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传说 卷一 华山少年 第四章 天降奇缘 华香初遇【修改版】

流月水痕 收藏 0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2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25/[/size][/URL] 人影已逝,天华呆呆盯着地上那匹黄绸,颇一脸无辜表情。陆猴儿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拾起那匹黄绸,立即将其揽为己有,那可是足足二两银子呀!那绸缎庄的老板仅仅慢了半拍,登时只能望绸兴叹,怪天意弄人。 天华被两人这一作弄顿时回过神来,正要找陆猴儿结算赌帐,忽地一阵香风卷过,只听见「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25/


人影已逝,天华呆呆盯着地上那匹黄绸,颇一脸无辜表情。陆猴儿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拾起那匹黄绸,立即将其揽为己有,那可是足足二两银子呀!那绸缎庄的老板仅仅慢了半拍,登时只能望绸兴叹,怪天意弄人。


天华被两人这一作弄顿时回过神来,正要找陆猴儿结算赌帐,忽地一阵香风卷过,只听见「啪」地清脆一声响,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袭过,天华的脸上被人重重印了个漂亮掌纹,掌纹纤细有间,相当入眼,显然是个女人的杰作。


「谁?谁打我?」


天华捂着受伤的脸,满脸愤怒与不屈。奶奶的熊,真他妈的大白天活见鬼啦,天华环目四顾居然找不到半个可疑的人影,更勿论是谁打的,这个跟头栽得可不轻!不禁心惊不已:这报应来的也太快了。


说巧不巧,正在这时远处有一串银铃般宛如仙乐的笑声传来,天华期期然转过身,笑声处,他瞳孔中映入一张终生无法忘记的绝美面孔,那是他一生中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孩,一双最灵性动人的眼睛!其动人动心之处,足可让世间的任何丽色为之黯然,此时此地,即便他心中最最宝贝重要的小师妹也全然抛在了脑后,残留脑中的只有傻傻的一个念头:「她在朝我笑?她的笑好美……」


女孩的这一笑的确影响大了,连一旁对女人向来有阴影的陆、铁二小也瞪大了眼珠子,看入迷了!那女孩人之美,笑之俏,即便是百花齐放也莫过如此,蝶莺乱翻,俏丽之余犹有一股圣洁浩然之气,令人不敢亵渎,古人所谓的一笑倾城,大概就是如此吧!那娟娟气质,那颦颦神韵,三小一时间竟自瞧得痴了。


那女孩正是飘渺峰的神秘少宫主──香儿。落雁楼的窗口正巧朝向着这条街,刚才街上发生的那一幕幕她们成了最佳的旁观者。


香儿几曾见过这等新奇有趣且刺激的事,对天华和绿衣女孩的那一吻尤为印象深刻,惊叹再惊叹!居然有这种事情发生,那小无赖实在太可恶!也因此,香儿对天华此人霎时大为好奇。


而一旁的淡月和疏雨可就见怪不怪,眼中完全只有气愤,那小无赖简直可恶透顶,竟敢欺负我们女人,疏雨还好,淡月却是性子激烈,对此种行为半点都不可容忍。自然,那一巴掌便是淡月大小姐赏给天华的,她特意用上了「嫁衣神功」中的轻功绝技,目的就是要给天华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打他个神不知鬼不觉,方能解她淡大小姐的不平之气!


这一大耳刮子把天华几乎给打傻了,却把香儿打乐了,她刚才心中也正不痛快呢!这巴掌教训得好,尤其是见了天华被淡月戏耍得傻兮兮,一脸有苦说不出的模样,终于忍不住抿嘴笑出声,在飘渺峰长大的她可是罕有开心的笑容,但这一笑她很快便意识到惹了麻烦,于是把笑容一敛,恢复她本来尊贵凛然不可侵犯的圣洁,让百花顿去颜色。


