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获胜:无他,亚洲教育耳?

奥巴马能够在民调支持率下降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小州策略,说明他懂得此中数学,所以心中不慌。


有客东来,问于傅子:今次美国大选,奥巴马一介新人,何德何能,竟令百战老将希拉里铩羽而归?傅子颔首徐曰:无他,亚洲教育耳。


选战如实战,讲究斗智斗勇。要说“勇”,倒是希拉里越战越勇。但希拉里犯了战略错误,她错在不重视小州。


奥巴马此番为智取。这“智”里含有一个数学问题。奥巴马在印度尼西亚读的小学,而且是当地最好的小学,有亚洲特色,题多课重,数学基础打得比较好。所以奥巴马能够理解这个问题,他就赢了。而希拉里受的是彻头彻尾美国教育,数学相对薄弱,如今大概也忘得差不多了,未能及时把握,于是就输了。


民主党初选,实际上是选8月份参加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票。谁名下代表人数多,谁就当本党总统候选人。共和党的初选,和11月初的全国大选一样,奉行赢家通吃规则:谁赢了一州的多数票,这一州代表票都归他。这一规则下,拿下人口多、因而代表名额也多的大州,就是选战关键。但民主党为了表现自己更民主,在上世纪80年代将规则改为按选民票比例分配代表票。这样,小州大赢赚到的代表票数,就有可能超过小胜的大州。


遇上希拉里这样的强劲对手,奥巴马只能避实击虚:大州尽量少输,小州力争多赢。不过,从小州暗渡陈仓的策略,之前不可能没人提出过。为什么民主党候选人过去一贯争大州,输了几个大州就退选?看来是因为那些候选人本身理解不了这点按比例分配的数学,以为小州票少无关紧要,谋士的建议落在聋子耳朵里。


希拉里的首席战略策划,也是比尔·克林顿再任竞选的策划人,他有两党大选经验,但缺乏党内初选实践。《华尔街日报》的希拉里败战分析提到,他在去年竞选助理讨论选情的一次会议上,强调人口第一大州加州的重要,说是赢了加州就能拿下该州370张代表票。在场的一位竞选规则专家大吃一惊:难道我们的首席战略家居然不知道党内初选是按比例配票,而不是赢家通吃?《华尔街日报》说,可惜专家没有追究这一问题。专家为什么后来不提了呢?肯定是当老板的自己不懂,听了不在意嘛。


希拉里确实赢了加州、德州和宾州这样的人口大州,所以她声称自己的选民票总数超过奥巴马,大部分民主党选民其实是投了她的票。如果选举规则仍是赢者通吃,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就是希拉里了。


而奥巴马能够在民调支持率下降的情况下——民调是在全国人口中随机寻找被调查者,如果在小州竞选多,大州竞选少,大州选民票的相对减少会引起全国支持率下降——仍然坚持小州策略,说明他一定懂得此中数学,所以心中不慌。


不要小看这点数学,这点数学足够搞晕很多美国人了。1972年尼克松首次访华,他和毛泽东、周恩来谈大事,他夫人则四处游览。在参观了一所小学后,尼克松夫人很吃惊地对随行记者说:中国学生接受的教育很完备,他们的有些数学题目,我都不会做。彼时的课程比现在不知道简单多少,就是算进可能的翻译错误,或许题意没译对,也可以看出美国搞政治的人数学一贯差。


美国选总统是美国人的事,如果说奥希之争对我们有什么教益,第一是当今之世,学生需要完备的教育。即使你的兴趣在文史哲,或准备将来投身政治,你仍然需要学点数理知识,说不定哪天会用上。特别是现在往往要靠数据说话,统计常识非常重要。


第二是亚洲教育并不像亚洲人自己讲的那么糟。就连死记硬背都不见得一无是处。《纽约时报》专栏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认为,东西方的教育正在互相靠拢:中国和印度会向美国学习,开始注意培养学生的创造性;而美国也会自亚洲取经,比较严格地要求学生掌握必需的数学和科学知识。


或者说,教育可以学美国,但也不能太美国。


果如是,则善莫大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