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落指尖的爱 滑落指尖的爱 第十五章 逃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7/


柳淳飞连忙把信拆开。信笺上丁梦秀丽的字迹映入眼帘。


“淳飞,我的爱。刚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不要在为我牵挂了。我知道自己是什么病,恐怕是治不好了的。原谅我不能陪你走完这辈子,原谅我一个人的逃离。因为我是如此的爱你,因为爱你,所以我选择离开,因为爱你,所以我选择逃离。”


“淳飞,我的爱,其实想给你写这封信已经好久了。从我得上白血病的那天就想写了,从我们一起去海南旅游我就想写了,从前些天化疗的时候就想写了。但我一直都没有勇气写给你,我很怕,怕会失去你。我很累,累的心,因为我是那么爱你。因为我怕我的世界没有你。”


“淳飞,我的爱,知道吗?我还在大学的时候就一直梦想能有个白马王子的出现,我真的很幸运,能遇到你。感谢上天能让我遇到你,感谢上天把你带到我的身边,让我从此知道了爱,让我如此的幸福。淳飞,谢谢你陪我这么久。谢谢你让我了解真爱,谢谢你为我付出的那么多。但是现在,我必须离你而去了,原谅我,我没有信守那个承诺,我没有实现自己的誓言。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淳飞,不要恨我,也不要来找我,让我一个人静静的走吧。”


“淳飞,我的爱,我们相恋的时间虽然不长。但确是永恒的爱,因为这爱很纯洁,自从第一次看见你,就被你深深的吸引。被你潇洒的气质和俊朗的外形所吸引。呵呵,那时候真的很无忧,也很快乐,什么都不想,爱上你之后,我觉得我是最幸福的女孩,能被你那么细心的呵护。你是那么的疼爱我,你是那么的纵容我。记得有次我们一起去看电影,电影散场的时候我要你学着电影主人公的样子,背着我爬一段很长的楼梯。你竟然答应了。还带我去找了最长的一段楼梯,就那样的背着我,走了好久,好久。我在你的身后把身体紧紧的贴在你的身上,在那一刻,我就告诉我自己,你是我的最爱。我会一辈子好好爱你的,我要和你一起相伴到老。”


“淳飞,我的爱,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很短暂。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当你告诉我在我毕业后就要娶我的时候,你知道吗?你知道我有多开心。我终于要和我爱的人厮守一生了。我总是在幻想,幻想我们将来在一起的日子,我也可以为你生一个健康的宝宝。我们全家会永远幸福快乐的。淳飞你知道吗?每天我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无论在大学的我,还是工作以后的我都是一样。我知道你工作很忙,我从不主动给你打电话,总是怕影响到你的工作,然而你却抽出更多的时间来陪我,这让我很感动,不能说是感动,应该是感激才对。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却被你那么温柔的呵护,却让你对我倾注你全部的爱。我想我一定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孩子。一定是我前世夙愿吧,让我在今生能遇到你。遇到你是我今生最大的福气,真的,原来大学的同学一直都很羡慕我的。还记得吗?你第一次约我出去的时候,我还是叫夏琬霜和你一起去的,呵呵,现在想起来还真有点后怕啊。我险些就和我的爱人擦肩而过了。幸亏,我后来又努力的把你找到了,我想,这就是缘分吧,是缘分安排我们在今生的相遇,相知,相恋。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还是你过于的疼爱我了。我为你的爱而忘情,我为你的爱而幸福。但是这一切似乎太短暂了,我开始祈求上天,让这美好经历的久一些。但是,事实就是那么无情。我被检查出来有了白血病,我知道这种病,也知道重病是很难治愈的。我曾经想过要逃避,曾经想道离开你,好可以让你减轻对我的痛,但是,我实在是太爱你了。我也舍不得离开你。那次的海南之旅,我就是想在我身体好的状态下陪你远足一次,不想让自己留下任何的遗憾。想和你尽可能的留下我们的影像,为我尽可能的留下你的记忆。只是一点点的回忆,有回忆就足够了,因为我知道,我是不能陪你走一生了,就让我用你和我的影像来铭记我的岁月吧,就让我用拟合我的回忆来祭奠我的梦幻吧。”


“淳飞,我的爱。这次我们从海南回来,我就立刻的投入了治疗。每天的病痛折磨这我,但这都没有什么,因为我爱你,我只想为你而活。再多的苦,再多的痛。我也不怕。为了你和我,我怎样都坚持。但是都过了这么久了,我的病情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我很怕,很怕。。。。我知道自己没有多少天了,我只想把最好的印象留给你,不想让你看到憔悴的我,没有一点声息的我。所以我下午的时候故意对你吵闹,故意的惹你生气。想你不再理我。知道吗?淳飞,下午对你说的那些话,就像是在用刀子剜我的心啊。对不起,淳飞。真的对不起。我爱你,真的很爱你。原谅我吧,原谅我对你说得话,原谅我对你逃避。”


