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仗不行逃跑第一 国民党军中"搞笑将领"的事迹

杜聿明


他也算是一个优秀的军人,很多人都祟拜他,不过他还是有一些官场弊病的,他唯蒋介石之命是从,在战场上这样的军人是终究无法有大的作为的。解放战争中在东北战场上,他奉行先南后北的政策,用兵向南满进攻,南满军民在陈云的带领下开始了四保临江的战斗,同时林彪率领的部队也进行了三下江南的战斗,杜聿明左支右绌,十分儿狼狈。


就说这样一件事吧,林彪在二下江南之战打德惠不获而退,杜聿明大为欣喜,想自己三打临江,屡屡失败。这次德惠之战,竟能坚守不破,实可请功。于是,他找来手下能言善吹之人,杜撰了一份战果报告,送到南京,邀功请赏。大肆吹嘘国民党军喜获"德惠大捷,歼灭共军十万"。


蒋介石拿到战果报告,喜出望外,犹如漫漫暗夜中见到了一缕灼亮的光芒。他与杜聿明一样,早就希望能听到东北的喜讯了。得此战报,不禁忘形,竟以为林彪确实不堪一击,他绕过杜聿明,直接命令孙立人和陈明仁渡过松花江,直捣林彪根据地。


孙陈二人见蒋介石抛开杜聿明,直接向自己下达命令,自以为深得宠信,遂整军出征,坚持要渡江北上。


杜聿明吓得大惊失色,急忙打电话给已经动身了的孙陈二人,要求他们迅速撤回到原防区。不料孙立人、陈明仁誓要忠于蒋介石,根本不听杜聿明的劝告,非要过江不可。


杜聿明又气又急,电话里无法直说,只好亲自赶到德惠,当面告诉他们:“此次共军在德惠并未受到多大损失,到底伤亡多少你们还不知道吗?现据情报,共军从我方被俘人员口中已了解到我们力量不大,极有可能卷土重来。你们必须迅速撤回原防,准备对付共军下一步的进攻。”


孙立人、陈明仁这才听从了杜聿明,正待把已调出的军队撤回,不想,林彪已抓住时机于1947年3月8日打响了三下江南的战斗。


此时,孙陈二人因听从蒋介石的命令,准备渡江“直捣林彪老巢”,在杜聿明赶到之前,陈明仁的71军已跟到松花江南岸的靠山屯,孙立人的新1军也到了德惠以北。此外,他们还各派出一个团的兵力越过松花江,进犯到半拉山屯子、五棵树等地。后在杜聿明的劝说下,当夜又撤回江南。


“孙立人和陈明仁发什么神经?”林彪冷笑道,“居然过了江。”他走了两步,“让他们有来无回。”


3月6日,林彪命令二纵首先出击,追歼退回到江南去的88师264团。7日夜晚,一纵也奉命过江,但追到预定位置时,却没有遇到敌人。陈明仁早已命令他们南撤了。


两支部队扑了空却都不甘心,相约继续南下。3月12日,一路奔走的二纵终于在靠山屯包围住了88师的262团。


“不要害怕,他们没有多少实力。”陈明仁一面为靠山屯的262团打气,一面紧急调动农安的87师和德惠的88师前来解围。哪知一纵此时也已到达此地,在万毅的带领下,一纵向西急进,当日即把88师的3,000多名援军围堵在郭家屯和姜家屯两个小村子里。


激战随即开始,一纵人马一鼓作气,88师转眼成了瓮中之鳖,共有810人被毙伤,263团团长以下1,193人被俘。



黄伯韬


他还算是个很出色的将领,只可惜他是个杂牌,他也知道这点,所以他每战必誓死争先,只有这样他才能在蒋军中站住脚,才能保住官位,权力。不过他还是个久染于旧中国官场的军人,同样也有一些官场弊病,他虽能打仗,同时也有蒋军那种扩充实力,同样勾心斗角的毛病。淮海战役一开始的打击是落到他的头上来的,刘峙把两个军的编制划归他的名下,他在海安整整等了两天,把电话追问部队到底什么时候集中,刘峙却总和他哼哼哈哈,有一次他气得把电话的听筒都摔坏了,据说当时国民党军中经常补充的物资中有一项是电话听筒。开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都是这么摔坏的。黄伯韬在海安等也就算了,他就没想到在运河上架上几座浮桥,他十万大军要撤退到徐州只靠一座铁路桥,怎么可能呢,而且他手下的部队互相争抢过桥,秩序大乱,甚至发展到了兵戎相见。撤退的速度不但不快,反而更慢了,粟裕知道后说黄伯韬是昏了头了。


