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无亟生 逍遥浮生半日闲 进城(二,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2/


走了一个多时辰,沿途路人渐渐多了起来,不时有人对他指指点点,龙亟微感奇怪,莫非长得‘太帅’的缘故?

人来人往更多了,三不五时就有骑马的汉子从身旁狂飙而过,带起漫天的尘土,不知道这年代有没有类似‘交警’这职务,也不出来管管——简直是超速嘛!轱辘声响,龙亟惊奇地发现,一辆古色古香的四轮马车从身后驶了上来,拱形的车篷、宽大的车身,车夫驾辕,两马并骑,车前车后十多带甲大汉护伺。龙亟避在道旁,瞧得啧啧称奇,却不知那些大汉打从他跟前路过,个个亦是往他身上瞧来,满脸惊奇之色。

马车过后,路人复行。转了两道弯,不稍会儿,一座只在国产大片里见过的古城墙耸立在龙亟面前,此城墙高约有丈许,居中开有一道城门、城门上方筑有单层的城楼,此城就像大片里宏伟城墙的小号版本,小也有小的韵味,至少龙亟就看得津津有味,在北京,类似的建筑不是没有,比这城楼宏伟许多的也不少见,但那搁在现代化都市里,怎么看都觉得缺了点什么。现在这个不同,随随便便往那里一摆,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龙亟来到城门前,三五个手持长矛的甲士守在门洞两侧,胡渣拉茬、神色俨然地看着进进出出的路人。龙亟自小对当兵的有种崇拜感,抗洪救灾、抗震抢险,哪里少过军人伟岸的身影?但自己那个年代是不可以带着武器到处溜达的,就是不知道这个时代有没有这规矩。龙亟缩缩脖子,夹着屁股一步三晃地往里面走。

“站住,哪里人?干什么的?”

果然,很不幸地,才进门便被守门的士兵喝住,虽然没有想象中地来个左右两枪相交拦持,但龙亟还是被吓了一跳。

朝驻足围观的路人报以苦笑,龙亟拱拱手再躬躬身,毕恭毕敬地道:“小民本郡九宫村人士,打猎的。”

领头一个士兵朝他上下扫了几眼,点点头,没再说什么,看样子是通过了。龙亟没想到那么容易,边走边朝左右士兵打手致谢。比及进城,心中松了一口气,心想,早知道叫上洛莺这丫头一块来,总好过这般没头苍蝇似的乱猜乱撞。

心念抚平,马上又想起一件事来——刚刚一门心思想着进城了,却忘了‘研究’下城门上刻的是什么字?也罢,待会找个人问问便是了,眼下先把挑着的樱桃卖了再说。


‘古城’其实挺大,反正从站着的城门这头,是望不见城门的另一头的,平整的街道很宽,龙亟目测了下,差不多有‘四车道’的样子,‘街’的两边是一落落的白墙灰瓦,建筑大多单层,偶有两层的楼式鹤立其中,街上人来人往虽然谈不上拥挤,但也三五成群、络绎不绝。

龙亟大大咧咧往街心一站,顿时引来‘古典男女’一片瞩目,只见这个八尺轩昂汉子魁梧英俊、目若朗星满头银发,一身短打劲装、背一杆短枪——分明是一个武人形象。众人啧啧称赞之余不免接着仔细打量:这厮前肩后背挑着担樱桃,那根扁担竟然也是一杆短枪?!这般‘不三不四’地当街一站,张着嘴,半天没有动静,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龙亟确实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叫卖,以前看水浒传的时候,记得有一集叫‘杨志卖刀’,人家青面兽同志往宝刀上插根草标、再往街边一站就算完事了。可那是在宋代啊。

收刮了半天,龙亟咬咬牙,不管了,就卖俩果子,还酝酿个屁啊?清清喉咙,围观的众人知道他有话说,全都停下脚步静下声来瞧着,只见‘龙大神仙’突然放开喉咙吼道:“卖樱桃咧!酸酸甜甜的樱桃哟!”

如果那时代有眼镜这东西,估计现在遍地都是碎眼镜片,幸好大汉子民素来讲文明懂礼貌,没有臭鸡蛋、烂番茄地一阵狂轰。围观的行人哄笑中散去大半,有个年逾花甲的老者边走边摇头叹道:“这么俊的孩子做买卖?唉···可惜了···可惜了···”

没散去的小半多是短襦长裙的女子,其中大不乏‘古服丽人’,这会一哄然全围了上来,纷纷执礼详问价钱,虽然七嘴八舌、好在人人斯文、语气温柔,并不显恬噪。但却听得那位一步一摇头顿改一步三摇头的老者,又接着大叹:“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龙亟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樱桃这东西这么受欢迎?但有个问题很麻烦——人家问的是多少钱一斤,自己连杆秤都没有,卖个屁呀!再说了,这个年代的钱长什么样?樱桃多少钱一斤?

龙亟灵机一动,勉强(挑着东西的缘故)拱手四面打揖道:“各位姐姐、各位姐姐请听我说···实在对不住,小弟出门忘了带秤量的家伙了,因此这担樱桃不论斤卖,诸位姐姐看着给个价钱,全取了就是了。”

他话音刚落,众女喊价的声音便纷纷响起:“二百钱”“三百钱”“十尺上布!”“十五尺!”“半匹!”

龙亟愣在哪里,按他的价值观,对方要是叫:“两百块人民币、两百美元。”或者按照武侠小说里常常出现的:“纹银多少两、黄金多少两”。那他好歹能够听懂,可这叫了半天,都在说些什么呀···

这时,一把浑厚的声音越过众女投进来:“我出十两银子!”

龙亟乍闻,心里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么少!”以他常在电视上见到的古人摆阔,动不动则是千两万两大把银子乱撒,这十两算是什么呀。可是一转头,却见众女一片寂静、满脸惊异的神色,龙亟心中咯噔一下,心知这个价钱的可能大方离谱了,不然不会是这种‘超人’来了的场面。

果然,众女子纷纷让开,万分惊讶地瞧着一个其貌不扬的灰衣男子走近,一手将一锭银光闪闪的银子直接塞进龙亟怀里,淡淡笑道:“壮士能闻价而不惊,可见是个视金钱如无物的好汉!兄弟提拿不便,壮士能否挑了担子随我去?”



(笔意渐渐恢复,等下视时间而定,还有一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