“淳飞,我的爱,你不必来找我了,你也不会找到我的。把我忘了吧,再找个值得你爱的女孩,和她一起厮守,一生一世的相拥。对不起,淳飞,我没有实现我的誓言,不能陪你一生一世了。但愿你会找到自己的最爱,我也会在另个世界为你祝福的,再见了,淳飞,再见了,我的爱。”


柳淳飞看到这里呆住了很久,猛然,他脱开门飞跑出去。他一遍一遍的拨打丁梦的电话,天啊,一直都是关机的。来到停车场,开车发疯般的在各个街道上寻找丁梦。但是人海茫茫,去那里寻找呢?


“梦梦会去哪里呢?我才离开了几个小时,她会去哪里呢?”柳淳飞也感到很奇怪。不是很长的时间,会到哪里呢?客运站,火车站自己都找遍了,始终都看不见梦梦的身影。难道梦梦回家了?于是柳淳飞先是来到了丁梦的父母家。他没有敢和丁梦的父母说丁梦的病情,只是说丁梦的手机关机了,找不到她,看是不是在家里。但是从柳淳飞慌张的神色里丁梦的父母看出了不对的地方,在他们的连续追问下,柳淳飞不得已的说出了实情。丁妈妈当场就昏了过去。在柳淳飞和丁爸爸的呼喊声中丁妈妈逐渐的苏醒了过来。


“我苦命的女儿啊,你在哪里啊,女儿啊。”丁妈妈大声的哭泣道。


“阿姨,您先别着急。我们大家先静下心来,想想梦梦到底会去哪里?”柳淳飞安慰的说道,他知道,现在大家的心情都很烦闷,冷静,这个时候需要的就是冷静。如果连自己都控制不了情绪,那将是很麻烦的。


听到柳淳飞这样说,丁妈妈安静了下。仔细的想着丁梦可能去的地方。正在这个时候,丁爸爸说话了:


“这样吧,我们现在先给所有的亲属打电话,看看小梦会不会在他们那里。”说完丁爸爸拿起身边的电话给亲友们打了过去。经过一圈的询问,亲友们都没有丁梦的消息。这下,丁爸爸也着急了。因为丁梦的身体状况很差,又是一个人走的。大家的都很担心她会出什么事情。但是按照丁梦的性格,即使出走是为了不让柳淳飞痛苦,但是也要给家里来个电话的啊。难道是她已经预计了柳淳飞会去家里找她,而故意不和家里说的?可能今晚或许是明天丁梦应该会和家里联系的,想到这里,丁爸爸对柳淳飞说道:


“淳飞啊,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们老两口再好好的想想,你也别太着急。等我们有了小梦的消息马上就通知你。”


“伯父,您不知道梦梦的身体,她现在是一刻也不能少了人照顾的。我现在又不再她身边,真不知道她会怎么样。”柳淳飞伤心的说道。


“好了,现在着急也没有什么用,主要的是好好的想想,小梦会在什么地方。”丁爸爸说道。


“那好吧,我再去找找,阿姨和伯父也在想想她会去什么地方,我先走了。”


柳淳飞在离开丁梦家的时候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了心头。他真的害怕就这么的永远的失去丁梦,他不知道在没有丁梦的日子里,他该怎样的度过。这已经是第二次在寻找丁梦了,第一次是丁梦大学的时候,那次有了矛盾。结果在学校的图书馆找到了她,这次呢?还会那么的幸运吗?柳淳飞想道这里,就开车来到了学校。


一样的场景,一样的夜色,但这次却没有丁梦的身影。柳淳飞在图书馆的草坪上坐了下来,点燃一支烟。同样是在回忆着当初刚认识丁梦的那一幕。那一幕在柳淳飞的脑海里重又演绎着。。。。


“你好,这里禁止践踏草坪。”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重新回忆一下我的大学时光。”


“咦,你也是在这儿毕业的?那你是学长咯?”


“哦,是啊,我已经毕业6年了。今天偶尔经过这里就进来看一看。”


“这样啊,那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我是学计算机专业的,”


“这么巧,我也是学计算机专业的,我是2000年的新生,你好!学长。我叫丁梦,丁是2笔丁,梦是梦幻的梦。”


“我叫柳淳飞,柳是柳淳飞的柳,淳是柳淳飞的淳,飞是柳淳飞的飞”


“学长,你真是幽默,哪里有你这样自我介绍的。”


“不好意思学长,我还有课,要赶去上课了,认识你很高兴,再见了!”


“好的,再见!”