天华这时才彻底回过神来,真见鬼!这天下的女人怎的一个比一个美丽,也许小师妹长大了会比她们更加美丽,天华在心里这样子告诉自己。


吃耳刮子的大糗事此刻他已然抛到了脑后,连个人影都没看着,显然是被高手暗算,一个哑巴亏已经足够了,他才不会傻到让自己再次出糗,幸好一旁还有个陆猴儿比他更倒霉,心理也就平衡多了。


「陆猴儿,怎么样?我没有让你失望吧!这个月我的鞋袜你可要洗干净喔,哈哈,拜托了,我总算不用穿臭鞋子过活了!」天华越说越发得意,俨然不可一世。


陆猴儿脸上立时一阵抽搐,旋即脸上便覆满一片愁云惨重的痛苦神色,正所谓乐极生悲,人生变幻无常由来如此,他刚刚还在为捡到那匹二两银子的黄绸而兴高采烈呢!


这怎就会输?陆猴儿实在想不通,不行,我绝对不可以输!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再赌他一把!


「大师兄,这次算你狠!但我还要和你赌另外一局,我们仍然赌这个,若你赢,我给你洗三个月的臭鞋;但这次你若输了,只须取消我们刚才的赌约,当然了,那张银票也得归我,怎么样?有没有兴趣?」陆猴儿眼巴巴地望着大师兄。


条件越来越诱人了,天华极力忍住诱惑,不无怀疑道:「你还要赌啊,而且赌的方式不变,哈哈,有这样的好事?陆猴儿,你可别是赌糊涂了!」


陆猴儿输得并不甘心,此刻的他就像是输红眼的赌徒,急着找回场子,「不错,就赌这个,哼,大师兄刚才只不过是运气好,那种偷吻根本就算不得什么,这一次我赌大师兄你强吻一个人,也是你刚刚瞧上的人,呐,就是──她!」


陆猴儿所指的不是别人,正是落雁楼上端坐如仙的香儿,刚才那个把他们笑掉了魂的女孩。


瞧见天华又是一脸跃跃欲试的模样,陆猴儿登时窃笑不已,这回不把大师兄整惨才怪!且不说人家已经有了防备,就是那女孩身旁的两大女高手也绝非省油的灯!刚才淡月扇天华耳光那种胲人的武功陆猴儿可算是亲眼看见了,他楚天华别说是强吻那女孩,就是想走近到她们身边也是不可能。陆猴儿心中乐不可支地想道:「这次我陆猴儿可要连本带利全给扳回来了,嘿嘿!」


天华的确萌生了这个色胆包天的香艳念头,他深受偷吻成功的鼓舞,正意犹未尽,心中暗想道:「陆猴儿说的对,偷吻确实算不了什么,要来就来个强吻才够英雄本色,让陆猴儿亏个够!嘿嘿!」


抑制不住心中所想,天华抬头再次偷瞧了那神秘香儿一眼,尽管那让人掉魂的笑容已不复在,但另有一种与年龄大不相符的沉静美,纯纯甜美的神态让人怦然心跳!


香儿的美眸何等灵性,立即扑捉到了他的偷瞧!


天华被她那宛如月亮幽深的眼神一摄,吓得立刻掉转了头,显然一半作贼心虚,一半自惭形秽!乖乖不得了,这丫头眼睛有魔力!天华从小就天不怕,地不怕,哪肯怕了她,偏不信邪道:「陆猴儿,这可是你说的,我赌定了!来,我们一言为定,死不反悔!」


陆猴儿伸手与天华当众击掌盟誓道:「一言为定,死不反悔!」


这边的一举一动立时在落雁楼里激起了波澜,尤其最恼恨小无赖的淡月一直都在密切关视着天华,当下出言提醒道:「宫主,那个小淫贼往我们这边来了,我们要小心一点,我看他刚才眼珠子乱瞟根本就不怀好意。」