胡宗南


有人说他是抗战名将,我看不出来,不过打内战他还是很积极的,尤其是奉蒋介石之命进攻延安,不过打下延安是时已经是座空城,胡宗南自从发起进攻延安令,只打了两个硬仗,使共军伤亡不到一人,可谓战果平平。胡宗南严格控制中央社,一直拖延多时,才告知中央社发布两则电讯。3月20日,《中央日报》头版头条刊载上则中央社西安电讯,却冠以“国军收复延安,生俘共军一万余人”的标题。本来这是自欺欺人,可是蒋介石却信以为真,发电报说:“10日后,中外记者必来延安参观”。胡宗南一看不由得慌了手脚,因为延安是中共中央主动撤离的,胡的军队是开进延安那座空城的。再说这“五万共军俘虏”和缴获的无数武器弹药怎么给中外记者参观呢?胡宗南急中生智,在延安周围设战俘营十座,抓来五百名村民,再从国军中挑出一千五百多人,日夜加紧排练。让他们背熟“我是俘虏”就行了。再问,就不回答,狠狠瞪大眼睛就行了。在记者参观时由这个俘虏营再转到另一个俘虏营。在战绩陈列室里因枪支太少,只好把国军一个团的武器“缴械”运来。白天展出,晚上再返回去,可是这样还是害怕共军赶来夜袭,那国军就手无寸铁了。为显示众多共军被击毙,造了一些假坟,立了一些真碑。但被俘共军人数少,包括伤兵只有几十人,他们思想顽固。为此从商城防务部队整编二十七师选调几百名官兵,穿杂色衣服,冒充共军俘虏,经过几天训练,可应付记者提问,不安排记者接触老百姓,因为留下来的大都是妇孺老弱,态度敌对,居处分做,一不小心就任上地雷,有时还会碰上冷枪。接着南京来电,中外记者五十五人,代表国内外报馆通讯社三十九家,由沈昌焕带队坐飞机到了延安。大批中外记者在延安如饥似渴地采访,一伙国军大兵在延安市郊埋坟堆,往旧坟堆上扬新土。记者上前用脚一踢就露出旧坟来了,这里埋的不是共军尸体。记者又拥到几处战俘管理营。看那里坐在地上的俘虏互相捅捅戳戳在闹笑话,不像是从战场上抓来的俘虏。有的记者当场问过一些被俘虏的人。一转身工夫,他问过的俘虏又在别处出现了。他奇怪地问;“喂。方才见过面,怎么又到这里来了。”


那个俘虏说:“我们是坐大卡车跑来的,怎么会慢呢?”


记者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俘虏说:“我是国军。”。


记者又问:“我在哪个俘虏营见过你呀。”


俘虏说:“那不怪我,长官叫我当什么兵我就当什么兵呀。我比那个人还强,他是老乡当俘虏。”


惹得记者哈哈大笑,大讲上胡宗南的当了。有的记者见陈列的枪支是美式新机枪、冲锋枪、中正式步枪,他们此同:这类军是和国军装备一样用?不由得问道:“这是共军使用的枪械吗?讲解员被问住了,半晌说:“这原来是国军的枪,被共军缴了械,这次共军又被国军缴了械。”记者乘飞机返回南京,国民政府新闻部门请泰晤士报记者谈谈延安之行的观感。那位记者说:“政府军队占领延安确实轰动,非同一般。不过,据我看,距离胜利还很遥远,这不过是金字塔尖的胜利。”国民党新闻官问:这怎么说呢?”记者说,延安仅仅是一个中国赤都,因为你们没和共军更激烈地交火,他门还会找你们打的。”气得胡宗南大骂,说这些记者是一群耍笔杆子的穷酸臭。