只是这时,这些都已经变成了回忆。变成了无尽的相思回忆。现在的丁梦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她的病情加重没有。柳淳飞的心里就要崩溃了,他受不了这种痛苦,更接受不了丁梦不在身边的现实。柳淳飞继续的开着车,在他熟悉的城市里继续寻找着丁梦。


那么,丁梦究竟是去了哪里了呢?原来丁梦自从知道自己得了白血病之后,就一直想离开柳淳飞了。一个是她不想拖累柳淳飞,再就是她实在不愿意看到柳淳飞为自己心碎,难过。丁梦知道自己的病很难治愈,她不想把这样的痛苦留给柳淳飞,她知道柳淳飞深爱着自己,但她实在是不愿想象柳淳飞再失去自己的悲伤场面,所以,从那时候起,她就想悄悄的离开柳淳飞了。消失掉,就像柳淳飞的生命里重来没有出现过丁梦一样。


上次从海南回来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却没有什么太大的起效。而且医院方面的骨髓移植的配对也不是很顺利,都是很难。所以,丁梦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她就决定了要离开柳淳飞,以免他以后会受不了丁梦死亡的打击。然而,丁梦一直都在医院里,而且身体不是很好,要想自己独自的离开那是基本不太可能的。所以,丁梦一定要找个帮手,来帮她离开医院。思来想去,丁梦想道了大学的好友夏琬霜。于是就在前几天的一个下午,丁梦拨通了夏琬霜的电话:


“琬霜吗?是我,我是丁梦啊。”


“啊?是丁梦啊,今天这么有空,想起老同学了啊?”夏琬霜在电话那头调侃道。


“琬霜,我有件事情和你商量下,你一要帮我。”丁梦说道。


夏琬霜似乎意识到丁梦要跟她说的事情的严重性,于是她问道: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丁梦?假如我能帮你的话我一定帮你。”


“琬霜,我得了白血病。。。。。。”


还没等丁梦说完,夏琬霜几乎在电话那头喊道:


“丁梦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得了白血病,琬霜。”丁梦在电话这边平静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你身体一向都很好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淳飞学长知道吗?他是怎么说的?”夏琬霜着急的问道。


“淳飞当然知道这件事情。我大概是在3个月前有一次感冒发烧验血的时候发现的。现在正在3院接受治疗。琬霜,我有件事想求你。”丁梦说道。


“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帮你,你说吧。”夏琬霜说道。


“就是。。。。我想离开医院,不想接受治疗。而且我也不想让淳飞知道。我想让你帮我。”丁梦继续说。


“可是,可是到底为什么呢?你现在正在接受治疗,为什么要这样做?”夏琬霜不知道丁梦想做什么。


“琬霜,白血病这种病很难医治。只有彻底的进行骨髓配对移植才可能治愈。但是现在医院方面基本寻找不到这种可以配对的骨髓。所以说我现在的唯一治疗方法就是做化疗和一些药物辅助。但是这些只是对我生命延续的一种帮助。几乎是起不了什么作用。所以说,最后的结果我还是会死掉的。”丁梦出奇平静的说道。她似乎在讲述的不是自己。而是另外一个人的故事。


“丁梦,你不可以放弃治疗的,只要有一线希望,你就要坚持。就算是为了柳淳飞,为你的家人,你都要坚持。”夏琬霜鼓励丁梦说道。


“琬霜,你没听懂我的意思。现在不是我不坚持,只是我这种病是早晚的事,与其长时间的拖累家人和淳飞,还不如早一点结束这一切。我不想让淳飞再为我操心。也不想在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使淳飞更加的悲伤。所以我想离开,离开医院,到一个淳飞找不到我的地方。这样淳飞虽然也会伤心,但只是一时的。总比将来到了那天会好些。所以,琬霜,你一定要帮我,就算我求你了。”丁梦用几乎哀求的口吻对夏琬霜说。


“丁梦,你。。。。。这样做好像不好吧?你会很伤柳淳飞的心的。他既然那么爱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他?还是在医院接受治疗吧。或许会有康复的一天。”夏琬霜安慰丁梦说。


“琬霜,这种病的康复几乎是零。我在医院的每一天就会拖累淳飞一天,辛苦一天。看着他现在明显已经瘦了很多,每天还要为我操心,奔波。我实在不忍心看见他这样辛苦。再者说,我等于是被宣判了死亡。只是时间早晚问题。我不想淳飞为我再为我受更大的伤害。所以我决定,请你务必帮我。”丁梦说的很坚决。似乎不容夏琬霜有回绝的余地。


“丁梦,你真的考虑好了吗?那你父母呢?他们怎么办?你考虑过这些问题吗?”夏琬霜问道。


“父母那边我会跟他们讲的。只是我要找个适当的时间。”丁梦说道。


“那丁梦,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你想让我怎样帮你?”夏琬霜知道丁梦既然做了决定,再多说什么也没用。也只有帮她了。


“很简单,只要3天以后你等我电话,到时候我再告诉你。好了,先这样,我要挂电话了,淳飞就要过来了。”


