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80/


不知什么时候我睡着了,迷迷糊糊地好像自己在满世界地找厕所,可是找来找去总是在一片荒原上转悠,实在憋涨地慌了,看看周围没人,顾不了那么多先解决排水问题再说吧!

谁知道,解开衣服,我赫然看见自己肚子下面是个棒状物体!然后周围不知从哪儿冒出那么多人来,指着我那个东西哈哈大笑,说,这个女孩原来还有小弟弟啊······是人妖吧,你泰国的外宾啊?!·······人家大概是男儿身想当女孩儿吧······

“不是不是~!我是女的······”我记得满头大汗,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乱挥急切地争辩着,“我是女的我是女的····”

抬头看看周围,清亮的月光透过木格窗子把屋子照射得很清亮,我一时见大脑空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满屋子古香古色的家具逐渐唤醒了我的记忆,我好像在做梦,梦里有个师傅是个牛鼻子老道,梦还没有醒来,怎么会梦中有梦呢?!

迷茫了好一会儿,小肚子的憋涨感逐渐迫切起来。我慌忙起身,出了门绕过回廊走过大厅经过花园却怎么也找不到一个能解决内急的地方。还好现在花园没人,干脆找个隐蔽的地方先解决民生问题。

谁知道,我解开衣服,却发现我的噩梦竟然变成了现实,我恍恍惚惚地摸摸它,用力咬了咬自己的手指,是疼的,似乎不是做梦!我慌忙摸摸胸部,竟然平坦地跟飞机场一样!摸摸喉咙,竟然有个小小的喉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心里一着急,小便就飞流直下三千尺,差点尿湿鞋子!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远远地传来一个女人的说话声。

“我不想再增加我们的罪孽!·····唉,我也一把年纪了······”男人的声音里充满了负罪感,嘶哑而浑浊!

“罪孽?!无毒不丈夫,难道你眼睁睁地看着我过苦日子也不管吗?!”

女人刻意压低着声音,这声音里充满了恶毒。

“怎么会······怎么会苦呢······他······他不会这样对你的······”男人唯唯诺诺地辩解。

“不用说了,这件事成功了你我往后就再也不用看人家脸色活着,我们这么多年来······唉,我就你这一个亲人,你不帮我吗?!”女人忽然变了口气,先威逼再利用。

“我没想到那个老牛鼻子还真有一手!这里的县太老爷专门写了拜帖让我去寻他,我原以为也是个混吃混合的家伙,谁成想······”

“你也是个不算计的人!”女声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语气,“你就不会再等一天?!等人剩下一口气了你再去!现在剩下那个老东西还好说,可是他大儿子眼见地缓过气来,以后这家财算谁的?!我真恨不得······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我原······原想着他不死也剩半条命熬不过几天的······唉,我们还是······算了吧~那个老牛鼻子道法很厉害!他昨晚用了敲山震虎那一招,我觉得他已经对我有所察觉,要是我不去自首,我怕他,怕他会······”

“哼!谁坏我的好事,我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这包东西下在他们的饭食里,无色无味,吃了便会七窍流血而死,便是观音菩萨也救不了他!这就是他们多管闲事的下场!”女人在咬着牙根说话,狠劲儿十足!

“可是······这个······不······我······”男的声音在打颤道,“这毒害人命可是要杀头······杀头的······”

“哈哈哈哈······再多杀两个人你就怕啦?!谁会管全家的事,唯恐躲避不及呢!”女人的冷笑令人毛骨悚然,“我们这里闹鬼,你只推给鬼就行了!等死了用火一烧,就说被鬼上身身带邪气,碰了就要死!我看谁敢管!等收拾了老牛鼻子,再了解了那老东西和小东西,全家就是我的啦!哈哈哈哈哈······荣华富贵······”

······

声音越来越小,逐渐消失了。我躲在花丛后面,听得手心里出满了冷汗。说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这句古话不是一点道理也没有!赶快回去告诉师傅,人家的刀都悬在我们鼻子尖上了,我们还在这儿呼呼大睡呢!要不是我撞个正着,这小命儿还要不要了?!

“师傅!师傅!”我回房间拼命摇动那牛鼻子脏兮兮的脑袋,他头发上那股味儿真是够劲儿,不知道几年没洗过头发了,一种发酵过度的酱油味道直冲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