疏雨亦深有同感地附声道:「淡月妹妹说的对,才欺负完别人,又来打我们的主意,真是可恶透了!宫主,要不要我们出手教训他……」


香儿还是少年心性,好不容易遇到这么一件有趣的事情,她岂肯错过,当即便阻止道:「不行!没有我的吩咐,你们谁都不许帮我,我要亲自教训他!」


她要教训天华,这可绝对不是放大话,香儿在飘渺峰上练就了一身绝学,却苦于没有人陪她玩,今天正好拿天华来练练招,想到得意处,香儿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可怜的天华现在尚完全不知情,还在做他的春秋大梦。


淡月、疏雨两人忙躬身应道:「是!属下遵命。」


虽然不能亲手教训小无赖未免有一丝遗憾,但能亲眼目睹那可恶家伙即将受惩处,二女心里仍然蛮高兴,她们这位尊贵的宫主年纪虽小,但本门的「嫁衣神功」只怕已修炼到第三层以上,比起她们来只高不低,那个小淫贼犯到宫主手里一定讨不了好!


落雁楼酒保、夥计几乎人人都认识天华,见他进来只是随意招呼便如往常一般为他准备酒食,天华一脸笑不正经的径直往着香儿这边走来。


「死淫贼,果然是往这边来了!哼,等会儿有你好看的!」香儿等三女不动声色,依然如常望着窗外,但全部的心思却都落到了天华的身上,只要他一走近,说不定三只美丽的小玉腿就会齐齐踹过来,让他吃不了还得兜着走。


事事岂可尽如人意,让三女大失所望的是,天华并没有像她们想象中的那样色急,他远远地止步在楼梯口,来自三女身上的暗香扑鼻而至,沁人心脾!天华直勾勾地望着不远处三张惊心动魄的天仙面孔,一时陶醉不前了。


「可恶!怎么还不过来?」香儿芳心暗恼,不知为什么?一俟瞧见他那副色迷迷偏偏有恃无恐的德性她就心里有气,咬咬芳唇,终于忍不住先开了口,「喂!你站在我们桌前干嘛?」


「咳……小妹子你说我吗?」天华指着自己,耸耸肩却不忙着答话,从香儿身旁随手拿过一张凳子,在香儿几女无比惊讶与戒备的目视下大刺刺地坐下来,亮出招牌式的无害微笑,「我呢,是特地来和小妹子商量一件事情,不过很有些为难!」


听着天华「小妹子」前「小妹子」后的无礼调侃,淡月额头上的青筋便不可抑制地突突直冒,一双杏眸中几欲冒火,这臭小子好生无礼!竟敢在没有得到宫主的许可下就随便坐下来,要不是香儿有言在先,她只怕早就甩给了天华老大耳刮子!飘渺峰的主卑之分极度严厉,没有人敢随便在宫主面前并肩对坐。


香儿除了有几分意外倒没怎么生气,反倒是觉得天华这小无赖非常有趣,「你找我商量事情?为什么啊?我又不认识你。」


她眨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似真非真地嗔问天华,两人距离近在咫尺,香儿吐字时,一阵阵又香又暖的气息全喷在了天华的脸上,让他绷紧的心神瞬时间失守。


「你好美!」


天华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这三个字,却太不合时宜,说完了就后悔。


「放肆!」淡月和疏雨同时娇喝出声,立即就要出手教训这个口不择言的家伙,香儿再次厉言喝止。


她的美玉俏脸通红如九月骄阳,一望而知她被天华那一句「你好美」乱了情怀,哪个女孩不爱俏,香儿虽然芳华绝代,她也知道自己长得很美,但一直以来都是孤芳自赏,没有人这样子当面赞赏她,对天华的这句话又喜又羞,还有一点点恼怒他的放肆,「你骗人!」


