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岛主飞刀从军记——海军新兵蛋子的日子

序言;放暑假在家,因为嫌外面天太热,除了要去市场买菜不得不出去外,白天我一般呆在房子里,只有吃过晚饭才和老公一起出外散步,有时也会叫上几个朋友,炒上几道小菜,扛个几桶啤酒,开着小车到市区的天马山上,在路灯下,然后又把车载音响打开,边看夜景边喝酒边聊天。这不昨晚就是。我和老公直喝到一点多才回到家里。真是有点困觉哈,这不中午吃过午餐后,我就想回房间想好好补个觉。可刚要入睡时,又突然地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迷迷糊糊中,我接起电话,还没等我开口,电话那头就传来战友小芳的声音:

“小冰,你要去吗?”

“我要去?去哪?我记得我没说要去哪嘛”

“啊,我晕,你不知道吗?”

“TNND,我知道啥啦又?莫明其妙嘛”

“嘿嘿,就是今年的八一战友聚会嘛!”

“战友聚会?真的假的?在哪聚?”(这几年每次都有人提议想搞个大型的战友重返老部队聚会活动,可每次也只是说的热闹,到最后也都是不了了之了!这也难怪,毕竟,大家上班时间不同,又各自都有了家庭哈,想在指定的时间里聚齐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哎,这次当然是真的啦,你没看战友QQ群公告吗?”

“公告?晕不死你,我放假在家快半个月了,明知我家没有网络,我到哪上网,到哪看公告嘛?”

“嘿嘿,我以为你还在学校值班呢”

“切,你真把我当工作狂了啊,别人都放假了,凭啥我还得天天在学校值班?再说我要是真的还在学校,哪天我不都会上群里报到下?”

“我说呢,最近群里啥没有在网上看到‘将军’的飞刀呢?战友们也都在问你这个‘将军’会不会去呢?甚至有不少战友都说只要‘将军’去,他(她)们也去呢!哈哈,看来,你这个‘将军’在战友们心中的份量还真是OK哈”、、、、、、

就这样,从小芳的电话中得知:今年的八一建军节,有几个广东籍的90年老兵想组织全体退伍老兵集体回老部队聚会活动。说实话,从退伍至今,我不知有多少次在梦里梦到了自己又回到了部队,回到了和战友们一起摸打滚爬,一起唱那首军歌:“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感到后悔、、、、、、”。特别是三年前又和战友们在网络(QQ群)上重聚,想返回老部队看看的心情更是与日俱增。这也许只要当过兵的人都不会忘记那同吃一锅饭,同扛一根枪的特殊经历吧。至少,我没有忘记,也不会忘记(也许有人会说我恋旧,但事实上这么多年来,每次出去和朋友K歌,我唱的最多的还是军歌。),因为它们是那么地刻骨铭心,那么地让我魂牵梦绕!

(一)

说起来,我的从军路是完会出乎我意外的事。1993年,我高考时因为以几分之差和大校校园擦肩而过。和大多数父母一样,他们也希望我来年再考一次,可我好象早已失去了来年再考的激情,于是执意不肯再去补习,而是有了去国外劳务必出口的想法,(我姨父当时是我市外经委主任,一直和新加坡有业务来往,在得知我高考落榜后,又从我父母那得知我想去国外地人劳务出口的要想法,答应尽快帮我办好手续,只是在这之前我必须先去学点服装缝纫技术。)父母见我态度那么坚决,也不再勉强。这样没几天,我就来到了我师傅的服装店当学徒。

(二)

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地到了十一月份,直到有一天中午,我还在店里做工,突然接到我妈打过来的电话:“冰儿,你快点,先别干活了,赶紧洗漱下换好干净的衣服到路口等我,我马上用车过去接你去到部队医院体检。”不到半个小时,我妈真的坐了辆挂着军牌的吉普车到原定的路口来接我。后来坐上车才知,原来这几个月来,虽然表面上他们并没说啥,因为知道我一直有从军的愿望,也因为他们舍不得我一人到漂泊国外打工受苦,他们就私下到处找关系,(他们去替我报名时都受到拒绝)也许是我命好,活该有贵人相助,当时我哥在和他那帮同学玩耍聊天时,无意中说到我的情况,所谓的言者无意,听者有心,其中一哥们带过去的一女同学的父亲刚好是我们市军分区司令,那天回去后,她就请他父亲帮我直接到市里报了个名。也因此连我们县都不知还有我这个人报名参军,直到体检那天才发觉我没到场,于是军分区司令打电话找到我哥,后又特意派司机开车载着我妈到店里接我。就这样,体检,政审,一切都很顺利,到12月初,我也顺利地领到新军装,上蓝下蓝的海军军装(后来到部队后才知那叫冬作训服)。临走那天,一大早,我父母就送我到军分区集合,在领到军被、军用背包带、军葫和两双解放鞋后,在办公室听接兵干部教我们打个简易被包后。我和另外两个女孩就各自己背着背包,被他们用军车送到车站。在车站,也许是因为我们都是女孩,另外两个女孩和三方的父母都眼含泪花,只有我始终微笑着。因为那年我所以的那部队共在我省招收五个女兵,除我们三个以外,还有两个在几百公里外的另一市,所以按时划,接兵干部先把我们三个接到另一市住一夜,第二天再一起到厦门港口和其他几百名男兵一起乘船去部队。所谓的物以希稀为贵,我们五个女兵被安排在二等仓和接兵干部队住在一起,而男兵们却没那么幸运,他们只能住在四等仓。虽然我们坐的是豪华客轮,但一路上还是严重地晕船呕吐,因为怕晕船,我除了喝点水,根本不敢多吃东西,有时实在忍不住才吃点快餐面,可没过多久,最后不是吐的一塌糊涂,最后因为没有进食,吐出来的只有黄水而已!(心想,这下惨了,以后要是都在海上当兵,那我还啥过呢?)

