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不服?国军少将旅长被处决!

剑客888 收藏 90 5665
导读: 有关《遭天谴----》一文史实的解读 大家知道我是一个以写对越自卫反击作战而见长的业余作者,因为我经历了那场不寻常的战争,对我军和敌军的战场情况都是熟悉的,因此,写起来也是得心应手,也得到了广大军迷朋友的认可,有的朋友不断来信鼓励我写下去,因为他们喜欢我的文章风格,喜欢文章的真实感受和对场景的描述。有许多烈士和战友们的后代都是从我的文章中知道了他(她)们的父辈是如何在艰苦的环境里与敌战斗的事迹。

【乌龙山原创】有关《遭天谴----》一文史实的解释


大家知道我是一个以写对越自卫反击作战而见长的业余作者,因为我经历了那场不寻常的战争,对我军和敌军的战场情况都是熟悉的,因此,写起来也是得心应手,也得到了广大军迷朋友的认可,有的朋友不断来信鼓励我写下去,因为他们喜欢我的文章风格,喜欢文章的真实感受和对场景的描述。有许多烈士和战友们的后代都是从我的文章中知道了他(她)们的父辈是如何在艰苦的环境里与敌战斗的事迹。后来,因父亲去逝,有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写作,这也就是我的系列纪实文章《龙吼红河》为何中止的原因。对此,我对期望我文章的网友致以歉意,并对关心我的朋友表示由衷的感谢!

本来按照我的计划是在完成有关79作战的文章后接着写我部的战斗史及后来的对越轮战情况。但父亲的去逝使我改变了想法,决心先写父亲原部队老八纵的有关情况,因为有些东西,时间长了就会很快遗忘,而我所在部队的东西毕竟有很多我所知的资料和经历。


关于老八纵的前因后果,尽管在不少的战史书中提到,但很笼统,系统而细致的介绍还没有,这与八纵初创时期及后来的军事首长们行事比较低调的传统有关,许多可歌可泣的东西不为世人所知,有关八纵的回忆文章少的可怜。好在许多老八纵的后代们借助快捷方便的互联网络有了联系,对这支富有传奇色彩老牌劲旅的军史有一个同根同源的认知和热爱,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那就是把父辈们的事迹记录下来告诉后人,尤其是当我获悉父亲的老首长原北舰顾问(原78师参谋长)刘佐伯伯去逝的消息后,对八纵老人们一个个的离去更使我有了紧迫感,为此,我曾专门询问了北舰干部处孙处长有关宋杰阿姨(原78师师长齐安聚夫人)和翟阿姨(刘佐夫人)的近况。我希望能尽快整理出有关父亲老部队的文章,以告慰那些曾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而浴血奋斗的先辈们!

在资料的整理中,我把有些老前辈回忆和提供的比较有价值的东西,但与八纵无大关联的某些东西,又不愿舍弃的,先整理成文奉献给大家,以便喜欢军史的军迷朋友从中对解放战争的历史能从不同的角度和侧面有更多的了解和研究,我随时会把我的一些感受和收获与大家分享。当然,字里行间会触及一些人的历史伤疤,会引起阵痛,毕竟我们之间有不同的信仰,我们的父辈所走的道路也不同,但历史毕竟就是历史,是前人的脚印,也是不可更改的,黑白分明,因为人民记在心里。


有关我的《遭天谴----张灵甫降后被击毙》一文贴出后,有些网友看来对有关孟良崮战役的史料和贴子涉猎很多,也很全面。但也有许多网友对有关史实提出质疑,还有的人直言这是对他们心目中所谓“抗日民族英雄”的污蔑,云云。真的是我错了吗?是我臆造了张屠夫的肮赃历史吗?回答当然是否定的。由于前文篇幅所限未能细述,今就有关问题一并作答,请大家进一步认识张灵甫的历史真实面目。


一﹑掘坟戮尸事件:1947年国民党军整编74师张灵甫所部占领临沂后,不但破坏了抗日民族英雄罗炳辉将军的陵墓,还挖出他的遗体,用绳子倒挂于树上.,刀刺枪砸,毫无人性,并裹胁我未撤离的群众观看。当时居住在临沂东关的渔民卢建功,目睹国民党军践踏人民功臣的罪恶行径,怒火中烧,他约上村民张德法、朱子霰俩人,冒着被匪军发现的危险,趁夜把罗炳辉将军的遗体掩埋在沂河岸边,并做了标记。因河水涨潮,冲唰了掩痕迹,使蒋军无法搜到罗炳辉将军的遗体。该事件在华野成为教育鼓动我指战员向敌讨还血债的活教材。解放后,我军于1950年在老乡卢建功的指点下,找到了罗炳辉将军的遗体,重新安葬在临沂华东革命烈士陵园。罗炳辉将军被我中央军委于一九八八年确定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事家之一。