此言一出,淡月、疏雨齐齐愕然,这不是在撒娇?今天宫主怎么啦?不可思议。


天华登时哈哈大笑起来,「我怎么敢骗你,我今天就是来──」言及此,天华猝然发难闪身扑向香儿亲去,出其不意!他还是用这招老套路。


但香儿毕竟不是绿衣女孩,两者相差太多,就在天华的无耻嘴脸将要触到咫尺前那张柔香软唇时,香儿「咯咯」一笑间,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鸟倒腾飞出三丈之外,轻轻拍着玲珑起伏的胸口,娇喘吁气不已,「好险!就差一点点了,你这人好坏,还想骗我,哼!」


好看的嘴角才微微弯了一下便舒展开了,她根本就没有生气,还顽皮地抛给天华一个得意的嫣然笑容,那蓦然间绽放的笑容,如一阵春风吹皱了一池湖水,层层旖旎到了天华的心里,久久难以平复。这也许是香儿有生以来最自由、最快乐的笑容,完全发自内心的笑容。


真邪门!天华竟然完全没有看清楚香儿是怎样逃开的。居然让这个小丫头跑了,天华暗恼自己大意之余也激起了好胜之心,一定要亲到她!天华心里发了狠,撂下狠话道:「小丫头,你别得意!等着瞧好了,我一定会亲到你!」


那厢香儿轻啐一口,满心羞恼之余也兴起了戏弄之意,「我就得意!怎么样?有本事你来捉我呀,咯咯。」言讫,足尖滴溜溜一旋,蓦然一个翩翩优美的转身,颇有几分故意招惹那小无赖的意味。一旁的淡月、疏雨二女直瞧得目瞪口呆,这还是我们那个恬静华贵的宫主吗?简直难以置信。


天华当下便被气得牙痒痒,闷声不吭再次突然发难,施展开十成功力的「灵雁步」朝那团香影扑将过去,未料仍然扑了个空,他动作太慢了!香儿玉足一顿,袅袅身影凌空而起,堪堪从天华头顶灵巧腾跃飞过,洒下一串银铃般的欢快笑声留给天华。


这下脸面都丢光了,这么多人在看着了,自己接连两番偷袭却反遭戏弄,然而他全然不知两人的实力相差悬殊,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嘛!仅仅在轻功一途,香儿便不知胜过他几多?这犹如华山与飘渺峰之比,没得比!


「好耶,好耶,姐姐打得好!」楼内居然有人为香儿鼓起掌了,天华怒不可谒,狠狠瞪眼过去,鼓掌之人是一个穿着华丽的白胖少年,不过十二三岁的模样长得肥头大脑,一双微垂的丹凤眼长大后必将是个好色之流!敢情这家伙小小年纪已经知道讨好女人,所以他这般卖力帮着香儿鼓噪,瞧见天华在拿眼瞪他,立时毫不客气地与天华怒视相瞪耗上了。


白胖少年并不认识天华,可天华却认识他,这个胖子姓秦名寿,他父亲就是长乐坊坊主秦百流,武林中微有薄名的「花太岁」。这里是秦百流的地盘,所以秦寿能在此自由出入,天华不想招惹他,免得又给华山派和师娘惹出麻烦。


秦寿见瞪赢了天华,大为得意转眼向香儿讨欢喜,香儿却最是讨厌这种纨绔子弟,登时给了他一通冷飕飕的白眼。可就在她分心的这一刻,危险气息再次袭来!天华还真是卑鄙到了极点,觅得此机,他又再一次偷袭香儿,而且使出了华山派擒拿手中的「捉雁式」,看来这一次他不捉到香儿是不会罢手。


香儿武功虽高,此番却也无法以闪避身法躲开,迫不得已拍出「纤云手」中一式「惊涛拍岸」迎向天华,她不愿让男子触碰到她的身体,只得使出真正身手,白影飘处,她在空中倒踩七步,盈盈飘落在危险气息之外,身姿妙曼如花影颤动,却是那失传已久的轻功绝技「花影步」中的「七步莲开」。