这样,经过五十个小时(因为是晚上,找码头花了两小时)的滇跋,第三天的晚上十点多钟我们终于到达了预定的港口,我们七个(加上接班干部和接兵班长两。)也被一解放大卡拉到了一个大院里。因为到达部队时早已过了熄灯时间,只有一个带着一粗三细的女兵(后来的新兵一班班长,91年兵)接待我们,并把我们安排在一间有着十几个床铺(上下铺)大房间里。不知是因为部队规矩如此,还是女兵班长想给我们下马威?那个女兵始终板着脸,既不叫我们去洗漱,也不会问长问长,只是简明扼要地说了声:打开背名,赶紧睡觉,不许说话,明早听号声和哨声起床。也许是因为这几天在船上没好好合眼,我们五个小女兵也都很快地进入了梦乡,在部队的第一晚就这样度过了。

除了我们五个外,还有其他几省的女兵还没有到达。这样在她们没到达的那几天,班长除了带着我们几个到军人服务社购买日用品外,就是打扫卫生,当然还有给我们讲部队的条例和规矩,最主要的当然就是要懂得尊重老兵,如见了老兵要说班长好,吃饭、洗漱时要先让老兵等等。就这样过了几天,陆陆续续地,来自山西的、河北的、四川的新兵也都先后到达部队。最后到达的是当地的十个新兵(包括几个特招兵)。

(三)

我们正式的训练是在一月份才开始的,那一天站里开了军人大会,部署了新兵入伍阶段的训练,并且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晚上还举行了会餐。

第二天,我们正式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军训生活。我们那批兵共有四十个,被分成四个班。两个女兵连各抽调两名老兵(四个班长全是91年兵,两个浙江的,两个福建的)担任我们班长,而排长则是个带着学员牌的女军官(后来才得知她来自河北)。和男兵不同,我们女兵只在部队大院内训练。也许训练强度没有男兵高,但对于我们这些娇气的女孩子来说(众所周知,但凡能去当女兵的,可以说家庭条件都不会太差,平时在家哪个不是父母的眼中的宝贝呢?),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训练第一天就是站军姿,虽说只有短短的二十分钟,可没过多久,就先后有几个女兵晕倒在地。此后一连几天,都是站军资,从每次站二十分钟到两个小时。因为班长说军姿(立正)说立是所有队列动作的基础,军人作风的标尺。说实话,立正看似简单,其实不然,随着班长一声全体都有了“立正”,我们这四十多个女兵就得像一根根柱子样的立在大太阳底下,一动也不能动,(就是有虫子掉在脖子上也不能动)没几分钟,那汗就一身一身的流,到最后连武装带都会湿掉,几个班长还都在队伍中穿行,口中念着“立正”的要领:两脚跟靠拢并齐,两脚尖向外分开约60度,两腿夹紧,小腹微收,自然挺胸,两肩微向后张,身体微向前倾,两臂自然下垂,四指并拢,中指贴于裤缝线,拇指贴于食指第二节,头要正,颈要直,口要闭,下额微收,两眼平视前方。很细心的给每个人纠正动作。到最后整个人就彻底僵了,没有一丁点的知觉,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意识:时间你快点走!那感觉好象整个人就和操场融为一体了,就是我就是雕塑。(我也从未倒过。)就这样盼来了班长的“还有10分钟”、“还有5分钟”、“还有1分钟”、“时间到!休息”。那一声“休息”,仿佛就是从天堂来的声音,感觉就象是当年日本投降,象志愿军攻克汉城一样。可是终于可以休息了,而我们也成了雕塑,只能一点点的动,腿都迈不出。

