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记历史,不是延续仇恨,而是提高警惕!!

7月7日,原东北军抗日将领“苏炳文将军广场”在他曾经率部抗日的地区海拉尔正式落成。我站在广场望着苏炳文将军矗立在广场中央的塑像,心中充满崇敬之情。此时,突然产生了想写点什么的冲动。我通过查阅当地史志,结合小时候老人们的讲述,对小日本在中国东北占领时期的黑暗统治制度进行了整理,借以缅怀将军,不忘国耻。

1932年,日本在东北全境强行建立了“大满洲帝国”。在“满洲国”建立了一整套殖民地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统治机构。对伪“满洲国”人民进行了疯狂的镇压和血腥统治,实行了所谓的大检举、大讨伐几保甲连坐法,归屯并村,大肆搜捕抗日爱国军民,对日伪统治稍有不满,便以莫须有的罪名,加以逮捕和杀害。

日伪统治时期黑暗制度:

“出荷粮”制。每年秋收以后,都要强制农民交“出荷粮(公粮)”,小麦不许满人用,全部收缴。玉米、谷子、大豆、高梁扣除来年口粮、种子后,剩余的一律收回为“出荷粮”,有人交不起“出荷粮”,便会被宪兵、警察抓起来掉着毒打一顿。

抓派劳工。劳工的分摊办法是一派,二抓,三骗。一般将劳工派给劳动力多的农户,哥俩去一个,另外,村长派给四五户出一名劳工,如果派到谁头上谁不去,警察就来抓人,抓住后装入闷罐车送到“筑垒地区”、“军事工程”地修建军事仓库和军事要塞。劳工们不是病死、累死就是在工程结束后被集体屠杀,基本没有活着回来的。通过在“筑垒地区”、“军事工程”周围发现的“万人坑”和极少数逃出来的劳工的讲述证实了日本鬼子所犯下的毫无人性的罪恶。

“勤劳奉士”制度。男性一般年龄到了20-21岁,就必须到国兵系检查身体,检查合格的就去当国兵服兵役(满洲国兵),不合格的便是“国兵漏”,必须服劳役,叫“勤劳奉士”每个队员劳役3年。

开拓团。日本侵占东北后,大批开拓团从日本内地迁入东北,其成员都是在华退役的士兵,开拓团遍布东北各地。开拓民横行乡里,强占山村、土地,经常欺辱中国百姓,将中国农民视为奴隶,动辄打骂,并时常低价强行收购农民的土地,如有反抗,就以反满抗日等罪名关押拷打。

专卖制度。日伪统治东北时期,经济萧条,物资匮乏。日伪当局对主要物资实行统购制,把棉纺织品、橡胶制品等作为“统治物资”筹为军用。在各地设立专卖局,鸦片、盐、石油、火柴等由日商“生活必须品株式会社”统营实行专卖制度,不准个人随意贩卖。

在满洲国掌握生死大权的是日本宪兵队、日本宪兵分团,他们专门从事特务活动,派出的特务、汉奸遍布城乡各个角落。中国人稍不小心,就以反满抗日,“国事犯”“思想犯”“经济犯”等罪引来杀身之祸。日伪统治时期,颁布许多“法令”,有“连坐法”、“矫正法”等。经常把有点文化的人抓去思想矫正。在饭店、旅店张贴着“闲谈莫论国事”,稍有不甚,就以“国事犯”论处。“经济犯”更为毒辣,日本特务看见中国人吃大米、白面,就以“经济犯”论处,被抓去毒打坐牢,多被处死。

日本侵略者大力宣扬“天照大神的神道主义、大和魂”,中国人是劣等民族。在占领地建立“神社”。在政治上以日本人为主,大小机关由日本人掌权。在占领地大设“烟馆”、妓院、宝局(赌局)引诱中国人吸毒,逼良为娼、搜刮民财,把占领地变成烟花柳巷、赌毒城,成为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