二﹑任用汉奸日寇屠杀解放区干部群众:张灵甫所部进攻山东解放区时,作为一名国军高级将领及某些人所吹嘘的“抗日民族英雄”,其不但不对原日伪官佐给于惩处,还委以重任。原伪沂州道皇协军司令﹑大汉奸王洪九(后逃至台湾,于70年代病死于台北)率还乡团为其引路进攻临沂。在解放区沦陷的十三个月中,大汉奸王洪九伙同蒋军杀害我解放区人民群众16250人。抓壮丁12万余人,抓劳工900余万人次。为制造无人区,烧毁房屋3300余间,许多国民党下级官兵不忍将群众烧死在屋内,就劝说道:“我们也是没办法,不烧就会被枪毙!”而担任张灵甫军事顾问﹑在我解放区内推行“三光政策”制造无人区的人,正是当年屠杀我抗日军民的原日军官佐加滕等之和松下一冠二人,此二人在孟良崮战役中被我军俘获。由此可见,在历史上有如此屠杀自己百姓和认敌为友的“民族英雄”吗?!


三﹑关于张灵甫之死的几种说法的释疑


张灵甫之死有数种说法。一是因顽抗被我军击毙于山洞之内,这种说法较为流传;二是被俘后被我军一名对整编第七十四师怀有刻骨仇恨的排长打死;三是我军俘其后指战员们为争夺其手上金表而击毙;四是在孟良崮的山洞内“集体自杀”身亡,而这种说法多见于国民党方面的有关资料和许多人物回忆文章。 在我军编纂军史时,许多华野老同志都是在会议上听陈毅司令员讲过这件偶发事件原委的知情人,张灵甫确实是被我六纵特务团三连俘后又被我军排长击毙的。有关权威的文字记录,就是当时指挥歼灭敌整编第七十四师指挥所的华东野战军第六纵队司令员王必成将军所撰写的革命回忆录《飞兵激战盂良崮》一文;还有当时在华东野战军司令部参谋处工作的金子谷同志所撰写的革命回忆录《记盂良崮战役》。张灵甫被击毙后,我军当时战地摄影记者徐光同志还曾拍下照片,由我华野政治部冲洗数百张散发宣传,他的致命伤口在头部,该照片在许多军史展览中展示,许多报刊和杂志也采用刊登了许光同志的作品。在当时的我华野战地日记中,对此事件也有记录。其被俘后又被我军击毙早有定论,对此,我军毫不忌讳,违纪就是违纪,相关责任人也给予了相应的军纪处分。近几年来,有些别有用心的人,重新抖落其事,还说得活灵活现,好象是身临战场。其用意无非是宣扬蒋介石的“不成功,便成仁”那一套说教。张灵甫真的视死如归吗?不是。据其被俘的报务队长讲:“几分钟前,张灵甫还在向蒋介石呼救,蒋介石要他再坚持3个钟头,可是还不到 三分钟,张灵甫就被活捉了。”张灵甫向蒋介石诉说的要率众将领“集体自裁”的谎言,那不过是要胁蒋介石及友邻部队迅速增援的手法罢了。临末,还不忘咬黄伯涛和李天霞一口,临死也要拉俩垫背的。


据我军战报:“盂良崮战役,我华野以伤亡12189人的代价(战损三比一),全部歼灭蒋介石王牌整编第七十四师参战部队(其3个新兵团因在临沂城训练未到孟良崮战场)及整编第八十三师第十九旅第五十七团,计毙敌13000人,俘敌19676人。并歼灭援敌整编第十一、第二十五、第四十八、第六十五、第八十三师及第五军和第七军等部6000余人。总计歼敌 3,8000余人。其中整编第七十四师中将师长张灵甫(后被击毙),少将参谋长魏振钺,少将副参谋长兼第五十八旅副旅长李运良,上校新闻处副处长赵建功,第五十一旅少将旅长陈传均(因不服教育改造,后被公审处决)、少将旅长皮宣酞,第五十七旅少将旅长陈嘘云,第五十八旅上校副旅长贺翊章,第一五二团上校团长谢岂常、中校副团长周亚球,第一七二团上校团长雷勋群、中校副团长秦明徽、辛明,直属辎重兵团上校团长黄政,整编第八十三师第十九旅第五十七团上校团长罗文浪等;击毙整编第七十四师少将副师长蔡仁杰,上校代理参谋处长刘立枠,第五十八旅少将旅长卢醒、上校副旅长明灿, 第一七一团上校团长周少宾等;击伤第一五一团上校团长王奎昌,第一七O团团长冯继异等;另有日军军事顾问二人。”从中不难看出,除被我击毙者,又有几名蒋军将领为蒋自裁成仁呢?


总之,孟良崮战役的辉煌胜利,是我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和华东野战军陈毅、粟裕等军政首长的出色指挥及我广大基层指战员浴血奋战不怕牺牲的结果,也是我山东解放区党政军机关、地方武装和广大人民群众大力支援前线(支前民工约九十万人,这是蒋介石不敢想像的)、军民同心协力谱写的一曲壮丽凯歌,她将永远载入历史史册,是任何人也无法改变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