在剩下的队列训练中,我们又依次训练了四面转法、三大步伐等科目,感觉其中最难的还是踢正步。尤其是分解动作。随着班长的一声“分解动作,1!”的口令,开始艰难的举腿工程。举着一条腿,感觉压了什么一样沉重,班长还时不时拿着自己的脚竖在你脚上,让你的脚不能碰到她的脚,不仅这样,还得过且过要求举起的那腿自始自终都得做到脚尖绷直才行。当然也得做到挺胸收腹才行,一不小心晃动下,脚尖没有下压,班长就会一脚对着你踢过来!然后当别人休息时你还得加班—多拔几分钟。当然有罚也有奖励,对于一直以来踢得好的,相应地也会比别人多提前几分,而我也大多受到了奖励。听到指挥员喊2的时候真是一种久旱逢甘露的感觉。往往几天下来,我们连上楼梯的力气都没有了!腿也都是肿的。连鞋子都穿不进去!

除了高强度的体能训练所带来的伤痛外,最难耐的就是思乡之苦了。毕竟那时的我们都还只有十七八岁,很多人甚至都没出过远门,且这次一走就是几千公里,又是几年不能回家.班长问想不想家,一个个嘴上喊着不想, 但随着“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家中的、、、、、”歌声的想起,有人忍不住哭了起来,刚开始是一个人在小声的抽泣,慢慢地, 很多人都唱不下去。可班长还罚我们一直地唱啊唱,直到她满意为止。是啊,第一次远离家乡,远离父母亲人,谁能不想家??何况还是女孩子呢?谁要是说他(她)在新兵时没哭过,我敢说那纯粹是在瞎掰! (让战友哭,说起来还有点怪我哈,因为大家知道:在部队当兵,每次饭前唱歌是必不可少的。而说来也怪,只要一到四班长值班,她总是叫我上去指挥,我呢,每次也总是让战友们唱同一首歌——说句心里话!)

如果要问最大的问题是啥?我要说是洗澡!因为虽说当时还是冬天,不要说想象在家一样洗个热水澡,就是冷水澡,每天等老兵们洗完后,也离熄灯时间还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了,我们只能站在水龙头下,用盆接着水往身上冲,第一盆下来,往往冷得直打哆嗦。现在只要到了下雨天,我还常感到右腿膝盖处很酸。因为当兵四年中,特别是夏天,由于天热,每天都要在水龙头下冲凉几次:早晨出操跑步后要冲,中午吃饭回去后也要冲,下午起床劳动后还得冲一次,为了晚上睡个好觉。往往睡前会再冲下!而且每次还都是满身大汗时就冲。这也许就是年少无知吧。

三个月中,除了体能训练外,还有背不完的条令条例,主要是队列和内务。因为有评比,除了新兵连一起组织学习外,每天熄灯后,我的班长(福建武夷山人)还把我们全班排好队站在她床前一个个过关的背给她听,我呢,也由于每次都能做到滚瓜烂熟,到后来每次班长干脆都先检查我的,后又让其余战友背给我听,由我监督。功夫不付有心人,每次连里评比,我所在的班也总是名列前茅。

这样在大概训练了一个月时间后,有天班长告诉我们明天早上我们不用训练,因为部队首长将给我们举行《受衔仪式》。于是那天也成了我一生最难忘的日子。第二天早上我们换上新发的衣服,戴上帽子,都集合了,排长就带着我们来到了大操场了。在那里一看,哇塞,怎么多人啊,除了我们新兵,全团老兵也都在这里啊,集合完都一个个报告给一个首长,首长在高高的台阶上开始讲话了,《受衔仪式》现在开始!刚听到这话的时候,班长,排长,连长都纷纷过来给我们戴上《军衔》了,那时候首长说,今天开始你们都真正的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了!这时候都哗哗的鼓掌了!从那天起,除了训练外,我们也能和老兵一样穿着带有军衔的衣服了,戴着和老兵一样的大沿帽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训练还是一样。而且还加大训练强度,因为稍息、立正出脚和靠脚一定要做到有声音,一种“叭”的声音,也为了这个声音。我们每天重复地练,不停地练,到最后把我们的脚跟练肿,鞋跟磨烂。稍息、立正练得差不多,就开始练齐步走,一个班要整齐划一,那是非常难的。手要一样高,跨出的脚要一样齐,跨度距离要一样。。。。。。

四)
很快地为期三个月军训就结束了。通过军训,锻炼了我的意志、纠正了我的作风、改善了我的习惯。它对我以后的人生产生的积极的影响,我不后悔当兵.很感谢军训、很感谢班长和排长!

当然新兵时期还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情的。但因为时间有限,今天就先就写到这了。有时间我会再写些其他阶段的部队时候发生的事情。同时也谢谢大家对我—一个女退伍海军的支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