不但如此,胡宗南虚荣心澎胀,他知道在抗战后为了纪念张自忠,中国有一个县被命名为自忠县,他也想来个名垂青史,想要把延安的名给改了,改成宗南县。于是拉关系走后门,什么手段都用上了,本来这事办得挻顺的,可是没成想国军不争气,只过了一年多就把延安又给丢了,让办改名的事的人十分惋惜,不无遗憾地说,如果要能再多守一阵就好了,那样就能办下来了。

杜聿明


他也算是一个优秀的军人,很多人都祟拜他,不过他还是有一些官场弊病的,他唯蒋介石之命是从,在战场上这样的军人是终究无法有大的作为的。解放战争中在东北战场上,他奉行先南后北的政策,用兵向南满进攻,南满军民在陈云的带领下开始了四保临江的战斗,同时林彪率领的部队也进行了三下江南的战斗,杜聿明左支右绌,十分儿狼狈。


就说这样一件事吧,林彪在二下江南之战打德惠不获而退,杜聿明大为欣喜,想自己三打临江,屡屡失败。这次德惠之战,竟能坚守不破,实可请功。于是,他找来手下能言善吹之人,杜撰了一份战果报告,送到南京,邀功请赏。大肆吹嘘国民党军喜获"德惠大捷,歼灭共军十万"。


蒋介石拿到战果报告,喜出望外,犹如漫漫暗夜中见到了一缕灼亮的光芒。他与杜聿明一样,早就希望能听到东北的喜讯了。得此战报,不禁忘形,竟以为林彪确实不堪一击,他绕过杜聿明,直接命令孙立人和陈明仁渡过松花江,直捣林彪根据地。


孙陈二人见蒋介石抛开杜聿明,直接向自己下达命令,自以为深得宠信,遂整军出征,坚持要渡江北上。


杜聿明吓得大惊失色,急忙打电话给已经动身了的孙陈二人,要求他们迅速撤回到原防区。不料孙立人、陈明仁誓要忠于蒋介石,根本不听杜聿明的劝告,非要过江不可。


杜聿明又气又急,电话里无法直说,只好亲自赶到德惠,当面告诉他们:“此次共军在德惠并未受到多大损失,到底伤亡多少你们还不知道吗?现据情报,共军从我方被俘人员口中已了解到我们力量不大,极有可能卷土重来。你们必须迅速撤回原防,准备对付共军下一步的进攻。”


孙立人、陈明仁这才听从了杜聿明,正待把已调出的军队撤回,不想,林彪已抓住时机于1947年3月8日打响了三下江南的战斗。


此时,孙陈二人因听从蒋介石的命令,准备渡江“直捣林彪老巢”,在杜聿明赶到之前,陈明仁的71军已跟到松花江南岸的靠山屯,孙立人的新1军也到了德惠以北。此外,他们还各派出一个团的兵力越过松花江,进犯到半拉山屯子、五棵树等地。后在杜聿明的劝说下,当夜又撤回江南。


“孙立人和陈明仁发什么神经?”林彪冷笑道,“居然过了江。”他走了两步,“让他们有来无回。”


3月6日,林彪命令二纵首先出击,追歼退回到江南去的88师264团。7日夜晚,一纵也奉命过江,但追到预定位置时,却没有遇到敌人。陈明仁早已命令他们南撤了。


两支部队扑了空却都不甘心,相约继续南下。3月12日,一路奔走的二纵终于在靠山屯包围住了88师的262团。


“不要害怕,他们没有多少实力。”陈明仁一面为靠山屯的262团打气,一面紧急调动农安的87师和德惠的88师前来解围。哪知一纵此时也已到达此地,在万毅的带领下,一纵向西急进,当日即把88师的3,000多名援军围堵在郭家屯和姜家屯两个小村子里。


激战随即开始,一纵人马一鼓作气,88师转眼成了瓮中之鳖,共有810人被毙伤,263团团长以下1,193人被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