天华可就惨了,他那微末武功碰上香儿使的上乘武功,无疑是鸡蛋碰石头。一股破空的真气袭来,天华暗道不妙,来不及收掌闪避便惨叫一声,仰面倒地不起,他被香儿的那式「惊涛拍岸」击个正着。


「大师兄!」陆猴儿和铁牛闻讯快疾奔来,却被淡月、疏雨二人挡在了门外,她们可不想把事情闹大。


那厢天华倒地不起后,半晌无半点动静,香儿也不由慌了,「莫非真是我下手重了,但我明明只使了两成的功力呀,怎么会……」香儿毫无交手经验,她轻施两成功力只想推开天华却不想伤他,慌忙过来探察他的伤势。


「你没事吧?喂,你怎么了?……」香儿伫立在天华身旁焦急的唤他,但躺在地上的人却丝毫没有反应。


「该不会是那一掌伤了他的性命……」香儿心中咯噔一下,不敢再往下想,慌忙伸出春葱般的莹白指尖去探天华的鼻息,「糟了,他没有气息了,我……」


「啊,你没有死!你骗我!你这个大骗子,你好坏!啊,你……」


就在香儿惊厄的那一刹那,天华猛然睁开眼睛,吓了香儿一跳,等香儿意识到这是圈套要逃跑时,一切都晚了!


天华没有再错过这绝佳的机会,一骨碌打挺跃身而起,一手捉住香儿捶打他的小手,另一只手死死搂住香儿的小柳腰,香儿苦道一声「惨了」,身子顿时软了下来,再也没有半分力气。


温香软玉之躯给天华抱了个满怀,天华可不蠢立即将毫无抵抗力的香儿放倒压在身下,翻身骑了上去。天华虽然不懂得点穴手法,但他巧打巧中制住了香儿的腰,那可是女人最致命的弱点,纵然香儿身怀绝顶武功此刻却没有半点发挥的余地。


香儿登时芳心之中又气、又恼、又羞,气是气天华太卑鄙,恼是恼她自己太不小心,明知道那小淫贼诡计多端还不多个心眼,现在只能追悔莫及。但此刻更多还是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男子骑在身上,别提有多羞愧!真恨不得一头撞死,或者是有个地缝钻进去也好,免得日后羞死。


大功告成!天华捉住香儿负隅顽抗的两只小玉手,将她制了个服服帖帖。闻着她浑身散发出来的淡雅清香,感受着身下小美人软软绵绵的挣扎,不禁得意非凡,「怎么样?小丫头!这次被我捉到了吧,服不服输?」


「不服,不服,死也不服!你这坏蛋,你耍诈!你骗人!……」香儿双眼含媚,一张娇俏小脸涨得通红,不知是恼的还是羞的?小蛮腰依旧竭力扭动不已,她被他这样子压着很不舒服。


「宫主!啊,你怎么啦?臭小子,你──你还不放开宫主?我要杀了你!」当淡月、疏雨回头瞧见眼前的这一幕,几欲晕倒,一半是因为惊吓另一半则是被气急,淡月更是恨不得将那个小淫贼撕成碎片,他竟敢如此般冒犯她们尊贵无比的宫主。


原来是个「公主」!天华先是吓一大跳,而后更加有恃无恐,更不肯放开身下那天之骄女,「哈哈!原来是个公主,你们两个不许过来!所有的人都给我退出去,否则我就对你们公主不客气了。」


淡月和疏雨空有一肚子的怒气,却也只能乖乖听天华的话。只是怎么也想不通宫主武功那么高,如何会栽在这个武功平平无奇的小无赖手上?