挂掉电话的夏琬霜想了很久。她要不要帮丁梦这个忙。因为现在的夏琬霜考虑的是,一旦挡住丁梦离开医院,使丁梦没有了正常的治疗。那么她自己以后将如何面对丁梦的父母和柳淳飞。但她转念又一想,丁梦说的话也不无道理,长痛不如短痛。自己又和丁梦是多年的同窗好友。于是,她最终决定要帮助丁梦。


3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夏琬霜似乎也随着这3天时间变得有些紧张。约定的时间到了,丁梦给夏琬霜打了电话:


“琬霜,你现在在哪里?”丁梦问道。


“我现在在单位里。”夏琬霜回答道。


“琬霜,你现在快点到3院来接我,我现在在住院部的501.淳飞他刚刚走,你快点过来。”挂上电话的夏琬霜来不及向领导请假,就直接朝门外走去。正好有部出租车停在门口。夏琬霜飞快的钻进车里,让司机直奔医院而去。夏琬霜来到医院后,直接就向住院部走去。到了501室的时候,丁梦已经在那里等她了。当夏琬霜看见丁梦的时候,发现她明显憔悴了很多,她的脸色很是苍白。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发现丁梦以前飘逸浓密的那头秀发,现在几乎已经差不多都掉了一半。看着丁梦这个样子,夏琬霜的心里感到深深的难过。她快步的走到丁梦的面前,拉着丁梦的手说:


“丁梦,怎么你的身体会变得如此差?上次我们在咖啡厅见面的时候才多长时间啊,现在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变化?难道白血病真的这么折磨人吗?”


丁梦对这夏琬霜笑了一下,随即说道:


“琬霜,你看到我这个样子了吧,这个就是现在真实的我。在电话跟你说的确实就是这样。我既然已经被宣判了死亡,只是日期的早晚而已。你说,面对这样一个情况,一个知道自己迟早都要死的人,还有什么理由给爱我的人增加那么多的烦恼和痛苦。所以我决定要逃离。谢谢你,琬霜,你终于赶来了。”


“丁梦,你真的就这么走了吗?你也不和柳淳飞说一下,就这样走他会怎么想?他能受得了吗?”夏琬霜替柳淳飞担心。


“我已经给他留了一封信,信里面都说了我想说的话,我不想让他这么痛苦。不想他为我再操劳,我只能这么做。琬霜,不说那么多了,你帮我收拾下东西,我们现在就走。”丁梦把要随身带的东西都收拾好,然后和夏琬霜快速的走下楼。到了大门口,她们拦了辆车,直接消失在这座曾经让丁梦爱过,曾经恨过。曾经付出全部感情而今要逃离的这座熟悉的城市。


出租车一路狂奔,到了离市区大概有60公里的一个小镇。这是丁梦特意嘱托夏琬霜帮她找的一个隐秘的村镇。这个小村镇曾经是夏琬霜童年生活的地瓜,她从小就在这里长大。所以夏琬霜对这里很熟悉。在前次和丁梦通话当中,当丁梦和她说帮她找一个偏僻的地方的时候,夏琬霜首先就想道了这里。出租车在小镇路边的一座2层小楼停了下来。夏琬霜和丁梦走下车。夏琬霜对丁梦说:


“丁梦,你看这里怎么样?这个2层的楼房是我外婆活着的时候居住的,去年她去世了,这里就再也没有人来过,这房子的后面是一座水塘。村里人水塘里养鱼,周围还有菜地。平时这很少有人来的,环境也挺好的。只是房间需要收拾一下,等下我来帮你打扫,这样你就可以住在这里了。”


“谢谢你琬霜,这地方很好,我很喜欢。”丁梦对夏琬霜说。


“都是好同学,还是好朋友,谢什么谢。我只是不知道,我这样子做是在帮你还是害你。”夏琬霜用很是无奈的语气对丁梦说。


“丁梦,这里环境还是挺好的,空气也很新鲜。有时间的话你还可以到附近的小树林去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可能对你的病情还有所帮助。”夏琬霜说。


“琬霜,真是太麻烦你了,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谁可以这样子帮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两人一起到房间打扫起来,由于丁梦的身体不是很好。夏琬霜一个人把里里外外收拾的干干净净。丁梦看着这栋2层小楼房。她知道自己要在这里度过最后的日子。趁夏琬霜出去买日用品的时候,丁梦站在2楼的阳台上,向市区的方向眺望,他也知道此刻的柳淳飞一定在焦急的寻找她,但是她不能再回去,只是为了能让柳淳飞彻底的忘记自己。丁梦在心里在默默的说:淳飞,对不起,我选择了逃避,我选择了离开,我的离开是为了让你不再受更多的痛苦,希望你能理解我。忘记我吧淳飞。忘了我们之间。我会祝福你的,即使在另外一个世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