次焦急的守候在抢救室门外。他不停的在医院走廊里来回的走,紧张的心情似乎都弥漫了周边的空气,夏琬霜看见柳淳飞这样子,于是就向他走过去说道:


“淳飞学长,你先不要着急了。估计丁梦不会有问题的,你先冷静下,好吗?”


听到夏琬霜的劝告,柳淳飞感觉这样也不行,现在自己需要的应该是冷静,因为还不知道丁梦到底是怎么样。等下还要和医生探讨丁梦的救治问题。于是他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同时,他也拨打了丁梦父母的电话。


“阿姨,我是淳飞。梦梦已经找到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柳淳飞说道。


“在哪家医院啊!我们立即赶过去!”丁妈妈急切的问道。


“就在3院,你们来吧。”柳淳飞回答道。


大约过了10分钟,丁梦的父母赶到了。看见柳淳飞,丁妈妈就直接问了丁梦的病情。


“小梦怎么样了,淳飞?”


“现在还在抢救,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昏倒了。您先不要着急,医生正在抢救。”柳淳飞回答到。


随后柳淳飞又把如何找到丁梦的过程和丁梦的父母说了一边,正在大家在焦急的等候的时候,丁梦被护士推了出来。


“医生,她怎么样?”大家都急切的问道医生。


“你们先别急,病人现在已经稳定了,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只是病人需要好好的休息。”医生说道。


听医生这样说,柳淳飞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依旧是501房间,过了一会儿,丁梦渐渐的苏醒了过来。她微微的张开眼,首先看到的就是柳淳飞。


“淳飞,你怎么在这里?这是哪里?”丁梦的声音很虚弱。


“梦梦,你现在不要说太多的话,好好休息吧,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的。”柳淳飞关切的说道。


丁梦继续看了下四周,原来这是她熟悉的501号房间,在这里的还有爸爸,妈妈,还有夏琬霜。她似乎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丁梦的头还有点眩晕,她又再次的昏睡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丁梦再次的醒来,依然看见柳淳飞守在自己的身边。爸爸,妈妈也在一旁坐着。她看了柳淳飞,似乎这几天柳淳飞突然的憔悴了很多,眼睛也是通红的。丁梦知道自己的做法一定让柳淳飞很伤心,她想向柳淳飞解释的时候,柳淳飞似乎看出她的想法。让她什么都不要说,就那样的拉着丁梦的手,紧紧的握着。生怕丁梦再次从自己的身边走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