见淡月和疏雨果然听话撤走,登时大加放心,一丝邪邪的恶笑泛上嘴角,天华低头望着香儿哼唧道:「小丫头,现在你被我捉住了,不服也得服,知道吗?还记得刚才我跟你说要同你商量一件事吗?捉住你我就亲你一口,现在我就来兑现诺言了,嘿嘿!」


闻听到天华的嘿嘿怪笑,毫无思想准备的香儿只能吃惊地睁大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仰望着他,先是浑身僵硬,继而松弛下来,软绵绵的好似全身一根骨头都没有,让天华恍如坐着一团柔软的棉花。


无助似潮水涌来,香儿深深感受到一种全所未有的软弱,羞愧欲死!如美玉、如明珠的俏脸也因为无助和羞怒而万般红媚,娇艳欲滴。


命苦!怎么会落在这样一个霸道不要脸的人手中,香儿往日的尊贵与孤傲都在此刻不翼而飞,她悄然闭上那灵气逼人的美眸,在这一刻她把自己交给了命运,天来决定。


而天华呆呆地望着那张绝色无伦的脸蛋,这小美人该不会真是个「公主」吧?心中登时两个念头在较量,是吻她?还是放了她?低头望去,身下这个人儿,腮凝如新荔,鼻腻似鹅脂,唇绽樱桃,气息微喘,吐气如兰,美得让人目眩神迷。


这种缘分可遇而不可求!这辈子不抓住,下辈子都会有遗憾!


死就死罢!天华不再犹豫,毅然俯身吻向这位天之娇女——


当四唇交织缠绵的刹那,香儿似乎无奈地叹息一声,晶莹的泪水却不受控制,悄悄从两旁鬓角流下,落地无踪。


柔唇温软,销魂一吻!


天华尽尝香儿唇齿之间的甜美,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异滋味,沉醉其中,似乎全身的毛孔都在欢呼雀跃!


这一吻,刻骨而铭心!无论是对于香儿,还是对于天华,但他们不会知道这一吻将给他们人生带来多大的影响?给武林添下几多变数?


吻毕,唇分。


天华以最快的速度退到安全距离之外,长吁一口气,尽情释放满心的快悦。


香儿依然紧闭双目,迟迟不肯睁开。不知道是因为羞于见人,还是沉湎在满腔苦涩与悔恨中,或许两者兼有吧。


偷吻成功,强吻亦功德圆满,天华两番胡作非为无不得偿所愿,望着尚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儿,点点泪痕犹在,天华破天荒心生出一丝歉然,自己这样欺负她也太过分了。


念及此,天华忙不迭移步过去扶她起来,当他的手再一次触碰到香儿身子,香儿陡然间有了激烈的反应,「啊,不要碰我!」


尖叫声中,她犹如一只受惊的小兔子弹身而起,竟是武功全复,顺手挥出一掌,积蓄了多少的委屈和苦楚登时全部倾泄到这一掌,也是天华应得的报应。


只闻「啪」地一声清脆又响亮,天华另一边脸颊上也多了个漂亮的五指纹,一天之中被两个绝色美人甩了两大耳刮子,不知道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当中的滋味只有个中人能体会,天华抚着微微红肿的脸蛋摇头苦笑,他本是满心的善意,望着香儿,却没有半分生气。


那厢香儿一派惊恐莫名地望着天华,她那幽幽怨怨的眼神之中,分明还藏着微微的歉意,似乎在担心那一巴掌打重了他,看得天华心中一阵安慰,暗道:这一巴掌挨得值!


「他的眼睛好温柔,他难道看懂了我的心吗?」香儿被天华看得心绪一片烦乱,没来由的紧张,却又有一丝羞涩的喜悦藏在心头。


这边的动静显然太大了,尤其香儿的那尖叫声和天华脸上挨的那一大巴掌,格外清脆响亮,外边的人可全都听得清清楚楚。淡月、疏雨二女不知里边闹出了什么状况,她们担心香儿安危胜逾自己的性命,登时不顾一切冲了进来,后面依次跟着陆猴儿、铁牛等人,两小的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佩服和担心之情,只有陆猴儿脸上还挂着愁苦神色,显然他已经猜出来这里边发生的故事。


