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祭 猫

祭 猫


喜欢猫已记不得从几时起的,记不得是什么原因的,只是喜欢而喜欢。其实喜欢很大程度上并不需要理由的。 Q/T\Rr_d


曾养过三只,不过都已去了,都没能够长久的存活过,而它们的去却都与狗有关,为此狗也没少挨过揍,至今见我仍躲。两只是被狗咬死的,其结局的悲惨是让人痛心的。另一只却是被狗赶走的,也是我最爱的一只,母亲找了几天却只找到尸体,它是饿死的,因为一次致命意外,脊椎骨被挤断,正好是我出去的时候不在家,两个月回家却只是躺着,站不起来,好容易能走几步了,才发现眼睛看不清东西了,但它的眼睛仍迷人,天蓝色的,我至今还记得。母亲打电话,我还在部队,说;小猫丢了。问过原因,放了电话。到了退伍,回家那天,雪很大,一进门还背着背包就满院子里打狗,打它那么狼狈,只是趴着,只不走,我是最不喜狗的没骨气的。有人说;这是狗的忠诚。忠诚就要赶我的猫,即便这样了后来怎么又能给我咬死两只的,不知前世它们有多大的仇恨,托生之后怨气还这么大,既这样又何必叫它们冤家路窄、狭路相逢呢?


刚来家的时候,就巴掌大小,托在手上甚是喜人,晚上在被子里钻来钻去要吃要喝。稍大一点就不和人睡了,自己在一角,也不喜别人打扰,开始懂得反抗,它想玩的时候不陪不行,不想玩的时候你惹它还不乐意。从不向人奴颜婢膝的,你若以不给饭吃来惩戒它,它会以绝食来回应你,其高傲之势,两次便让你无计可施。也许这就是猫的个性,为我所钟爱的理由的。

而细观起来,猫不止是因为个性而个性的。


若以人说猫,他应是好老庄、喜清闲、独往来、不拘礼、淡名利、志高远,有儒家之风、黄老之格、法家之谋、鬼谷子之诡异,如行云流水、雅量超凡、世俗堪能比皆。


猫之为人,不喜于闹市,不求于闻名,只是所好于所好。山林溪水之间,高山云梦之处,垂钓旷野之畔,不同世人同浊于市井,不陷自身于污淖之中,明皙保身于兔死狗烹之先。


猫之为人,性虽怪僻,却懂为人要忠,做事守义,善始善终。古今不少忠义之士,虽是真义,多是愚忠罢了。似猫者有几,只有天知地知,虽有历史,后人怎能对其妄加猜度、数黑论黄。可笑那些史学家,又是什么红学什么会的,鲁迅什么院的,天天的争吵,说白了不就是为了一碗饭吗?也许雪芹先生和树人先生没想到到头来他们倒是开救济院的了。真正的故事只有他们清楚,那些天天争吵的醒来睁开眼能知道今天又会发生什么事吗?他们连自己都不知道明天自己是什么样子,又怎么能对死去的人的想法做出定论呢?也许这就是死无对证的了,也许这就是他们为混口饭吃的把戏所在。想起一个笑话,说两个画家,一个专画人,一个专画鬼,画人的老是饥一顿饱一餐的,画鬼的却是顿顿酒足饭饱,画人的找画鬼诉苦恼,画鬼的告诉他,道理很简单,鬼没有人见过,谁也不知道什么样子,想怎么画就怎么画,也没有人计较他的美与丑,善与恶,画人就不同了,肯定要细腻,画起来也麻烦,费时费事,漂亮的人画漂亮了自然好的,就怕那些丑的,画漂亮了说你侮辱他,画像了,他自己看了都磕碜,说不像,画更丑了更不行,连摊子都砸了,闹不好自己也陪着,所以想吃饱饭就画鬼。这个故事是很说明问题的,不论画鬼人的投机,只论我们大多数的人是很容易被人利用,给别人创造投机的条件。所以才会让那些死去的受非议,其实时间是最能证明一切的,是任何事物都改变不了的。不用争,不用辩的,事实总归是事实,现实是残酷的,瞧惯了现实,就没了残酷。


猫之为人,处事自若,风雅翩翩,从不好胜逞强,从不说是道非,总好静静的等着、看着、听着、想着,坚信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守着那滴水石穿的素语。


猫之为人,恬淡寂寞,从不张扬,却傲视天下,笑尽英雄,扁舟一叶入江涛。


随着风伴着雨去那不知向的地方,谨以此来祭已逝去的家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