二女联袂飞身挡在香儿之前,淡月却是一刻也按捺不住,当先向天华发难,「死淫贼!看掌!」一声娇喝之后,不等天华有所辩解,淡月便抡起皓腕狠狠一掌朝他劈去,凌厉掌风势如惊雷,显然淡月对他已不存轻饶之心。


天华吃惊之余再也顾不得形象了,就着掌势往地上滚去,总算避开了要害,没有受内伤,却也躲的狼狈不堪。


「好!打得好耶!」楼间有人鼓掌大声叫好,这当然不会是别人,依旧是那个吃了香儿一鳖的胖子秦寿,他刚刚随着瞧热闹的众人进来,正好看见了这一幕,自然不忘拍拍这位美丽姐姐的马屁。


淡月待要再出第二掌,香儿却出声喝止,弄得淡月一头雾水,满心迷惑不解:「宫主怎么反而帮起她的仇人来了?」转念一想,她们的确不能在此多惹麻烦,以免把事情闹大。淡月怒视天华一眼,这才恨恨收掌。


香儿轻盈盈地走到天华面前,幽幽凝望着他,「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天华哪能抗拒香儿宫主的魅力,正要如实所答,可吓坏了陆猴儿,这祸要是连累到整个华山派那还得了,忙不迭挡身在天华面前截口抢先道:「问他不如问我,我们是三位一体,长安城大大有名的长安三少,他是我们的老大,叫陆天华,知道了吧?」


天华清醒了过来,暗道好险,差点把自己老底都给掀露了!幸亏陆猴儿机灵,不由向他抛过一个赞赏的眼色,虽说这陆猴儿总是栽在自己手里,但他有些急智的确非一般人可比。


「陆天华,陆天华,原来他叫陆天华……」香儿细细咀嚼着这三个字,不知为何她小脸上露出一抹嫣红,丽若朝霞。


那厢胖子秦寿听见「长安三少」四个字立时便神色大异,错愕道:「什么?你说你们叫长安三少……」


天华只当他认出了自己,大惊之下脱口出声道:「死禽兽!有什么好希奇的?我们就叫长安三少,怎么着?」


秦寿,正好也可以谓之为「禽兽」,秦百流一介莽夫,识字不多,四十大寿之际得了这么个儿子,便给他取了个单名寿字,没想到由此闹出了大笑话,害秦寿自有这名字以来就受足了窝囊气,他生平最恨之事就是别人叫他「禽兽」。


秦寿哪忍得下这口气,正要和天华较劲,「啪」的一声清脆响亮!显然又有人挨了耳光,不过,这次不幸是降临到了秦寿的头上,打他的正是淡月,她早就对这个死胖子不耐烦了,偏生又有一肚子的气没处撒,「死胖子,要叫你到外面去叫!就是因为你乱喊乱叫,害我们宫主……」


想到后面的内容,淡月及时住口,转眸一瞥,果然又把个面薄如纸的娇贵宫主羞得两颊晕红,暗骂自己一声,忙不迭岔开话题道:「宫主,我们回去吧!外面的人都不是好人……」言讫,淡月特地恨恨地扫天华一眼,要不是有所顾忌,真恨不得再赏十个八个巴掌过去。


发生这么多的事情,香儿倒真需要点时间回去静下心来好好地想一想,天华这小无赖彻底把她的心给搅乱了,一想到今天发生的一切一切,一想到那个陆天华,香儿芳心之中便百般滋味陈杂,哪还有心情在这里待下去。


握住疏雨、淡月两人递过来的纤纤玉手,三条美曼的白色倩影立即腾空而起!香儿忽然在窗外回过头,匆匆抛来一句话:「陆天华你要记住!我名字叫欧、阳、天、香……」


地上一支玉钗,闪着冷亮的白芒,天华将它拾起,钗上飘散的气息告诉天华那是从香儿身上掉下来的。天华正要开口召唤,这才发现已经人去楼空,耳边只回荡着香儿那甜美的声音——


我名字叫欧、阳、天、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